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糖與黑糖是雙胞胎兄弟。

哥哥白糖身體虛弱只喜歡弟弟黑糖,黑糖很照顧哥哥可是對大家都很溫柔,白糖喜歡溫柔可愛的黑糖,可是卻對這份溫柔不只屬於自己經常吃悶醋。

安靜待在教室角落看著圍繞在黑糖周遭的女孩子,白糖很想衝過去將那群煩人的女孩通通趕走,他知道弟弟的微笑是真的,因為他不管對誰都是這般溫柔。

他身體很弱,只要一個小感冒就能讓他病幾個月,黑糖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他覺得這些病痛都不是問題,甚至希望能病久一些。

「好煩…」白糖嘆口氣,往前趴在桌面上。

「哥,你不舒服嗎?」

傳來熟悉的舒服嗓音,白糖抬頭,黑糖焦急的表情映入眼簾,他搖搖頭答道:「沒事,只是有點睏而已。」

「但是哥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真的沒事。」

再度趴下,白糖的眼睛並沒有闔上,他正在思考,身為哥哥這麼依賴弟弟真的可以嗎?黑糖也有自己的朋友圈,他不應該這樣束縛他才行。


「哥,放學了。」黑糖拿起書包,轉過頭去,發現角落位置的那抹白失去了蹤影。

他楞了楞,同班的薄荷看見,說道:「黑糖,白糖說有事情先走了喔。」

他們從小到大都是一起上學一起回家的,記得有次他因為社團活動留下,讓白糖自己回去,他在途中就因為頭暈昏倒了,從那次後黑糖幾乎沒有讓白糖獨自回家,如果這次又……他焦急的跑出教室,忽視了沿途和他打招呼的女孩子。

沒有誰,沒有誰是比哥哥還要重要的。

 


白糖感覺頭熱熱的,但卻沒有比右手掌還要熱,黑糖緊握著自己的手,兩人走在往學校的路上,黑糖的側臉太可愛了,揉揉鼻子怕鼻血會不小心留下。

當黑糖很激動的問自己是不是討厭他才先走的,還約定隔天早上一定要一起去上學絕對不能偷跑,白糖差點因為他的可愛吐血而亡,這個可愛的弟弟他根本就放不開,獨自走回家的路上很冷,沒有黑糖的笑容陪伴,很孤單。

果然不能放開。

快走到校門口,沿途不少女孩子跟黑糖打招呼,白糖有點心煩,被牽住的手有些握緊,他喉嚨有點乾澀地問道:「黑糖有喜歡的女孩子嗎?」

「嗯?我喜歡大家呀。」黑糖微笑地說道,周遭不少女孩子細聲尖叫。

「我說最喜歡的。」

「最喜歡的當然還是哥哥。」

白糖感覺有人直接將熱開水淋在他頭上,讓他整個人要融化站不穩地往旁倒去,黑糖慌忙的接住,發現他的哥哥渾身發燙,一定是昨天自己回家時感冒了。

「哥!」黑糖的力氣不大,沒有辦法單獨將白糖抱起,此時另一雙手介入,在黑糖面前直接將白糖抱起。

「保健室。」簡短三個字,那人就往目的地走去,黑糖趕緊尾隨在後。


盯著躺在床上發燒嘴角卻帶著笑的白糖,黑糖鬆了一口氣,「謝謝你冰糖,如果你不在那的話我還真的不曉得怎麼辦。」

「不會。」冷冷地回應,「沒事的話我先走了,你留著。」

冰糖是他們的堂弟,只小幾個月都念一年級,不過和嬌小的他們不同,冰糖身材高大很有力氣,小時候很黏白糖的他現在卻對他們保持一定距離。

看他遠去的背影再將視線轉到白糖的臉上。

「哥,要趕快好起來。」

 

 


END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