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近的狀態不錯嘛。」

「……御、御幸前輩。」

「嗯?有什麼事嗎?」

「不,沒什麼,若沒有什麼事,我、我還想去跑步。」

「喂……」

還沒來得及將他攔下,御幸看著澤村逐漸跑遠的身影,露出不解的眼神,若在平時,簡單誇獎他幾句話,絕對會高興的大吼大叫,那傢伙……明顯有什麼話要對他說,投手真是難懂的生物啊!

拿出寫著他名字的輪胎君,澤村小心翼翼地往御幸的方向看去,後者正在和降谷說話,內心不由得一股氣,加重踩在地面上的力道,這個討厭的前輩究竟在想什麼?自己與他現在到底是怎樣的關係?自從上次在牛棚說喜歡自己還把他的初吻奪走後,平常的相處模式就跟以前一模一樣,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不不不不,他急忙晃晃腦袋,想將這個想法甩出去,他們還能有什麼發展,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努力練習,在比賽中投出漂亮的球,讓球隊獲得勝利,只是……

 

/

 

「喂,倉持,你有時間嗎?有點事情要問你。」倉持愣了幾秒,跟著御幸走到教室外的走廊。

「有什麼事情嗎?讓你主動來找我,真是難得。」倉持停頓片刻,御幸還沒開口,「不會是跟澤村有關吧?畢竟和你親近的朋友沒幾個,哈哈。」

「這幾天,那傢伙對我的態度有點奇怪,似乎有什麼話要跟我說,我問他又說沒事,你跟他同個寢室,想問看看他最近的狀態怎麼樣?」

「喂喂喂,你們兩個怎麼那麼多事啊…」倉持無奈地嘆口氣,聳肩,「你是以哪個立場關心他的事情?隊長?男朋友?如果是隊長的話,他最近投球狀態不差,應該不需要擔心,如果是男朋友的話,那關我什麼事!情侶吵架不要拖我下水!」

「喂,你小聲點。」注意到周圍的視線,御幸流了一滴冷汗。

「那天有待在球場的都知道隊長大人奪走了澤村的初吻,你這是在不好意思什麼?」想當初他惹亮前輩生氣的時候,都沒有人給他建議要怎麼處理,「算了,看在你們兩個都是童貞的份上,倉持大前輩我就幫幫你們好了。」

「你突然這麼有幹勁是想做什麼?」御幸乾笑,「我只是想要問你澤村在寢室的狀態而已,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呿,好吧,澤村他在寢室很正常,一點都不覺得哪裡有異狀,除非你是指他睡前一直在看少女漫畫。」

「這樣嗎……」搔搔頭。

「瞧你這反應,不會是關係還沒有確定下來吧?」倉持說道,見御幸沒有反駁,難掩心中的驚訝,說:「喂喂喂,這是怎麼回事,不是都接吻了嗎?雖然是你強吻人家。」

「不,應該說……」御幸有點無力,「我這次故意使壞的有點超過了。」

「………」倉持面無表情,右手揮了揮,「不,你絕對不止這次。」

 

/

 

不想讓私事影響到他投球的心情,他能做的就是轉移注意力,像是認真的聽課,免得放空就胡思亂想,總而言之就是杜絕所有跟御幸一也相關的事情。有時候很想開口問那個前輩,自己和他究竟是什麼關係,心意相通了,難道就不算情侶嗎?偶爾會想要做一些親暱的舉動是正常的吧?

「不對,我到底在想什麼!」啪的一聲,用力拍擊桌面站起,將全班同學嚇個正著,本來還在為他認真聽課感動的任課老師,忍著想將粉筆丟到他臉上的衝動,叫他趕緊坐下,理所當然被同學們取笑了一番。

下課時間,金丸一屁股坐在澤村左邊的位置,看著他細聲問:「監督讓我來注意你的狀況,你剛剛是怎麼回事?」

「金、金丸,沒想到你又再度成為將軍派來的間諜!」

金丸耐住性子,不然鐵定上前揍澤村一拳,「我不清楚監督的理由是什麼,畢竟你最近的狀態沒有很差,但我想監督這麼做應該有他的原因吧。」

「一定是感受到我身為隊伍的主要戰力,認為在教室的我也必須是你們的榜樣,呀呀呀,我完全能夠體會將軍的用心良苦,你就這樣告訴將軍,我澤村榮純絕對不會辜負他的期待!」最終金丸還是忍不住,揮了他腦門。

