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憂鬱的旋律悠揚在整個空間,溫煦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照射其中,一個個音符就像在半空跳動著,這是他從未聽過的、從未體會過的抒情以及生命感。
  
  上個星期他收到了一封署名給他的信,就這樣混在歌迷的禮物裡,信封外頭沒有多餘的裝飾,只是單純的白信封,沒有繁雜的內容,就只是短短一句:『這是為你而做的曲,希望你會喜歡。』
  
  他緩緩的將CD從信封內拿出,它就放在正正方方的盒子裡。
  
  音樂能夠說明作曲人的心情,他在這張CD裡頭聽見了不可言喻的情感,那樣濃厚卻又帶著沉悶,這是一首很棒的抒情曲,他不得不承認。
  
  聽著裡頭的內容,他開始在意起這位無名氏。
  
  
  /
  
  
  「關於下星期的通告,有問題的話請舉手或是等散會時私下來找我。」
  
  經紀人盡責交代下星期的通告,眼神開始巡視座位上的藝人們,這是他每次必做的事情。他知道有些人喜歡逞強,所以在交代完通告後,會先看一下他們臉色是否有不正常的地方。
  
  結果,他的目光定在史蒂芬的身上,無奈道:「史蒂芬。」
  
  如他所預料的,被點名的人完全沒有感覺到有人叫他,直到坐在史蒂芬身旁的人用手肘推了推他,才讓他的意識回到辦公室,這才使他想起,他正參加週末的公司會議。
  
  「史蒂芬,開會的時候不要聽隨身聽。」
  
  「抱歉,皓薰哥。」
  
  「你等下過來找我,其他人沒有事情就可以離開了。」
  
  聞言,眾人紛紛站起,成群結夥的拿起自己的隨身物品就準備離去,史蒂芬將隨身聽收起後往經紀人的方向走去。
  
  突然經紀人像是想到了什麼,轉過身子,「對了,子奇你也留下。」
  
  「咦~」
  
  手正好握在門把上的姚子奇咦了好大一聲。
  
  在他後頭還有人準備離開,姚子瑩往前將他往後拉,並且拍拍他的肩膀,有些見死不救的說,「唉唉,阿奇,看樣子去夜市吃宵夜沒有你的份了。」
  
  一旁的天晴也感到相當可惜,「對啊,難得那間是我最近發現很好吃的呢。」
  
  「不過既然你被留下那就算了,加油啊,改天再帶你去啦,哈哈。」姚子瑩笑得超級大聲,刺激哥哥彷彿是件很快樂的事情,「天晴天晴我們快走吧,不要等阿奇了,反正攤位又不會跑,下次再帶他去。」
  
  「嗯,對不起啦,阿奇。」搔搔頭,天晴和姚子瑩就這樣離開了翱翔天際。
  
  「呿,真是死沒良心的兩個傢伙。」
  
  「好了,你們兩個都過來,我有事情跟你們說。」
  
  
  /
  
  
  本以為自己被叫過去的原因,是想要斥責自己在開會的時候聽隨身聽出神,結果沒想到不是,說得也是,皓薰不是這種會為了這種事情就生氣胡罵的人。
  
  他拿著手中的劇本,一臉悠閒的坐在辦公室,對面坐的是當時跟他一起被叫過去的姚子奇,他的手上也有劇本。
  
  『最近我想拍一部電影,主角決定用你們兩個。』
  
  『啊?』
  
  因為兩個人正巧都沒什麼通告,加上經紀人對這次的劇本非常有信心,反正有通告是沒什麼關係啦,但是,為什麼偏偏是同志片?
  
