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村,你就在我身邊投一輩子的球吧。」

「御幸前輩,你在說什麼呀?雖然我很想這麼做,但不可能投一輩子吧!」

「………」

「…你真的是個笨蛋!」

「幹、幹什麼突然罵我啊!喂!」

 

/

 

「喂,你和澤村那傢伙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收回望著窗外的視線,御幸再度對倉持的觀察力表示欽佩,他選擇避而不答,他和澤村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只是自己莫名一股氣而已。

「真的嗎?那傢伙在寢室時都在發呆,我就想是不是跟你有關。」

「你從哪一點感覺得出和我有關了?」

「嘛,因為你的性格這麼差,我想是不是你惹他生氣了。」

「喂喂,到底是誰惹誰生氣呀…」御幸無奈地道。

 

「吶,倉持,如果有女孩子對你說,想一輩子看你打球,你覺得怎麼樣?」

「啊?不可能一輩子都在打球吧。」看著倉持疑惑的表情,御幸突然有種想要反省自己的念頭,他接著道:「你不會是把這個問題拿去問澤村,結果那個笨蛋沒有給你滿意的答案吧?」

御幸乾笑,「嘛,差不多意思吧。」

「嘻嘻,不過有女孩子對我有意思的話,好像也不錯。」

「你這句話我已經錄下來了,給亮前輩聽聽也不錯。」

「……你就算沒惹澤村生氣,也要把我惹怒了,混蛋。」

 

像是想到什麼,倉持突然開口道:「對了,你還記得若菜吧?澤村的青梅竹馬。」

「哦,有聽說,怎麼了嗎?」

「之前若菜傳來的簡訊裡,有句話就是希望能一直在那小子身後看他投球,這麼說來跟你的問題差不多,不過你應該不是指這件事吧?」倉持話才剛說完,御幸眉頭深鎖,盡量不讓自己的表情顯示太多情緒。

「你不會幫那笨蛋回簡訊了吧?」

「我是幫他回了,當時他正被我十字固定著,但內容都是那小子確認過的,畢竟隱約感覺出那句話好像有什麼特別的含意。」

「哦…」御幸別有深意的笑,「所以呢,你幫他回了什麼?」

「也沒回什麼特別的,不過他好像沒看出若菜那句話背後的意思,竟然回她一直跟在身邊的話很像幽靈,我都不曉得這小子是真傻還是裝傻了。」

聞言,御幸忍不住笑出聲,看來有問題的不是自己,而是那傢伙的腦袋,其實他當時也是不曉得怎麼開口,才會用這麼拐彎抹角的說法,沒想到澤村的回答卻讓他這麼無語,看來不投個正中直球,單靠澤村那個腦子到畢業絕對都想不出答案。

「我怎麼覺得你的笑聲有點不懷好意?」

「你的直覺挺準的嘛。」

「不是直覺,是經驗。」

 

/

 

片岡監督與高島禮站在牛棚外沉默不語。

棒球投進手套的聲音此起彼落,這樣是正常的,但就是因為這麼正常,才顯得一切這麼不對勁,就連反應容易慢半拍的降谷都察覺到了,站在身旁的澤村今天過分安靜,若在平時,他絕對是最吵鬧的那個。

「澤村。」「澤村…」「澤村!」

監督連續叫了三聲,澤村才有了反應,回過神來趕緊衝到監督面前,做出敬禮動作,「將、將軍!請問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在下!」

高島禮思考片刻,伸手輕輕覆上他的額際,感受手心傳來的溫度,說道:「體溫是正常的,沒有發燒。」

澤村隨即大笑幾聲,語氣雖然一樣高昂,但感覺沒有了以往的活力,「哈哈哈!身為隊伍的重要主力,我是絕對不會生病的!將軍請放心,我沒事!」

監督沉著臉,神情看來相當嚴肅,「現在的你不能算是隊伍的戰力,離開牛棚繞著球場跑到你的注意力集中為止。」

停頓數秒,澤村默默放下手套,彎腰將鞋帶綁緊,在眾目睽睽下開始獨立訓練,大夥見狀議論紛紛,沒有精神的澤村榮純,足以讓隊伍的氣氛變得詭異。

「現在不是擔心別人的時候,做好自己的練習!」

「是!」

 

