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子奇>>

  進入演藝圈五年,他也已經是大街小巷都知道的天王巨星。
  
  在大家眼中,他是個對音樂十分執著的人,而且個性孤僻不太喜歡與人有所交集,沒有精神分裂症卻也常沉溺在自己的音樂世界中。
  
  他的音樂朗朗上口。
  
  出道初期,他的音樂是熱情奔放的搖滾樂,但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一向熱血奔騰的音符逐漸降溫,而轉為他自己曾經最討厭的抒情歌曲。
   
 
  「子奇,你打算一直創作搖滾樂嗎?」
  
  記得,很久以前有個人這樣問自己,而自己也理所當然的回答,「那當然,對我而言只有搖滾樂才能滿足我對音樂的熱情。」
  
  「但是,子奇有時抒情歌也能讓人刻骨銘心。」
  
  「怎麼可能,那種慢拍子又難記的歌詞哪能一直流行。」
  
  面對他的反駁,那人只是笑了笑,並無多做回應。
   
   
  「希望有天能聽見你的抒情歌。」
  
  「放心,沒有那一天。」
  
  「我還是會期待。」
  
  「呿,真是個怪人,既然如此你就慢慢空等吧。」
  
  
  
  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你的曲風依然是淡雅的抒情歌曲,我的曲風還是熱情的搖滾,一直都沒有變。
  
  雖同處於一個公司,但真正說到話的時間卻少到不行。
  
  
  一樣是創作歌手,一樣花許多時間投注在音符上。
  
  
  /
  
  
  「姚子奇,我喜歡你。」
  
  一成不變的關係就被這句話給打破,他宛如看見鬼魅般驚訝的目光,狠狠劃破他好不容易建立起告白的心。
  
  「沒必要這麼驚訝吧。」
  
  「問、問題是我跟你都是男人。」斷斷續續的口吻顯示他的緊張。
  
  
  「紀翔和皓薰不也如此?」
  
  「那是他們不是我,我沒這種癖好。」
  
  「是嗎?我早預知道這種結果了。」雖然鎮定,但口氣仍難掩悲傷。
  
  「既然知道幹嘛還來碰壁。」
  
  「因為我有權讓你知道我愛你。」
  
  「怪人。」
  
  轉身離去,他本以為他們在同公司又是同樣性質的藝人,理當有交集或相似的地方,但他卻忘了,兩條平行線絕對不會相交。
  
  他和姚子奇是不同世界的人。
   
  
  後來,姚子奇並沒有和他做更多的接觸,反而閃躲著他。
  
  他知道原因是什麼,可他不想勉強他。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慕容和希苦追姚子奇?
  
  
  這是今天早上,一篇給他很大打擊的新聞。
  
  為何他總是和姚子奇形影不離,或者說是自己一昧的跟著他,卻從未在他身邊注意到這個人?他是什麼時候存在的?
  
  經紀人向他詢問了這號人物的由來,而他也只是笑著說不用理會他,看樣子他對他的好感更勝於自己吧?想到這就有些苦澀。
  
  「臉色幹嘛那麼難看?」
  
  「真沒想到你還會注意到我。」
  
  「那張臉臭得這樣誰不會發現啊?」
  
  他的表情一向如此,很少有人看得出來,就連親人也很難察覺自己的心事,子奇,這可以讓我覺得你是在乎我的嗎?
  
  「說的也是。」
  
  而自己也能以笑來做回應。
  
  也許愛情就是這樣子。
  
  明明知道沒有結局卻仍抱著希望,明明知道他不愛你卻又期待兩情相悅的那天,只是沒有人能保證那段時間有多久、有多長。
  
  「我跟你說,我在和芬芬交往。」
  
  「……
  
  不知道該說什麼,不討厭她反而羨慕起她。
  
  為何她總是能夠搶走他重要的人事物?
  
