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集院響的THE☆漢與千秋的截稿日只差一個星期,平常都是撞在一塊的,因為千秋拖稿的能力相當厲害,總是在截稿日後一周才完稿,不過這次因為羽鳥攪和、 應該說是勸說下,難得在截稿日前已經追上進度,除非突來的意外不然很難天窗,而這幾天羽鳥更是常常在工作室出現,說是怕千秋會鬆懈下來,只不過這行為在柳 瀨眼中,完全就是怕千秋外遇的吃醋表現。

「千秋,跟你商量一件事。」差不多到他要離開的時間,他站起身子拿起背包。

「有什麼事嗎?」前一天進度有些落後為了不讓羽鳥生氣有稍微熬夜的吉野千秋回應的語調顯得有氣無力。

「可以讓我做你的專屬助手嗎?」

「咦?」他震驚地停下手邊工作,有些為難的盯著柳瀨。

這個要求柳瀨優很久之前也提過,不過那時他給自己三天時間考慮,而他對羽鳥提起,被命令式的語氣要求拒絕這件事。如今往事重提,羽鳥不在身邊,柳瀨貌似沒有打算讓他猶豫的時間,他該如何是好?

「我、我可以跟小鳥討論一下嗎?」他還是說出口了,雖然柳瀨的畫功很好,自己也很仰賴他,但他不想要惹羽鳥生氣。

「羽鳥說只要你同意就行。」他無奈地笑道,「不信可以打電話去問。」

「………」沒想到會得到這種答案,他細聲道:「我相信優…」

「那你願意嗎?」知道羽鳥不反對的千秋應該也沒有道理拒絕他的要求。

「我不能答應。」

「為什麼?」

原本以為勝券在握的柳瀨優不敢置信地瞪大緋紅的雙瞳,帶著充滿疑惑地語氣問道。以往不管他提出什麼要求,只要羽鳥不作梗,千秋從來不曾拒絕,這是他的缺點,而自己一直在利用他的善良。

「當初優會提出這個要求,應該是想要待在我身邊吧,可是我現在有小鳥了,那我就不能拘束你,優應該要往外頭的世界看才對。」吉野千秋面無表情地道,隨即露出苦惱的表情,「我不曉得是不是這麼說啦,氣氛好像被我弄得有點嚴肅,不過我覺得優不能在原地踏步了。」

「近墨者黑啊,千秋你跟羽鳥越來越像了。」搔搔頭,難道羽鳥早就預料到千秋會拒絕才放心的讓他來問嗎?還是昨晚就先套好的呢?依方才千秋的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羽鳥似乎真的沒有多說什麼。

他一直以為完美的計畫居然就這樣破滅。 
他在…原地踏步嗎?其實他只是不願意走出去而已。

「小鳥沒有那麼糟啦!」吉野千秋尷尬地笑著,「對不起跟優說了這些話,你不要生氣喔。」

「沒事。」

「雖然對我有點損失,不過以優的功力就算自己當漫畫家也可以。」

「你的提議我會考慮,謝謝你,那我先走了。」

將門關上,柳瀨在歸途中不斷思考著,在吉川千春那裡當專屬助手與要開始往連載漫畫家之路邁進,哪個理由才能夠瞞過伊集院響成功說服他呢?

等一下,只不過是個助手而已,為什麼他要想得如此複雜?

以往辭掉助手工作不就是提前幾日告知,將進度完成差不多後就瀟灑離去,就算會挽留但至今沒有哪個老師會阻止他離職啊,他為何要這麼擔心伊集院不放他走?

要不是之前他問自己願不願意當他的專屬助手,害他想這麼多,那傢伙的腦袋原本就不正常,因此才能創作出像THE☆漢這種作品,天才的思維他本來就無法同步。

就據實以告,說他要離職。 
從明天開始要到伊集院響那裡工作,第一天結束就直接說吧。


/


這幾天在千秋那裡當助手時都會看見羽鳥芳雪,明明身邊已經沒有什麼會阻礙他們感情的人事物,但醋勁很大的羽鳥芳雪還是會以工作的理由每天到工作室監視,會黏的戀人似乎不錯,可是像他這種程度未免太過份。

