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澤村老師適應這個工作了呢。」午休時間,好不容易將吵鬧的小朋友安撫好,高島與澤村正在收拾被弄亂的環境,突然她開口說道。

「哈哈,只要努力就能適應的!」澤村乾笑幾聲,接著將頭垂下,這工作真的不是普通的辛苦,尤其是那群宛如惡魔的孩子,總是做些讓他一個頭兩個大的事情。

大學畢業想不到要做什麼,被父母拜託至親戚開設的保育園幫忙,想不到理由拒絕的他還特地花了一段時間準備保育士的考試,那段日子真的很辛苦,念書什麼的自己真的很不擅長,幸好結局是好的,取得資格後他開始在這裡工作,至今不過一個月的時間。

他心目中的小朋友應該是軟綿綿、可愛而且聽話的,然而這不過是個幻想,想他剛來的第一個禮拜,就被這群魔鬼搞得心力交瘁,滿滿的問題學生,常有小朋友動不動就大吼大叫,或是像大人一樣精明的暗算他。

每當他身心疲憊的時候,有個叫做春市的小朋友總會拿小點心給他,雖說春市總是紅著臉不說話,但他認為這應該是小朋友鼓勵他的方式。

「澤村老師都來一個月了,看起來還是沒有游刃有餘的感覺啊。」

下意識往聲源處瞪去,那是這個保育園裡最受女老師及小朋友歡迎的傢伙,御幸一也。要說他為什麼受歡迎?不外乎就是長得帥,池面混帳,不是他仇視帥哥,而是這傢伙總是想盡辦法的找他麻煩,即使其他老師不覺得,但他就是這麼認為。

「別這個眼神,好可怕啊。」

「御幸老師也是,別老是故意惹澤村老師生氣呀。」

「因為他看起來就像個笨蛋嘛。」

將最後一個玩具收進盒子裡,澤村什麼話都沒說,默默將玩具盒放回原位,他真心不喜歡這個同事,什麼嘛,老是將人當笨蛋,難道他不曉得說別人笨蛋自己才是笨蛋嘛!

見澤村的反應,高島和御幸互看一眼,感受到前者犀利的視線,御幸趕忙雙手合掌點點頭,看樣子玩笑開得太過火了。

 

/

 

午休時間結束,又開始要面對這群小惡魔了,其實他們也有可愛的地方,像是坐在牆邊那個看著將棋的小朋友,明明不知道怎麼下自己卻玩得很開心,還有就是默默畫圖的春市,他總是特別安靜,但他的哥哥可就不一樣了,小湊亮介與倉持洋一這雙人組,不知道打哪來的歪點子,一個計畫一個實行,簡直就是澤村的剋星。

雖說一直有新的保育士來報到,但總是沒幾天就會離開,他們應該也沒有要逼走老師的意思,可能就只是覺得好玩而已吧,這些壞點子其實也不是多嚴重的事,只是倉持比較麻煩,每當澤村想要抓住他好好訓斥時,那躲避技能簡直MAX,要抓都抓不到。

「澤村,追不到倉持很累吧。」總是一臉笑容,小湊亮介手擺在後頭輕鬆地道。

「要叫我澤村老師啦!」放棄追倉持的念頭,澤村找個空位一屁股坐下,聰明人就知道不能跟小朋友比體力,他們只是腿短了點,精力可是相當可怕的,「你們老是這樣找我麻煩,我都不曉得你們是討厭我還是喜歡我了。」

「什麼嘛,澤村你在煩惱這個呀。」倉持看了澤村一眼,默默移動到亮介旁邊。

「我們當然是喜歡澤村老師啊。」嘴角微微一笑,亮介說道,「澤村老師不曉得嘛,如果你喜歡一個人,就是會去欺負他啊,這樣才會特別在意對方嘛。」

「亮介,你年紀小小就有這種想法,真的太可怕了。」澤村將手放在他頭上,微微皺起眉頭,「你這種想法不改的話,長大就沒有女孩子要喜歡你了,對吧,倉持。」

原本還在傻笑的倉持突然沒了笑容,然後默默的從亮介身邊移開,站在澤村身旁,拉著他的圍裙,「怎麼,你也知道害怕啦?」

突然間,總是笑容滿面的倉持泫然欲泣,見狀的澤村開始不知所措,張望四周想找救星,無奈方圓十步的距離裡,只有在那邊準備活動道具,背對他的御幸,「喂!御幸一也!你過來一下!」