「你只要老老實實的告訴我,你最近都在想些什麼就可以了。」

澤村停頓片刻,從抽屜裡面拿出漫友給他的少女漫畫,直接攤在金丸的面前,後者見狀納悶地問:「笨蛋村,你這個是什麼意思?」

用鼻子呼口氣,澤村輕拍桌面,「其實我最近對於這部少女漫畫的劇情,非常不能理解!」

金丸本來以為他在開玩笑,又想要揍他一拳,但看見澤村意外認真的表情,不解地問:「我說你最近是不是漫畫看太多了?還是你以為關於戀愛方面的問題都能透過漫畫得到答案?現實跟漫畫是有差距的。」

澤村一臉驚訝的看著金丸,拍拍他的肩膀,「不要難過。」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你的態度讓人很火大!」

「你也知道我比較笨一點……」

「不,應該不止一點。」

「可以讓我說完嗎?!」澤村忍不住大吼,接著說道:「我不懂漫畫裡的男女主角明明互相喜歡,為什麼拖了這麼久卻不跟對方告白,後來男主角告白了,但女主角卻不相信,這種狀況究竟是怎麼回事……」

金丸沉思了會,「你確定不是作者想要將故事拖久一點嗎?」

「我、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聽你這麼說好像有點道裡!」澤村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讓一直在旁邊偷聽兩個男人對話的春乃受不了了,她有點不好意思的走到他們面前,澤村說的那部漫畫其實她最近也有看,一直想要找機會加入話題。

「我覺得女主角只是比較自卑一點,畢竟男主角是風雲人物,比起主角們,我覺得配角那對青梅竹馬的男生告白後,不急著要答案,而是默默守護在她身邊這點很浪漫,你們不覺得嗎?」

「那對青梅竹馬本來就是互相喜歡了,男生會告白也是察覺到女生對自己有意思吧,就算女生沒有回應,他們應該仍會待在一起,不過對男生而言,還是想要聽到女生親口說喜歡他吧?因為只有一方告白的話,另一方會不安是正常的,畢竟時間久了,還是曖昧期的話,男生也會懷疑他們這樣的關係到底算不算情侶。」語畢,金丸感受到春乃以及澤村赤裸裸的視線,他忍不住乾咳幾聲。

「沒想到金丸同學也有看這部漫畫。」春乃吃驚地說。

「我、我只是注意到笨蛋村最近在看這部,身為監督者有必要了解他到底在想什麼。」金丸紅著臉,看著澤村對他投來感動的眼神,巴不得想找個洞跳下去。

意外跟春乃搭上話題,金丸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著,兩人聊得很開心,沒有注意到一旁的澤村沉著臉像在思考什麼。

總是先入為主的認為御幸想看自己笑話,卻沒試著在乎過他的感受,雖說奪走初吻這點很令人生氣,但在那時也只有御幸告白,難道說他們現在的模式就是御幸不安的表現嗎?

因為自己什麼都沒有說,所以御幸覺得他們的關係就是單純的投捕,維持告白前的相處是正常的,這麼說起來,現在的狀況是……自己以為兩人的關係是情侶,但御幸認為還不是嗎?

