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聖誕派對,你確定會回來參加嗎?』靠著沙發扶手,澤村噘嘴念著準備傳送的內容,肩膀披著兩週前御幸回家時替他買的小毛毯,一邊晃動著腳指頭,將訊息發送出去後,澤村將手機擱在一旁,平躺著發呆。

御幸已經兩週沒有回家了,每次出門回來的時間都不固定,記得最久是兩個月不見,他都快要無聊死了,還有一點點寂寞,曾向御幸提議能不能養個寵物,但被迅速地駁回,完全不相信他能照顧好自己以外的動物。

上個星期他收到一封邀請函,是小春寄來的派對邀請,地點在小湊家,一想到棒球部許久不見的前輩們,澤村就顯得相當興奮,這時手機震動了幾下,猜想是御幸回了訊息,便起身滑開螢幕。

『要看情況。』

「看什麼情況啦混蛋四眼!都已經四眼了還看不清楚情況嘛!」

將手機扔向沙發,澤村披著小毯子在客廳來回踱步,望著牆上的鐘,再過兩小時派對就要開始,考慮到車程問題最多三十分鐘後就要出發,本想和御幸一同前往的,看來只能自行前往了。

拿出一個提袋將兩個禮物放進去,聽小春說有交換禮物的環結,他怕御幸沒有時間準備還幫他買了一份,像他這麼貼心的男朋友哪裡找。

「好,差不多該出門了。」

想起被他扔在沙發上的手機,拿起來的時候發現有則未讀的訊息。

『你生氣了?別生氣,這時候開門會有驚喜喔!』

仔細一看,是二十分鐘前發過來的。

疑惑地皺眉,這個四眼在玩什麼把戲?澤村穿起厚外套來到玄關,將門打開就想看看能得到什麼驚喜,映入眼簾的是不知道為什麼跳起健康操的御幸。

「啊。」澤村與御幸有默契的啊了一聲。

御幸的眼鏡反光看不出神情,默默收起動作,將地面上的紙袋拿起,捧在手心,用一點都不驚喜的語氣說道:「澤村,這是交往後的第二個聖誕節,聖誕快樂。」

沒有理解他的舉動,突然想起短訊上的事,澤村急忙握住御幸的手,如冰塊般的寒冷。

「嗯,那個……」準備開口說些什麼,澤村已經整個人撲向他的懷裡,御幸手中的禮物差點掉落,右手摸摸澤村的後腦勺,問:「你怎麼了嗎?」

 


「你是笨蛋嘛!」澤村鬆開手,怒氣騰騰地指著他,「你不會按電鈴不會打電話不會敲門嗎?我沒看到訊息啦!你不會就像個笨蛋一樣站在門外二十分鐘吧?」

「想給你個驚喜啊,打電話就失去意義了,反正你也差不多該出門了嘛。」

「下次不要這樣了,如果……我是說如果,你在外面凍成冰塊,不小心被摔到地面變成一塊一塊的,我也沒辦法把你拼回去啊。」

「……你最近是看了什麼恐怖電影嗎?」

澤村轉身將門鎖好後,讓禮物提袋勾在手臂的位置,伸出左手把御幸的右手抓進自己的口袋,「現在由我負責溫暖它了。」

御幸忍不住笑了,晃晃自己的左手,「那這隻手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你自己想辦法啊!」

「明明都是我的手,你怎麼能差別待遇啊!」

「不然我要怎麼做?」澤村認真地看著他問道。

「我們先回房間?」

澤村用右手捏著御幸的左臉頰,「派對都要遲到了,你還想做什麼!」

「好好好,我們快走,但你的手先放開。」

 

 

 

小湊家佈置的相當用心,庭院還有顆漂亮的聖誕樹,站在屋外都能夠感受到聖誕節的氣氛,澤村按了門鈴,前來開門的是倉持。

「喲,好久不見啦!你們兩個看起來沒什麼變嘛。」

「唔喔!倉持前輩你把頭髮剪短了!看起來蠻帥的耶!」

「澤村你一臉笨樣也是沒變啊。」

「……你說什麼!」

「旁邊這位先生看起來還是一臉沒朋友的樣子。」

「哈哈哈,你說話的方式也是沒變。」

倉持領著御幸與澤村來到客廳,前輩們早就已經到了,桌面擺滿小湊媽媽準備的豐盛大餐,最中間的是個很大很大的聖誕蛋糕,而亮介前輩、小春都在幫忙。

「各位,笨蛋情侶黨手牽手來囉!」

「噢,真的。」坐在將棋盤前的結城哲也平靜地說道,「好久不見了。」

「哈哈哈,你們兩個還真不害臊啊!難道搭新幹線也一直這樣?」

澤村急忙甩開御幸的手,整張臉紅通通的,他搭新幹線的時候都沒有注意旁邊的人,難道有被側目嗎?御幸這傢伙有發現到嗎?有發現還故意不說嗎?

