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讓你送我回來。」

「不會。」柳瀨優扳著面孔冷淡地說道,如果真的覺得不好意思那就拒絕千秋他們的要求不就好了,好吧,人與人的相處總是會說些客套話免得被認為得寸進尺。

「…不進來坐坐?」看著仍站在門外的柳瀨,伊集院問道。

「謝謝好意,老師你也早點休息。」微微鞠躬,柳瀨優轉身打算離開。

「柳瀨,你應該有喜歡的人吧?」後方傳來沉穩地嗓音無法阻止他的腳步。

他握緊背帶腳步明顯加快,這種表現就像逃跑一樣,他寧願不搭電梯而改走樓梯,只想趕快離開伊集院響的視線,在他將安全門推開的瞬間…

「是吉川千春嗎……」

他沒有走下樓梯而是背緊靠著安全門,在安靜的空間裡,他理所當然的聽見伊集院響最後的那句話,喜歡千秋這件事被知道了,他與伊集院響並沒有相處的比羽鳥芳雪久,卻還是被他看出來了?

內心莫名的糾緊,這件事應該不會成為把柄,可是他那股在意的感覺不曉得是往哪方面。這下子公平了,他知道自己喜歡千秋,而自己也知道他喜歡那個高橋,雖然他沒有說而他沒有問…但是從方才在咖啡廳的情況來看應該沒錯…

伊集院響果然是個危險人物,不能再與他有任何牽扯了。 
往前走了幾步,扶住樓梯把手再度陷入沉思。

他不在乎他是不是會跑去跟其他人宣揚自己喜歡吉川千春,而是怕他會將吉川千春是男生這件事說出來,怎麼辦?該跟羽鳥報告一下嗎?可是他真的不想和他多說什麼,況且羽鳥那天也看見千秋主動向伊集院報告身份這件事,沒有任何動作是相信伊集院不會說出去嗎?

「…你還沒走嗎?」赤色的眼瞳瞬間瞪大,往聲源處看去,方才整個占住他腦袋的黑髮男子正靠著安全門雙手環胸盯著他看。

「……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再見。」如果可以他是真的希望不要再見了,他快步的往下走,感覺到聚在身上的視線覺得有點不適。

「柳瀨,有人說你很好懂嗎?」

「沒有。」他停下腳步,只是沒有往上看黑髮男子。

「……是哦。」伊集院輕笑道,「你是我認識第二個讓我覺得有趣的人,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你能變成我的專屬助手,這樣我們才能有更長時間的交流。」

「再說吧。」

往樓梯間的縫隙見柳瀨優越走越下層,伊集院響的心情顯得不錯,或許當事人自己也沒有發覺,不過他並沒有拒絕他的要求,他可以私自解讀為再考慮。

很想要他待在自己身邊,這種佔有欲就如同最初認識高橋美咲一樣,難道說他對柳瀨優的感覺是…不能先喜歡上對方,因為先喜歡的就輸了……

上次來接柳瀨的那個男子,照行為模式來看應該是吉川千春的男朋友,看來他和自己的情況相當一樣,不曉得他喜歡吉川千春的時候,對方是不是已經在交往了?自己則是在高橋心有所屬的時候才開始認真…

不管哪種情況都一樣,他們兩個都是輸家。 
感情本來就沒有先到先贏的問題。

 


「呐,優,伊集院老師的身體還好吧?」吉野千秋盤腿坐在椅子上,伸個懶腰往坐在左側的柳瀨優問道,但後者並無接話,他接著說,「昨天你不是送老師回去了嗎?我跟高橋君都很擔心呢,畢竟再過不久就是截稿日了。」

「他精神很好,你不用擔心他。」繼續畫著背景,柳瀨平淡地道。

「那…我們把今天的進度結束,去老師的工作室找他聊天吧!」突然做出決定,吉野千秋顯得很興奮的樣子,柳瀨總算將手邊的動作停下,沉默不語。

當初讓千秋到伊集院的工作室是錯誤的決定嗎?雖然現在離截稿日還有段時間,不至於不能到處亂跑,可是為何偏偏選伊集院響那裡?他除了助手的工作外完全不想與他有任何牽扯了,甚至連助手的事情也在考慮。

但他如果拒絕千秋的請求,後者會很失望吧?

