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發生的事件,如何有所準備

  它就靜靜的出現,卻走進了我的視覺
  以為豐富的經驗,能讓我度過一切
  我逞強地撐著撐著,卻不住地後退

    
  活了二十年。
  除了音樂之外,重要的是家人,僅限於母親以及妹妹。
    
  父親這個名詞,在他的生命中消失了有段時間。
  現在他也已經想不起,那位他小時候曾經尊敬過卻在之後背叛他的那張臉。
  唯一能想起的只有那段令人不齒的過去。
    
  「今天的風好強。」
    
  坐在離家不遠的海灘邊,他面向海洋迎著呼呼吹過的海風。
  每當他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喜歡帶著幾瓶小酒來這兒默默喝個幾杯,回家後都會被母親和妹妹罵個臭頭。
    
  當自己聽見母親決定再婚的時候,他深刻覺得原來能陪在母親身邊的人不是只有他一個,難道她真的要同年紀的朋友嗎?為什麼當兒子的就不能夠填滿她內心那寂寞的角落呢?
    
  有時候妹妹聽見自己的自言自語,總會回答他:就像你交女朋友一樣,你會希望媽媽當你的女朋友嗎?那是種不一樣的感情啊。
    
  或許就像她說的,母親需要的是像以前那種戀愛的感覺吧,而那種感覺是自己給不起的,只要能夠讓母親快樂,再多的歪理他都能接受。
    
  『哥,我交男朋友了耶。』
    
  本來以為只有母親的問題能讓他如此掛心,但妹妹前些日子對他說的話,頓時在他的腦袋中炸開來,……而且有種莫名的孤獨感。
    
  『什麼男朋友,妳年紀還小,別那麼早接觸愛情。』
    
  也許這只是不希望妹妹交男朋友的藉口吧,現在是民主的時代,這個理由讓別人聽見說不定還會被說成老頑固呢。
    
  果不其然,交了新男朋友的母親和妹妹聯合起來說他思想太老舊了,他想這也許就是一個家庭中只有他是男人的弱勢吧,不過這種感覺卻很溫馨。
    
  『哥哥不要阻礙我的戀情噢,你最好也是去交個女朋友吧。』
    
  說到女朋友,他已經好久沒有對女生動情了,連他自己都害怕自己變成了同性戀,每次不是告白失敗就是交往沒多久被甩,讓那個不肖妹妹有機會調侃自己。
    
  放了真感情之後被拋棄,那種心情很苦。
  而他不想再被弄得遍體鱗傷,於是他選擇了逃避感情,誰說人生裡頭要有愛情,像他現在這樣,有個溫馨和樂的家庭有何不可呢?
    
    
  但之後他改變了他的想法。
  雖然家裡的氣氛還是一樣很溫暖,但總覺得好像有什麼變了。
    
  母親因為有了新男友所以常常佔著電話聊得很開心,或是那位伯伯要帶她去哪裡玩之類的,而妹妹也是差不多,而且比母親更嚴重,記得有次索性在外過夜不回家,要不是自己去她男友家把她帶回來,誰知道晚上會發生什麼事情。
    
  也因為如此,他開始感覺寂寞。
  她們的身邊都有一個人陪著她們,而自己沒有,他是不是應該等待不抱希望的等待一個願意陪在他身邊的人。
    
  望著遙遠無際的海洋,他深深的嘆口氣,特地翹課來這裡是值得的,心情果然得到了改善。他站了起來準備離開,餘光卻瞄到另一端倒在沙灘上的人影。
    
  「怎麼回事?」
    
  他沒有多加思考就往那抹人影的方向跑去。
  他從小就可以看見別人所看不到的東西,在那人的周圍看到了一些不乾淨的事物,有種不好的預感,也許這就是老天所安排的命運。
    
  注定要他去救他。
    
  「你沒事吧?」
    
  他就這樣靜靜的出現,出現在我的眼裡。
  伸出手探了他的呼吸,是有但過於平穩,瞧他全身溼透便判斷他是落海被沖上岸,來不及細想,自己的唇就往他的貼過去,進行著拯救生命的儀式,人工呼吸。
    
  一旁的熱心路人經過,見狀趕緊拿出電話撥打119叫救護車。
  沒多久車子來了,他跟著他上了車
    
  凝視著他銀綠色的長髮以及冰冷且蒼白的臉龐,他的心中沒由來的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他搖搖頭,此刻最重要的還是將他救活。
    
