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馬警衛和掰噗一直很曖昧,感覺都是警衛單方面的示愛,掰噗都沒有表示什麼。
而掰噗的行情在結婚證書外流後日漸高漲,不管是瞎咪噗還是崩噗等人都被傳與他有一腿。
「大家都在說瞎咪噗對掰噗有意思」警衛哭喪的臉說道。


掰噗翻著他的好友生日記錄簿正在看明天有誰需要他的祝賀,
不耐煩地說:「瞎咪噗本來就是個好傢伙。」
卡馬警衛不回話,轉身趴在床面,對他反常的行為掰噗只是疑惑地看了一眼什麼都沒說。
翌日,掰噗開啟電腦如往常般的祝賀結束後,無聊逛起其他人的噗浪。
『卡~馬~警~衛~~我跟掰噗真的沒什麼...真的..你要相信我....
看見瞎咪噗的回應,再回頭看那一邊吹著口哨一邊曬衣服的卡馬警衛,嘆口氣的淡淡一笑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