「不行。」 
一道冷冷的嗓音響起。

柳瀨優往聲源看去,羽鳥芳雪端著幾杯熱咖啡黑著一張臉從門口走進來,將盤子擱在桌面後,快速來到吉野千秋的桌前。

「還沒有趕上進度前不准到處亂跑,你這次已經比上次落後很多了。」羽鳥芳雪沉著臉說著,然後將一杯熱咖啡放在吉野千秋的桌上。

「我一定很快就能完稿,讓我再去一次伊集院老師的工作室嘛,小鳥,拜託。」吉野千秋一臉委曲求全的模樣,若是平時的他也許會答應,不過這次免談。

羽鳥芳雪態度強硬,怎樣都不肯答應。 
雖說將注意力挪回原稿上,但柳瀨的耳朵仍在關注吉野千秋與羽鳥芳雪的對話,結局也是會影響到他的,難得這次的爭論他多麼希望羽鳥能夠勝利。

「你也要替柳瀨想想吧。」

忽然間將話題扯到自己身上,柳瀨停下動作往羽鳥的方向看去,並思考他說這句話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意思,難道羽鳥發現他並不想要跟伊集院見面這件事?如果他真的知道的話,對他而言還真是丟臉的一件事,怎麼偏偏讓那傢伙知道呢…

柳瀨與羽鳥芳雪四目相交,下一秒他別過視線對仍未將筆拿起的千秋說道,

「往後幾天其他老師應該也會開始趕稿,你如果現在不提前完成硬要攪和下去那身為助手的柳瀨不就太辛苦了?他到時很有可能一天要跑很多工作室。」

「……要是優累倒,那我就要完蛋了!」千秋似乎意識到這個重要性,輕輕歎口氣露出有些失望的表情,說:「只好等截稿後再去找伊集院老師了,說不定老師現在也很忙,畢竟是這麼受歡迎的作品嘛。」

聽見吉野千秋的回答,柳瀨默不作聲但內心確實松了一口氣,見羽鳥芳雪將盤子收走往外走的身影,心情相當複雜。雖然他成功說服吉野千秋但他高興不起來,他總覺得羽鳥芳雪絕對不是因為如此簡單的原因才不讓他去找伊集院響。

為何總覺得羽鳥知道了些什麼呢?實在不想這麼說,不過羽鳥一直都很… 
應該說是,很聰明。 
總是能夠很快速地洞悉別人的想法,而自己就是最討厭他這點。但是因為如此,千秋跟在他的身邊才不會被其他人欺負。

「優,抱歉,我都沒有站在你的立場想,我會認真完稿的!」

「…不會,是你不要逞強累倒才對。」 
見吉野千秋開始畫稿,柳瀨不曉得究竟怎樣的決定才是最好的。

或許像羽鳥所說的,許多老師的截稿日訂得差不多,遵守進度表的卻在少數,每次擠在最後偶爾還會有突發狀況,有可能一天裡頭休息不到四小時,連續幾天下來真的很累,可是…他願意為千秋這麼做……

雖然對其他老師很不好意思,但他真的很想只待在這裡,只要千秋答應讓他做專屬助手,他可以留在他身邊,在羽鳥不在的時候照顧他,並且…也有可以拒絕伊集院響那裡助手工作的藉口。


「辛苦了。」踏出工作室大門,就看見羽鳥芳雪冷著一張臉站在那裡。 
「你也是。」 
隨意敷衍一聲柳瀨快步經過他的身旁。

「你應該有話要問我才對?」

柳瀨停下腳步,並沒有回過頭,他平靜地道:「沒有,應該說我為何要問?」

「關於剛才在工作室裡對千秋所說的事,將你當作藉口來阻止他,我想要向你道歉。」

柳瀨優瞪大雙眼,羽鳥芳雪居然向他道歉,今天是吹什麼風了?

這麼說羽鳥並沒有察覺到他與伊集院響之間微妙的關係吧?將他當作藉口,這麼說…柳瀨回過頭,笑道:「這麼說你是吃伊集院響的醋嗎?」

羽鳥芳雪冷著臉沉默不語。

「你真的是個愛吃醋的人,到現在都沒變。」

「這我並不否認。」羽鳥芳雪說道,不過吉野千秋似乎沒有察覺到這件事。

「那麼我跟你商量一件事,我想當千秋的專屬助手。」

「………」

「你在思考嗎?我之前提議的時候你可是馬上就否決了。」柳瀨笑道,自從他與千秋坦白自己的感情後,羽鳥對他變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雖然還是怕自己會對千秋做什麼,可是沒有最初那樣百般堤防。

「我只是在想,你再度提議這件事,是不是跟伊集院響有關係。」

柳瀨優感覺心被掐緊,有種被抓到把柄的感受。 
他就是討厭羽鳥芳雪這種敏銳的直覺。

「如果千秋答應,那我就沒意見。」

羽鳥芳雪語畢便走進工作室,留下一頭霧水的柳瀨優,他根本就是抱著會被拒絕的心態問的,沒想到會得到這種答案,這段時間裡頭究竟有誰在改 變……這樣很好不是嗎?只要他當了千秋的專屬助手,就可以一直待在千秋這裡,雖然拒絕其他老師的助手工作會讓薪水減少,但還可以離伊集院響遠一些。

就這麼決定吧,在下次到伊集院響那裡工作時,再告訴他這件事。

 

 

    文章標籤

    世界第一的初戀 響優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