很難得澤村會主動叫自己,雖然連名帶姓的叫法還是那麼沒禮貌。

御幸轉過身,見到的是拉著澤村一副快哭出來的倉持,他驚覺事情有些嚴重,偷偷看了站在旁邊面無表情的亮介一眼,忍不住嘖了一聲,他快步走向澤村,一把將倉持往自己的方向拉了過來,「來,倉持,別給澤村老師添麻煩。」

當倉持從悶聲偷哭準備轉為放聲大哭的時候,御幸先行一步摀住他的嘴。

「我說,你這樣應該算欺負他了吧……」澤村原本還愣著,見到御幸的舉動出聲問道。

「倉持的狀況比較特別,你剛來沒多久還不知道,我等會再跟你解釋。」還沒有說清楚,御幸就將倉持帶往另一個房間。望著他們的背影,澤村完全一頭霧水,想到亮介還在一旁,怕他被倉持的突發狀況嚇到,澤村伸出手想安慰他卻被他拍掉。

離開的倉持、御幸,以及獨自遠去的亮介,澤村撫著自己的手背,內心除了咦──────之外,毫無其他。

他真的搞不懂這群小朋友到底在想什麼。

感覺有人在拉自己的褲子,澤村往下看,小湊春市指著不遠處哭起來的增子小朋友,「增子說他的布丁被吃掉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澤村趕緊跑過去安慰他,摸摸增子的頭,好不容易安撫好他情緒的澤村突然想到,下意識開口問,「增子,你哪裡來的布丁?」聞言,增子哭得更大聲了。

 

/

 

自從倉持的事件結束後,澤村覺得自己莫名在意那個討厭的傢伙。

那天他將倉持帶出去沒多久,也把亮介帶了出去,接著不到三十分鐘,他們三個一起回來了,倉持還是像原來那樣嘻皮笑臉的跟在亮介後頭,雖然亮介的表情沒什麼變化,但周圍的氣氛產生了些微改變,不,是個蠻劇烈的改變。

倉持經常若有似無的牽起亮介的手,他告訴自己別想太多,都是小孩子,這沒什麼奇怪的。

最奇怪的是不管他怎麼問,御幸就是不告訴自己究竟發生什麼事,總是巧妙的避開這個話題,而且平常總會對他惡言相向的行為明顯減少很多,這其中絕對有鬼!那傢伙絕對有什麼陰謀!

「我對你都這麼客氣了,能不能收回你的敵意啊。」在幫小朋友整理被單的御幸感受到背後灼熱的視線,無奈地說道。

澤村時常躲在牆角偷偷盯著他看,雖然他不反對澤村如此熱情的行為,但這麼做小朋友可是會學起來的,看吧,降谷小朋友就偷偷躲在牆邊呢,雖然他可能只是想要一個人待著。

「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快告訴我!」開門見山,澤村劈頭就問。

「嘛,有些事情還是別知道比較好。」

「例如什麼?」

御幸嘆口氣,他還以為自己表現的夠明顯了。

走上前,將臉湊近澤村耳邊,「例如,像我喜歡你這種事。」說完還壞心的吹了一口氣。

在澤村手臂揮起來的時候,御幸已經聰明的往後退一大步,「嘻嘻,澤村老師,就說有些事情你別知道比較好。」

「我去準備下午要用的摺紙材料,晚點見啦。」

語畢,御幸將身上的圍裙脫了下來,餘光瞄見紅著臉摀住耳朵的澤村,突然覺得心情很好。

 