  「我在想,還是女生比較好。」
  
  「我知道這是正常的。」因為不正常的,是我。
  
  
  「所以你也去交一個女朋友吧,不然我介紹給你?」
  
  
  後來他說了什麼自己沒有聽清楚,他怎那麼狠心的將他那顆抱著期待的心打碎?他怎那麼殘忍的和他說這些話?
  
  「不必。」站起身,「我有事要先走了。」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他內心也悶悶的,「抱歉,騙了你。」
  
  
  /
   
  
  他哽咽,但沒哭出聲。
  
  沒想到他就這樣離開了,在這麼年輕、這麼有成就的時候……
  
  在他還沒有給他任何回應的時候。
  
  
  「子奇,你不要難過了。」經紀人拍了自己的肩膀,他的聲音十分沙啞。
  
  「我沒有難過。」
  
  「那你就不要哭啊……
  
  「我才沒有哭我沒有哭……
  
  嘴巴上說著,卻低下頭用袖子拼命擦著眼睛,感覺溫熱的液體浸濕衣裳,他才不得不相信,原來他有這麼傷心、這麼難過……
  
  原來他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深深烙印在自己心裡。
  
  
  史蒂芬你這個臭傢伙,我現在也有權告訴你,我愛上你了。
  
  你有沒有聽到?
   
  天堂的距離好遠,你有感覺到,我的心跳嗎?
  
 
  
  事隔一年。
  
  天王姚子奇發行首張個人抒情創作專輯,預定十萬張的專輯早銷售一空。
  
  音樂評論家有些好奇腦袋裡頭只有搖滾的他,怎麼會在今年推出抒情專輯,也難怪會造成熱賣,想必歌迷一定想要體會在姚子奇的歌聲下,除了搖滾外的這種全新的感受。
  
  「請問您為何會創作除了搖滾以外的專輯呢?我記得近幾年來您的創作音樂幾乎都是以搖滾為主,沒有任何一首抒情歌。」
  
  臉色有些憔悴的接受記者們的訪問,他有些乾裂的雙唇微動。
  
  
  「因為我想將這張專輯獻給一個我最愛的人。」
  
  「這可是個大新聞,您已有愛人了嗎?」
  
  「有,他在我心裡。」  
  
  「有歌迷表示聽了這張專輯的幾首歌,感動得落淚了,您認為呢?」
  
  「謝謝,但我仍覺得這幾首歌無法填滿我心裡那缺失的部分。」
  
  
  冬天的風很冷,卻沒有比他的心還冷。
  
  他覺得自己真的很笨,而且是笨得十分徹底。
    
  
  曾經擁有卻沒珍惜的一切,在失去後才覺得如此可貴。
  
  史蒂芬,我有陰陽眼
  
  
  
  可是為何我都看不見你?
  
  

 

史蒂芬>>

 

  從翱翔天際、鉅子娛樂再回歸翱翔天際的這段時間上,他經歷了許多風雨,他曾經想轉戰幕後,不再繼續曝光於螢光幕前,可是被哥哥給勸下來了。
  
  他今年二十三歲,是演藝事業高潮時期,可他卻對這圈子感到心灰,許多盜版、抄襲還有炒作新聞的事件讓他沒辦法接受,在鉅子的時候,他對經紀人不滿,在翱翔天際的時候,對那些記者感到心冷。
  