  姚子奇皺眉,看著劇本裡頭的對話,感到四周的氣溫降下不少。
  
  「喂,這種台詞,你講得出口嗎?」
  
  史蒂芬沒有回應,他斜著頭盯著劇本瞧,又再度掛上隨身聽,一臉享受的模樣,姚子奇見狀有些不爽,或者說,他真的很不爽。
  
  他很生氣的用力拍桌子,感覺到桌面晃動,史蒂芬才注意到眼前這個怒氣騰騰的人,將耳機拿下,換上平時那優雅的笑容。
  
  「有事嗎?」
  
  「……沒、沒有,只是想要跟你說,不要每次都在那裡聽隨身聽,這樣跟你說話的人都會被氣死。」
  
  姚子奇在他回過神後,迅速的別開臉,撐著臉頰不耐煩的說著,那一瞬間,史蒂芬似乎見到他的臉色變得有些紅潤。
  
  「抱歉,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這首歌。」
  
  「什麼歌?」
  
  「一個歌迷送給我的歌。」
  
  面對姚子奇追根究底的逼問,史蒂芬也不覺得不耐煩,他問一題他就答一題。
  
  「誰寫的啊?歌迷推薦別人的歌給你,是不是太奇怪了啊?」
  
  「不是,是他自己寫得歌。」史蒂芬拿著耳機,看著眼前的姚子奇,「要不要聽聽看?保證你也會覺得很棒。」
  
  「我才不要!」他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我也是堂堂的創作歌手耶,為什麼要聽歌迷創作的歌?而且我又不愛抒情歌!我要去廁所了,要聽你自己聽!」
  
  看著他踩著相當用力的步伐往洗手間邁進,連關門的聲音都具有爆發力,他不曉得為什麼姚子奇會突然發脾氣,應該說,他和姚子奇並沒有很深的接觸,如果不是這次合作的電影,他想他們應該都不會有交集。
  
  再度將耳機戴上,聽了一陣子才想起姚子奇方才說的話。
  
  對啊,他也是創作歌手,可是為什麼偏偏對這首歌這麼執著?
  
  他不得不承認,譜曲方式相當生疏,就像是剛開始寫歌的新手,不像抒情的抒情歌曲,但是他就百聽不厭,因為音符和音符間的生命力,那種帶點傾慕的感情緊緊扣住他的心。
  
  下一批歌迷的禮物裡頭,他竟然開始期待這個無名氏能夠留下他的存在,不管是什麼東西,即使是短短的一句話。
  
  「喂,聽夠了吧!是不是該對一下台詞了?」
  
  「嗯……」他將隨身聽收了起來,開始和姚子奇對台詞。
  
  史蒂芬看著劇本裡頭的介紹,突然開始對這個角色產生興趣。
  
  他飾演的是一個享譽國際的超級巨星,緋聞不斷的他其實有個秘密,那就是他其實喜歡的男生,沒錯,也就是同性戀。
  
  突然有一天注意到在他的歌迷之中,有個臉蛋清秀的男孩,對他的印象非常深刻,某次走在街上遇見了那個男孩並向他打招呼,有了一面之緣,隨著見面越來越頻繁,他開始發現自己逐漸喜歡上這個男孩卻無法開口。
  
  標準的老套戲碼,但他卻覺得非常有趣。
  
  因為他現在也有一個很有興趣的歌迷,那個送他這張CD的無名氏,雖然不曉得他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可是他真的很想見他一面,只是這樣。
  
  「呼,終於對完了,這台詞真是有夠噁心的啦!」
  
  「你很討厭嗎?」
  
  「……」姚子奇盯著史蒂芬足足愣了五秒,他乾咳幾聲,「這倒是不會啦!」
  
  
  史蒂芬闔上劇本,露出淡淡的笑容,又將放在包包裡頭的隨身聽拿了出來,姚子奇見狀露出了一臉不耐煩的樣子,這傢伙怎麼又來了。
  
  「還在聽,真的是怎麼都聽不膩啊!」
  
  「真的不打算聽聽看嗎?」
  
  「我就說我對抒情歌沒興趣了啦!我要回家了,再見。」
  
  連史蒂芬都還沒有出聲阻止,姚子奇拿著背包就直接離開翱翔天際,這個情況,看起來他好像是在生氣,為什麼要生氣?
  
  為什麼呢?
  
