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賀文。

南瓜為筆者自創角色,其餘皆原作主要配對。

 

──01

 

廚房發出巨大的聲響,與烤箱奮鬥許久的草莓滿頭大汗,而脾氣看起來不太好的巧克力則翹腳坐在沙發上盯著他的背影,一旁坐著的是面無表情翻著圖畫書的白草莓。在烤箱發出清脆的『叮』之後,就看見草莓戴著隔熱手套興奮的捧著驕傲的自製物登場。

「看起來還不錯對吧?」將還沒有任何裝飾的海綿蛋糕放在桌上,呼口氣自信地說道。

「你就為了一個和你只有三分熟的人,親自下廚做蛋糕?」看到草莓的表情,巧克力的臉色更加陰沉,白草莓往他看了一眼後再看看草莓,然後加快了翻書的速度。

「南瓜先生是鮮奶油和煉乳的朋友,而且還是個全世界都會一起慶祝的日子,所以我才想說趁這個機會來練習一下……」沒有注意到巧克力的表情,草莓將手套脫下後,從冰箱拿出一包鮮奶油跟黑巧克力碎片。

「我生日的時候你就沒做過蛋糕。」冰冷的語氣總算讓草莓注意到他。

 

「那是你生日還沒有到啦,等你生日的時候我也會做給你啊,不過是你要我做的不是我自己想要做的哦。」將鮮奶油放入擠花袋,正想要裝飾蛋糕的時候巧克力從沙發上站起。

坐在一旁的白草莓見狀,將書闔起也站了起來。

巧克力走到草莓面前,一把將他拉到懷裡,伸出舌頭舔了他的臉頰,後者受到驚嚇想要掙脫卻反而被扯得更緊,「很痛耶,快放開我啦,你要做什麼,幹嗎突然這樣……

「臉上有鮮奶油。」其實是騙人的,巧克力不顧他的抵抗,手開始往下半身移動。

身子猛然地顫抖一下,草莓的臉開始燒紅,推得更用力喊著:「快點放開!白草莓還在旁邊!」語畢將視線放在他身上,貌似想要得到寶貝兒子的協助。

「因為馬麻也沒有幫我做過蛋糕,所以我要回房間睡覺了,晚安。」面無表情的白草莓將擱在沙發邊的書都抱起,不顧草莓的叫喊頭也不回的離開客廳,此時他的心情冷了一半。

「今晚你別想跑了。」笑。

「等、等不行

於是,南瓜先生的生日宴會,草莓與巧克力以及白草莓還有生日蛋糕都缺席了。

 

 

──02

 

「哥,巧克力來電話說是草莓沒有辦法和我們一起去宴會了。」煉乳將電話掛上,同樣對在廚房與烤箱拼命的鮮奶油說道。

將未完成的海綿蛋糕拿出,聽見此消息的鮮奶油臉上寫著可惜二字,不過動腦筋想了想,又露出無奈地表情,看樣子大概是猜出什麼原因導致草莓缺席。

不同於初學者的草莓,鮮奶油做得蛋糕形狀和色澤都很不錯,因為很熟練的關係,不用像草莓需要提前準備,再過幾個小時就是宴會開始的時間了,煉乳在他裝飾蛋糕時悄悄地站到一旁,眼睛閃爍著光芒。

「真不愧是哥,看起來真的好好吃,讓我都想吃了。」

看著煉乳的笑容,鮮奶油頭上一撮頭髮無預警的翹起,將手上的擠花袋放下後,丟下蛋糕又走進廚房裡,煉乳疑惑地跟在後頭,發現他正將製作蛋糕的材料再度拿出。

「哥!不用做給我吃沒關係啦!」意會到方才自己說了什麼,煉乳急忙解釋,拿著打蛋器的鮮奶油轉過身盯著他看,眼眶有些溼潤,煉乳急忙上前拍拍他的頭。

「對不起,哥,我不應該阻止你的。」

鮮奶油隨即笑開了,攪拌著蛋白看起來很開心的模樣,坐在後頭的煉乳撐著下顎晃著雙腳盯著哥哥努力的背影,他果然最喜歡哥哥了。

於是,南瓜先生的生日宴會,一直以來關係都不錯的好朋友與精緻的蛋糕也缺席了。

 

