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羽鳥那自以為寬容的態度,他與千秋的關係彷彿又回到尚未告白前的情況,只是他們都明白潑出去的水是無法收回的,即便是像吉野千秋這般率真的人內心仍有些不自在,這點柳瀨優是知道的,所以完成助手的工作之後他基本上不會多留片刻,除非有特別的狀況發生。

「千秋,你臉紅成這樣應該又快發燒了,我會幫你通知羽鳥的,畫完就早點休息吧。」邊收拾著工作用具對一旁認真作畫的千秋說道,「辛苦了,再見。」

「咦?啊,好。」手中的筆停下,以前如果有這種情況,優都會待在自己的身邊照顧自己的。
搖搖頭,他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呢,小鳥說就是因為他常常這樣優柔寡斷才會讓優沒辦法早點放棄他,但現在事情都這樣了,總覺得有點沒辦法正眼面對優,明明還想跟他當朋友。

「你不必太在意我,我會繼續當千秋的助手也是因為我還喜歡你,還想繼續和你做朋友,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會對你做些什麼,我已經和羽鳥做好協議了。」

「和小鳥做協議?你們什麼時候

「這點你就不用問了,我等下還有工作,先走了。」淡淡一笑,柳瀨優轉身欲走。

「優」吉野千秋柔聲地叫喚讓他停下腳步,「如果優能早點找到其他喜歡的人就好了,我希望優也能夠很幸福。」

時間彷彿停在那一瞬間,柳瀨優沒有回頭,右手舉高揮著,左手轉動握把將門開啟,門闔上時他差點跪坐在地,右手掌覆住自己的臉,有些害怕現在的表情。

為什麼能夠這麼輕易的說出這種話來?難道他真的認為自己所說的喜歡是兒戲嗎?如果真的喜歡一個人,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放棄,怎麼可能隨便就喜歡上另外一個人。

在他面前偽裝的笑容,如今已快要笑不出來了。

 

說接下來有工作其實只是想要早點離開的藉口,他安排給千秋的時間一直都是最後的行程,這樣就算有事情耽擱了也不會對其他的工作有任何影響,如果想要陪著他、照顧他的話。

想要試著不去喜歡千秋,生活重心卻好像少了那麼一塊,總會不自覺的拿起素描本,描繪著那個喜歡了好幾年的對象,究竟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快速的遺忘,這個初戀。

放在口袋的手機開始振動,納悶之餘將電話接起,聽見那頭有氣無力虛弱的聲音,他微微嘆口氣道:「有什麼事嗎?伊集院老師。」

………柳瀨,我的原稿趕不出來,可以來幫幫我嗎?』
「什麼?發生什麼事了?今天下午離開的時候不是進行的很順利嗎?」柳瀨優疑惑地問,他可是將原稿看過一次確定完成後才離開的,而且他每次的進度從來不曾落後怎麼可能會有趕不出來這種事情發生?
總之,發生很多事……如果你沒空的話
「記得加薪,晚點見。」結束通話,他伸個懶腰,反正也沒事情做,就當作是打發時間。
有時候沉溺於工作,可以讓人忘記許多事情,但是暫時的。

面無表情的將工作室門打開,迎面而來的是下午沒有的濃厚的酒臭味,看著黑著臉待在座位上的男人以及散落一地的鋁製酒罐,柳瀨優馬上想離開現場,他最怕遇到酒品不好的人了。

「柳瀨……」似乎注意到他的到來,男人有些悠晃的站起。

「行了,你別靠近我。」

聞言,男人再度坐下。
將門關起後,柳瀨優把礙事的酒罐踢開,發現下午完成的原稿有幾張糊了,拿起細聞後才發現元兇是酒精,到底是什麼事情讓旁邊的男人一下子喝這麼多啊。

「我果然還是不適合當漫畫家,只不過將截稿日提前我就無能了,如果柳瀨沒有來幫我的話說不定明天就開天窗要被總編唸一頓……」他低著頭頹廢的模樣,柳瀨完全不想理他。

如果不曾看過的話是不曉得這男人一旦喝酒就會開始自卑,就算酒醒了也一樣,前些日子從來不曾看他喝成這樣,還以為他已經找到自己的定位,看樣子他是想太多了,就算他已經變成了有名的漫畫家,但思想還是一樣沒用。

「柳瀨你說……我是不是」又打一個嗝,想說的話停在那裡。

沒有接話,因為他現在根本沒有閒暇時間,柳瀨優開始將弄糊的幾張原稿畫好,看男人醉成這模樣應該沒辦法拿筆。

「喂柳瀨…………
「吶,你之前不是興高采烈的跟我說,有個很支持你的粉絲嗎?」握筆的手沒有停下,柳瀨平靜地道,男人歪著頭表情也嚴肅起來。

………
「雖然我不知道下午你發生什麼事了,與其放縱自己還不如想著要怎麼完成那些粉絲對你的期待吧,……這種話我從來不會對哪個漫畫家說的,你應該感到榮幸。」千秋喜歡的漫畫家、千秋喜歡的作品是不能消失的。

就算我一直畫著THE漢,他的心也不屬於我。」

柳瀨優沉默不語,也停止了動作,下一秒他迅速站起,連工具都只是隨便塞進包裡,拿起背包後踩著相當快的步伐來到門前,「既然你這麼想,那我就沒有必要待在這裡了。」

「如果你不想繼續畫,隨便你,反正不甘我的事情。」頂多只是少一份助手工作而已,「你有想過這部作品是因為你而存在還是因為那個他?」

不想和醉漢多說什麼,柳瀨沒有任何眷戀的關門離開,他的確是被那句話給刺激到了。

就算他一直跟在吉野千秋身邊,他的心也不會屬於他。
的確是個很殘酷的事實。

為什麼不管是誰只要和戀愛扯上關係,就會變得跟傻子一樣,就算是有名的漫畫家也不例外?他一定也是因為喝醉了才會在那個男人面前這麼多話。

感覺自己的背包被什麼扯住,好奇的回過頭,看見男人紅著臉喘氣的模樣。

「對不起,剛剛是我不對,請你來幫幫我吧。」
「啊?憑什麼。」
「憑我是THE漢的作者,伊集院響。」
………好吧,記得加薪。」

淺淺一笑,柳瀨優發覺眼前的男人停頓了幾秒,皺著眉頭表情瞬變,「幹什麼?」

沒有,我想我應該是貧血了。」


如果喜歡別人就能幸福的話,那為什麼還有人為了戀愛而煩惱呢……

 

 

    文章標籤

    世界第一的初戀 響優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