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晚就是平安夜了。

這將是澤村榮純在青心寮迎接的第一個平安夜。

為了不讓經理太過辛苦,隊長結城哲也提議全部人一起幫忙佈置。當大夥將聖誕樹立起來的時候,澤村發出驚嘆的聲音,「原來這就是聖誕樹嗎!?」

說話的同時還不停在樹的周圍旁邊打轉。

接著他看見倉持在牆上掛飾品,忍不住湊了過去,「嗯,倉持前輩,我覺得有點歪呢!是不是應該往右邊一點比較好?」

輕撫下巴,看來頗有監督架式,下一秒亮介學長的手刀在他頭頂落下,亮介帶著微笑地說道:「從剛剛開始你的意見就特別多。」

「哈哈!澤村,你不要什麼事都沒做,還是你要來陪我練格鬥技?」

「是!我現在就去找事情做!」向倉持敬禮,澤村迅速遠離他。

「榮純君,你過來幫我們掛燈飾吧。」

站在聖誕樹旁邊的小春對澤村招手,後者見狀趕緊移動到他身邊,看著他手中握著一圈帶著燈泡的電線,不解地問:「這個是什麼?」

「這個要繞在樹上,插電後就會發光,吶,給你。」

小春將電線一端交給他,澤村拿著電線也還是一頭霧水的模樣,因為身高不夠的關係,沒有辦法將燈飾繞得很好看,最後是由降谷完成這個工作。

「唔,今天也太冷了吧。」

剛從外面走進來的御幸一也,在手掌呼口氣,隔著衣服摩擦自己的手臂,好不容易讓身體有些暖了才看見澤村穿著單薄的站在人群中四處張望。

御幸壞笑的上前,將冰冷的手貼在他的後頸,隨後澤村發出一陣驚呼,成功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視線,澤村正氣急敗壞的揪住御幸的衣領。

「啊,沒事沒事,各位忙自己的就好。」御幸沒有揮開澤村的手,反倒是先向其他人說道。

盯著他們的倉持,在掛上最後一個壁飾的時候,對著御幸說道:「喂,那邊的兩個不要摸魚,趕快幫忙啊,小心我揍你們喔!」

「倉持前輩,我可以先幫你揍他!」澤村有些激動的說。

「嘛嘛嘛,你冷靜點,我只是看你穿得太少了,想要……呃,委婉的提醒你這件事。」唔啊,這個理由聽起來真的很爛啊,總不可能說自己就想惡作劇吧。

放開御幸的衣領,澤村不想跟他計較,當然不是因為那個胡扯的理由。

「天氣很冷啊,你穿太少了,肩膀會著涼吧?」

「還好,我不會很冷。」

握住澤村的手,與自己冰冷的掌心相比,確實相當熾熱,看起來也沒有發燒的跡象,可能就是天生體溫高吧,但保險起見還是將自己的圍巾披在他肩上。

「感冒就麻煩了,加減披著吧,雖然我不知道笨蛋會不會感冒。」

「你說什麼啊!御幸一也!」

瞬間,澤村的頭頂再度受到重擊,御幸的屁股也被踢了一腳,倉持拿著佈置道具一臉不悅地站在旁邊,都要他們這兩個傢伙不要摸魚了,沒想到還在那邊卿卿我我?擺明就是欠踢。

倉持,踢得好。在場其他人的心聲。

「御幸,你給我過來這裡,窗戶就交給你噴了。」

看著御幸被倉持跟亮介前輩拖走,澤村揉著吃過兩次手刀的部位心想,自己一定是被他們打笨的,欸不對,他不笨啊,真是一群暴力的前輩們。

「榮純君,你可以幫我把這顆星星放上去嗎?在樹尖的位置。」

小春再度呼喚澤村,降谷跑去整理其他東西了幫不上忙,雖然澤村沒有降谷的身高優勢,但還是比自己高。

接過道具,澤村看了聖誕樹一眼,好像有點高,自己應該放得上去吧?他拿著星星,將手臂舉到最高,發現高度有點不夠。他看了小春一眼,試著顛起腳尖,但還是沒辦法順利將星星放上去。

「小春,你學壞了,你是不是故意在嘲笑我的身高!」澤村低著頭悶悶地說。

「榮純君你誤會了,我怎麼可能會嘲笑你呢。」不懂他怎麼會想到這方面,小春從旁邊拉出一張椅子,「踩在上面應該就夠了吧?」

「真不愧是小春,這麼替我著想!」

澤村站在椅子上,小春幫他扶著,因為聖誕樹是三角形的,沒辦法讓身子挺直,為了不靠得太近將樹撞倒,他稍微顛起腳尖,總算將星星放在樹尖上。在窗戶噴一堆白色泡沫的御幸分心的看向澤村,這個笨蛋,盡做一些危險的舉動。