  但這個人好像有點眼熟……
    
  卻想不起他是誰。
    
    
  
  
  從來沒有什麼眷戀,終於我現在才發現
  我的心裡有個角落,在等著你的出現
  眼前早已失去警覺,任你輕易推落海邊
  曾經在你的懷抱裡失去所有知覺
  

  
  雖然是上課時間,但他的心思全部都不在教室裡。
  
  思緒飄遠,回想起上個禮拜他在海邊意外救到的人,難怪會覺得眼熟,因為他可是在演藝圈知名團體SD的史蒂芬,記得那時候還是姚子瑩瘋狂向自己推薦的團體。
  
  送至醫院後,他難得肯犧牲自己的時間陪著他,直到他醒來。
  
  那聲道謝參雜著虛弱,卻深深的勾動他的心弦,那是違背他堅持的感覺,因為他很久之前就非常看不起那種女性化的男人,感覺沒有男子氣概。
  天使的面孔下卻有他遠遠不及的身材……
  
  『你醒了就好,那我先走了。』
  畢竟是陌生人,不宜待太久,更何況他是公眾人物,媒體一定會前來大肆報導。
  
  『等一下。』拉住了他的手。
  
  『很謝謝你救了我,能讓我知道你的名字嗎?』
  『姚子奇。』
  『子奇,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能夠見到你。』
  『看看吧,我還得趕去上課,再見。』
  『嗯,再見。』
  
  他放開他的手,姚子奇回頭看了他一眼,提起腳步就離開了病房,來到醫院門口看見許多媒體被擋在外頭,剛剛的預感果然成真了。
  
  史蒂芬那溫和的眼神讓他無法招架,找了個超級濫的理由趕緊離開。
  都翹課了,哪有還回去的道理?
  回去被老師罰嗎?太笨了。
  
  醫院外的記者不曉得他就是救了大明星的人,於是他十分輕鬆的離開這所謂的小型鬧區,被擋在外頭果然是正確的,不然許多病患絕對被吵到無法休息。
  
  以後還有機會可以見到史蒂芬嗎?
  那感覺應該還不錯。
  
  手指下意識的劃過自己的唇,陰天底下,他的臉顯得意外紅潤。
  
  
  /
  
  
  「哥,我要出去約會囉。」
  
  坐在沙發上保養他的寶貝吉他時,常常跟他意見不合的妹妹盛裝打扮,準備出門玩樂,他也只是喔了一聲連頭都沒抬。
  
  原本開了門出去的妹妹似乎想到了什麼又折了回來,停下腳步猶豫是否詢問,下定決心後對著低頭的哥哥說道:「哥,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吉他因為主人不小心撥到弦而發出一個音。
  「姚子瑩,妳在說什麼傻話?」
  
  「因為阿奇身上正散發著戀愛的感覺啊要是真的交女朋友了就不要害臊,帶回家給媽媽還有我看看吧」她笑得眼睛都彎了,「快要遲到了,不跟你說啦,拜拜……
  
  姚子奇愣了。
  他的妹妹說他的身上正散發著戀愛的感覺?
  站到家中唯一能照到全身的鏡子前,穿著打扮還是一樣,並沒有刻意穿得特別好看,髮型還是維持剛睡醒的蓬鬆雜亂,連皮帶都沒有繫好,這副德行叫做戀愛中的人?
  
  撇向一方看著日曆,農曆六月底快到七月,應該是她眼花了。
  坐回沙發,這次是打開電視。
  
  - SD樂團全新專輯挑戰新曲風 -
  
  轉到有名的音樂台,正為這個當紅團體的新歌打廣告,將遙控器放下的同時,也開始播放新專輯《魚》的MTV
  那音樂很吸引他,即便曲風不是他所熱愛的搖滾樂,但聽起來的感覺很舒服。
  有段劇情是史蒂芬跳海後變為一隻魚,描述他如何想從魚變回人類,但在成為人類之後卻又想回到海中的心情,這一幕讓他想起了之前在那個海灘遇到他的場景。
  
