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赫宰感覺這次他洗澡所花費的時間應該是出生以來最長的一次,不論是頭髮還是身體都洗了兩次,還不時的聞聞手臂,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香,於是他將過錯都推給了沐浴精,就是因為味道不夠香,才會讓李東海覺得自己很難聞。
將身體和頭髮擦乾後,拎著沐浴精便離開浴室。
  
「好了,沐浴精……
  
一開門便輕輕嘆口氣,李東海已經坐在他的床上呼呼大睡了,他上前輕推東海的手臂,但他沒有反應,看來睡得很沉。
  
看他睡得這副模樣又不好意思將他吵醒,但若是就這麼讓他睡著,那他晚上該睡在哪裡?還真是矛盾。他輕輕挪動李東海的身體,讓他平躺在床上,居然能靠著牆睡這麼熟,可見他多疲累。
  
將被子蓋在他身上,李赫宰站在床邊盯著他看著,真的不得不承認,李東海長得真的很好看,尤其是安靜不動的時候,白皙的皮膚及長睫毛,好啦,接下來他該煩惱的是自己該睡在哪。
  
單人床要塞兩個男人真的有些擠,可是地板很硬很容易感冒,棉被和枕頭又只有一套,除了一起睡之外,好像沒有別的辦法,除非他跑去李東海的房間睡?但是李東海和金希澈是一間房,他去那邊睡,不就等於自投火坑?
  
算了,這張床是他的,本來就是他該睡的。
於是他很快的將李東海往靠牆壁的那面推過去些,而自己就窩在他的旁邊。
  
OK,晚安啦!」一開口李赫宰覺得自己像神經病,另外那個人早就睡死了,根本不可能會回他的話。
  
背對著李東海,閉著眼想趕緊讓自己睡著,但是他覺得很擠又很熱,加上後頭那個人呼出來的氣息都吹在他的背上,真的很難睡。金希澈為什麼都沒有發現李東海不在房間裡,跑到他這裡找人呢?
  
對啊,既然金希澈沒有來,那他去找他,要他來把李東海給帶回去嘛。真的是太佩服自己了,真是有夠聰明!李赫宰將棉被掀開準備下床搬救兵,這時候李東海的手和腳都爬到自己身上,讓他想動都動不了。
  
「喂!喂!李東海啊!快放開我啦!」
時間已經不早了,李赫宰只是輕喊,但是兇手仍然沒有反應,正當他想用蠻力將他拉開時,聽見後頭傳出悶悶的啜泣聲。
  
好想你們……爸爸媽媽……
  
李赫宰乖乖躺回床上,仍然背對著李東海。
他差點忘記了,雖然他們年紀相近,論心智而言他還是個孩子,而且還從這麼遠的地方來,怎麼可能會不想家裡面的人呢……
就讓他得寸進尺一次吧。

嗯,仔細想想,李東海好像得寸進尺不只一次了。
  
  
一個翻身碰到溫暖的物體,李東海惺忪的睜眼,李赫宰的臉放大好幾倍出現在自己眼前,忍住大叫的衝動迅速彈起身子,第一件事情就是往自己下半身看去,衣衫完整看來並沒有酒後亂性。
  
李赫宰睡得很沉,盯著他的睡臉,李東海開始細想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他記得他坐在床上等李赫宰洗好澡,接著嗯,沒有印象,看樣子是這傢伙洗太久,自己因為身體太過疲勞而睡著了。
  
聞聞自己身上的味道,李東海決定先將自己洗乾淨再說。
  
十五分鐘後只圍住下半身的李東海從浴室出來,正巧聽見劇烈的敲門聲,李赫宰仍嚴重睡死在床上,沒有思考的前去開門。
  
「李赫宰!你有沒有看到我家的東海?」
門開啟的瞬間,金希澈高分貝的語調迴響在整個房間,他與李東海在互看見對方後安靜了數秒,他看往睡在床上的李赫宰,李東海則將目光放在站在金希澈身後一群看熱鬧的路人甲乙丙。
  
