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換好衣服默默地跟在青峰後面,雖然還想泡久一點,可是他怕黃瀨與青峰獨處會覺得尷尬,就算他們關係沒有變差,縱使黃瀨是個好相處又能聊天的對象,但是對象換成青峰的話,想必也會詞窮,除非黃瀨很聰明的用波霸開啟話題,不過那是不可能的,而黑子就是他們之間不可或缺的橋樑。

但現階段最重要的是,黃瀨與青峰睡同一張床。就算睡得很開,在這寒冷的山區裡頭,只有一條棉被怎麼夠蓋,他想應該不會有人願意讓賢。

趕在青峰前先行一步,黑子轉動門把,沒有看見那抹黃的身影,不過床面上倒是多個白色鼓起物。緩緩來到床邊,從縫隙間露出的髮絲洩漏他的位置。

 

青峰冷冷的看了一眼,快速地將棉被往後拉,看起來是個很熟悉的景象。

突然暴露在微冷的空氣中,他蜷著身子縮在一起,翻個身繼續睡。

 

「青峰君,這該如何是好呢……」黑子淡淡地道。

「這句話我還想問你……」沉著臉,抓著棉被的手收緊,青峰陷入天人交戰,若是將它讓給黃瀨,那他不是被凍死就是生重病,但自己獨占的話反之。

「青峰君有個兩全其美的選項。」

「哲,沒有想到你願意將床讓給我,真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左手搭上黑子的肩,後者眉心微皺,迅速地將青峰的手臂揮開,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你誤會了,青峰君,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抱著黃瀨君睡。」根據昨晚的觀察,黃瀨的睡姿不是很好,他與青峰體型相近,若跟他一起睡,還是有被壓住的危險,還是單人床比較妥當。

青峰沉默不語,重重嘆一口氣,看著縮在一團的黃瀨,再怎麼鐵石心腸見狀都不可能將棉被佔為己有,但是要他們抱在一起睡,這未免……

「哲,黃瀨洗澡了沒?」

「似乎是……還沒有……」黑子說完便走向單人床,順手撲平床面一屁股坐下,將棉被拉起,整個人縮在裡頭,「我怎麼不曉得青峰君有潔癖?」

……」沒有接話,青峰將棉被攤開蓋在黃瀨身上。

「青峰君,燈就給你關了,晚安。」黑子躺下數秒,就傳來微微鼾聲。

將放在櫃子旁備用的床單折好舖平,挑個踩起來最溫暖的地方放下,走近原本的床位拿起自己的枕頭,見到熟睡中的黃瀨抹抹鼻頭抿唇再翻身,忍不住再靠近一點觀看著,如扇般的長睫下,那雙讓自己難忘的眼眸。

感受到眼皮逐漸襲來的重量,青峰伸個懶腰走向電源開關,伸手壓下,室內隨即漆黑一片,等雙眼稍微適應黑暗後將枕頭放下並往後躺,背部傳來的冰冷以及堅硬讓他有些不習慣,身上蓋著自己的運動外套以及外出用的大衣。

 

剩下的事情就等明天再說,練習時的疲倦讓他在不佳的環境下仍舊睡去。

淡藍的雙眸緩緩睜開,隨後再度闔上。

 

「青峰君真的很無趣吶。」

 

 

良久,寂靜的空間裡一股寒意襲來,黑子哲也猛然睜開雙眼,微弱的光線透過窗簾投射進來,看向枕邊的鬧鐘,時針停在四點鐘的方向,打個哈欠想再睡個回籠覺,可是室內驟冷的氣溫卻讓他難以成眠,很睏卻睡不著的感覺,真差。

忽然想起昨晚決定睡在地板的青峰,如果沒有感冒的話絕對是因為笨,畢竟連在被窩裡頭的他都被冷醒,只墊著床單蓋著兩件外套的青峰怎麼可能毫無反應。

一個翻身,用被子將自己整個人裹住,黑子緩慢移動的腳步停下,這時他才注意到那張雙人床上原本該有的身影不見了。那條棉被也沒有被丟棄在一旁,而是密不通風的蓋在青峰大輝身上。

「黃瀨君到哪裡去了這個時間……」他偏頭細想,倏地瞪大雙眼,貌似得到答案卻躊躇不前,最後他將自己的被子壓在青峰身上,從行李中翻出最厚的大衣,整個人縮著身子將門開啟。

躺在地上的青峰似乎感覺到上方傳來的壓迫,緊緊地皺著眉頭,不曉得是不是做了什麼惡夢。

 

 

    文章標籤

    青黃 黑子的籃球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