  『史蒂芬臨時創作一首歌打算收錄於改版CD名為《拯救》聽說他創作這首歌的靈感非常充沛,而且歌詞對他十分有意義,聽說是第一首詞曲全由他包辦的創作歌曲。』
  
  聽DJ這樣說,害他有想要去買改版CD的衝動。
  
  
  原本想要創作歌曲的念頭全在看了電視之後完全消失。
  拿著鑰匙和安全帽,他直接往目的地騎去。
  
  
  /
  
  
  又來到當初的那個海邊。
  那時是來解除鬱悶的心情,現在卻是環顧四周看能不能遇見自己所想的人。
  
  本打算放棄,卻在遠方的一個不算高的崖邊看見因為大風而飄逸的銀綠長髮,因為離這邊有些距離,他再度坐上他心愛的交通工具往那裡過去。
  
  「HI,又見面了。」
  
  他才剛將車停好,他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微笑的向自己打招呼。
  
  「是啊,真巧。」
  苦笑著,嘴角勾起難看的形狀,不能說自己是看見他在這而特地過來的,將一切歸到巧合應該不為過吧。當然可以,只是看聽者信不信。
  
  史蒂芬只是露出一個淺笑,便往身後的懸崖走過去。
  姚子奇心中冒出一個史蒂芬因為壓力過大可能想不開的念頭,隨即趕忙的跟了上去,一方面是適時阻止他,一方面也是希望能距離他近些。
  
  「你救了我的那天,我就是從這裡掉下去的。」
  
  他突然這樣說,姚子奇往懸崖下看,暗礁感覺並不多,而且高度也沒有非常高,所以他才一下子就被救了回來。
  
  「這麼不小心?」
  「我是自己跳下去的。」
  「什麼?」
  除了震驚之外他的臉上應該沒有出現多餘的表情,懷疑自己所聽見的話,他現在當紅怎麼會想不開跳下去?難道是確定自己絕對不會有事嗎?
  
  「果然不相信。」他看了姚子奇一眼,又望向無邊無際的海洋。
  
  「我這樣跟我哥哥說,他也不相信。是因為新專輯的影響,我一直想體會魚變成人又變回魚的感覺,那種感覺很奇妙,剛跳下去的時候雖然水壓讓我很不舒適,但逐漸習慣之後徜徉在海裡的確很棒。」
  
  「沒有必要因為要體會這種感覺而玩命吧?」姚子奇皺眉看著眼前這個行為舉止很奇怪的大明星,果然看外表不能判斷這個人是屬於哪種性格。
  
  「我有戴氧氣筒。」停頓,「只是我游太遠,沒有注意到氧氣是否足夠。」
  
  『那也在海裡待太久了吧,沒死還真是命大。』
  
  
  「你也想體會這種感覺嗎?徜徉海洋的暢快,子奇。」史蒂芬露出笑容,等自己反應過來,他已緊抓自己的手腕來到崖邊。
  
  「你要做什麼?」聲音的情緒帶著害怕,他想做什麼啊。
  
  「我沒有考慮過其他人,只想和你一起分享這種感覺。」收起笑容,自己掙脫不開他的手,他往前走個幾步,自己整個人就被往前拉,他活了二十年沒有一次這麼害怕。
  
  「你願意嗎?」他問。
  
  還沒來得及回答,史蒂芬已經往前跑,自己的手被抓著只能跟著他一起行動,在他往上跳的時候,姚子奇感覺自己的腳是騰空的。
  
  海風撫過他的臉,那種感覺冰冰涼涼的,下一秒兩人的身影都往下墜,而史蒂芬仍緊握著姚子奇的手,短短幾秒的恐懼,兩人的身影已埋沒在海洋之中。
  
  
  姚子奇感覺有人在拍他的臉頰,緩緩睜開眼。
  是史蒂芬。
  
  他伸出另外一隻手往前游,原本握住自己的手改環住腰,感覺像是在他懷裡。
  努力憋著氣,看著海裡一些小魚游著,還有那裝飾海洋的珊瑚,是在陸地上沒有辦法看見的美麗風景,這樣也是稍稍體會史蒂芬的用意了
  
  但下幾秒等他呼吸困難,他才想到。
  
  他根本忘了他不會游泳這個事實。
  
  
  
  你的溫柔讓我逐漸深陷,每天總是期待看你一遍 
  愛的感覺這麼強烈,我怎能否決  
  不管天涯海角,我要在你的身邊……

  
  他做了一個夢。
  
  不知道是哪裡,只感覺是一個遼闊的空間,四周漆黑的看不見其他的事物包括自己的雙手,也許是在斷崖旁,踏出腳步就會墜落,但不前進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於是他往前踏了一步,漆黑的空間頓時明亮起來,在適應刺眼的光芒後,發現自己身處一片色彩鮮豔的花園中,而且有名女孩在那做花圈。
  