澤村邁開腳步繞著球場跑的同時,一邊使勁地拍著自己的雙頰,直到感覺臉頰發熱才停止動作,他到底在幹什麼,現在可不是分心的時候,為什麼從那天開始自己腦袋裡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都是御幸一也那個混蛋,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

 

『澤村,這本少女漫畫我也很推薦喔!第四話開始就很精采了。』

『哦!這麼說妳當初在追連載的時候,必須撐過三週無聊的過場嗎?』

『也不是這麼說啦…』班上的漫友近期很常推薦少女漫畫,讓他不免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微妙的變化,看見澤村略為奇怪的表情,好奇地問道:『你怎麼了嗎?今天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奇怪。』

將手中的漫畫闔起,澤村深呼了一口氣,張望四周確定沒有閒雜人等後,細聲地問道:『我問妳們,如、如果有女孩子跟我說,要我一輩子在他身邊投球,這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因為我聽不懂什麼意思,對方好像有點生氣。』

『這、這……』她們下意識地往春乃的方向看去,『這當然是在跟你告白啊!你到底是回了什麼讓春乃生氣啊?』

『欸?這跟她有什麼關係嗎?』

聞言,她們眉頭深鎖,沒想到除了春乃以外,還有其他的傢伙對澤村這個笨蛋有興趣,看樣子除了家鄉默默守護的青梅竹馬,春乃的敵人還真不少!

『我回他怎麼可能投一輩子的球,他就揍我了。』

『沒想到對方這麼暴力,澤村你其實…是個M?』

『妳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投以不解的眼神,其實內心異常混亂,她們到底有沒有解讀錯誤?告白?少女漫畫裡的告白不都是互通心意後,看著對方說我喜歡妳嗎?在我身邊投一輩子的球,這、這種莫名奇妙的話是告白?

『雖然不曉得那個女孩子是誰,但這句話不就是想要你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嗎?對方一定是個很害羞的女孩子,才會用這麼委婉的方式告白。』

『那、對方如果是個捕手的話呢?』

愣了幾秒,她們笑出聲來,『澤村你在開玩笑嘛,那個女孩子是捕手呀?』

頻率相當快的搖頭,感覺自己瞬間冒出了許多冷汗,慌亂地拿起桌面上的漫畫遮住自己的臉,迴響在耳邊的心跳聲如雷貫耳。

御幸這句話真正的含意是什麼意思,可能只有當事人知道,但他完全不想、不敢去問,要是弄錯意思而被嘲笑的話,他在隊伍的顏面何存。

 

「啊啊啊啊啊!可惡啊啊啊啊!!!!」

正在練習的球員們,被場邊突然冒出的咆哮聲嚇個正著,不曉得澤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聽見這聲大吼,眾人心裡卻顯得有些踏實。

 

/

 

「場邊那個狂吼的傢伙是怎麼回事?」因為某些原因晚到球場的御幸看了金丸一眼,指著遠方的澤村問道。

「那傢伙這幾天總是心不在焉的,監督就讓他獨立訓練了,本來我們還蠻擔心那個笨蛋的,但是他跑了幾圈後就開始大吼大叫,現在已經沒什麼人想管他了。」

「哈哈,果然是那個笨蛋的風格。」御幸對著澤村揮手,「喂!那邊精力旺盛的笨蛋!現在到牛棚來一下!」

聽見熟悉的聲音,澤村往他的方向看一眼,鼻子用力呼口氣,就像沒有看見他一樣,繼續繞著球場跑,御幸的嘴角微微顫抖,「…無視我?那個混蛋。」

「澤村,現在到牛棚來。」片岡監督雙手環胸,對澤村說道。

「是!將軍!」

澤村從場邊往牛棚移動,即將要和御幸擦肩而過時,後者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因為反光的關係,看不見眼鏡下的目光,只覺得語氣有些冰冷,「你搞什麼,前輩在跟你說話。」

腦袋沒有辦法冷靜下來,澤村覺得四周的溫度沒有比被握住的手腕還要熱,他不算用力的揮開御幸的手,壓低帽沿,「抱歉,將軍找我,有什麼事情晚點再說。」

「吶,你們果然是吵架了吧,氣氛明顯不太對啊!」站在一旁的倉持說道。

片岡監督一聲令下,「澤村,進牛棚練投,御幸,你來接。」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澤村聽見監督的指示,差點陷入瘋狂的狀態,平常在牛棚都是降谷跟那傢伙搭檔的,為什麼現在要讓他接自己的球?如果是之前,聽見這樣的指示絕對很高興,但現在是敏感時期啊!

