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很重要】
目前以《鑽石王牌》的御澤為主

1|搬文好累我為什麼要寫這麼多
2|文章歷史為2006-2019,文風差異請見諒
3|坑多,請勿輕易踩坑
4|早安朋友,用心微笑每一天

目前分類:響優/世界一純情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伊集院響搞砸了一切。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在衝動之下吻了柳瀨,或許是單純的不喜歡柳瀨提到吉野千秋後露出的笑容,但挑起這個話題的不就是他嗎?更深層面的細想,他為什麼要覺得柳瀨的笑容刺眼,……是喜歡嗎?不然要怎麼解釋這過份的在意。

與柳瀨真正熟絡也不過是最近的事情,喜歡的心情真的能在短暫間轉移目標嗎?那先前自己因為高橋美咲而失意的日子,因為他與宇佐見秋彥親密地舉動感到不悅的情況又算什麼呢。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雖說今天是個很重要的節日,不過在編輯部工作就是沒有早退的特權。

原本預計能準時離開公司,但是好不容易弄好的分鏡被高野總編勒令重做,在這個單身朋友顯得更加寂寞的節日裡,想要趕緊回家休息的願望瞬間破滅。雖然高野總編的神情有些疲憊不過看起來卻很開心,感覺在打什麼壞主意。

「小律,我先走囉,辛苦了!」比平常更加認真的工作完成現有進度的木佐先生帶著微笑的說道,還沒等他回應就背著包包離開辦公室,模樣就像是趕著要去過情人節,唉,真是幸福。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初,是因為那手比例完美的骨骼而開始注意他的,並且與自己擁有相同的興趣,善良直率的性格以及總是對他微笑的臉龐,從那一刻開始,跳動的心已經傾向於他,吉野千秋是他喜歡的人的名字。

摀著被打的左頰,他靜靜盤坐著,瀏海蓋住他的神情,突然榻榻米上落下一點水滴,他真的不明白那種人到底哪裡好,總是扳著臉孔、總是讓千秋感到不安,自己明明比羽鳥更適合他,但內心深處還是明白的不是嗎

從以前開始,在千秋眼裡的就只有羽鳥不是嗎?所以自己才這麼討厭他,因為他知道勝算微乎其微,但他不想要還沒有說出口就放棄。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伊集院響的THE☆漢與千秋的截稿日只差一個星期,平常都是撞在一塊的,因為千秋拖稿的能力相當厲害,總是在截稿日後一周才完稿,不過這次因為羽鳥攪和、 應該說是勸說下,難得在截稿日前已經追上進度,除非突來的意外不然很難天窗,而這幾天羽鳥更是常常在工作室出現,說是怕千秋會鬆懈下來,只不過這行為在柳 瀨眼中,完全就是怕千秋外遇的吃醋表現。

「千秋,跟你商量一件事。」差不多到他要離開的時間,他站起身子拿起背包。

「有什麼事嗎?」前一天進度有些落後為了不讓羽鳥生氣有稍微熬夜的吉野千秋回應的語調顯得有氣無力。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不好意思讓你送我回來。」

「不會。」柳瀨優扳著面孔冷淡地說道,如果真的覺得不好意思那就拒絕千秋他們的要求不就好了,好吧,人與人的相處總是會說些客套話免得被認為得寸進尺。

「…不進來坐坐?」看著仍站在門外的柳瀨,伊集院問道。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昨天答應伊集院響的請求讓自己沒有時間充分休息而感冒發燒的柳瀨優躺在自家床上意識還算清楚,他微微嘆氣,若不是幾分鐘前要求吉野千秋和羽鳥芳雪離開他家,恐怕他沒有心思好好休息,畢竟喜歡跟討厭的人待在身邊他怎麼睡得著。

這時腦中閃過在伊集院工作室發生的事,急忙甩頭想忘記這些畫面但因為他的動作讓原本只是些微的頭暈加重,雙眼一閉,欲使自己趕緊入睡卻無能為力。

一直以來很討厭為某人而心煩的感覺,當初只要聽見羽鳥和千秋共處一室,他就很擔心兩人的互動,深怕在他不曉得的時候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事實也是如此,更何況羽鳥芳雪在好幾年前就贏了這場戰爭。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份驚嚇並不是單方面的。

伊集院響與柳瀨優兩人都像是被施了定身術般維持著五秒前的動作,後者率先回過神來露出疲憊的表情,他揉著自己發疼的太陽穴,有些不耐地道:「伊集院老師,你把我叫過來就是要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嗎?」

伊集院保持沉默,甩甩腦袋沒有將柳瀨的話聽進去。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種繞在心頭的情感不像喜歡,卻和他最初遇到千秋的感覺類似,莫名的在意霸佔他的思考,讓他不知怎麼應付現在的想法,因為他從不會對千秋以外的事情過份關心,但自從聽見伊集院響的夢囈後,高橋君這三個字總在他耳邊迴響。

他喚那名的語氣似曾相似,他知道在哪聽過,因為就跟他叫千秋時相同,那是一種很無助的心痛卻不曉得該往哪裡發洩,只能默默的往心裡堆,意識到伊集院喜歡的對象有可能是男孩子後,不免猜想他們是不是有著相同的心情?

他處於好奇卻不敢、或者說沒有資格詢問的狀態,如果這是別人的傷心事就更不用說了,為什麼自己會那麼在意?會那麼想要知道?事情是在哪個階段開始變奇怪的?他不會移情別戀的,他只會喜歡千秋一個,即使他對自己沒有多餘的感情。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伸個懶腰,轉動著痠疼的右臂,眼前的畫稿剩下最後一張,再撐一會兒就能結束了,看著在他對面桌上趴著呼呼大睡的伊集院響,站起身子往他的方向走去,面無表情地嘆口氣,將被他壓在臉頰下的畫稿緩緩拉出,若沾到口水的話是要他重畫幾次。

這個舉動貌似驚擾到熟睡的人,他矇矓地睜開眼,「高橋……

柳瀨的眉毛微微上揚,露出疑惑地表情,睡到恍惚地那人抬起頭盯著他看數秒,再度將臉頰與桌面進行親密接觸,在那之前他趕緊將畫稿抽出收到完成品裡頭。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羽鳥那自以為寬容的態度,他與千秋的關係彷彿又回到尚未告白前的情況,只是他們都明白潑出去的水是無法收回的,即便是像吉野千秋這般率真的人內心仍有些不自在,這點柳瀨優是知道的,所以完成助手的工作之後他基本上不會多留片刻,除非有特別的狀況發生。

「千秋,你臉紅成這樣應該又快發燒了,我會幫你通知羽鳥的,畫完就早點休息吧。」邊收拾著工作用具對一旁認真作畫的千秋說道,「辛苦了,再見。」

「咦?啊,好。」手中的筆停下,以前如果有這種情況,優都會待在自己的身邊照顧自己的。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靠在和式門板,褐色的髮絲被微風徐徐吹著,涼爽但又溫暖的氣候讓他睡意逐漸上升,那是個充滿暇意的午後,沒有任何工作行程,閒得有些發慌。

自從告白被吉野千秋拒絕以來,便不曾踏入他的工作室,不過羽鳥一直都有透過簡訊告知他最近的狀況,只是他沒有回覆或是主動聯絡,反正當時吵架的時候也是這種情況不是嗎?

如果在他做了這麼過份的事情之後,吉野千秋還是願意將他留在身邊的話,他還真的不曉得該怎麼死心,千秋就是心腸太好了,才讓自己一直認為有機會可以得到他。

文章標籤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