  
  『子瑩?』仔細一看,是自己的妹妹。
  
  而她像是沒有聽見他的叫喚,依然低著頭做自己的事情,而姚子奇則是站在原地看著她,等花圈快要完成之時,突然有抹熟悉的身影站在她的背後。
  
  『媽,子瑩做好了,送給妳。』
  
  將花圈套在母親的脖子上,不管是她還是她都笑得很燦爛,姚子奇試著呼喚他們的名字,但她們卻像沒有看見他一樣,母親牽著妹妹的手站了起來,回頭往後走去。
  
  儘管自己叫得在大聲,她們都不會注意。
  儘管想要抬起絲毫動不了的雙腿,跑到她們面前,都改變不了
  現在自己是一個人的事實。
  
  孤獨是很可怕的東西。
  這是在夢的背景更換成被自己厭惡已久的父親之後,所下的結論。
  在你所親信所喜歡的人無視你之後,
  就連你所厭惡的人也沒有將你看在眼中時,全世界彷彿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是那樣的無助。
  
  
  「不要不要、別
  
  床上的他不斷的呻吟,並大口的喘氣,那夢魘是多麼的沉重。
  
  四處揮舞的雙手就像在深不可測的海洋內尋找浮木,在墜落山崖後想抓住能防止繼續往下掉的岩石或是樹枝抑或是人的手。
  
  感覺自己的手被緊緊握住,那聲音宛如天籟一般。
  使他得到就贖,他知道,那是天使。
  
  「子奇,醒醒。」
  
  即便自己的手已經被他的指甲陷入而出血,但他仍沒有放棄,依然緊抓著不放,現在這個時候,能救他的,只有自己。
  
  看他緩緩的睜開雙眼,他放心的呼口氣,取出毛巾擦拭他額上的冷汗。
  
  
  「怎麼了?」他的精神尚未回覆。
  
  「對不起,我不該將你拉下海的………」史蒂芬低聲致歉,愧疚全部寫在臉上,那時他游得盡興,沒有注意在他之後已經吃水的姚子奇。
  
  「啊!史蒂芬!」當他的身影在自己眼前月來越清晰,突然的大叫之後慌忙的觀望四周:「這裡是哪裡?我還活著嗎?還是我們都死了?」
  
  不然周圍的好朋友怎麼那麼多這句話他沒有說出來。
  
  
  「這裡是我家。」他平靜的說。
  
  後來才知道是史蒂芬救了他,因為立場轉換所以姚子奇不由思索的笑了出來,而史蒂芬則是露出相當疑惑的表情看著他,自己差點害他送命,居然還笑得這麼開心,一股異樣的感覺在心中萌生。
  
  
  「我吻了你。」
  
  瞬間,原本笑得開懷的姚子奇安靜下來,整張臉刷紅像要滴出血來。
  
  而史蒂芬也因為他這個反應微微一笑。
  
  
  
  「在海裡的感覺還算不錯,魚能自由自在真讓人羨慕。」姚子奇試圖轉換話題,而史蒂芬也不為難他,不然他可能會害羞到昏在自己床上。
  
  「可是魚的生命短暫,必須過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日子,小魚開心的在海裡暢遊,卻在下一秒毫無預警的被吃掉,牠的人生就這樣消失了。」凝視姚子奇的雙眼,「但人不一樣。」
  
  或許有兩次在海裡的經驗,姚子奇聽著史蒂芬發表了自己的想法,原來每個種族都有好有壞,沒有任何事物都可以兩全其美,就像魚一樣,即使在海裡能夠自由自在,但卻必須躲過大魚的追捕才能有活下去的機會。
  
  他注意到史蒂芬的眼神很溫柔,總是用著很深邃的神情望著自己。
  他忽然想起他將自己拉下海時所說的話,這種刺激的體驗他只想與自己分享,是不是代表在他的心中,有個角落是屬於一個叫做姚子奇的人的地方。
  
  是不是在不知不覺中,因為兩次的相遇讓彼此的關係正在改變。
  
  
  
  「子奇,我喜歡你。」
  
  他又把問題給轉了回來。
  等姚子奇有反應的時候,自己被他壓在床上紅潤的唇已被攻陷,他嚇得瘋狂掙扎,抬頭卻看見史蒂芬有著和自己相同的眼神。
  
  然後他放棄了掙扎,反而將他擁在懷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很清楚,他已經沒有辦法阻止,也沒有力氣去阻止。
  