 

「單獨讓御幸和澤村待在牛棚可以嗎?雖然不曉得他發生了什麼事,希望他們能趕緊調整狀態,這樣比賽的時候才能專心。」高島推了下眼鏡,平靜地說。

「不要緊,就讓他們去吧,我相信御幸能夠解決,比起澤村的狀態,現在更重要的是再強化打線的能力。」

 

「先試試變化球的握法吧。」過度的緊張導致揮臂不完全,別說變化球了,現在的澤村連一般的直球都投不進好球帶,「你太用力了,放輕鬆投。」

接連幾球還是壞球,以現在的狀態,別說在比賽的時候登板了,就連在牛棚都不想接他的球,果然還是要了解一下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啊!御幸站起身,往澤村的方向走去,後者顯得很緊張的模樣。

「投球的時候你在想些什麼?澤村。」不曉得是不是錯覺,在自己的手套碰觸澤村的肩膀時,感覺到他好像顫抖了一下。

澤村沒有回答,只是低著頭。

嘆口氣,一直以來都是看著澤村豐富的表情了解他當下的狀態,像現在什麼都不說的模式,還真苦手,而且這傢伙從剛剛都不看自己一眼,連耳根都冒紅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等等,難道有這種可能性?

伸手勾住澤村的脖子,他明顯嚇了一大跳。

「喂,我說,你不會是……不曉得怎麼面對我吧?」

澤村急忙地將他揮開,一不小心就給御幸一個肘擊,扁嘴道:「還、還不是你那時候說了奇怪的話,我們班上的同學說那是…那是…」

「痛痛痛…你反應能不能別這麼大…」揉著被撞疼的部位,御幸解讀澤村的話,接著說:「奇怪的話?啊!你是說在我身邊投一輩子的球嗎?」

「不然還能有哪句話!!!」突如其來在耳邊響起的大吼,讓御幸捂著耳朵下意識退了幾步。

 

原來倉持說這幾天的澤村很奇怪,是因為一直在意這句話嗎?雖然不清楚是什麼樣的契機,既然他會這麼在意,那麼應該是讀出這句話的含意了?忍不住笑意,明明那時候像個遲鈍的笨蛋一樣,怎麼突然變得精明了?

看見御幸如往常般的壞笑,澤村不由得一股氣,果然是開玩笑的吧!幸好自己什麼都還沒有問,不然鐵定被這個討厭的前輩當成笨蛋了。

 

「你真的是個討厭的傢伙。」

「嘛,你說這句話是因為你害羞嗎?」

「當然是因為生氣啊!你這個臭眼鏡仔!」伴隨著一陣怒吼,澤村一把搶過御幸手套內的球,打算往他那張壞嘴扔過去。

「等、等等,你幹嗎突然這麼生氣啊…」看出他的舉動,御幸趕緊抓住他的手腕,開什麼玩笑,被硬球打到臉的後果是很可怕的。

「她、她們說什麼這句話是告白的意思,怎麼可能嘛,尤其是從你這個壞心眼鏡的嘴裡說出的,可信度根本是零!果然這是你想要捉弄我設下的陷阱!」

為什麼知道是開玩笑的後,會這麼難過呢?是因為被討厭的前輩嘲笑嗎?不,不是這個原因,他知道,絕對不是因為這樣。

 

「可惡!為什麼突然流了這麼多汗!」用手臂抹去差點奪眶而出的眼淚,男子漢大丈夫,被騙就被騙了,睡一覺起來什麼都能忘記!

 

御幸見狀,輕嘆一口氣,拉過澤村的手,讓他靠在自己肩上,「果然不能期待你這個笨蛋的智商。」

 

「你說什麼!你說誰是笨蛋來著!」

「我喜歡你啊,笨蛋。」

 

 

 

/

 

 

尾聲

 

「喂,你這傢伙太激動了,冷靜點!」

練習的眾人看見御幸連捕手的護具都來不及脫,急忙從牛棚跑了出來,身後的澤村怒氣騰騰的追著,一副要痛扁他的氣勢。

「混帳!那是我的初吻,還給我啊!」

「哇,沒想到你這麼童貞。」

「御幸一也你給我過來!!!!」

 

大夥很有默契地看向站在投手丘上的片岡監督,爆起的青筋以及逐漸深沉的表情,看來御幸跟澤村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了。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