眾人總算將宿舍佈置完畢,此時經理與高島禮帶著幾個麻布袋走了進來,裡面裝的都是監督與高島自掏腰包準備的禮物。

「真是太麻煩監督了。」結城平靜地說道,青道的平安夜總會提前結束練習,這是監督歷年來給他們的犒賞,沒想到今年連禮物都有了。

「襪子呢?你們都沒有準備襪子嗎?」突然,澤村開口問道。

「哈?你在說什麼啊?笨蛋村。」倉持代替其他人發出疑問。

「不是說在床頭掛襪子,就會有聖誕老人送禮物來嗎?」

現場氣氛凝結五秒鐘,御幸不由得打了一個噴嚏,隨即大夥開始笑了起來,倉持更是毫不留情的指著澤村,笑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你是笨蛋嗎?你真的是笨蛋啊!都已經是高中生了,還相信有聖誕老人啊?」

澤村露出吃驚的表情,看向身旁的小春,「欸───沒有聖誕老人嗎?」

 

/

 

因為猜拳猜輸被迫留下來收拾善後的御幸與澤村,將食堂環境整理差不多後,往各自的房間移動,不過御幸都習慣先陪澤村走到五號室再回自己房間,沿途澤村顯得悶悶不樂的樣子,想必是剛剛發生的事情讓他很介意。

「只不過是沒有聖誕老人而已,有必要這麼沮喪嗎?」

「從小我在床邊掛襪子隔天早上都有禮物的。」

「我說,那應該是你爸爸放的吧。」看著澤村稍微被凍紅的鼻子,御幸平淡地說道,他以前的夥伴們是不想破壞他這份天真故意不戳破的嗎?就算這樣好了,稍微有點常識應該就會知道這世上是沒有聖誕老人的。

澤村沒有接話,御幸也不知道怎麼開口,若在這時候嘲笑他,鐵定生氣。

他們站在五號室前,御幸又打了一個噴嚏,引來澤村的注意。

「平安夜那天你還是可以放襪子在床頭的吧,如果那是你每年的習慣的話。」打了幾次噴嚏後,御幸覺得鼻子有些癢,「我先回房間啦,你早點睡。」

「御幸前輩,你等一下。」澤村叫住他,御幸回過頭,看著他將早些時間自己披過去的圍巾繞在自己脖子上,「你好像比較需要這個,還給你。」

「欸?」因為澤村體溫偏高的關係,圍巾非常的暖。

「你把這個給我之後就一直在打噴嚏,要是你感冒的話……對比賽…會有影響的…所以,反正我不需要就對了,還給你!」說到後頭,澤村的視線開始飄移,而且越來越小聲。

嘴角忍不住勾起,他伸手揉了揉澤村的頭髮,「謝啦!我就接收了,澤村的愛心。」

「我回房間了!晚安!」

看著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進五號室,御幸右手抵住圍巾,感受自手心傳來陣陣的暖意,心情真是不錯。

「笨蛋村你是遇到貞子了嗎?這麼慌張?」躺在床鋪上看雜誌的倉持往他的方向看去,「唔哇,你的臉超紅的不會是發燒了吧?是說,笨蛋也會感冒嗎?」

「倉持前輩,我才沒有感冒!」澤村快步走到書桌前,突然想到什麼,接著道:「雖然沒有感冒,但我也不是笨蛋!」

「啊,是嘛。」倉持顯然對他的解釋不以為意。

澤村試著翻找從家鄉帶來的行李,找不到他經常掛在床頭的襪子,說得也是,當初就沒有把這個東西放在裡頭吧,棒球留學誰會帶聖誕節用的襪子啊!雖然有點尷尬,但平常的襪子他是有多準備幾雙。

「你不會真的要把襪子掛在床頭吧?」

「哼,有什麼不可以,說不定真的有聖誕老人會送禮物過來。」

「嘻嘻,有夢想是很不錯啦!那我也來掛一下好了。」

「笨蛋村,你想要什麼禮物啊?」

「還沒有想到耶,倉持前輩,你這麼問,難道是想送我嗎?」

「怎麼可能,你是想要被我摔嗎?」

「………小澤村,你們兩個怎麼可以把我遺忘了?」坐在電視機前希望兩人跟自己搭話的增子透沉默許久,終於忍不住自己開口。

「增子前輩,原來你在房裡!非常抱歉,我都沒有注意到!」

「……不,沒關係。」增子臉上掛著兩行淚。

 

/

 

翌日,澤村下意識的往襪子裡看,因為裡面空空如也而顯得有些失落,但在被倉持吐槽聖誕老人都是平安夜當晚才開始工作後,再度恢復原有的精神。

在教室裡,倉持思考片刻,像在猶豫什麼,最終走到御幸桌前,「喂,澤村那傢伙好像真的很在意聖誕老人的事情。」

「是嘛,畢竟他就是這點有趣。」

「看他這麼期待的樣子,我怕明天早上他心情會受影響。」

托著下顎看向窗外的御幸收回視線,盯著倉持說道:「你還蠻關心他的。」

「喂,你不會連我的醋都吃吧?」

「怎麼可能啊,我知道倉持不可能會出軌的啊!」御幸露出壞笑,「因為你的對象生氣起來會很可怕呀。」

「御幸…」倉持揪住他的衣領,「講認真的,看是要你還是我隨便放個東西在他的襪子裡都行,省得看他期望落空的表情。」

「放心,禮物我已經準備好了。」御幸拍開他的手,「今晚看我表現囉!」

「真意外,你居然這麼上心。」

「這是什麼話,好歹我也是有貼心的時候。」

 