  
  /
  
  
  從翱翔天際到家裡的這段時間,史蒂芬完全沒有將耳機拿下,到家後也只是將CD從隨身聽拿出來換成客廳的高級音響撥放。
  
  「怎麼又是這首歌?」
  
  丹尼斯端著兩碗熱騰騰的麵走到客廳放著,又看見史蒂芬還在聽那首自己光是用聽的就能寫出譜的歌曲,真不曉得他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這首歌,明明譜曲和架構沒有什麼,而且抒情又不像抒情,儼然就像是個作曲新手的作品。
  
  「很棒啊。」史蒂芬微笑道,真的聽幾次都不膩,「好像聽越多次越好聽,每次聽這首歌,我腦袋裡頭總有個畫面不停的浮現。」
  
  「什麼畫面?我聽到這首歌腦袋都是一片空白呢。」丹尼斯拿起衛生紙將筷子擦了擦,準備來吃眼前這碗熱呼呼的麵。
  
  「聽第一次,感覺沒有很特別。」
  
  「這首歌本來就沒什麼特別的啊。」
  
  丹尼斯被史蒂芬瞪了一眼,前者乖乖安靜不說話,繼續吃他的麵。
  
  「聽第二次就能感覺到寫這首曲子的人強烈的感情,聽第三次腦中就能浮現他模糊的輪廓,第四次感覺他好像要跟我說什麼,第五次、第六次我想要聽出他究竟是抱著什麼心情寫這首曲,以及他對我是什麼感覺。」
  
  「史蒂芬,別忘了,他只是一個歌迷。」
  
  「我知道。」
  
  
  結束和丹尼斯的對談,他閉眼懶臥在沙發上,不知道又重複聽了幾次,腦袋裡的景象還是相當模糊,可是卻在這時突然閃過幾句話。
  
  
  
  「我也是堂堂的創作歌手耶,為什麼要聽歌迷創作的歌?而且我又不愛抒情歌!我要去廁所了,要聽你自己聽!」
  
  「我就說我對抒情歌沒興趣了啦!我要回家了,再見。」
  
  
  
  他猛然睜開雙眼,像是作惡夢般的坐起。
  
  他開始覺得這兩句話有奇怪的地方,沒錯,很奇怪的地方。

 

 

 

  他反覆的回憶稍早時間和姚子奇的對話,自己好像沒有告訴他這首歌是抒情曲。
  
  那麼他為什麼會知道呢?答案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送他歌曲的歌迷是他認識的人,另一種就是送這張CD的就是姚子奇本人。
  
  不過他比較相信前者,因為一向視搖滾才是音樂的他,是不可能會嘗試去做抒情歌曲的,他這個想法卻時常被曲中不像抒情的音符給動搖,但他仍相信這只是新手編曲的生澀感。
  
  其實他知道他只是不願去相信,不願去相信叫做姚子奇的男孩願意為他做這些。
  
  第一次遇見姚子奇,是在他和哥哥回歸翱翔天際的時候。
  
  那時候他們向隸屬翱翔天際所有的藝人打招呼,只有一個人讓他印象深刻,那個人就是姚子奇。他在他的眼中解讀到的是不耐煩以及無趣,還記得那時候他伸出去的手還停在半空中,那人就直接背著電吉他走了出去。
  
  經紀人見狀還連忙的解釋及安撫,告訴他姚子奇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不怎麼喜歡、或者該說不太會應付熱鬧的場面,所以總是這樣冷淡的回應。
  
