伸個懶腰,轉動著痠疼的右臂,眼前的畫稿剩下最後一張,再撐一會兒就能結束了,看著在他對面桌上趴著呼呼大睡的伊集院響,站起身子往他的方向走去,面無表情地嘆口氣,將被他壓在臉頰下的畫稿緩緩拉出,若沾到口水的話是要他重畫幾次。

這個舉動貌似驚擾到熟睡的人,他矇矓地睜開眼,「高橋……

柳瀨的眉毛微微上揚,露出疑惑地表情,睡到恍惚地那人抬起頭盯著他看數秒,再度將臉頰與桌面進行親密接觸,在那之前他趕緊將畫稿抽出收到完成品裡頭。

走回原本的位置進行最後一張畫稿的工作,握住筆的手不像先前那般匆促,時常停下並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方才伊集院的話佔據他一半的集中力,高橋君?從伊集院的語氣聽起來,這不像是個過場角色,難道是那位一直支持他的粉絲?是他喜歡的對象?

也是個男孩子……

不能再想了,他晃晃腦袋將這事拋在後頭,現在最重要的是完成最後一張畫稿而不是去管別人的私事,沉住氣集中精神,筆尖流利且快速地在紙上移動,在最後一個分鏡結束後,原本緊繃的神經都鬆懈下來。

將最後的完成品收在稿件的最後,揉著沉重且緩緩發疼的太陽穴,這才注意到天快亮了,他不去想自己到底多久沒闔眼,只覺得盯著眼前那個酒鬼的視線開始模糊,想要努力睜眼卻徒勞無功,他不能在這裡睡著晚點還有事情要做……

感覺到刺眼的陽光,他惺忪地睜開雙眼,坐直身子後發現肩膀酸疼,按摩了好一陣子的肌肉才能開始動作,茫然的望著四周顯然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睡在桌上。

「嗯昨天發生什麼事情呢……」揉著眼睛打哈欠在伸懶腰時發現到正對面的褐色髮旋,這時腦中才慢慢浮現許多畫面,他有些艱辛地站起,沒想到睡到腳都麻了。

緩慢地走向他,將一邊整理且放好的畫稿拿起審視,完全沒有因為趕工而有的粗糙品質,這下子如期交稿並不是什麼難事,他看著熟睡中的褐髮少年露出淡淡笑容。

「辛苦了,謝謝你,柳瀨。」

 

作畫的手不曾停下,不過眼神卻時常往低氣壓的中心看去,丸川書店的人氣作家吉野千秋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解決目前的工作氣氛,不太像在生氣但心情似乎不太好的柳瀨優坐在一旁,他很高興優繼續助手的工作,畢竟他沒有優就不行,可是現在這氛圍……

連他這麼遲鈍的人都感覺的出不對勁更何況是其他共事的助手們,就算對他投以求救的目光,他也沒有辦法解決,況且他和優還有點尷尬不曉得該怎麼開口詢問,如果讓他感到困擾的又是感情方面有關的問題,那他寧願選擇沉默……

「我拿些咖啡來了。」羽鳥從門後走進來,千秋露出宛如在大海中抓到浮木的眼神。

將咖啡放下,瞄了四周每個人的表情,嘆口氣,「我還有事要先走了。」

「咦欸──小鳥,你等等!」不對吧不對吧,他怎麼可以就這樣跑走!千秋心裡大喊著。

「千秋,這個部份用這種方式上線可以吧?」突然他將一張畫稿放在自己面前,在千秋點頭的那瞬間又回到屬於他的位置開始描線。

搞不清楚狀況的千秋搔搔頭,無助地看了羽鳥一眼。

老實說今天的進度已經超前了,因為柳瀨一到工作室就比以往更加認真並快速的完成每個他所交待的步驟,也沒有和之前不一樣,但就是覺得有那麼一點奇怪。

「柳瀨,你這張畫完可以先回去了,已經趕上進度,剩下的讓其他人來就好。」

「輪不到你發號施令,羽鳥。」沒有抬頭看他,柳瀨冷淡地道。

…………

抓著畫筆的手腕被握住,柳瀨不滿地往他的方向瞪去,用力的扯掉他緊握的手,這時千秋才發現他的眼睛有微微的血絲,而且看起來很疲累的樣子,「優,你先回去休息吧,太累的話容易感冒的。」

看了千秋一眼,他將視線挪回畫稿,「等等畫完就走。」

「柳瀨,雖然你我的關係沒有好到可以說心事,但如果有什麼事也可以跟我討論。」

「謝謝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如果可以請盡量別讓我看到你,我會更煩躁。」

千秋與助手們都停止動作,感覺工作室內的氣壓更沉重了,羽鳥芳雪將原本裝著咖啡杯的托盤拿起黑著臉將門打開,看起來很不高興的模樣。

原本勤快的動作逐漸緩慢下來,柳瀨的左手握拳不斷收緊,他為什麼要這麼心神不寧的,從伊集院響那裡離開之後內心的煩躁感就不斷攀升。

他趴在桌上從睡夢中緩緩醒來,掉落在地面那件原本蓋在身上的大衣的主人不見蹤影,消失的畫稿跟已經打掃乾淨的工作室,讓他慌亂地抓起自己的背包衝出那個地方。

回到家後洗個澡躺在床上卻輾轉難眠,在很睏但睡不著的狀態下就直接來千秋這邊工作,想要藉此轉移注意力,沒想到不僅沒有改善,連羽鳥都開口對他說這種話了,可見他的情況有多糟。

他很緊張,很慌亂,突然很想要找回之前那股心痛的感覺。

 

 

    文章標籤

    世界第一的初戀 響優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