  他是個堅持自己想法的人。
  所以說除非有其他理由,就連親人也沒辦法左右自己的想法,那麼理由是什麼?理由是他想要繼續待在這圈子,看著一名未來即將發光發熱的天王。
  
  
  「子奇,你打算繼續創作搖滾樂嗎?」
  
  記得,他這樣問過他。
  
  不是他不相信姚子奇的實力,問題是演藝圈就是這樣子,一成不變的曲風持續久了,即使再好聽也會開始被淘汰。
  
  「那當然,對我而言只有搖滾樂才能滿足我對音樂的熱情。」
  
  果不其然,如預期中的回答。
  
  「但是,子奇有時抒情歌也能讓人刻骨銘心。」
  
  「怎麼可能,那種慢拍子又難記的歌詞哪能一直流行。」
  
  見沒有辦法說服,他也只是笑了笑,或許要等到專輯銷售張數下滑他才會知道,這個圈子裡頭,不是只有他的搖滾樂才是唯一。
  
  「希望有天能聽見你的抒情歌。」
  
  「放心,沒有那一天。」
  
  「我還是會期待。」
  
  「呿,真是個怪人,既然如此你就慢慢空等吧。」
  
  不會空等,他相信有一天,他絕對能夠聽到,搖滾樂能被變為柔美的抒情,他也相信有一天,他一定也能發現到,他對他的感情。
  
  
  /
  
  
  你走你的陽關道,我會跟著你。
  你過你的獨木橋,我會跟著你。
  
  如果你不讓我跟,我就站在遠方看著你、念著你、想著你。
  
  我們不會分開行動,在一個空間內,有你,就有我。
  
  
  他們本來就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比起他,姚子奇和天晴還比較熟,因為他們是同個團體的,他不解,天晴適合的曲風是民歌,子奇是搖滾,組的團體竟然意外適合,而他也唱過許多抒情歌,但怎沒有想創作抒情歌的念頭?
  
  「天晴,你覺得子奇的音樂怎樣?」
  
  只有他們兩個在的錄音室,他突然問了眼前這個只有打過幾次招呼的同事。
  
  「很不錯啊,很有自己的風格。」
  
  「那你覺得在這個圈子內,持續同樣的曲風,過了三年、五年、十年,還有辦法可以像這樣受到歡迎嗎?」敲了敲麥克風,他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雙腳。
  
  「每個階段都有熱門的音樂,我覺得偶爾換換曲風也是新嘗試,但對子奇而言他應該會選擇堅持到底吧,因為他就是有那份執著。」
  
  「說得也是,他是那種就算不紅也要貫徹自己理念的人。」
  
  「史蒂芬,你很關心他。」天晴意有所指的笑了笑。
  
  他是個聰明人,知道天晴這笑代表的意思,他則是無奈的笑了一下,「可是他不曉得我關心他,而且我也不知道我這樣究竟是不是真的在關心他。」
  
  「相信我吧,你是。」
  
  
  /
  
  
  他坐在公司的椅子上,桌上放得是幾張紙和一支筆。
  
  偶爾他會想,走在街上看見他的海報貼在上頭,那是一張新專輯的預售宣傳海報,上頭的字樣會是『姚子奇首張創作抒情專輯』
  
  丹尼斯曾問他,為什麼一直希望姚子奇創作抒情歌曲。
  他以為自已有辦法可以回答,但他卻發現他不行。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向他說明,他找不到任何原因可以解釋。
  
  『沒有理由,就只是希望能夠聽見他唱抒情歌吧。』
  
  最後他給了丹尼斯這個答案。
  
  什麼時候開始,他走進自己的心裡?
  
  他只知道他對他的在乎已經快要滿出來了,就像創作的靈感一樣永無止盡的,一滴、兩滴、從容器中溢出,直到淹沒所有空間。
  
  『要是真的喜歡,不如去告白吧!』
  
  內心有個聲音這樣說,但他有預感,要是真的說了,他們會連朋友都當不成的,可是要是不說,他一輩子都不會知道,一輩子、永遠。
  
  他提起筆,將所有的念頭全都化作音符。
  
  「你不會懂,就算如此,我還是想讓你懂。」史蒂芬換下打歌服,看了牆壁上經紀人所貼的行程表,便往日月光前進。
  
  你和我的關係,或許在這一步踏出之後破裂。
  
  但我不後悔,也絕不能後悔。
  
  
  /
  
  
  快速來到目的地,很巧的是遇到休息時間,姚子奇見到來人先是震驚之後納悶,「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今天沒有工作嗎?」
  