「你別這樣看我,我是真沒注意到。」才怪。

「大搖大擺站在這裡做什麼?不會來幫忙嗎?」

「是!亮前輩!晚輩馬上來了!」

澤村將御幸扔在一旁,迅速來到小湊兄弟身旁,幫忙將菜餚移動到桌面上,放不下的部分則是挪到電視機前面的小桌子。看著前輩們和御幸說話的樣子,大家有說有笑的模樣,就好像回到青心寮的日子,澤村感覺眼眶有些熱。

無不散的宴席,能夠像這樣再度聚首,已是滿滿的幸福感。

「澤村那傢伙看起來很高興嘛。」倉持坐在御幸旁邊,指著那忙進忙出的身影,「老實說,當初沒想過你們真的會在一起。」

「……這個我也沒想過。」

從告白到接受,整整一年的時間。

『御幸前輩,等我畢業那年,你如果還喜歡我,我再告訴你我的答案,因為我現在只想要專心的打棒球。』

「那時候沒想過他的回答會這麼帥氣。」

喝了一口果汁,看著御幸臉上的表情,倉持只是淡淡一笑,「性格這麼差的男朋友,澤村居然還想要。」

「啊?你說什麼?」御幸壞心的笑著,「這句話你是在說自己嗎?」

「喂!噓!你安靜一點。」

 

 

克里斯前輩離開日本,降谷回到北海道,增子前輩有事晚點才會來,其他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有新的生活圈要經營,雖說這次沒有見到面,但只要身體健康就還是有機會的,澤村說下次來籌畫一個棒球部同學會,連BOSS也一起找來。

三年級的前輩們變得更加的沉穩,結城隊長熱愛將棋這點還是沒有改變;純前輩不知道為何將鬍子剃掉了,還剪成短髮,看起來反而更年輕;倉持沒有了不良的氣息,但面對澤村的時候嘴還是很壞;亮前輩倒是更加的腹黑了,小春也是往一條家族企業的路邁進。

「蛋糕晚點再吃吧,先來喝酒。」純將冰箱裡的啤酒拿出來,慢慢分給在場的人,澤村準備要接過的時候,他繞一圈給了旁邊的御幸,「澤村,你喝這個。」

柳橙汁。

「純前輩!我也要喝酒啊!」

「不行,你還未成年。」

「小朋友就乖乖喝果汁啊。」倉持邊笑邊晃著手中的啤酒。

「哼。」澤村拿著柳橙汁坐了下來,看見斜對面的小春也拿著啤酒,「天啊!小春你不是跟我同年嗎?怎麼可以拿啤酒!不可以忤逆前輩們的意思!快把酒放下來!」

「榮純君你什麼時候覺得我和你一樣了?」亮介式笑容再現,亮前輩在旁邊露出相同的笑容,說道:「就是呀,怎麼會有人會跟澤村你一樣呢。」

澤村眼淚止不住的看向御幸,後者只能流著冷汗,抱歉啊澤村,在場所有人,你在食物鏈的最底端。

「我只是開玩笑的啦,榮純君,這罐是哥哥的。」欺負澤村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有趣,他將另一瓶柳橙汁拿出來放在桌上。

「嗚嗚嗚,小春,我就知道你果然和我一樣!!」

「啊,這點還是不一樣的。」

在餐桌吃著大餐,喝著果汁,眾人分享這段時間自己的故事,不管是酸的甜的,還聊到御幸在職棒實習時的辛苦,澤村在旁默默吃,餘光瞄向被前輩與倉持調侃的御幸。

從來沒有和自己說過啊,很累這句話。

不說應該是不想給自己帶來負擔吧,從以前開始那個混蛋四眼就是這樣。

御幸右手托著下顎與前輩們聊天,看見澤村盯著自己,露出淡笑,用左手在澤村的頭頂拍了幾下,「唔哇,你吃相看起來真糟,吃慢點,別噎了。」

倉持感覺到自己的腳被身旁的人踩了一下。

亮前輩目光深沉地看著御幸的舉動,這對笨蛋情侶為什麼若無旁人的放閃光?

「那傢伙的笑臉讓人好想揍他一拳。」亮介小聲地說道。

「亮前輩,想揍也要等派對後吧。」

「這個提議很好。」

 

等大家差不多吃飽,澤村跟著小湊兄弟將桌面整理乾淨,小春從冰箱將蛋糕拿了出來,「切蛋糕之前,我們先來交換禮物吧!」

聽見交換禮物,御幸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這時澤村看向他,拍拍自己的胸埔,充滿自信地說道:「放心,我有多準備一份。」

「噢,謝謝。」御幸想,這時候還是不要吐槽的好,免得澤村不高興。

 

將所有的禮物蒐集在一塊,簡單的編好號碼,將寫有數字的白紙摺成一小片,沒有時間搞什麼競賽之類的,還是用抽籤的最公平公正公開,但禮物是什麼,價值是不是等值那可就不保證了,說不定有人會送『再來一支』的冰棍。

經過連續的猜拳較勁,最後抽籤的順序是澤村、倉持、純、亮介、哲、小春、御幸,由澤村先抽第一個禮物,佩服自己猜拳技術的他,從七張紙條裡隨機抽出一張。

「喔喔喔喔喔喔喔!我抽到一號!果然王牌還是會抽到王牌的號碼!」澤村高興地舉起左手,小春默默將編號1的禮物遞給他。

「快拆開來看看。」御幸在旁邊說道,希望澤村不要抽到他自己準備的。

感覺是個小盒子,用藍色的包裝紙裝飾,默默將紙拆開,是---將棋。眾人默默往哲的方向看去,他一臉高興的模樣,「澤村,恭喜你,抽到個好禮物。」

聞言,澤村趕緊點點頭,「謝謝隊長,這是我收過最棒的禮物!」

純看向眾人,心想,看來籤王被抽走了,剩下的禮物應該會安全點了吧?