「東海,你怎麼在這裡,而且怎麼
  
「希澈哥,聽我解釋,不是你想得那樣,我只是來借沐浴精而已。」李東海淡淡一笑,他知道現在的笑容很牽強,該怎麼說呢,時間點真的是太巧了。
  
借沐浴精要一個晚上嗎?」
  
「希澈哥昨天晚上還不是」都沒有回來。後面的句子沒入金希澈的手掌中,他將李東海往裡推,自己跟著走進李赫宰的房間後將門關起。
  
幾分鐘後金希澈走出房間,回去替李東海拿衣服更換,而躺在床上睡得相當安穩的李赫宰,完全不曉得當他醒來時,謠言已經傳到怎樣的程度了。
  
  
  ***
  
  
從美容院往練習室的路上,李東海很害怕面對李赫宰,他在他的房裡過夜是一個星期前的事情了,那時候謠言滿天飛,而且越傳越誇張,最近幾乎沒什麼聲音是希澈哥和利特哥在練習室發飆的成果。
  
朋友間在彼此的房間過夜是有什麼好傳的嗎?難道喝同一瓶水、一起出去玩就要被傳成同性戀?只能說是那些無聊人士太誇張了。
  
即便如此他不曉得李赫宰會有什麼反應,他也不敢去問,像上次一樣刻意迴避李赫宰,他很怕現在去練習室,李赫宰會在那裡,如果不打招呼又很奇怪。
  
踏進練習室時,先搜尋有沒有認識的人,果不其然看見李赫宰與李晨敏一起練習著,他往與他們的反方向走去,好尷尬。
注意到李東海走進練習室,李晨敏拍拍李赫宰的肩膀,往他的方向指過去,李赫宰呼口氣,看了李晨敏一眼後就往李東海走去。
  
「東海!」
  
聽見熟悉的嗓音,李東海肩膀微微顫抖,看來是被嚇到了。
看見他的反應,知道他聽見自己叫他但卻不肯轉過身子,李赫宰從旁想走到他面前,豈知他往前走,李東海便轉向另一方。
  
「東海!你怎麼了?」進行多次轉圈後,李赫宰直接拉住他的手按住他的肩,逼迫他面對自己,只是他將頭低下,見不著他的表情。
  
「這幾天你都沒來練習室,去房間找你希澈哥都說你不在,到底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縱使晨敏哥跟他說過東海都不來練習室的原因是什麼,但他怕還有其他的原因,那一天臉色蒼白的東海還在他的腦海裡,因為他總愛逞強。
  
他仍低著頭不說話,看來真的是因為謠言的關係?
老實說若不是李東海在他的房內過夜,他根本不會知道看似很強勢的他,是那麼脆弱,不然他還真的會因為謠言而不曉得該怎麼面對他。
  
「如果你是因為謠言的關係而不理我,那我可要生氣了。」
  
「你不會在意嗎?」聽見他這麼說,李東海首次將頭抬起看著李赫宰,眼眶紅紅的,看來有哭過得樣子。
  
「嘴長在別人身上管他們怎麼說,就算是穿同一條內褲、睡同一張床、戴一樣的項鍊、一起出去玩都很正常啊!因為我們是認識很久的超級好朋友嘛。」李赫宰想了想,接著說:「雖然都可以用一樣的,但女朋友可不行哦!」
  
瞪大眼睛,李東海噗哧一聲笑出來,還重重的打了李赫宰的手臂,說:「你是笨蛋喔!聽前面還很感動,後面是在搞笑什麼啊!」
 
「我是說真的啊!不過你能笑真是太好了。」
  
「咦?」
  
「我認識的李東海啊,是個笑起來很好看、雖然看起來很強勢但很脆弱很愛哭又很怕寂寞的小孩,如果我這個超級好朋友因為謠言而不理你,那你可能會很孤單吧。」
  
李東海的笑容漸漸收起,不管是不是有其他人在場,往前一步緊緊抱住李赫宰。後者略被他的動作給嚇到,但只是淺淺一笑回擁著。
  
「我警告你,弄濕的話可要幫我洗哦!」
  
「赫宰,我們約俊秀一起去踢球好不好?」

 

    文章標籤

    super junior 赫海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