「如果男配角認為彼此的關係還不算情侶,沒有更進一步的行為是正常的嗎?像是……想要牽手,或是摸摸頭之類。」

「當然呀,像我也不可能突然牽吉川的手吧。」突如其來的舉例讓兩個人都紅了臉。

「那如果男配角在還沒有確定情侶關係的時候,強吻了女配角呢?」

「這樣太差勁了!」春乃有些激動地說道,「突然被不喜歡的男生親,當然會很生氣啊!」

「但被強吻的女配角,只是覺得害羞,卻沒有很生氣的話…」

「那就是女生喜歡他吧。」春乃接話。

「謝謝你們,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澤村握緊拳頭,笑著說道。

金丸黑著一張臉,乾笑,「你剛剛拋出來的問題,讓我覺得很有既視感。」

而且為什麼要把自己定位在女配角啊…

 

/

 

接連幾天都在為了比賽進行訓練,讓澤村暫時將御幸的事情拋到了腦後,正式比賽的時候也沒有因此顯得手忙腳亂,在降谷因為四壞球保送對方滿壘時,以精采的表現三振對方,滿壘無失分。

看著澤村不受影響的投球表現,御幸心情有點複雜。

當時在牛棚強吻他的原因主要是看他可愛以及想惹他生氣,怕澤村聽見自己拋出的直球告白會嚇得跑掉,而在那之後的完全沒有進一步的接觸,純粹是使壞想要讓澤村跑來找自己。

『因為想看澤村哭著跑來問我們到底算不算是情侶。』

『你性格真的太糟了,如果你真的喜歡那傢伙,就不要這樣。』

被倉持訓了一頓後,他也深深反省過了。

待會就把澤村叫來,向那傢伙道歉,確定彼此的關係吧。

「御幸前輩,你…你待會有空嗎?我有話要跟你說。」

「啊?剛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說。」聽見自己這麼說的澤村,不知道為什麼一臉震驚的表情。

 

回到宿舍後,澤村將御幸帶到室內練習室,現在還是沒有人使用的狀態。

澤村一直低著頭,有話對御幸說,但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御幸嘆口氣正要開口,澤村突然就跪坐下來,為了不讓彼此有高低差,御幸單膝跪地的蹲在他面前,「還是我先說吧。」

「不!我先說!」他不知道御幸要說什麼,很怕說出來的是他不想聽到的事情,如果是的話,還不如先把自己的心意說完。

看著澤村逐漸泛紅的臉頰,御幸輕笑,揉了他的頭髮,「好,就讓你先說吧。」

 

「你要對我說什麼?」

「……」將近一分鐘的沉默,但御幸仍耐住性子,「我…我…」

在澤村支支吾吾的期間,御幸也在猜測他究竟要說什麼,是今天投球的狀況?應該不是,沒有道理會紅著一張臉,這麼說起來應該就是他們兩個的事情了。

對於這段期間沒有改變的關係,終於來問自己為什麼沒有更親密點嗎?澤村不太像是會去想這方面的傢伙,因為他只是個喜歡投球的笨蛋。

「我……我…」說呀,為什麼說不出來!是怕被笑嗎?

「等你想說的話再叫我好了。」御幸站起身,立刻被澤村拉住褲子邊緣。

「我、喜歡你……」

是個意外的答案,御幸沒想到澤村要對自己說的竟然是這個,但他卻笑著揉亂澤村的頭髮,「你怎麼突然說這個,總覺得……有點高興。」

「我們不是情侶嗎?說喜歡你有什麼突然的!」澤村別過臉,理直氣壯地說,但臉卻紅的一蹋糊塗,「抱歉,前陣子讓你覺得不安了。」

「咦?」御幸納悶地看著他。

「你不是因為我沒有給你答覆,不確定我們之間的關係,所以才對我愛理不理的嗎?」澤村歪著頭露出不解的眼神。

御幸隨即上前將他緊緊抱在懷裡,對於澤村直率的表現,一股罪惡感自內心湧上來,瞬間明白為什麼倉持要對自己說那些話了。

「你在做什麼,剛比賽完渾身都是汗,走開啦!」澤村使勁推了推他,但御幸沒有放開的意思,「對了,那你又要跟我說什麼?」

聞言,御幸讓彼此保持些距離,「抱歉那時候奪走了你的初吻。」其實本來是要坦承自己的壞心眼,如今怕澤村生氣還是別說出來的好。

「…那個,哈哈哈哈!男子漢的初吻算什麼,就當作被狐狸咬一口就好!」

「………」

「怎麼了?」

「現在,可以吻你嗎?」

「不要問我啦!」然後他閉上了眼睛。

 

 

Fin.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