高島禮從外面回來見到的是抱著雙膝靠著牆面坐下的澤村老師,而且眼神放空完全沒有聚焦在小朋友身上,純跟倉持已經快要打起來了,她趕忙前去阻止,稍微點一下人數,驚覺數量不對,幸好在牆角發現睡著的降谷,不然將人搞丟可就慘了。

「澤村老師,你怎麼了嗎?」她喚了好幾次,澤村才回過神來。

「不……我沒事。」現在不是想那傢伙的時候,這樣就中他下懷了。

「如果澤村老師覺得這份工作很累的話,離開也沒有關係。」聞言,澤村瞪大了雙眼,她接著道:「不將心思放在小朋友身上,要是出問題會很麻煩的,我想御幸老師應該就是喜歡澤村老師那股傻勁吧,記得你剛來的時候,被他們欺負的可慘了,抓頭髮、掐臉蛋甚至騎到你身上什麼的,但你沒有生氣還是滿臉笑容的陪他們胡鬧,所以我一直認為你可以勝任這份工作的。」

「咦?妳說什麼?」

看著他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她緩緩地道:「記得你剛來的時候……」

「不是,再前面一點。」

「我想御幸老師應該就是喜歡澤村老師那股傻勁吧?」

瞬間,澤村站起身子,說要去趟洗手間就將高島扔下快步離去,看著他焦急的背影,她開始煩惱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

 

/

 

試圖用冷水讓自己清醒一點,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有那麼多未知的消息接踵而來。

為什麼高島老師會知道那傢伙喜歡自己?

不對,自己應該在意的不是高島老師為什麼會知道,而是那傢伙為什麼會喜歡自己才對吧?傻勁?搞什麼東西,莫名奇妙的針對他、欺負他,找他麻煩,現在又突然說喜歡他,到底哪句話才是真的。

「我為什麼要煩惱這種事情!」

「什麼事?」在同個空間裡傳出第二人的聲音,御幸一也站在門邊疑惑地問。

「你怎麼在這裡!」澤村有些激動地指著他。

「這裡是洗手間啊,我當然是來上廁所的。」御幸邁開步伐,沒有走到最深處,反而在澤村身旁停下腳步,「開玩笑的,我聽小禮說你跑到這裡來了,所以就來找你。」

不曉得視線該放在哪,澤村只是低著頭,沒有看清他的表情。

「記得你剛來這裡的時候,迷路了對吧?」

澤村點點頭。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我說,御幸一也,你不會是因為這麼老梗的理由……」澤村抬起頭,看見的是御幸經常掛在臉上的笑容,他開始有些支支吾吾,「不會是因為我找你問路,你覺得我特別可愛,所以就喜歡上我了吧?」

語畢,偷偷看向御幸,他用一臉複雜的神情看著自己,「嗯……我確實是對你一見鍾情。」

澤村開始覺得自己心跳有些加速。

「不過是因為覺得你很笨。」

「……」

「………」

「你說什麼!」他一手抓起御幸的衣領,口氣相當的差,「你確定你是在跟我告白而不是惹怒我嗎?」

「當然,我很認真的在告白呀…」御幸乾笑,「當時你找我問路,我跟你說了三次,你卻還是找不到這裡,我就覺得你特別可愛,因為很笨,然後看你被那群小孩欺負,就覺得你更可愛了。」

「御幸一也!你以前絕對沒有交過女朋友,哪有人這樣告白的!」

感覺有點難以呼吸,御幸試著將澤村抓住他的手揮開,「我是認真的啊。」

澤村放開了手,轉過身,「我才不相信你,感覺一點都不真實。」

「你看我以前不是都在欺負你嗎?那就是我喜歡你的表現啊。」

突然想起亮介小朋友也說過類似的話,澤村瞇起眼睛,「既然喜歡為什麼要這樣,欺負不就是討厭嗎?其實你是討厭我的吧,現在才故意捉弄我。」

「你有沒有常識啊?男孩子會去掀女孩子的裙子,有九成是因為喜歡她。」

「我又沒穿裙子。」

「……」御幸停頓三秒,隨即放聲大笑,「哈哈哈,你果然是笨蛋。」

澤村還想發火,就被他拉進懷裡,「我是真的喜歡你,真的。」

周圍的空氣漸漸凝結,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澤村也沒有將他推開,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一分鐘。這時,熟悉的嗓音響起,伴隨著一旁默默開啟的隔間,「你們要告白,能不能選一下地點?」