  「我來替皓薰探班,今天我放假。」從手提塑膠袋中拿出方才在便利商店購買的冷飲,還特地不選傷害喉嚨的碳酸飲料。
  
  「放假喔?這麼好,謝了。」接過冷飲,姚子奇道了聲謝,「奇怪,我臉上是有什麼東西,你幹嘛一直看著我?」
  
  連寶特瓶的蓋子都尚未轉開,他就注意到一直盯著自己的視線,那視線帶著熱情以及期望,不解史蒂芬為何會露出這種眼神,正打算上前關心他是否生病之時,卻被他說的話震驚的停止腳步。
  
  「姚子奇,我喜歡你。」
  
  他說出口了、他終於說出口了。

  聞言的姚子奇果然如他所預料的一樣,露出了驚訝以及有些害怕的眼神,果然還不是時候啊……但這個結局,恐怕再等幾年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沒必要這麼驚訝吧。」帶著有些嬉戲的口氣,強忍著心痛。
  
  「問、問題是我跟你都是男人。」斷斷續續的口吻讓他更加心痛,他被拒絕的理由,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這個,誰說只有男人跟女人才能相戀?
  
  
  「紀翔和皓薰不也如此?」
  
  「那是他們不是我,我沒這種癖好。」
  
  「是嗎?我早預知道這種結果了。」
  
  「既然知道幹嘛還來碰壁。」
  
  「因為我有權讓你知道我愛你。」
  
  因為我必須讓你知道我愛你。

  就因為愛你所以我必須讓你懂,讓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我這樣一個愛你的人存在,有我這樣一個待在你身邊卻不抱期望能和你永遠在一起的我存在。
  
  「怪人。」
  
  看著他放下冷飲,轉身進入錄音室,那一道門,將他和他隔絕在不同的世界,在你的世界裡,沒有我的身影,而在我的世界裡,永遠有你。
  
  兩條平行線不能交會,那我能不能離開平行線,走到你那裡?
  
  
  /
  
  
  天氣很冷,晚上的街道星光閃爍著,他站在公園的某處,看著許多人雙雙對對的觀賞夜景,而他卻像個孤獨老人一樣的發呆出神。
  
  明天是聖誕節,再來就是你的生日。
  
  到底要送你什麼?如果我送了,你會收嗎?
  其實這才是思考最久的問題。
  
  「喂喂喂,你看今天的報紙了嗎?聽說幕容和希苦追姚子奇耶。」
  
  「真的假的?他們不都是男生嗎?」
  
  「雖然這麼說沒錯,可是他們兩個都很帥,站在一起還滿養眼的。」
  
  經過他身旁的兩個女生,吸引了他的目光。
  並不是他們身上亮眼的打扮,而是他們口中的那個話題,見他們手中拿著報紙,二話不說上前,「不好意思,請問你們的報紙可以借我看一下嗎?」
  
  面對突如其來的問句,女孩有些傻愣的喔一聲就把報紙給交出去。
  
  報紙上的大標題令他震驚且無助。
  
  『怎麼有這麼奇怪的人?一份報紙有那麼貴嗎?』
  
  『可是你不覺得他很像SD的史蒂芬嗎?』
  
  『咦?你這麼說還有點像耶。』
  
  『去問問看,如果是的話就他要簽名啦~』
  
  陷入沉思的他壓根沒聽見那兩位女生的談話,連他們從頭到尾的打量他也沒有發覺,「不好意思,請問你是SD的史蒂芬嗎?」
  
  他沒有任何回應,慢慢的移動離開公園。
  
  「啊,就這樣走掉了耶。」
  
  「說不定他不是啊,算了算了……走吧
  
  
  在我打算走到你那裡的時候,卻發現之間沒有任何可以過去的地方,你說,我該怎樣才能到達你那裡?
  
  一踏出去,就會摔落在無止盡的深谷。
  
  如果我有翅膀,那該有多好。
  
  自從看見那個新聞,他就開始悶悶不樂,表情總是凝重的像發生什麼大事一樣,不管丹尼斯怎樣的詢問,他就是不說,只是簡單的向經紀人詢問了慕容和希是怎樣的一個人。
  
  原來他已經糾纏子奇這麼久了,而自己居然都沒有發現到這號人物。
  我說過會在遠方看著你,沒想到還是沒辦法看清。
  
  
  「臉色幹嘛那麼難看?」
  
  「真沒想到你還會注意到我。」
  
  「那張臉臭得這樣誰不會發現啊?」
  
  他的表情一向如此,很少有人看得出來,就連親人也很難察覺自己的心事,子奇,這可以讓我覺得你是在乎我的嗎?
  