大多數的禮物都是實用性居多的用品,御幸抽到澤村的禮物,看樣子這次他準備的禮物有一個要被帶回家了。

將禮物拆開,御幸雙眼不禁瞪大,滿意地看著他的神情,澤村雙手環胸,「哼哼哼,前輩們沒有抽到真是太可惜了!我的禮物絕對是全部裡面最棒的!」

倉持與純一臉嫌惡地看向澤村,御幸將禮物從盒子裡拿出來時,忍不住大笑,澤村不解他的反應,之後看見他手中的不是圍巾而是一本冊子,瞬間慌亂的要衝過去將它搶過來。

「等等等等等等---怎麼會放錯了!我拿錯盒子了啦!還給我!」澤村想要將冊子搶回來,但被亮介與小春一人一邊抓著無法動彈。

御幸將冊子翻開,每翻一頁,笑容就開始擴大。

這是一本剪報收集冊,第一頁是他高一在青道接受雜誌訪問時的畫面,最後是近期逐漸在職棒嶄露頭角的相關報導。

「澤村,沒想到你也會做這種事情,我蠻意外的啊。」倉持一臉正經的說道。

「嗯,真看不出來。」哲點頭附議。

「是不是你讓哪個御幸粉絲幫你做的啊?」純同樣感到意外。

亮介前輩突然開口,「澤村不就是御幸的粉絲了?」

「哈哈哈哈,亮前輩這麼說也沒錯。」

「你們!!!!!快把它還給我啦!!!!!!!」

 

結束一段鬧劇,被擱置的蛋糕還差點被他們遺忘。

御幸被賦予切蛋糕的使命,右邊臉頰看起來有些紅,他只不過說幾句話也沒有嘲笑澤村的意思,突然一巴掌就這樣飛過來,害他現在臉有點麻。

「吶,吃蛋糕吧。」御幸將蛋糕裝在盤子裡遞給澤村。

看了御幸一眼,澤村別過臉,不願搭理他。

「好好的聖誕派對沒想到會讓一對情侶就此失和。」倉持吃了一口蛋糕。

「我覺得澤村讓派對變得很熱鬧。」亮介前輩吃了一口草莓。

「榮純君果然很有趣啊。」小春舔了一口鮮奶油。

「嗯。」哲前輩下了一手將棋。

「我可以回家嗎?」純前輩被迫也下了一手將棋。

 

「我認為,要想個計策讓他們和好。」倉持開口說道,將吃完蛋糕的盤子扔到一旁,看見上頭他沒有吃乾淨的鮮奶油,像是想到了什麼。

他將蛋糕上剩餘的鮮奶油放進盤子,喊著澤村的名字,在他回頭的時候,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砸在他臉上,伴隨著御幸的驚訝。

「我覺得這好像不是什麼好計策。」亮介對著已經實行完畢的倉持說道。

「……」滿臉鮮奶油的澤村沉默不語,突然感覺到有人在幫自己擦臉,眼睛上的鮮奶油被擦掉後,沒有猜錯,動手的果然是御幸。

有些賭氣的搶過他的手帕,自己動手擦臉。

「你別生氣了,我們沒有笑你,真的。」

「……」其實自己也沒有生氣,只是覺得很不好意思,那剪報冊原本是上個月他想要拿來送給御幸的生日禮物,可是感覺相當羞恥就放棄了,一直被他放在盒子裡頭,跟放圍巾的盒子疊在一起。

噘嘴,有點緩慢地開口,「我、我沒有生氣啦。」

「好像有點效果。」倉持站在小湊兄弟間語氣平穩地說著。

「啊!你這裡沒擦乾淨。」

御幸看著澤村噘起的嘴,上頭還有點鮮奶油,說完的同時直接用舌頭將它舔掉,那個瞬間不僅是澤村,連在旁邊觀看的三人腦子都要炸了。

「你在幹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的一聲,御幸的左臉也吃了一記巴掌,真是公平。

亮介滿臉黑線的想往前,卻被倉持與小春拉住。

「哥哥,你冷靜點。」

「亮前輩!」

「這兩個傢伙到底是來這裡幹嘛的?我有允許他們來這裡放閃光嗎?」兩人都不曉得為什麼他今天的脾氣特別暴躁。

 

 

「換你下了,純。」

「我想回家。」

 

 

 

 

尾聲

 

 

增子前輩總算到了小湊家門外,澤村開心的跑去開門,在門開啟的刹那,增子笑著說:嗨,小澤村,你看起來很有精神!

「龍貓…前輩?」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