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是雙胞胎。」

虛弱地看著男人懷中兩個小生命,微微一笑,接著闔上眼睛。


/


「黑糖,別跑太遠喔!」

晴天,棕色頭髮的小男孩奔跑在草地上,追著不停滾動的皮球笑得相當開心。和他有著相同面容的男孩則是坐在樹蔭下呆呆望著他,一臉羨慕的樣子。

「拔拔我也想跟黑糖一起玩。」白髮男孩悶悶地說,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

一隻冰冷的手覆蓋在他額間,輕嘆口氣搖搖頭道:「白糖你還在發燒不可以吹到風,等等我叫黑糖過來跟你一起玩好不好?」

「我想跟黑糖一起跑步,不行嗎?」似乎很喜歡那隻冰冷的手,白糖將用雙手它緊緊握著。男人用另隻手摸摸他的頭,語氣更加溫柔,「白糖在生病,要多休息,等你好一點了再跑好不好啊?要乖乖聽話喔。」

白髮男孩不說話,有些賭氣地將手揮開。
很不公平啊,為什麼總是他常常在生病呢?

明明他們就長得一樣,明明出生的時間差不多,為什麼就只有黑糖的身體是健康的?
咬著下唇,白糖將手中的皮球抱得更緊。


「哥,來玩球吧。」黑糖在草地上跑了一圈,看起來有點喘。

他的笑容在白糖眼中有點刺眼,因為身體健康才能笑得這麼開心嗎?
白糖不理會黑糖的邀請,抱著球走到一旁待著。

不解他的反應,黑糖好奇的問道:「哥,你又不舒服了嗎?」

往他走過去,想要學爸爸摸他的額頭,小手卻被用力的拍掉,聲音之響引起男人的注意,馬上到黑糖身邊握起他的小手,手背紅起來了,看起來很痛,可是他沒有哭,白糖則是一臉不滿的模樣。

爸爸喜歡的只有黑糖,而自己是個麻煩。

「你們最討厭了!」說完這句話,白糖將球往他們的方向丟,頭也不回的往森林的方向跑過去。

黑糖呆呆地站著,完全不曉得發生什麼事,他抬頭看向爸爸,後者露出很無奈的表情,腳步躊躇不前,很像不知道該顧著自己還是要去找哥哥。

「拔拔,我會乖乖不動的。」

「你在這邊等我,我去找哥哥。」

大手摸著自己的頭,黑糖靠著樹幹坐下,抬頭看看天空,變得有點陰暗。希望爸爸能趕快找到哥哥,不然哥哥又要不舒服了。

他很喜歡哥哥,也很想要跟哥哥一起玩,可是哥哥好像很討厭他。
媽媽在他們出生的時候就不在了,爸爸不常在家,他只剩下哥哥陪在身邊,但是哥哥有大部分的時候都躺在床上,總是發燒很難過的模樣。

他們是雙胞胎,他知道哥哥很痛苦,可是他卻沒有辦法分擔。
如果他是哥哥的話,絕對也會討厭自己的,因為他能夠又跑又跳是個健康的小孩。這樣對哥哥很不公平的,要是能夠一半一半能夠多好。

好久好久過去,哥哥和爸爸都還沒有回來,而天色越來越暗了。
是不是爸爸找不到哥哥?

「我也要去找。」將自己的皮球放在一旁,黑糖站了起來,往前走幾步看見不遠處白糖遺留下來的皮球,想了一下,他踩著小步伐過去將白糖的皮球撿起。

哥哥要是回來了,沒看見他的球,應該會很傷心。

唔嗚。

什麼聲音?
黑糖抱著球張望著,映入眼簾的是尖銳的牙和鎖定獵物的眼神。

 

 

 


白糖眼睛緩緩睜開,看見黑糖趴在床邊睡著。
摸摸額頭冰涼的毛巾,看來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又發燒了。

竟然會夢到這麼久以前的事……
感覺喉嚨有些搔癢,白糖忍不住乾咳幾聲。

「哥你醒了嗎?」似乎驚動到黑糖,他坐起身揉揉眼睛。

「累了就回去睡吧。」白糖說道,喉嚨很乾,聲音聽起來怪怪的。黑糖站起身走到一旁倒了杯水遞給他,「喝點水吧,哥的聲音都怪怪的了。」

接過水杯,白糖發現黑糖的手有點冷,他握住他的手,手背上有一道很淺甚至看不出的傷口,他的目光沒有移開,黑糖微笑地收回自己的手。

「哥是不是又在想以前的事了?」

「剛剛夢見了,因為小時候鬧脾氣害你受傷的事。」喝了一口水,沒什麼表情地說。

當黑糖笑著對他說幸好哥哥沒有事的時候,他差點就哭了。
這麼為他著想的弟弟,自己居然會討厭跟嫉妒他。

「那時候哥哥好像更嚴重吧,高燒了一星期都沒有退,我才被哥嚇死了,不過,現在我們都沒事了不是嗎?」黑糖笑著說,他們都平安無事,而且都只剩彼此。

「嗯,有你在真好。」

 

 

END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