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繞在心頭的情感不像喜歡,卻和他最初遇到千秋的感覺類似,莫名的在意霸佔他的思考,讓他不知怎麼應付現在的想法,因為他從不會對千秋以外的事情過份關心,但自從聽見伊集院響的夢囈後,高橋君這三個字總在他耳邊迴響。

他喚那名的語氣似曾相似,他知道在哪聽過,因為就跟他叫千秋時相同,那是一種很無助的心痛卻不曉得該往哪裡發洩,只能默默的往心裡堆,意識到伊集院喜歡的對象有可能是男孩子後,不免猜想他們是不是有著相同的心情?

他處於好奇卻不敢、或者說沒有資格詢問的狀態,如果這是別人的傷心事就更不用說了,為什麼自己會那麼在意?會那麼想要知道?事情是在哪個階段開始變奇怪的?他不會移情別戀的,他只會喜歡千秋一個,即使他對自己沒有多餘的感情。

如果這麼簡單就喜歡上另一個人,那麼他之前對千秋的感情又算什麼。

『柳瀨,你沒有必要為了證明對千秋的感情而限制自己,試著放開他吧,你會發現世界上有更多你可以去在意並且嘗試的事物。』

『你只是想要讓我對千秋完全死心,對你有好處才這麼說的吧?我不懂,為什麼他選的是你而不是我!就因為你待在他身邊比較久?』

『有時感情並不是先到先贏,不過只要先愛上的就已經是輸家了。』
『或許你可以換個角度想,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千秋。』

他喜歡,他當然喜歡吉野千秋,不然他這幾年的付出是假的嗎?就是喜歡才會這麼痛苦不是嗎?他要記著這份心痛,因為這樣才能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能變心,要一直守護著他、待在他的身邊。

可是,卻有那麼一絲的空虛在心深處蔓延,有另一個聲音在對他說,這真的
是你想要的嗎?


「優、優……?」

不知是第幾次的叫喚,精神不曉得飛到哪去的柳瀨優瞳孔終於聚焦在他臉上,似乎對彼此臉部的距離過近而有些緊張的往後退一步,整張椅子往後傾倒,不過黑著一張臉的羽鳥芳雪站在自己身後才避免意外發生。

呼口氣想要化解現階段的尷尬,這時他才注意到畫稿的進度還停留在他走神那刻,再看看牆上的時鐘,都已經過三十分鐘了。

「對不起,再十分鐘我就可以完成。」他不曾在千秋面前露出這種醜態,精神恍惚到這種地步連自己都想笑了,更何況討厭的羽鳥還在身後。

打起精神繼續手腕的動作,早就將自己的部份完成的吉野千秋好像要說什麼,卻接受到羽鳥芳雪制止的眼神,他不清楚柳瀨到底發生什麼事,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詢問,要是讓他停止畫稿要他先回去的話會讓他更不高興吧?小鳥想說得應該是這個意思。

他真的對柳瀨有著深深的歉意,如果他對感情沒有那麼遲鈍的話,也許三人的關係就不會這樣尷尬了,曖昧不明的態度給他機會最後卻親手將他推至深淵,自己一定是傷害他最重的人,「……優,對不起

「為什麼突然道歉?」動作沒有停下,柳瀨平淡地說道。

他還想開口,就感覺肩膀傳來的重量,千秋望了羽鳥一眼便陷入沉默。
「沒什麼………

短短的幾分鐘此時顯得特別漫長,羽鳥芳雪和吉野千秋什麼都沒說,只是安靜地待在他的身邊,而專心的柳瀨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擱在桌邊的手機不停的振動。

「優,你的電話一直響。」
「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人,不然你幫我接好了。」
「好啊。」

吉野千秋拿起還在振動狀態的手機,按下通話鍵,電話那頭傳來低沉的嗓音,
『是柳瀨嗎?我是伊集院,想跟你談談今早畫稿的事。』

「抱歉,請你稍等一下。」另一隻手輕輕蓋在電話上,他細聲說道:「優,有個叫伊集院的人想跟你談畫稿的事情。」

羽鳥似乎注意到他微小的表情變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柳瀨平靜地道:「跟他說我晚點回電給他。」

「好。」

『我有聽見他說的,那就等他電話了,謝謝你。』

吉野千秋什麼都還沒說,那人就將電話掛斷了,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將柳瀨的手機放回原位,像是受不住這沉默地氣氛,他隨意開口問道:「那位伊集院先生也是漫畫家嗎?」

描好最後一個分鏡,柳瀨伸個懶腰搥著右肩,「嗯,你也認識。」

「可是我知道的姓伊集院的漫畫家,就只有THE漢的響老師了。」先前參加晚會的時候有聽聞最喜歡的偶像也有到場,不過他並沒有見到生人,想去簽書會卻偏偏和截稿日撞期,羽鳥緊迫盯讓他沒辦法開溜。

