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赤城翔平x坂東三郎太(小山)

 

 

 

天空飄著細雪,他低著頭坐在公園邊的長椅,緊握地雙手已經被凍紅也渾然不知。連身帽下還有一頂帽子,再之下更戴著墨鏡,看不清楚他的神情,但是雙唇抿得用力,雙肩也微微的顫抖。

感覺身旁坐了個人,在墨鏡底下瞧見一罐熱騰騰的咖啡。

「拿去喝吧,今天太冷了。」男子說,但是他沒有動作。

硬是將他緊握的雙手扳開,讓咖啡穩穩落在他手裡。因為長時間的失溫,在接觸到稍微溫熱的罐身便覺過燙的將它往上扔,雙手交替著。

身旁的人喝了一口咖啡,見到他的動作淡笑出聲。

聽見男子如往常般的笑容,他顯得有些惱怒,側身捉起男子的衣領,看不見他的表情,但語氣間聽得出憤慨,「為什麼你還笑得出來?為什麼?」

男子收起笑容沉默不語,將抓住自己衣襟的手扯開,另一隻手將他戴住的墨鏡拿下,泛著淚光的雙眼暴露在自己眼前,「小山你從來沒有正眼看過我吧。」

聞言,小山才仔細地看著他,那雙看似慵懶的眼眸有些紅腫。
「翔平…」

「我們都是一樣的,全部的夥伴都是一樣的心情,我們都以吠舞羅自豪。」赤城翔平按住他的後腦勺,將他的臉沒入自己肩窩,「就算我們沒有了力量,沒有了吠舞羅,沒有了王,但是我們有記憶,有跟王一起相處的記憶。」

小山瞪大雙眼,接著在赤城翔平的懷抱中不停的哭泣。

即使渺小、不起眼,身為吠舞羅的一員,他們的王也會記住他們的。

絕對。

 

 

END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