如果他是千秋的話,早就賞羽鳥芳雪一個再見全壘打。

不管他們了,那不重要,現在是要想辦法遠離伊集院響。

他握住工作室的門把,遲疑了會,那個原本在他心裡的千秋…到哪裡去了…

「…早安。」不再多想的柳瀨轉動門把,剛將門開啟便與坐在主位的他視線相會,有些不自在的別過視線。

「早。」
「早喔,一起加油吧。」
助手們陸續向柳瀨打招呼,並沒有感覺出氣氛產生微妙的變化,認真做著自己份內的工作。

「早呀柳瀨,今天就麻煩你了。」伊集院露出一貫地笑容說道,柳瀨坐下將用具從背包拿出,深呼吸調整心情,他在想要在怎樣的時機說出口,關於辭職這件事。

是今天結束就說還是等到截稿日再說呢?明明只要說『我只做到這週期結束。』就行了,這句話他不曉得與多少漫畫家說過,他都不懂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覺得很難開口。

陷入思考的柳瀨沒有注意到那人若有似無飄來的視線。

在完成今日的工作後,他還是沒有找到機會告訴伊集院響他打算辭掉助手的工作,隨著時間慢慢過去,伊集院也因為截稿日逐漸逼近沒有多餘的時間與柳瀨交談,柳瀨優知道自己能把握的時間不多,腦中不斷假想如果伊集院問起來要用什麼理由與藉口,但怎樣都拼不成一個完整的謊。

或許在潛意識中他曉得這心慌代表的意思,所以才會想要疏遠伊集院響,因為越是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越容易發生,他必須斷絕所有的可能性,就算不願承認,但他的確是過度在意了。

若是按照現在的情況發展下去,說不定會冒出個日久生情這個老梗,彼此都有在意且喜歡的人,因為遭遇相同而互舔傷口這種事他才不想做。

沒想到在截稿日前一週,卻發生一件讓柳瀨意料之外的事情。

如往常進到工作室,門打開就看見一道人影就自己飛撲過來,他下意識的閃躲,後者不偏不倚的撞到身後的櫃子,接著整個人滑下,是和他一直奮鬥的助手。

「發生什麼事了?」不只是倒在地上的那位,其他助手的臉色看起來都不太好,這時柳瀨發現原本該坐在主位的伊集院響不在。

「響老師說他身體不適,要休息幾天,可是這樣稿子就來不及了。」唯一的女助手語氣有點焦急,她會這樣也是情有可原,因為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按照原本的速度在截稿日前完稿根本綽綽有餘。

「怎麼會?他昨天不是還好好的?」他疑惑地問道:「那他人在哪?」

「在隔壁的休息室躺著呢。」

將背包放在椅上,柳瀨往伊集院響工作的座位走去,查看他擱在桌上的原稿,這一看還真是不得了,有大半的原稿還在未完成的狀態。

他都不曉得是該佩服他的演技還是責怪他的惰性,幾乎每天都邊喝咖啡邊哼歌的畫稿,還以為他進度超前很多,沒想到只是虛飾,雖然不是誇獎,但千秋才不會像他這樣,吉川千春就是以徹底拖稿著名的。

「你們看過他了嗎?情況還好嗎?有沒有人買藥回來給他吃?」有點無力的將原稿放回原位,柳瀨對著其他助手說道。

他們互看幾眼,女助手搖搖頭並輕聲說道:「其實老師的氣色看起來很好,就跟平時一樣,太郎發現他在休息室睡覺請他起來畫稿時就說他身體不舒服,詢問是否吃藥他便推說睡一覺就好了,說實在的我們也很困擾,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柳瀨晃晃腦袋,頭痛異常,這伊集院響是小孩子嗎?
未免也太幼稚了。

「我去叫他起來,你們先做其他的部份吧。」捲起袖子,柳瀨決定如果伊集院響不早點認命起床畫稿就上演全武行逼他就範,別看他瘦弱其實有些底子的,不要小看他。

真是的,居然出現比千秋還讓人頭疼的角色。

深呼口氣後柳瀨將門打開,這時感受到從裡頭往外吹的冷風,這不尋常的低溫究竟是怎麼回事,看向牆邊的數字,沒想到問題人物居然將空調溫度設這麼低,在這環境下就算不生病也會被吹出病來的。