  「沒關係,我不會介意。」他這樣回應經紀人。
  
  連賀總這個難應付的人,他都能夠自然的面對了,像姚子奇這種只是態度冷淡的人,若他不想要和自己來往,那就沒有必要拿自己的臉去貼他的冷屁股,他是這樣想的。
  
  所以在他加入翱翔天際後的一個多月,他和姚子奇只是同事上的關係,除非是講公事否則平時並不會交談,就連見面打聲招呼或是聊天說個今天的天氣不錯的情況都不曾見過。
  
  看在其他同事的眼中,就是認為他們互看不順眼,才沒有這麼多的來往。
  
  他聽見哥哥對自己說在旗下藝人之間都在流傳史蒂芬和姚子奇兩人不合,搞得經紀人都想從中調解,他聽見後,只是淡淡一笑沒有多做回應。
  
  「阿奇,你幹嘛都不理史蒂芬啊,他很溫柔耶!」
  
  「那種像女人一樣的男人有什麼好的?你才不要被他的外表拐去,當然,慕容和希更不行!聽懂了沒!」
  
  「慕容大哥對人很好的……
  
  那時候他站在門外,聽到了這段對話。
  
  臉蛋這種東西並不是天生就可以決定的,如果姚子奇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不搭理自己的話,他就真的感到很不舒服,他可以因為個性不合或是音樂理念不同拒絕自己,但是就看外表這點而言,未免太膚淺了。
  
  他將門推開,看見姚子奇敲著妹妹的頭露出了笑容,那是他不曾看過的表情,令他愣了幾秒,而姚子奇則是見到史蒂芬開門走進來之後,又轉回原本冷淡的表情,也不再和姚子瑩說話。
  這樣的轉變,讓他不禁覺得,些微苦澀。
  
  是不是只有在自己面前,他才不肯露出笑容?
  
  
  「啊,史蒂芬午安!」姚子瑩見到自家老哥的神情垮下來便往後看,舉手打招呼。
  
  「子瑩午安。」
  
  微笑,準備將東西拿到團練室去放,突然聽見冷冷的聲音說道:「你是假裝沒看見我嗎?」
  
  聽見姚子奇的聲音,忍住心中的怒火,史蒂芬露出了平時並不會出現的冷漠表情,嘴角不再彎起,眼睛不再帶著笑意,用著比他更為冷淡的語氣說著,「你認為,是誰先假裝的?」
  
  直視姚子奇的眼睛幾秒,史蒂芬頭也不回的就往團練室走去。
  
  「阿奇你完蛋了,好兄弟們都看得出史蒂芬生氣了。」
  
  「哼!」用力哼一口氣,姚子奇將臉別開,卻三不五時的往團練室的方向看去。
  
  「好啦,我通告的時間到了。」姚子瑩咬了一口麵包站了起來,「對了阿奇,你的臉色不太好喔,要是不舒服的話就趕緊去看醫生,記得喔!」
  
  「要滾快滾啦!」
  
  看著姚子瑩走出去,姚子奇感覺頭更痛了,但是他的歌都沒有任何進度,這樣子什麼時候他才能夠出第一張個人創作專輯呢?就算是單曲可行啊!他就是想要讓大家承認他的音樂,專屬於他個人風格的搖滾。
  
  目光無法移開團練室,他也不曉得為什麼。
  
  那樣的史蒂芬,超乎他的意料,好像剛剛那個才是真正的他,他本來以為他只是個只會露出笑容的偽君子而已,沒想到似乎不是那樣而且對於他方才忽視自己,竟有些生氣。
  
  「搞什麼,我那麼注意他幹嗎?」搔搔頭,姚子奇感覺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好睏
  
  他沒有通告也不曉得要去哪裡,本來打算在辦公室的位置上作曲,卻正巧遇見姚子奇也在,放棄了原本想待的位置,目標轉移團練室。
  
  他一直待在團練室沒有出去,刻意待到很晚,目的就是不想出去了又和姚子奇碰頭。
  他們剛剛那樣算是真正的撕破臉了吧?
  
