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昨天答應伊集院響的請求讓自己沒有時間充分休息而感冒發燒的柳瀨優躺在自家床上意識還算清楚,他微微嘆氣,若不是幾分鐘前要求吉野千秋和羽鳥芳雪離開他家,恐怕他沒有心思好好休息,畢竟喜歡跟討厭的人待在身邊他怎麼睡得著。

這時腦中閃過在伊集院工作室發生的事,急忙甩頭想忘記這些畫面但因為他的動作讓原本只是些微的頭暈加重,雙眼一閉,欲使自己趕緊入睡卻無能為力。

一直以來很討厭為某人而心煩的感覺,當初只要聽見羽鳥和千秋共處一室,他就很擔心兩人的互動,深怕在他不曉得的時候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事實也是如此,更何況羽鳥芳雪在好幾年前就贏了這場戰爭。

現在他不想去正視內心如何看待伊集院響這號人物,就算知道答案也沒用,在他的心尚未修復之前,再去喜歡一個心有所屬的人實在是太累了。保持現狀,維持現在的工作關係就好。

他如往常的繼續待在千秋的身邊、看羽鳥不順眼,繼續他的助手工作,差別只在他可能瞭解到伊集院響的一些私事,像是他口中的高橋君而已

雖然昨天因為生病的關係精神有些恍惚,不過似乎在千秋向他要簽名的時候聽見他脫口而出這個名字,那位貌似周旋在他世界的高橋君到底是別想了,如果明早還不康復那工作該怎麼辦,快睡吧、睡吧。

感覺到溫暖的陽光,意識越來越清晰接著聽見擱在床頭櫃上傳來的振動聲響,朦朧的睜眼將它抓過來按下通話鍵,「喂?我是柳瀨。」

『早安,優你還好嗎?』電話那端充滿朝氣開朗的聲音刺激耳膜讓他有些頭暈。

「千秋早啊,我已經好很多了,只是頭還有些暈。」側頭看了一旁的鬧鐘,已經快到吃午飯的時間,幸好其他老師的作品都入稿,不然他可難以交待。

『我今天想去書店,結束的時候想去你家探病可以嗎?』後面那句說得很小聲,可想而知羽鳥怕他被傳染似乎有下禁止令,雖然現階段不會影響工作,但吉野千秋若生病只是增加羽鳥芳雪的工作量。

「我陪你去書店吧,反正剛好沒事。」就算拒絕還是會偷偷來的,只要決定做什麼就會一股腦的衝,與其讓他來家裡,不如到外頭去還比較透氣。

『優的身體還可以嗎?』

「不礙事,只是小感冒而已。」嘴角勾起淺淺的笑,「我又不像你這麼虛弱。」
『我哪有!那三十分鐘後就約在老地方囉!晚點見!』

掛掉電話後從床面坐起,將窗簾拉開後,耀眼的光線撒滿整個空間,過於冷調的房間瞬間多了一絲溫暖。拉開衣櫃的門,看著全身鏡中的自己,面容憔悴,拍拍雙頰想讓臉色紅潤些。

不管現在到底對千秋抱持著怎樣的感情,只要待在他的身邊就能平靜下來,新戀情對現階段的他而言不需要,有時候友情更可以讓他感到安慰。

如果認真去解讀其中的關係,得到的答案會讓他覺得害怕。

/

到達約定的地點沒有發現吉野千秋的身影,柳瀨優站在店外等不到二分鐘就見到他一邊揮手跑向自己,看著他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樣子直覺得可愛。

……抱、歉,我、出門晚了。」

「沒關係,也沒有等很久。」

「太好了,優的臉色看起來很不錯,因為小鳥不在旁邊,要是你昏倒我可

「停,這就不用繼續說了。」那天讓羽鳥芳雪攙著自己是件完全不想回憶的過去,就算現在情境不同,聽吉野千秋這麼提還是覺得有些不習慣。

一想到昨天的事,太陽穴便隱隱作痛。

歪著頭不曉得柳瀨的語氣為何帶著些微的怒氣,吉野千秋只好放棄追問拉著他要往書店走,在自動感應的霧面玻璃門開啟後,隨著千秋的驚呼才讓精神很不集中的柳瀨回過神來。

「午安,身體好些了嗎?」就算只有一秒的驚訝表情但他也很快的恢復神色。

「好很多了。」柳瀨的語氣有些冷淡。這是什麼運氣?怎麼老是碰到他?

「伊集院老師午安,你也來逛書店嗎?」一出門就見到欣賞的偶像,吉野千秋突然覺得今天應該都會很幸運的進行。

「嗯,跟朋友一起來逛。」微笑道,這時他們才注意到在四周閃耀光芒的伊集院響身旁站著一個濃眉大眼的男孩。

跟千秋感覺有點像呢……除了瞳色不太一樣外

似乎注意到柳瀨優的視線,男孩顯得有些不自在,伊集院響當然有發現到,只是對於他的行為心裡有些不太愉快,但是對誰不得而知。

「柳瀨君你的視線太強烈了,我朋友會害羞的。」伊集院抑制住心裡不受控制的感覺,對他微笑地說道。

「啊,抱歉

「我來介紹一下,他是高橋君。」接著將視線挪到柳瀨與吉野身上,「這位是
停頓了會,想該怎麼介紹吉野千秋,他的真實身份保密這麼久應該是沒辦法開口才對,在他思考時,柳瀨接著道:「你好,我是柳瀨,是個漫畫助手,旁邊這位是我的朋友吉野。」

「你好唷,我是吉野千秋!」
「我是高橋,很高興認識兩位。」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本來以為只是單純的打招呼,誰知千秋跟那個高橋聊到THE漢就像話匣子開了一樣,要不是伊集院的提醒,他們應該沒有發覺四個人佔據了書店的行進通道,在他的建議下,四個人就這樣來到附近的咖啡廳。

比起聊得興致勃勃還分享起隨身的收藏品的兩人,柳瀨冷著一張臉喝了被他放到有些微溫的咖啡,輕輕嘆口氣。

「柳瀨,身體還不舒服嗎?」

原本盯著兩人看的柳瀨優,聽見坐在對面的伊集院突來的問句,只是淡淡地搖頭,說道:「不礙事,昨晚麻煩你了。」

「你會不會跟我有同樣的感覺呢?」

看見他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柳瀨下意識的別過頭。
「你是說哪方面的?」

「覺得吉野君和高橋君很像也很可愛這件事。」聽見他的回答,不可否認內心鬆了一口氣,表示有些認同的點頭不多作回應。

『他果然喜歡高橋。』
『他果然喜歡吉野。』

伊集院拿起他點的黑咖啡,湊到唇邊時,突然沒了喝的興致,杯子再度被他擱下。明白這個事實讓他覺得有些煩躁,連虛假的笑容都露不出來。

「伊集院老師身體不舒服嗎?臉色好差哦!」
「咦?真的嗎?老師,你要不要趕緊回家休息?」

聊得起勁的兩人注意到坐在一旁的伊集院響臉色不好,有些慌張的問道。

「你們聊得這麼開心我不好意思麻煩你們。」
「咦?不然優送老師回去好了。」

正在喝咖啡的柳瀨差點因為吉野千秋的話將咖啡全部噴出,幸好他忍住了,拿起紙巾將嘴角殘餘的液體抹去,對於他的要求其實是有點不情願的,根據他的第六感,伊集院響根本就是沒病裝病罷了。

「那就,謝謝柳瀨了。」

……這下他連拒絕都無法了不是嗎?

 

 

    文章標籤

    世界第一的初戀 響優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