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在和式門板,褐色的髮絲被微風徐徐吹著,涼爽但又溫暖的氣候讓他睡意逐漸上升,那是個充滿暇意的午後,沒有任何工作行程,閒得有些發慌。

自從告白被吉野千秋拒絕以來,便不曾踏入他的工作室,不過羽鳥一直都有透過簡訊告知他最近的狀況,只是他沒有回覆或是主動聯絡,反正當時吵架的時候也是這種情況不是嗎?

如果在他做了這麼過份的事情之後,吉野千秋還是願意將他留在身邊的話,他還真的不曉得該怎麼死心,千秋就是心腸太好了,才讓自己一直認為有機會可以得到他。

在他喜歡上吉野千秋並知道有羽鳥芳雪這號人物存在的時候,內心對他的厭惡感從來不曾下降,當然他對自己的感覺也是一樣,他們都怕千秋會被對方搶走,但他們在千秋的面前總是裝作不以為然的模樣,仔細想想他們的演技可真好啊。

究竟是哪一點輸給他了?如果自己比羽鳥還要早一點認識千秋,那麼住在他心裡的那個人會不會就不是羽鳥而是自己了呢?他苦笑著,應該還是沒有辦法吧,其實自己也很清楚的不是嗎?

在好久之前他們就已經互相喜歡了,那麼現在的自己又怎麼可能會有勝算。
只是自己一直在逃避現實,並說服自己能夠超過羽鳥得到千秋的心,因為他總是讓千秋不安、總是生千秋的氣,而自己能夠安慰他、幫助他。

伸個懶腰,打個大哈欠。
在那個時候,在千秋家的時候是不是不應該告白的呢?如果那時候沒有告白的話,情況就不會變得像現在一樣了吧,不過早點讓自己看清現實也不錯,雖然有些難過,但更多的只是不甘心。

明知道那時羽鳥一定會到他家找千秋,卻還是故意將他壓倒在地,他試探了兩人之間的感情,讓他意外的就是千秋那一拳,可以說是將他僅存的那股自信心擊沉了。

「如果羽鳥又跟上次一樣打電話叫我去千秋那裡幫忙,我到底該不該答應呢……」站起身子,踩著輕快的腳步來到平時作畫的桌旁,將熟悉的素描本打開,裡頭是從以前畫到現在的擁有各種表情及動作的吉野千秋。

如同那天惱人的電鈴聲響個不停,疑惑地皺眉,柳瀨優將手中的素描本擱在一旁,緩慢地往大門口走去,一邊猜想是誰來訪的將門往右拉開,看見來人有些吃驚。

隨即他輕笑道:「你又買這麼多啊

「欸那個其實有很多都是小鳥買的」提著頗有重量的塑膠袋,吉野千秋有些尷尬地笑著,視線一直不敢與柳瀨優對上,他用力呼口氣後,一鼓作氣地道:「上次的事情很對不起,我希望還能繼續跟優做朋友!」

「該道歉的也應該是我才對。」搔臉,一時之間不曉得怎麼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道歉,接著他有些不屑的往旁看去,慢悠悠地道:「是怕我又將千秋吃掉所以羽鳥才跟來了嗎?保護慾可以不要這麼重嗎?」

羽鳥芳雪緊皺著眉頭不發一語,瞇起的雙眼看似相當疲累,尤其是黑眼圈特別明顯,跟吉野千秋精力充沛的模樣形成強烈對比,就算已經這麼累了還是要跟過來嗎?他也不是什麼會吃人的妖怪,老實說不過來也沒有關系。

「優,你不要誤會小鳥,其實是我最近一直很煩惱,不曉得該怎麼做,很想要繼續跟你做朋友又不想要讓你傷心,總是在那猶豫不決的,結果小鳥就把我抓過來這裡了。」

「也不完全是這樣,只是他整天在那煩惱無所謂的事情,加上少了一個得力助手,吉川千春的原稿生不出來累的只是我而已。」羽鳥芳雪面無表情冷淡地說道。

「小、小鳥你你不要這麼說啦!」

柳瀨優盯著他看,不怒反笑,而且是吉野千秋從來不曾見過的笑容,輕輕嘆口氣道:「羽鳥,我還真不是一般的討厭你這個人。」

毫無表情的羽鳥芳雪聞言,嘴角也微微勾起,「看來我們彼此彼此。」

夾在兩人之間的吉野千秋來回審視兩人的表情,雖然說出來的話有些可怕,但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卻讓人很放心,他們編輯、漫畫家、助手的關係,可以就這樣回到原本的平衡上嗎?

「很感謝你特地帶他過來,不過,我現在不想見他。」笑容瞬間凝結,柳瀨優將吉野千秋稍微往後推之後,快速的將門關起。

「咦?優,你

「千秋,我們走吧。」

「小鳥,等等啦,優為什麼不想見我,難道說他還在生氣?」

靠著門板,兩人對話的聲音越來越遠,如果有張鏡子在自己面前,現在的表情應該非常可笑,與其說是不想見他,還不如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也許再過段時間……

「回去之後就將原稿的行程打電話告訴柳瀨吧。」

「咦?好。」

微微蹲著然後坐下,將頭沒在雙膝之間,這次他真的輸得很徹底,但也輸得很過癮。
千秋待在羽鳥的身邊,應該能一直幸福下去吧。

戀愛的戰爭已經結束了。
以後就算難過、受傷,只要千秋願意他也可以分出一個肩膀讓他依靠。

「呵,搞得我這裡像娘家似的。」

 

    文章標籤

    世界第一的初戀 響優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