  平時就沒有交集了,還那樣惡言相向,他知道自己說的話重了一點,可是當長期累積的怒氣到達頂點時,就會像方才那樣爆發出來,其實姚子奇只是正好踩到最後那個引爆點而已。
  
  讓他生氣的並不是只有他這個人,而是好多好多事。
  
  但他不想讓周遭的人擔心,所以總是以微笑來隱藏自己的心情,能讓他坦然面對的,至始至終也只有丹尼斯一個,親人的地位本就無法輕易取代。
  
  他在考慮,是否要和姚子奇道歉。
  因為他真的被自己當作是出氣筒了,雖然他的作為也讓自己很不高興就是了。
  
  拿出手機看見上頭顯示晚上七點鐘,以及一封簡訊。
  
  『我今天不會回公司,大家有事情就用手機找我! 皓薰』
  
  這麼說起來現在不就他一個人在公司了?
  收拾的差不多,拿起背包推開了團練室的門走出去,燈還是亮的,和外頭昏暗的天空成反比,可是他仍注意到桌面上趴著一個人,是今早和他鬧的不愉快的姚子奇。
  
  睡著了嗎?他心想。
  
  本來不打算搭理他的走出公司,卻在手放在門把上時停下動作,回頭望了趴在桌上的那人一眼,「姚子奇。」他輕輕的喚,可是那人並沒有任何動作。
  
  最終,他仍轉過身來到他身旁,伸出手推了推
  
  那是他們第一次的接觸。

 

  因為姚子奇拍戲空檔從未休息,時常熬夜寫詞作曲,給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若不是那天史蒂芬打電話通知金皓薰,姚子奇發燒昏睡在翱翔天際,真不敢想像過了一整夜他會病到什麼程度。
  
  或許是他本身不常生病,導致這一病就病了將近三天,姚子奇康復後的第一個想法,沒想到生病比熬夜累多了,他發誓以後不會再做這種不划算的事,躺在床上的時間不曉得可以拿來寫幾首歌了。
  
  「我將行程交代清楚就可以散會了。」
  
  姚子奇大病初癒,在會議上都是放空的狀態,等到他回過神身邊的人幾乎都領著行程離開了,接過金皓薰遞給自己的行程,突然感覺在那微笑下有那麼一絲詭異。
  
  果然,一週行程排得滿滿幾乎沒有什麼多餘的時間,看來是要將生病這三天的工作量一次補回來了,真的是得不償失,姚子奇嘆氣。
  
  「子奇,這週的行程有點滿,不過還是有充裕的休息時間,你就乖乖休息不要再把自己累壞了。」就算金皓薰不提醒,他也絕對不會熬夜了,「知道了嗎?」
  
  姚子奇點點頭,喉嚨還是有點不太舒服。
  
  金皓薰整理好資料準備要出門探班,突然像是想到什麼,轉頭對姚子奇說:「對了,你可要好好謝謝史蒂芬喔,是他通知我的。」語畢,開門而出。
  
  姚子奇有點洩氣,沒想到偏偏是給最不想欠人情的人幫忙,早知道姚子瑩離開的時候,他就要跟著回家的,為什麼他還會留在公司不走呢?當時好像是因為自己一直注意著團練室的關係,而團練室裡有史蒂芬。
  
  他吃驚的甩頭,打算停止這種可怕的聯想,彷彿就像在告訴自己有多麼在意這個人一樣,沒想到頭才晃個幾下,平時不會出現的暈眩感又來了,不會發個燒就此留下病根吧?他姚子奇哪是這麼弱的傢伙。
  
  「你病還沒好嗎?」
  
  重新捕捉焦距,看見史蒂芬面無表情的從門口走進來,聽見他說了這麼一句,該怎麼說呢,這算是一大進展吧?畢竟他們兩個之前就像是王不見王,除了公事外是不會對話的,更別說是這種問句。
  
  「好的差不多了………」姚子奇的視線往旁挪去,有點不曉得該怎麼面對他,而且剛好辦公室又只剩他們兩個,這該不會是老天爺在惡作劇吧
  
  「這樣啊」史蒂芬將提包放下後,從裡頭拿出一瓶小罐子,到飲水機前添了一杯水後回到座位旁,「吃一點維他命C吧。」
  
  「啊?」聽見他這麼說,姚子奇看著他愣了許久。
  
  「我的東西你也很嫌棄嗎?」
  「沒、沒有啊,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吃一下。」姚子奇接過水杯,仔細看還會注意到他的手微微顫著,史蒂芬不以為意,將水遞給他之後提包拿著就準備離開。
  