  原來我們都是一樣的。
  
  史蒂芬和姚子奇都快被寂寞給壓垮。
  
  
  /
  
  
  翌日早晨,姚子奇先醒了。
  
  感受到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只是緩緩移開史蒂芬的手,吃力的起身,些微酸痛的腰讓他慶幸自己平常有認真的在上體育課,才沒有造成所謂的肌肉拉傷。
  
  也許他應該留下的。
  但他卻逃開了。
  
  什麼東西都沒有拿,穿著他被扔在一旁的衣服,就走出了房間。在將門關上的同時,雙眼仍看往躺在床上睡很沉的史蒂芬,微笑,然後門闔上。
  
  拿了放在桌上的手機及錢包,在房子內尋找能出去的大門,後來被他找到了玄關,他蹲在那裡穿上鞋子,站起身子瞧見放在一旁的相框。
  
  這應該是丹尼斯與史蒂芬小時候的照片吧?
  看樣子感情真的很好,……但是為什麼史蒂芬的眼神卻透漏著悲傷呢?
  
  
  「你要走了?」相框差點掉落,原因是背後響起的聲音。
  
  「嗯。」
  
  將相框放回原位,姚子奇將手放上門把然後轉開,伸腳準備離開之時,身後的人又開口,那痛苦的嗓音,讓他絲毫不想去聽。
  
  
  「你要離開我嗎?你不喜歡我?」
  
  「……抱歉。」
  
  只有兩個字,阻斷了彼此之間的橋樑,姚子奇低著頭開了門走出去,在門闔上的時候,他聽見了史蒂芬大喊自己的名字,是那樣的悲傷。
  
  但他沒有追了出來。
  他親手將橋給毀了,在彼岸的他當然過不來……如果沒有其他辦法,他絕對過不來,永遠的……在他那裡在我這裡,都只會有一個人。
  
  臉頰感覺到溫熱,找到一個能陪伴自己的人是直得高興。
  但怎麼從朋友直接躍升為愛情?
  
  那進展快速的讓自己慌了手腳,只能先行拒絕釐清想法。
  在淚水肆虐之時的他卻發現,原來不僅是只有他喜歡自己………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那種奇怪的感覺並沒有在心中消失。
  
  姚子奇再也沒有去那所謂能放鬆心情的海邊。
  因為他在害怕,害怕在那裡會遇到那個人,會再度勾起那段回憶。
  
  他發現最近妹妹和母親的約會少了,大部分都在家裡,而且總是來找自己說話聊天,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直到有次他剛好要從房間到浴室時,聽見妹妹和母親鄭在討論自己。
  
  或許是最近的自己太過失神,做什麼事情都感覺有氣無力,才會讓她們這麼擔心,那時親情的溫暖在他的心中蔓延,相當暖和。如果說將心分成十等份,因為佔了三成,母親與妹妹佔了六成,剩下的一成
  
  卻是那銀綠的身影。
  
  
  
  心中的城逐漸崩塌,彼此間的橋樑卻在默默的修復,等有自覺時,卻發現深陷他的溫柔中,怎樣的理由、藉口都沒有辦法改變這個事實。
  
  「哥,你失戀了?」瞧自己的臉色糟到不行,妹妹擔心的問。
  
  「沒有。」
  
  
  按照那天的情況,可以說是他把人家給甩了,但也可以說是失戀。
  
  而且從那天之後,自己的思緒就有些怪怪的。
  照理而言時間應該沖淡彼此的感覺,沒想到自己對他的情感卻因為時間越來越濃烈,多到從心中滿滿溢出,他的份量已經超過了他對音樂的喜愛。
  
  這幾天他總失神的坐在客廳沙發,家裡的母女雖然擔心卻不曉得該如何解決他的問題,應該說,自己從來沒有向他們說過。
  
  
  "叮咚"
  