 

──03

 

「哥哥,你趕快準備一下等等要穿什麼衣服,再過幾小時就是宴會了。」不同於草莓跟鮮奶油製作著蛋糕,黑糖弟弟則是忙著打掃家裡,對著躺在沙發上休息的白糖哥哥說道。

看著黑糖忙來忙去的身影,白糖笑得相當開心根本沒有注意到他說了什麼,他的小黑糖真的好可愛,為什麼可以這麼可愛呢?咦,可愛到連臉都放大了。

「哥哥!快點去找衣服來換!」

鼓著臉頰瞪著自己的黑糖看起來也好可愛喔。

白糖從沙發坐起,看著四周乾淨的環境,他的黑糖真的是連打掃都會的好弟弟,拖著緩慢地腳步來到衣櫥前,根本沒什麼心思想要去參加生日宴會的他動作相當摸魚。

「我們不認識那個南瓜先生,沒有必要去參加吧。」停下好像在挑衣服的動作,白糖別過臉對拿著衣服準備要去洗澡的黑糖說道。

「他是鮮奶油先生的朋友,還有發邀請函給我們呢,哥哥平常都吃得不好又不常出門,想說趁這個機會多多走動,看身體會不會好一些啊,還是哥哥你不想去?」站在浴室門口,黑糖露出無辜的眼神,讓白糖感到一陣暈眩,但他馬上hold住。

「我當然也想去,我會馬上挑好衣服的。」

說是想去但還是有點懶,但如果黑糖想去的話也沒有關係,他嘗試從衣櫥裡頭挑出一件可以很帥氣不讓黑糖丟面子但又不會將南瓜老頭的風采搶走的衣服,但似乎都找不到,穿常服好像有些失禮,西裝他又只有白色的,只好……

光是挑個衣服就讓他猶豫個老半天,轉眼間浴室的燈也熄了。

「哥哥,你還沒換衣服嗎?」

什麼,沒想到黑糖這麼快就洗好澡了,白糖有些沮喪地往他的方向看,因為熱氣的關係讓黑糖的臉有些潮紅,身上也已經穿好要去參加宴會的衣服了,看起來真的真的格外的可愛

一股熱氣衝上腦門,白糖感到比方才更強烈的暈眩,猛烈地咳了起來,胸腔感覺有些難過地跪在地上,黑糖緊張地衝上前扶住他。

「哥哥,你沒事吧?」順了順他的背,但他還是咳個不停。

如果說這麼可愛的黑糖被參加宴會的那些狼看見了,而自己又這麼虛弱沒有辦法保護他的話,如果說這麼可愛的黑糖被看見了結果一堆蒼蠅愛上他,而自己又這麼虛弱沒辦法驅趕的話,如果這樣的話還不如不要去參加那無聊的宴會,他想要獨占他可愛的弟弟啊。

「我覺得我不太舒服,可以不要去嗎?」

「哥哥身體不好當然不去,我會留下來照顧你的,你趕快躺到床上啦!」

看著黑糖慌忙地樣子,白糖內心也沒有任何的罪惡感,他果然最喜歡他可愛的弟弟了。

於是,南瓜先生的生日宴會,本來想要讓白糖補身體的黑糖兩兄弟也缺席了。

 

 

──04

 

「呦,南瓜生日快樂耶。」

「謝謝你,薄荷。」接過禮物,帶著單邊眼鏡穿著燕尾服地南瓜先生微笑地說道。

不愧是有相當地位的南瓜先生,生日宴會相當氣派,本人的氣質也相當出眾,幾乎不用仔細尋找就能發現對方,主要的原因也是因為他、帥!只要從女來賓的視線搜尋就能發現了。不過在他的笑容背後似乎感覺到有些不太開心,一向遲鈍地薄荷也注意到了。

「南瓜哥,你怎麼了?看起來不太高興耶。」薄荷搔頭疑惑地問,隨即瞪大雙眼,「該不會是你用摸的已經知道我送你什麼禮物了?不要這樣子我還是窮學生耶。」

「才不是,而且不要叫我南瓜哥。」苦笑,你到底送什麼給我啊,有這麼爛嗎?