「就是他。」

「欸?什麼?優你也有當伊集院老師的助手嗎?我怎麼都不知道這件事!」吉野千秋的眼睛突然瞪大,不可思議的看著柳瀨,雙手亂揮看起來很慌亂。

看見變得這麼興奮的他,柳瀨嘴角不免勾起,這就是千秋可愛的地方,雖然很遲鈍但是很率真,「只有去幫忙幾次而已。」

「下次我們可以跟他喝杯茶嗎?」

「當然可以」吧?老實說他不太想再見到伊集院。

……千秋」羽鳥輕嘆,千秋不懂他想要表達什麼,前者對著柳瀨道:「他的個性你應該很清楚。」

柳瀨聳肩,不以為然的淡笑,說道:「副主編要煩惱的事情應該很多吧,這方面的你就不用太擔心,當初是你自己說還是可以做朋友的,難道喝個茶也不行?」

扶額,羽鳥芳雪輕嘆,他的確是很愛吃醋,就算他不介意柳瀨優繼續喜歡他的千秋,可是卻很怕讓他們獨處,因為有那時的前車之鑑。

只是現在可能不需再堤防他了,因為方才那通電話……

「那我先回去了。」柳瀨提起背包,看向羽鳥時收起笑容。

「打起精神來哦,優!」

「嗯,我盡量。」


/


天色逐漸黯淡,他咬著右手拇指的指甲看起來相當煩躁,望著桌面上毫無動靜的手機,完全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麼。

他有設成來電不顯示嗎?如果沒有的話那為什麼柳瀨到現在都沒有回電給他?難道回家後就先睡了?剛才接電話的是誰?為什麼可以直接喊柳瀨的名字?心裡有很多疑惑沒有人可以幫他解答。

早上披在他身上的外套還落在地面沒有拾起,他只是去找編輯交稿很快就返回,但是在他開門的剎那,原本趴在桌面睡得香甜的人卻不在了。

他連謝謝都還沒有說,哦不,他有說的,只是對方沒有聽見!他要誠懇且認真的向他道謝,如果不是他的那番話喚回身為作家的自覺,現在他說不定還是個躺在酒瓶間瘋言瘋語的大叔。

很像,跟高橋君很像,怎麼他前幾次來幫忙的時候,自己沒有發現呢

像是等不及般,他果斷的拿起手機正準備撥號,便在螢幕上看見那人的名字。

「你好,我是伊集院。」

『我是柳瀨,畫稿方面有什麼問題嗎?』

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虛弱,都是他的錯,要不是昨晚答應他的要求前來幫忙,忙到早上一夜沒睡,後來又趕著去別的漫畫家那裡當助手……這麼說起來,推測沒錯的話,接電話的那人也是漫畫家了?

「沒有什麼大問題,很感謝你的幫忙。」好想問。

『既然沒有什麼事那就先這樣子吧。』真的好想問。

「那個柳瀨君………」真的好想好想問。

『叫我柳瀨就可以了,還有事嗎?伊集院老師。』

「欸,叫我伊集院就行了。」這是什麼尷尬的氣氛,他們在互相恭維這要他怎麼開口,他遲疑地問道:「我想問,下午接電話的那位也是漫畫家嗎?」

聽見伊集院這麼問,柳瀨有些疑惑地看了手機螢幕,再度湊回耳邊道:『是的,她是吉川千春老師。』

知道千秋真實身份的沒有幾個,所以他選擇用女性用語,不過伊集院為什麼要問這個?該不會他要告訴自己,因為聽見千秋的聲音所以一見鍾情了?

原來是那位赫赫有名的少女漫畫家,以女性來說聲音還真的有些低沉,不過她和柳瀨已經親密到可以直接叫名字的地步了嗎?怎麼的覺得有點不是滋味。

「我聽說你一直拒絕做專屬助手,是因為吉川千春的關係,這件事是真的?」

柳瀨優眉頭緩緩皺起,這個伊集院響到底想要做什麼?一直在跟他探聽千秋的事情,難道真的被他猜中了?他和羽鳥的關係就夠麻煩了他才不想多個醉鬼大叔來攪局。

『一半吧。』他正想著該如何果斷的結束通話。

……………柳瀨,我有個忙想請你幫我。」

什麼?該不會是要幫他和吉川千春拉紅線之類的?雖然他不想管羽鳥的生死但伊集院並不是個省油的燈,衝著他是千秋最喜歡的漫畫家這點,羽鳥就應該要有相當的危機意識,是個比自己更加強勁的對手。

這個伊集院就單純因為聲音而喜歡上千秋了嗎?未免也太好笑了。

其實他沒有什麼資格笑,最初他不也是因為手部的骨骼而對他開始著迷?他們兩個根本就是半斤八兩。只是那個令他十分在意的高橋君,又是伊集院的誰?

『千春老師她』正要以她有男朋友當作拒絕的藉口時,伊集院響打斷他的話。

「可以做我的專屬助手嗎?」

 

 

    文章標籤

    世界第一的初戀 響優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