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赤城翔平x坂東三郎太(小山)

 

 

如往常坐在HOMRA最角落的位置,壓低帽沿戴著墨鏡,冷靜查看每位夥伴的動態。他雖然不是吠舞羅最出色的成員,還時常被笑器量小,但他卻很珍惜夥伴之間的情誼,只要有任何需要幫助的人,他都會默默地協助。

平時安靜低調的生活似乎在赤城翔平來了之後稍稍改變。

「今天翔平還沒來呢,小山你知道他上哪去了嗎?」十束多多良帶著微笑來到他身旁,根據他的觀察與分析,這號人物可是吠舞羅最麻煩的傢伙,因為連王都奈何不了。

看不清墨鏡下的眼神,他冷淡地道:「我為什麼要知道那傢伙去哪了,十束哥,你不要誤會我跟那傢伙感情很好啊!」

「咦?我想說你們同出同入,翔平也常常跟在你身邊。」十束笑道,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不離身的攝影機,指著畫面,「如果你想反駁的話,我可是有畫面存證哦!自從那次的事件之後,小山的態度軟化很多呢。」

「我只是站在前輩的立場教導新人罷了!」

 

「草薙你看看,小山不只器量小,還敢做不敢當。」

「不敢當的器量小山。」

「難得做了件有點偉大的事情,小山你就別讓我感到你很渺小嘛。」

 

本來只有十束找他搭話,接著將話題引到在吧台內擦杯子的草薙,甚至連剛從外邊回來的先鋒隊長八田美咲都要參一腳,天生就像個被吐槽的角色,可是氣氛很溫馨,他很喜歡這裡。

望著吧台一角空蕩的座位,那是赤城翔平最常坐的位置。

他雙手插入口袋微弱地道:「真是麻煩的傢伙。」

 

站在原地思考,無法見著他的表情。

一直以來他的裝扮與處事模式都很低調,有些吠舞羅成員還會忘記有這麼一號人物,只有在他吵鬧的時候才會憶起。自從他與翔平大鬧一場後,他已經掩蓋不了他隱藏住的光芒,至少在翔平面前是如此。

淡淡嘆口氣,邁開步伐,例行報告。

 

「十束哥,我出去巡邏一下。」

「慢走。」十束與草薙對視,雙方淡淡一笑,連八田都露出真沒辦法的表情,器量小的小山不僅敢做不敢當還很會撒謊,巡邏這種事情根本輪不到他。

 

他越來越不曉得怎麼辦了。

靠在公園的長椅上,望著自己的吠舞羅刺青發愣著。

他已經得到了他所渴望的力量,也實現了他的承諾。

在事件解決的那一刻,他發現了許多力量也沒有辦法達成的事情,那時候逞一時的英勇,受到傷害的不只是自己,還有吠舞羅的其他成員。

還有小山。

他想要和小山一起在吠舞羅努力,在王底下學習,與夥伴增進感情,可是他現在卻不敢到HOMRA,因為他不知道怎麼面對小山。

究竟是不是生病了,見到他,總覺得心臟快要爆炸。

那個光芒快要將自己灼傷。

 

「難道已經回不去了嘛……」嘆口氣,試圖放輕鬆的往後仰,陽光從樹葉的縫隙流洩而下,明明是那麼耀眼的東西,卻被其他的事物掩蓋住。

「怎麼?你迷路了?」

 

熟悉的嗓音讓他幾乎整個人跳起來。

他匆忙地回過頭,見到小山站在樹影下望著他的方向。

 

因為墨鏡的關係看不見他的表情,帽沿、連身帽,所有的東西掩蓋住他的一切。翔平覺得氣氛有些尷尬,傻愣愣地笑著,「嗨,小山你怎麼在這裡?」

平時喚他小山總會有很大的反應,但今天卻沒有。

小山只是沉默地站在那裡,良久,他才淡淡地開口,「最近在忙些什麼?不僅沒來HOMRA也沒有跟報備,十束哥和草薙哥都在問我,就怕你跟上次一樣給大家添麻煩,當你的前輩還真是苦差事。」

 

「啊……抱歉,我沒特別在忙什麼。」翔平別過視線。

「是覺得對不起我嗎?」

「咦?」

 

小山甩甩自己的右手臂,最後晃晃手腕,無所謂地道:「傷已經全好了,如果是在意這個那就不用特別躲著我,還是你加入吠舞羅只是為了剷平羅剎,現在羅剎滅亡你就要捨棄了?」

認為他只說中一半的翔平陷入沉默。

但小山卻激動地上前抓住他的衣領,激動的說著,「你這傢伙雖然有時候很討厭但本質上算是個好人,不過你現在的心態若是我說得這樣那我就瞧不起你!」

 

「吠舞羅的大家不是你能利用的道具!」

被扯住的衣領好熱。

明明沒有使用力量,被小山扯住的衣領就像要被火焰燒起來一樣。

「坂東前輩……

小山微怔,默默地放開手,不是很習慣翔平這樣的稱呼,聽起來就是很奇怪,莫名的充滿距離感,難道他真的想要跟吠舞羅切割?就算是翔平,他也沒有辦法原諒將吠舞羅的羈絆踐踏的人。

 

在小山放手的瞬間,翔平卻上前緊緊地將他抱住。

被他突如其來的反應嚇到,急忙用額頭撞了他的臉,墨鏡便滑下。

揉著被撞疼的地方,翔平才想發難,見到小山一直隱藏起來的面容,臉頰不知是被曬紅還是怎樣,看起來格外的……可愛?

 

「小山你千萬不要誤會我想捨棄吠舞羅,只是最近發生了點事。」翔平低著頭,偷偷瞄了他幾眼,「我之所以不去HOMRA不是單純因為愧疚,而是因為……因為……

「因為什麼?你不像是會吞吞吐吐的人啊!」稍稍有些不耐的小山搞不懂翔平究竟想要做什麼,突然抱住他害的眼鏡又摔了。

「因為我喜歡……」翔平一鼓作氣地喊出聲,同時不遠處發生了猛烈的爆炸,後半段的句子完全被掩蓋。

感覺有些耳鳴的小山吞了口水,皺起眉頭,「翔平你剛剛說了什麼?」

「不,沒什麼。」翔平苦笑,「我明天會去HOMRA,先回家了,再見。」朝小山揮手,沒等他的回應獨自離去,他的背影看起來有些滄桑。

翔平是不是又捲入什麼麻煩的事件不曉得怎麼跟吠舞羅開口?那傢伙真是的,總愛允諾一些自己做不來的事情,即使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不過,是個好傢伙吧。

小山笑著想。

 

但是爆炸聲從何而來呢?還是去視巡一下,免得被草薙哥發現他只是出來閒晃。拿著攝影機躲在樹後方的十束稍稍探出頭來。

「真是可惜,本來想說能夠拍到好畫面的。」默默地將攝影機關起,看向冒著團團黑煙的爆炸發源處,「不曉得是誰又惹八田生氣了,真是的。」

淡淡一笑,「不過,不用想也猜得出來。」

 

/

看完漫畫單純發洩,我覺得這對的設定完全戳中我的萌點

小山是個正妹啊啊啊啊啊()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