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城翔平x坂東三郎太(小山)

 

 

 

天氣逐漸寒冷,但熱情高漲的吠舞羅成員們仍穿著單薄的衣物。

年紀較輕的先鋒隊長即便在這般寒冷的天氣,圍在腰際的衣裳不曾穿起。站在酒吧入口邊的小弟們將木板拉開,被赤色火焰包覆的八田美咲踩著滑板快速地從外邊滑進來。腳後一蹬,滑板在半空中旋轉最後被他穩穩夾在腋下。

他揉著凍紅的鼻頭,在眾人還沒開口詢問前,著實打個大噴嚏。

「好的,各位好奇寶寶……」拿著攝影機的十束多多良戴著口罩,看來已經敗給感冒病毒,「感謝八田君的測試,事實證明就算被火焰包著走在雪中也不會感到溫暖。」

「哈啾!」吸吸鼻涕,八田美咲打個寒顫,不悅地說道:「當初到底是誰提議這個方法的啊?真是冷死我了。」

「是我呦!」待在吧台內的草薙出雲叼著煙,微笑地說道。

「原來是草薙哥!」看見草薙的笑臉,八田迅速換個反應。

十束多多良緩緩走到周防尊的身旁,用攝影機拍他緊閉雙目的臉龐,露出可惜的表情說道:「如果火焰真的能夠取暖,那麼王就是個活動暖爐了。」

……」周防尊睜眼,稍微看了四周的動靜後再度閉起。

「八田哥,你要小心別感冒了,兄弟們有很多陣亡在家休養。」見八田不停的打噴嚏,深怕他也輸給感冒病毒的鐮本提醒道,他偌大的身形看起來相當溫暖,不少人總是站得離他特別近。

「我看起來哪像是會生病的傢伙啊!哈啾!」再度打個噴嚏,八田美咲看起來不像完全沒事,他環顧四周,納悶地問:「小山呢?」

「那傢伙啊,去探望翔平了。」

「什麼!不是說討厭那傢伙嗎?真是的!」

「因為是心口不一的小山啊。」


/


凡事鑽牛角尖連吃個東西都相當計較的坂東三郎太並沒有因為外面下雪而多穿衣服,他提著成藥和在便利店買來的簡易食物緩慢地走在街上。

突然間他停下腳步,舉起手中的袋子,下意識的轉身。
往前踏了一步又再度回頭。

探望那傢伙的人說不定會多到排隊,自己為什麼要去湊熱鬧?他想。

只是,自從赤城翔平加入吠舞羅之後,就沒看見除了夥伴們之外的人與他交流,包括他當初救了的那女孩。該不會因為沒有人探望他,肚子餓又四肢無力所以倒在房子裡?一想到那個畫面,他邁開步伐前進的速度加快。

來到赤城翔平的住所,公寓的門沒有闔上,從縫隙間能看見玄關有許多雙沒有擺正的鞋子,尤其是女用鞋居多。

瞬間他覺得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思考片刻,蹲低身子將手中的袋子塞進縫隙間。

「小山?」

下意識的往左望去,戴著口罩穿著羽絨外套的赤城翔平站在那,眼神透出驚訝的神色。坂東尚未反應過來,他便脫下外套,上前往自己的肩上蓋。

「外面這麼冷,你怎麼穿得這麼少啊!」他抓住自己的手,「手好冰!快到我家去!」

坂東三郎太怔住,他對過冷的氣溫沒什麼感覺,反倒是被赤城翔平抓住的手,好像有點過熱。他拉著自己就往旁邊走,這時才想起自己方才往門縫塞得袋子便止住腳步。

「等一下,你要去哪裡?」坂東問道。
「我家啊!在隔壁!」

突然意會過來,坂東慶幸自己戴著墨鏡,不然他的臉一定很好笑。
自己搞錯住址就算了,還擅自認定對方和一大群女生在一起。

甩掉赤城翔平的手,他平淡地道:「我東西沒拿。」

再度回到門縫邊,將方才塞入的袋子拿出來,低頭確認物品都沒有少之時,跟在一旁的赤城翔平將他手中的袋子奪過來,後者伸手欲抓卻撲了個空。

「這……難道」一陣刺骨的寒風吹過,少了外套遮蔽的赤城翔平打個噴嚏,聲音都被悶在口罩裡,他微微顫抖,抓過坂東三郎太的手腕將他推入玄關。

又是一瞬間的事情,他靠在門上,被赤城翔平緊緊抱在懷裡。

「小山是來探病的吧?我好感動。」

「你別想太多。」心裡不知何來的慌亂,坂東三郎太迅速將他推開,盡量保持平穩地語氣,「這只是基於前輩照顧後輩的理由。」

赤城翔平不語,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他的視線太過灼熱,坂東三郎太直覺渾身不舒服,正要開口發難,鼻樑上的墨鏡就被他取下,「小山每次說謊都會往旁邊看呢。」

「你別亂扯!而且明明沒生病還不去HOMRA報到!是故意讓草薙哥他們擔心嘛!」視線仍然往旁看去,沒有看著赤城翔平。

「不好意思,因為有點感冒症狀,不想傳染給大家。」翔平笑道,將帽子取下搔搔頭,說話的聲音有點微弱,即使被口罩悶住了,還是聽得出些微的沙啞。

「那你就多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轉身,卻被赤城翔平扣住手腕,感覺背部被貼近,氣息在耳邊流轉,「那麼,小山你也擔心我嗎?袋子裡有成藥跟便當,是特地幫我買的吧?」

「我是奉草薙哥的命令,因為我是你的前輩啊!」

左手稍微鬆開坂東三郎太帶來的袋子,跟著右手一起,讓他背對著自己,將他整個人湧入懷中,將下顎依靠在他肩上,感受對方的體溫。

「翔平,趕快把我放開!」

「到底什麼時候小山才肯面對自己的心呢。」
「我可是已經準備好了。」

 

 

 END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