  「我等等有通告,最好別一個人待在辦公室。」
  
  姚子奇看著桌上的維他命C罐和自己手上的水,腦袋正努力的運轉卻還是一片空白,聽見開門後急忙站了起來,腳還踢到了桌角發出頗大的聲響,史蒂芬回頭看是發生什麼事,就見到他張著嘴盯著自己。
  
  「怎麼了?」皺著眉他疑惑的問道。
  
  「那個那個……」姚子奇將水杯放下,左手叉腰右手不停搔著自己的頭髮,緊咬下唇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就是嗯,呃該怎麼說呢……
  
  史蒂芬沉默的看了牆上的鐘,「等你想到再跟我說吧,時間有點來不及了。」
  
  「等、等一下啦!」
  
  「嗯?」
  
  姚子奇勾起嘴角伸出大拇指,「謝啦!不管是大前天還是今天的事,你這個人還滿NICE的!看來之前是我誤會你了。」
  
  史蒂芬只是微笑,就走了出去。
  但是他的心情很好,他看見了姚子奇的笑容,是對他笑的笑容。
  
  
  /
  
  
  自從聽見要和史蒂芬合拍一部同志電影時,他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彷彿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一樣,一切都是因為他寫了那首抒情歌的緣故。
  
  純粹是想要給他一個賠禮與謝禮,但他非常不擅挑禮物,又不好意思找姚子瑩去挑,於是曾試探性的問什麼樣的禮物讓收到的人會高興,誰知道她回自己只要有誠意的話收到什麼都開心,其中最有誠意的就是DIY的東西。
  
  這下好了,從小到大他美術成績都在及格邊緣,更別說是一張卡片,連老師都要自己寫字要工整不要超出格子都覺得困難,所以他開始想,有什麼是自己會做的,想了足足一星期才有定案。
  
  既然決定好了要送張自創單曲,再來就是構思細節部分。他和史蒂芬自從那時候說過話之後,現在的關係不像以前一樣,至少也會打聲招呼問候彼此,可是也沒有說到很熟的地步,不好意思被他知道東西是他送的,所以先將一想到姚子奇就想到的搖滾樂剔除,可是其餘的風格也沒有碰過,對他而言真是難上加難。
  
  觀察史蒂芬一些時日,注意到他似乎對抒情歌情有獨鍾,個人創作歌曲也幾乎都是以抒情為主,於是他決定寫首抒情歌曲送給他,是他的第一首也會是最後一首。
  
  
  「姚子奇。」
  
  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姚子奇納悶的想從EAMI休息室的門縫瞄一下,沒想到才剛靠過去,門就被推開,很糗的直接撞到自己的額頭,還發出很大的撞擊聲。
  
  「痛死了……」揉揉自己的額頭,姚子奇深感自己眼框濕潤。
  
  「真是不好意思,你沒事吧?」
  
  正想對這冒失鬼開罵,才一見到來人的臉就讓他愣在原地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今天他不是有全球製片的通告嗎?而且時間還是跟他差不多,總不會是因為他狀況良好提早結束吧,他就不相信王導人有這麼好。
  
  「沒事,史蒂芬你怎麼在這,是要找映彤姐嗎?她今天沒有在EAMI喔,其他製作人都有在,不過有幾個剛才出去了……」不管如何就是對史蒂芬有種奇怪的感覺,而那種感覺自己也說不上來。
  
  「我是來找你的。」史蒂芬難得表情嚴肅,該不會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吧?
  