「咦?」薄荷張望四周後,困惑地道:「怎麼沒有看到巧克力,煉乳明明說過他和草莓也會來的啊,好像連煉乳跟他哥哥也沒有看見,奇怪耶,遲到嗎?可是鮮奶油從來不遲到的。」

南瓜先生輕輕嘆口氣,這就是他憂鬱地原因,為什麼今年來參加的人數從9512人變成8794人呢?究竟是為什麼?因為大家開始討厭南瓜了嗎?還是大家沒有收到邀請函?忘記這個重要的日子了嗎?(自戀)

「我來只是想找巧克力的然後順便送你禮物,竟然他沒來那我就回去囉,拜拜。」薄荷笑著說,露出可愛的小虎牙,即便說出來的話多麼刺傷自戀南瓜的心靈但他毫無自覺。

「等一下,你不要走,今年來參加的人數已經夠少了。」南瓜先生周遭的憂鬱氣息已經達到max境界,而一向敏銳的女性同胞貌似注意到他身邊的低氣壓,紛紛對在與他說話的薄荷指指點點,好像在說什麼小鬼頭究竟做了什麼讓帥氣的南瓜先生皺起眉來。

女人的視線是相當恐怖的,薄荷注意到自己被盯著看,但他完全不曉得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要被這樣對待,顯得有一些緊張,很想要趕緊逃離這邊,他轉身要走卻被南瓜先生抓住手腕,等等,這是什麼戲碼?那些女人會不會以為他們是情侶吵架然後他要走但被他阻止?

突然間,南瓜先生啊了一聲,薄荷感覺到自己的手腕得到自由。

回頭一看,面無表情地酸梅正抓著南瓜的手腕,看了他一眼後就將後者的手腕放開,因為酸梅此舉,薄荷發現四周的視線更加尖銳了。

「哦,這不是獨來獨往的酸梅嗎?也來參加我的宴會嗎?」不怒反笑,南瓜先生握著被抓疼的手腕微笑地說道,前幾次邀請都沒有到的酸梅這次居然來了,也算是一大進步吧。

酸梅冷冷地看著他,「醜男。」

南瓜先生一秒石化,酸梅獲勝,之後他抓住薄荷的手腕將他往門口帶,繼續待在那氣氛詭異的地方也是會悶出病來的。走出大門口後,夜晚的風有些冷,薄荷瞬間被冷風吹到回過神來,急忙掙脫酸梅的束縛。

「你幹嗎啦!」他有些不滿地說。

「我救了你。」

「你很無聊耶,又沒有要你救我,而且明明沒有發生什麼事!」撅起嘴,薄荷激動地說道,但視線卻不敢與酸梅對上。

……」不同於薄荷,酸梅的視線一直鎖定在他身上,雙方陷入幾秒的沉默後,酸梅轉身就往大馬路的方向走去,這時薄荷才盯著他的背影,腳步遲疑著。

「喂!冰塊臉,謝、謝你了

沒有停下腳步的酸梅,沒有移動腳步的薄荷,在皎潔的月光下,面無表情的他嘴角露出淡淡地笑容,也許連他自己都沒發覺吧。

 

於是,南瓜先生,嗯,生日快樂(丟掉)

 

嘴裡塞了兩根雞腿,檸檬注意到跪坐在地上的南瓜先生,奇怪,剛剛好像有聽到薄荷的聲音,嘛,算了,應該是錯覺吧。

 

 

 

End.

 

PS,薄荷送的是5包的Airwaves清涼薄荷無糖口香糖哦!(喂)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