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份驚嚇並不是單方面的。

伊集院響與柳瀨優兩人都像是被施了定身術般維持著五秒前的動作,後者率先回過神來露出疲憊的表情,他揉著自己發疼的太陽穴,有些不耐地道:「伊集院老師,你把我叫過來就是要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嗎?」

伊集院保持沉默,甩甩腦袋沒有將柳瀨的話聽進去。

他的酒是醒了吧,怎麼會沒有經過思考一頭熱的把話說出口呢?雖然柳瀨是各領域都在行的全能型助手,只是畫風到底能不能適合THE漢也不曉得,要是被編輯知道他又擅自作主不曉得會不會被罵到臭頭。

柳瀨雙手交叉環於胸前,眼前這位病得不輕的老師貌似又進入自己的世界去了。老實說他鬆了一口氣,對於伊集院不是因為對吉川千春感興趣而把他找來這件事。

原本放鬆的肩膀再度緊繃起來,剛才那股感覺針對的又是誰?
「喂,我說你不要把問題丟給別人就開始發呆啊。」

……啊,抱歉,那個」伊集院原本與他對上的視線緩慢移開,有些遲疑地說道:「剛才那件事,實在有些突兀,就請你當作沒有聽見吧。」

聳肩,表示沒什麼要緊的,就算他很嚴肅的問,柳瀨也會很認真的拒絕他的要求,他這輩子還是只願意當吉川千春的專屬助手,即使目前的情況都已經變了。

「回歸正題吧,畫稿哪裡有問題?」
「嗯?畫稿?」
「你不就是因為畫稿的事情才要我過來的嗎?」柳瀨優臉色有些不好,這個人氣作家究竟在搞什麼東西,要不是他的敬業精神,他不想再踏進這個工作室了。

像是想起自己的邀請,伊集院帶著笑意的移動到桌旁,從抽屜裡拿出讓柳瀨優相當熟悉但是卻非常頭疼的物品,「畫稿順利交出,為了感謝你,今晚不醉不歸吧!」

深呼口氣,他不想要跟醉老頭有任何牽扯,柳瀨面無表情地道:「謝謝伊集院老師的好意,不過我明天還有工作,可能無法配合了,再見。」

見他轉身欲走,伊集院隨即將酒放下急忙往他奔去,迅速地抓住他的手腕,接著眼睛瞪大,在柳瀨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整個人被他拉進懷裡。

「喂……」還沒反擊成功,伊集院響俊俏迷人的五官便在自己眼前放大數倍,想往後退雙手卻被緊緊握住,接著額際接觸時感覺到一股冰涼。

「你在發燒耶,怎麼辦?」

很不能適應他靠自己這麼近,柳瀨雙手施力迅速將他推開,右手撫過自己的額際、臉頰與頸部,自體內發出一股燥熱,看樣子果然是發燒了。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可是你臉超紅的,有辦法自己回去嗎?要不要乾脆留在這邊休息?不然你在沙發躺一下我去幫你買個退燒藥。」伊集院有點緊張地環顧四周,他的工作室與住所是分開的,面對幾乎什麼都沒有的工作室而言,能用的資源有限。

「不用了。」看向別處,柳瀨冷淡地說道。

但是柳瀨……」突然把他留下來的確是個糟糕的舉動,不過要是讓他在發燒狀態獨自回家,在路途中病情加劇昏倒的話,那豈不是更糟糕了!

「我說不用了!」一陣大吼讓原本相當堅持的伊集院停止遊說舉動,他只是靜靜地看著低著頭不說話的柳瀨優。

現在這個氣氛,該怎麼辦呢?伊集院響煩惱著,真的是進退都不行耶。

「沙發借我坐一下」柳瀨緩緩地開口,說道:「我打電話請朋友來接我。」

………哦,好。」

他坐回自己辦公的位置,用眼角瞄著柳瀨的一舉一動,後者用行動電話撥了一組號碼,低頭細語,過長的瀏海一直讓伊集院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約十幾分鐘後門鈴響了,看了靠在沙發上精神狀況不是很好的柳瀨一眼,伊集院站起身子往大門的方向走去,這時柳瀨也跟著他站了起來。

大門開啟後,少年笑著說道:「您好,我是來找優的。」

是那時候直呼柳瀨的名字並跟自己通電話的人,長得跟那個人有點相似呢,除了瞳孔的顏色不同之外,他微笑說道:「歡迎,柳瀨在裡頭。」

「我想請伊集院老師幫我簽名!」吉野千秋不理會站在一旁面無表情替他拿著簽名版和簽字筆的羽鳥芳雪,迅速奪過他手中之物後,湊到伊集院響面前。

他雙臉潮紅看起來激動萬分,「我真的好喜歡THE漢,也好喜歡伊集院老師!這真的是部很棒的作品!一直在趕稿沒有機會去老師的簽書會真的很可惜!」

「跟高橋君真的很像呢」伊集院無奈地一笑。

「咦?什麼?」

「不,沒什麼。」在簽名版上揮灑自己名字的同時,他無意地問道:「這麼說簽書會的時候剛好都是您的趕稿期囉,請問您是哪位呢?」

「嗯,我是吉川千春!」

然後伊集院響原本緊握的簽字筆就這樣落在地面,羽鳥芳雪將它撿起,這時柳瀨在恍惚之間也晃到他們身邊,兩個人同時看著伊集院響。

「就請你假裝沒聽見吧。」異口同聲。

羽鳥芳雪攙著貌似不願意以這種方式回去但無力反抗的柳瀨優,與吉野千秋向伊集院響道別後,工作室的門就這樣緩緩闔起,吉川千春是男孩子這件事真的給他相當大的衝擊力。原來那個有名的人氣作家吉川千春,那個讓柳瀨願意當他專屬助手的吉川千春是個男孩子……

剛剛似乎將吉川千春和那個人重疊在一起,這麼說起來很久沒有見面了,這時候還會想起他,是不是表示內心深處還沒有放棄對他的感情呢?有些煩躁的將頭髮抓亂,截稿日結束後怎麼反而更費心,不管了……連柳瀨的份一起把酒喝了吧。

 


「放開,我可以自己走。」想要甩開羽鳥但沒有力氣的柳瀨相當惱怒,雖然他撥電話給千秋的時候就猜到這傢伙一定也會跟來。

「你可以多依靠我一點。」羽鳥芳雪淡淡地道。

聞言,柳瀨優瞬間打個大噴嚏,這輩子他都還沒聽過這麼噁心肉麻的話,重點還是他最討厭的人說的,他想要回罵卻看見羽鳥死盯著抱著簽名版不放的吉野千秋,看來又在吃醋了,真是個無趣的男人。

「欸?小鳥跟優的感情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了。」
「嘖。」
「天然或許是種罪吧。」
……在想什麼?」
「不沒事只是………………

突然覺得眼皮很重,柳瀨整個人倒在羽鳥芳雪身上,伴隨著吉野千秋的驚呼。
沒事的,千秋,他只是睡著而已。


重新喜歡上一個人的時間會不會跟失戀一樣短暫?

 

    文章標籤

    世界第一的初戀 響優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