空調溫度這麼低,就算沒被吹到發燒至少也會頭痛,他不曉得助手們說的事件是多久之前的事,如果是三、四個小時前,那現在還是有生病的可能性。

柳瀨看著這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休息室,有床有沙發有冷氣,伊集院響平時的生活還真是享受啊,乾脆趁現在這個時機告訴他要辭職好了。

「…是柳瀨嗎?」往聲源處看去,床上有一大陀不知名物體在蠕動。

「嗯,你生病了嗎?為什麼不吃助手拿給你的藥?」

「他們哪裡有拿藥給我吃。」從棉被裡頭傳出悶悶地聲音,柳瀨微微皺眉,聲音聽起來好像真的有點不對勁,看來是真的被空調吹出病來了。

他緩緩走到伊集院床邊,伸手要將他蓋住頭的棉被掀開,卻被伊集院緊緊抓著,來回僵持許久,柳瀨有點惱怒道:「你在做什麼,我要看你的情況再決定是吃藥就好還是要去醫院啊,快將手放開。」

「我不想傳染給你。」
「我沒你這麼虛弱,快將棉被掀開。」
「好吧。」

從棉被裡頭伸出一隻手,抓住柳瀨的手腕將他整個人往裡頭拽,柳瀨一時暈頭轉向完全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只知道他被伊集院響整個人壓在身下,因為光線被擋住的關係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

「你想幹嗎?」柳瀨沒被現在的情況嚇著,他不悅地開口,眼神有些兇惡。

「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那就好好說,將我放開。」

看著柳瀨優露出的兇惡表情,伊集院響高舉雙手投降,從他身上移開,乖乖走到沙發上坐著。柳瀨坐起身子稍微活動一下筋骨,同時心裡不曉得將方才擔心他的自己笑過好幾十次。

「其實是關於高橋君跟吉野君的事。」聽見熟悉的名字,引起柳瀨的注意力。

「關千秋什麼事情?我不記得他和那個高橋君有什麼關聯。」

「上次我就說過了,你應該跟我一樣都覺得吉野君和高橋君很像吧?」

柳瀨迅速從床面站起,往他的方向走去,伸手敲了他身前的木質桌面,語氣與平時相比有點寒冷,道:「我不准你將千秋當作替代品。」

沒有被他的行為嚇到,反倒像是在他預料中一樣,淡淡一笑,
「柳瀨你真的很喜歡吉川千春老師呢。」

「我喜歡的是吉野千秋。」柳瀨的手握得死緊,他說不出現在到底是怎樣的心情,要說生氣他是為什麼生氣?他只能聽見耳邊響起自己的心跳聲。

他想他一定是激動了。
是因為內心其實是有那麼些微的一絲期待嗎?
太好笑了。

嘴角忍不住上揚,不能否認那個霸佔他心全部的吉野千秋,如今已經蕩然無存,光是回想自己曾經或是前幾秒說過的話都讓他覺得可笑。

原來謊言說起來這麼容易,原來時間是這麼可怕的東西。

看見他的笑容,伊集院響有點不是滋味,只是講到吉野千秋就讓他這麼開心嗎?本來是想試探柳瀨會不會因為移情作用而對高橋有了興趣,看來是他多想了,甚至他現在認為結局是什麼一點都不重要。

他很不高興,對於柳瀨現在的笑容,他覺得非常礙眼。

他快速的站起,移動到柳瀨面前,並且讓那惱人的笑容沒在自己嘴裡。在他還沒回過神的時候,就已經被柳瀨優用力地推開。

伊集院揉著被撞疼的頭,看清眼前柳瀨的表情,氣憤且帶著一點惱羞,他喜歡這個表情,比剛剛那個笑容還要好看幾百倍。他緩緩站起,正要說話,柳瀨就已經轉身快步離開休息室,他停頓幾秒,跟著走了出去,但是外頭已沒有他的蹤影。

「老師,當初說好的劇本似乎不是這樣吧?總覺得我們做了壞事。」女助手看起來相當苦惱,道:「柳瀨說他要辭職,今天。」

伊集院響嘆口氣,揉著發疼的太陽穴。

「看來我真的是搞砸了。」

 

 

    文章標籤

    世界第一的初戀 響優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