  「說的也是。」
  
  而自己也能以笑來做回應,不然我會不曉得該怎麼面對你。
  我想你也是吧。
  
  是我讓彼此的氣氛變得這麼尷尬,對不起。
  
  
  也許愛情就是這樣子。
  
  明明知道沒有結局卻仍抱著希望,明明知道他不愛你卻又期待兩情相悅的那天,只是沒有人能保證那段時間有多久、有多長。
  
  「我跟你說,我在和芬芬交往。」
  
  「……
  
  不知道該說什麼,不討厭她反而羨慕起她。
  
  為何她總是能夠搶走他重要的人事物?
  
  「我在想,還是女生比較好。」
  
  「我知道這是正常的。」因為不正常的,是我。
  
  
  「所以你也去交一個女朋友吧,不然我介紹給你?」
  
  
  後來他說了什麼自己沒有聽清楚,他怎那麼狠心的將他那顆抱著期待的心打碎?他怎那麼殘忍的和他說這些話?
  
  「不必。」站起身,「我有事要先走了。」
  
  我不想再從你口中聽見任何傷害我的字語,如果不愛我也不必這樣傷透我,只要你不願意再看見我,我願意為了你而消失。
  
  
  相信愛情是種罪過,就這樣以疼痛贖罪
  充滿著無法喘息的狠毒的苦痛,你的記憶也將離我而去
  
  無法恨你的我,無法抹去你的我
  如同愛情般痛苦地活著,用你給我的懲罰

  
  今天的轉身離去,下一次何時才能見到面?
  
  那要問這股刺耳的煞車聲,以及迎面而來的車子。
  
  『史蒂芬!』
  
  在一陣天旋地轉間,聽見有人叫喊著自己,頭部的疼痛幾乎快要霸佔他整個思緒,原來世界是這種顏色跟你身上的衣裳一樣。
  
  沒想到在最後的幻聽,那聲音,也是你。
  
  
  /
  
  
  「子奇,你不要難過了。」經紀人的聲音十分沙啞。
  
  「我沒有難過。」
  
  「那你就不要哭啊……
  
  「我才沒有哭我沒有哭……
  
  嘴巴上說著,卻低下頭用袖子拼命擦著眼睛,感覺溫熱的液體浸濕衣裳,他才不得不相信,原來他有這麼傷心、這麼難過……
  
  原來他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深深烙印在自己心裡。
  
  史蒂芬你這個臭傢伙,我現在也有權告訴你,我愛上你了。
  
  你有沒有聽到?
  
  天堂的距離好遠,你有感覺到,我的心跳嗎?
  
  冬天的風很冷,卻沒有比他的心還冷。
  
  他覺得自己真的很笨,而且是笨得十分徹底。
  
  
  
  曾經擁有卻沒珍惜的一切,在失去後才覺得如此可貴。
  
  史蒂芬,我有陰陽眼,但我怎麼都看不見你?
  
  是你不願意,見我嗎?
  