見到來人,澤村迅速將御幸推開,臉瞬間通紅,「園、園長我不曉得您在這裡,我、我、我先出去了!」落荒而逃。

園長洗完手,對著呆站的御幸說道:「別影響工作,我就不會反對。」

 

/

 

下午的摺紙活動,澤村和御幸各帶著一組進行。

期間御幸經常對澤村比一大堆有的沒有的手勢,搞得小朋友們有樣學樣,可能以為御幸在跳什麼運動體操之類的。

「御幸老師,能不能不要摺紙?」

「那麼你想做什麼呢?哲。」

「玩這個。」抱著將棋盤,他露出相當堅定的神色。

「讓純陪你玩去。」

正想用色紙做出超級無敵帥氣大寶劍的伊敷佐純咦了好大一聲,「我才不要,哲你自己去玩。」

「過來。」將棋盤放下,伸手緊抓著純的手腕。

「我不要玩那個鬼棋啦!我要摺紙!老師!御幸老師!」

御幸壓根兒不理會純的叫喊,看著一旁默默摺紙的小湊春市,輕聲將他喚了過來。

 

「老師,澤村老師……」春市拿著一朵紙做的紅花,拉著澤村的衣角。

「哇,小春真是了不起,做出一朵很棒的花。」澤村蹲下身子,對著春市鼓掌。

得到稱讚的春市紅著臉,將紙做的花往澤村的方向遞過去,看起來很不好意思,「澤村老師,嫁給我。」

「咦?」澤村露出困惑的表情,但他還是接過花朵,「小春,你在哪邊學這句話的?」

小春歪著頭,疑惑地看著澤村,手指著不遠處正在教小朋友摺紙的人影,「是御幸老師把花拿給我,要我跟你說的。」

澤村感覺自己額際爆出許多青筋,往他的方向吼道:「御幸一也,你在亂教什麼!!!」

「澤村老師,不要突然大吼,小朋友會嚇到的。」高島老師推了眼鏡,貼心叮嚀。

「哈哈哈,這是我對澤村老師愛的表現呀。」

「你、你在小朋友面前不要亂說!」

 

/

 

尾聲01

 

「亮介哥,嫁給我。」拿出紙做的戒指,倉持單膝跪地。

正在摺紙的小湊亮介看了他一眼,「不要。」

「………」站起身子,默默將戒指收在身後,「那,讓我一輩子跟著亮介哥。」

「嗯…」亮介思考了會,「這個可以考慮。」

「是!」

 

「呀呀呀,果然是名師出高徒。」看著兩人的互動,御幸欣慰地說道。

隨即他的後腦勺被澤村湊了一拳。

「都說不要教壞小朋友了!」

 

 

尾聲02

 

某天澤村因為身體有些不舒服,準備早退。

此時春市如往常般又拿了小點心給他。

「小春,謝謝你,每次你都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拿點心給我。」

春市點點頭,又搖搖頭,弱弱地開口:「那些都是御幸老師讓我拿給你的,因為他說這樣澤村老師就會開心。」

聞言,澤村看向在旁與小朋友玩在一起的御幸,嘴角默默勾起笑容。

「澤村老師笑,御幸老師也會很開心的!」

澤村摸摸他的頭,「是嘛。」

「對!因為澤村老師是御幸老師的老婆嘛!」

「……」

那個混蛋到底在灌輸小朋友什麼啊啊啊啊啊!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