平安夜,青道的訓練提早結束,沒有約的小夥伴們都聚在青心寮食堂內,以結城隊長為首,簡易辦個派對,相互打鬧、交換禮物、一起吃聖誕蛋糕,現場氣氛相當和樂,不時充斥許多笑料。

御幸坐在一旁,打趣地看著澤村跟倉持以及純前輩在那邊打打鬧鬧,將氣泡飲料當成酒在那邊大喊乾杯,派對用小帽因為他的好動被擠的歪七扭八,一切的一切都讓御幸不由得想笑。

「不跟他們一起玩嗎?」亮介拿著飲料,坐在他身旁。

「不了,這樣就挺有趣的。」

「我還以為你是因為性格太糟融入不了他們呢。」

「哈哈哈,這點亮前輩有資格說我嗎?」

「御幸,你現在很敢說了啊。」

「冤枉、冤枉。」

 

「你剛有看見純前輩的臉嗎?哈哈哈,被隊長畫得亂七八糟的,除了下巴原本有的鬍子以外,還多了八字鬍!太好笑了。」

「是是是,你能不能站穩一點?」

御幸聽從前輩們的命令,扶著瘋言瘋語的澤村回到五號室,究竟是怎樣的腦袋可以喝氣泡飲料就像發了酒瘋一樣?原本就高的體溫好像更高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玩得太嗨的關係。

踏進沒有人在的五號室,御幸讓澤村躺在床上,伸手貼住他的額際。

「好像真的有點高,應該不會感冒了吧?」他將棉被往上拉,將澤村包的密不通風的,喃喃自語道:「明天再看情況好了。」

接著他看見澤村掛在床頭的襪子,忍不住笑出聲,怎麼是青道的襪子啊!注意到裡面有張紙條,確認澤村睡著了才將它拿出來看。

『聖誕老人,請給我最棒的禮物。』

御幸盯著澤村,再看著紙條的內容,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這麼貪心。

張望四周,從澤村的桌上抽出一支筆,接著看向熟睡中的他,「澤村小朋友,聖誕老人現在要幫你實現願望了。」

將禮物塞到襪子裡,確認澤村的狀況後,御幸便離開了五號室。

 

/

 

「澤村…蠢村……笨蛋村!」

隨著意識漸漸恢復,倉持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

怒喊宛如在耳邊爆炸,澤村嚇得自床面彈起,差點又要撞到腦袋。

「倉持前輩,你不要突然大吼,嚇死我了!」

「你還知道要醒來啊?」

注意到他已經穿好學校制服,澤村好奇地問:「倉持前輩今天動作這麼快啊?」

「都已經中午了好嗎?我是用午休的時間過來的。」真是的,御幸那傢伙自己不過來,說什麼有事情要找監督商量。

「什麼!那我…」完全沒注意到時間的流逝,就這樣直接睡到中午。

「我已經讓金丸幫你請病假了,昨晚好像有點發燒吧。」倉持奉命確認澤村的狀況,要回班級報告,加上午休時間快結束了,他準備離開宿舍,「你今天就待在宿舍裡休息吧,放學後的練習你看狀況要不要來參加。」

「對了,倉持前輩有收到聖誕禮物嗎?」澤村突然想到他跟倉持都有放襪子,昨晚是平安夜,聖誕老人應該有來送禮物吧。

「早上我看過了,什麼都沒有,果然還是沒有聖誕老人的吧!我先走了!」

目送倉持離開,澤村盯著自己的襪子,外觀看起來就像沒有任何禮物的樣子,到底要不要翻開來看呢?放在裡面的紙條,說不定聖誕老人也沒有看過,因為他根本就沒有來。

做了五秒的心理建設,澤村終於翻開襪子,裡面只有一張紙條,而且是自己最初放進去的那張,嘆口氣,果然離開家裡就沒有所謂的聖誕老人了吧!還是因為他的願望太難實現了,所以才沒有收到禮物嗎?

他將紙條拿了出來,在手中把玩了一下,若他現在改願望的話,聖誕老人半夜還會來嗎?想到這點,澤村決定要把願望改得簡單一點,他穿上外套,來到桌前拿筆,接著將紙條攤開來,卻愣在原地。

不由得笑出聲,原來聖誕老人早就來過了,「搞什麼啊,那傢伙!」

 

 

 

 

 

『聖誕老人,請給我最棒的禮物。』

 

『聖誕老人決定送你一個最棒的男朋友!』

 

 

 

 

 

「倉持,你覺得我這樣是不是很浪漫?」

「……好噁。」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