  
  /
  
  
  海浪拍打岸邊,傳來清脆的聲響。
  
  鄰近的木屋內傳來一陣柔和淒美的音樂,和外頭的海浪聲迎合,讓原本的歌曲顯得別有一番風味,坐在沙發上的人微笑了一下,但臉頰上卻流著淚。
  
  聽見門被開啟的聲音,他立刻曉得來人。
  
  「工作忙完了?」
  
  「是啊,還被飛翔那小子纏著不放。」
  
  「沒想到一年沒見他還是這麼調皮,最近的情況怎樣?」
  
  「他還是很憔悴。」
  
  「是嗎?」
  
  「他最近寫的抒情歌你也聽見了,一定是為了你寫的。」是物品碰到桌面的聲音。
  
  「………」他也沒了聲音,或許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身體還好嗎?」
  
  「老樣子。」
  
  「你沒有去見他的打算嗎?」那人喝了一口茶,「對了,我送了一個禮物給你,這是我剛剛在某間公司撿到的垃圾。」
  
  「是垃圾還送給我」可那人還是把有些重量的東西塞到他的手中。
  
  他好奇的摸了摸那人塞來的物品,摸到了幾根細線,勾了一下還發出了聲響,他的神情突然有些震驚,「這是我在翱翔天際拿到的,是失主準備扔掉的大型垃圾喔。」
  
  「他為何不要了?」
  
  「因為他說,他要開始往抒情歌發展,電吉他已經沒必要了。」
  
  「他何必這樣呢
  
  「那也要問是誰讓他變成這樣的啊……
  
  又是一陣沉默,四周的空氣相當凝重,整間屋子除了流洩的音樂聲外,只剩下兩人沉重的呼吸聲,有時快速、緩慢
  
  
  「真的不去見他?」
  
  「如果要見就不用特地麻煩你幫我說謊了,還要你買通醫生。」
  
  「說得也是,要是被抓到我恐怕要坐牢個幾年。」停頓了一會,那人繼續說,「我已經盡量把事情做得好,但紀翔還是知道了。」
  
  「為什麼?」
  
  「因為他說我做的破綻太多,只有金皓薰他們才會被這種小計倆給騙了。」
  
  「說真的,我也很好奇為何社會大眾也會相信?」
  
  「我給了陳樂群一千萬,你也知道記者可以把生的寫成死的。」
  
  
  再度沉默,很感謝他替他做的事情。
  
  他幾乎每天都會來這裡向自己報告那個人的一切,每當他問自己要不要去找他的時候,都會被自己拒絕,他想,已經沒有辦法再面對那個人了吧。
  
  他現在應該有女朋友了。
  
  「對了,他們沒有交往。」
  
  「什麼?」
  
  「他和我的前女友,他們沒有交往,他跟我說他是騙你的。」
   
  這麼說是自己被騙了
  
  苦笑。
  
  「唉,我最後問一次,你真的不去見他嗎?」
  
  「你知道我沒辦法
  
  突然有物品投入自己的懷裡,而且上下抖動似乎有悶悶的哭音,伸出手摸到了髮絲,空氣間瀰漫的是股熟悉到不行的味道。
  
  「你不去見他,喏,他自己跑來了。」
  
  「史蒂芬,你為什麼要騙我?」

  近乎一年沒聽見的聲音,想來還真是懷念。
  
  「因為我已經看不到你了。」
  
  眼前這個龐大物體似乎掛在自己身上,臉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沒有關係,我看著你就好了
  
  「會一直看著我?」
  
  「永遠,一輩子。」
  
  久違的笑,外頭的陽光雖然看不見,但心卻暖暖的。
  
  「咳咳,史蒂芬,你欠我一年的行程,是不是該回公司償還一下?」
  
  「好的,皓薰哥。」
  
  「你讓皓薰掉不少眼淚,我可不會放過你。」
  
  「是你不將事實告訴他的啊,紀翔。」
  
  「史蒂芬,我在國外有認識很好的眼科醫生,保證你能痊癒。」
  
  「謝謝你,克烈斯。」
  
  「你知道你欠我什麼東西嗎?史蒂芬。」
  
  
  「我欠你一個吻,子奇。」
  

  
  『新聞史上最大的烏龍?SD樂團史蒂芬重現演藝圈』
  
  『SD樂團拆夥,史蒂芬姚子奇重新組團。』
  
  『翱翔天際經紀人表示,將給大家一個全新的體驗,十天後將在國家足球場舉辦免費入場的翱翔天際演唱會,到時候將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全國的觀眾,在此我將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
  
  
  我們的愛情將在全國的見證下更加堅定。
  

 

    文章標籤

    明星志願三 史姚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