  他拿出一個小型的CD音響,可能是在外頭和櫃檯小姐借的,接著從提包裡拿出一張自己熟到不能再熟的片子放到裡頭,熟悉的旋律就在EAMI休息室內迴響著,姚子奇乾咳一聲,「這就是歌迷送你的歌啊?」
  
  「我有說過嗎?」史蒂芬沉聲道,姚子奇瞬間安靜,「我有給你看過這張CD的外表嗎?不然你怎麼知道這是那個歌迷送我的呢?」
  
  天啊,該不會被他知道了?怎麼可能!姚子奇這個名字根本和抒情歌搭不上邊,史蒂芬沒有道理懷疑到他身上,說不定只是想要嚇嚇自己而已,冷靜冷靜。
  
  「哦,因為啊」姚子奇正要解釋,又被史蒂芬下一個問句給止了言語。
  
  「我有跟你說過歌迷送我的是抒情歌嗎?那時候我們在翱翔天際對台詞的時候,你的口氣就是十分篤定這張CD是抒情歌,為什麼你知道?我有給你聽過嗎?還是說不用給你聽,你就知道裡頭的旋律了?知道裡頭每個音符?」
  
  姚子奇有點站不住腳,步伐往後移,視線開始漂泊不定,史蒂芬的口氣這麼強硬,而且還一直用反問的方法,根本就是知道這首歌是他寫的,怎麼辦?他以為一定不會被發現的,為什麼會被發現?他不是隱藏的很好嗎?他就是怕會被人家看見,才特地投離公司最遠的郵桶,用不像他的語氣寫了那句話,最後還沒有署名,為什麼還會被發現?他實在是想不通!
  
  「這是你寫的嗎?子奇。」
  
  「我那個對啦,是我寫的,那只是我要送給你當作謝禮的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所以你不要誤會,……我知道寫得沒有很好啦,但是裡頭充滿我的心意喔!」姚子奇的臉頰顯得意外紅潤,像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充滿你的心意啊」重複了這句話,史蒂芬淡淡的笑著。
  
  一看到他露出這個笑容,姚子奇瞬間回想自己方才說過的話,不想還好,一想整個臉紅得跟章魚一樣,「我、我是說充滿我感謝的心意,你不要誤會!」
  
  「不管怎樣,我都很高興。」他走到姚子奇的面前,伸手抱住了他。
  
  「喂!你、你做什麼!」本來姚子奇還在猛烈掙扎,後來想想可能會引起別人注意,被撞見可就慘了,如果來人是狗仔的話就更刺激,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金皓薰19號酒吧跑不完。
  
  「很高興你送我這首歌,很高興你讓我知道你的心意,很高興那個人是你。」
  
  他一直以為送他歌的是女孩子,可是卻沒有因為發現對方是姚子奇後有任何的反感,反而很高興他為自己做了首不擅長的抒情歌,……如果不是在團練室裡頭發現一張遺留的譜,他根本不會確定那個無名氏是誰。
  
  「不擅長的抒情歌能讓人喜歡是件開心的事啦,不過在那之前你可不可以先把我放開?要是被其他人看到的話就糟糕了」姚子奇推了推緊抱著自己的人。
  
  「子奇,你很喜歡我對不對?旋律中透露了這個訊息給我。」
  
  「哪、哪有!最好是啦!誰喜歡你了!我、我是男的耶!你不要說這種曖昧的話啦,我不習慣。」沒錯,他很不習慣,可是卻不討厭,同樣的話從史蒂芬的口中聽見,和那個慕容什麼的就是差了很多。
  
  該不會,他是真的喜歡史蒂芬?
  猛烈搖頭,應該不會吧。
  
  史蒂芬鬆開手,將他放開,「那我可以吻你嗎?友情的吻。」
  
  怎麼回事史蒂芬笑到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線了,他把這裡當成哪裡了?不是HOTEL也不是約會場景,是EAMI唱片公司的休息室,是有很多熟人的地方,居然提出這種奇怪的要求。
  
  不對!更奇怪的是沒有立刻拒絕還在考慮的自己!
  
  「不行!現在不行!」
  
  
  史蒂芬沒有因為他的拒絕顯得鬱悶,姚子奇是說現在不行,沒有說以後不行。再青澀的果實等醞釀好了也能變得甜美,他不介意等到那時候。
  
  他的心中有一個人,那個人原本的名字叫做無名氏。
  如今已經替換成
  
  

 

 

 

    文章標籤

    明星志願三 史姚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