  沒有焦距的眼神望著遠方,聽見門鈴第一次沒有反應。
  
  隨著門外之人越按越烈,似乎決定他們家裡如果沒有人也要按到好兄弟開門為止,姚子奇回過神有些惱怒的站起走到大門前,瞧見了姚子瑩放在鞋櫃旁忘記帶著雨傘。
  
  「妳未免笨得可以。」
  
  門一開雖馬上罵但還是將雨傘遞了出去,照理說姚子瑩應該要大聲回擊,可門外卻安靜到不行,定晴一看,是史蒂芬。
  
  
  「原來你在家啊我還以為沒有人在呢。」
  
  他微笑,一條水痕從額際滑落臉頰,姚子奇才意識到外面不知何時下起大雨,而史蒂芬可以說是從頭濕到尾,沒有地方是乾的。
  
  「你等等,我去拿毛巾。」
  
  帶著有些緊張的口吻,姚子奇將姚子瑩的傘扔在地上,轉身準備跑到浴室拿條乾毛巾給他將身體擦乾,並沒有多想為何他會出現在他家門口,誰知才剛回頭背後就壓上一股重量,他被抱在懷裡。
  
  
  「好冷。」下意識開口,史蒂芬趕緊將懷裡的人放開。
  
  
  
  「對不起,我忘記我全身濕搭搭的。」
  
  「沒關係,我去拿乾毛巾。」剛才覺得冷,現在姚子奇卻覺得週遭彷彿有火焰一樣,讓他的身子逐漸熱了起來,宛如燒紅的熱鐵。
  
  急急忙忙跑進浴室,呆站在玄關的史蒂芬似乎聽見了撞擊聲,不管全身是否溼透將鞋子脫了就往剛才姚子奇進入的方向跑過去,將門打開就見到摔得四腳朝天的他,以及手中緊握的毛巾。
  
  「你沒事吧……?」走上前扶起他,未免太不小心了。
  
  「呼,好險喔。」姚子奇即使很疼,也硬擠出笑容,「姚子瑩那傢伙的壞習慣還是沒有改,洗完澡都不把浴缸的水放掉,這條唯一的乾毛巾差點掉到裡頭呢。」
  
  
  「……
  
  他不說話,只是這樣凝視著。
  姚子奇站起來以後,很不習慣史蒂芬這樣看他的眼神,就像要將他全身看透一般,自己在他的面前毫無防備,可是那表情卻又是那樣的溫柔,老實說自己並不討厭。
  
  雙方都沒有動作,要是旁邊有人的話一定不曉得他們在做什麼,在浴室發呆?
  
  「你、你怎麼來找我?」
  
  這種氣氛好怪。
  
  姚子奇試圖化解這種詭異的氣氛,於是他問了一個他早該玄關問的問題,絲毫忘記要給史蒂芬擦拭的毛巾還緊握在自己手中,直到史蒂芬冰冷的手摸上自己臉龐的時候,他才發現那手指真是異常冰冷。
  
  「我嘗試忘記你,卻沒有辦法。」苦笑。
  
  「你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存在,就像飛翔對哥哥很重要是一樣的,就像你妹妹和母親對你而言是重要的……」往前進了一步,「子奇,對你而言,我重要嗎?」
  
  
  「……」低著頭,抿著唇,就怕自己會說出意想不到的話。
  
  「我喜歡你,應該說我愛你。」史蒂芬灼熱的眼神讓他相當不自在,「一段時間,還是沒有辦法得到你的心嗎?我本來以為留些時間讓你思考,會得到一個讓我滿意的答案。既然如此,沒有辦法了,我尊重你的決定。」
  
  當史蒂芬轉身離開他家的時候,自己想要開口留住他,卻沒有辦法,雙腳像被水泥固定一樣,絲毫無法動彈,難道事情會因為他這樣離開就結束了嗎?難道自己對他沒有任何感覺嗎?
  
  直到門關上,姚子奇才崩潰的坐下,一切都晚了嗎?
  
  來不及了嗎?
  
  
  提起腳步快速衝出大門,憑著直覺往右邊馬路跑去,在大馬路的對面看見了那眷戀的身影。
  
  「史蒂芬!」
  
  
  大吼,而那人似乎聽見他的叫喊,即便是在大雨之中。
  
  使出平常跑百米的速度往他跑過去,沒有注意到行人標示紅路燈已經剩下五秒,他的眼中只有史蒂芬其他的都沒有,不顧史蒂芬的叫喊,只看得見他的嘴唇不斷動著。
  
  踩在斑馬線上,一台卡車快速的從遠方開來,喇叭聲、煞車聲同時響起。
  
  怒罵聲襲來,接著遠去,留下尚未回神的兩人。
  
  
  
  史蒂芬躺在地上,姚子奇坐在他的身上,並且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要在你的身邊。」
  
  
  
  
  End.

 

    文章標籤

    明星志願三 史姚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