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名問題故都採英文(取自wiki介紹)

 

 

Reze被放逐了嗎?」
「是的,Guran大人。現在是由DezamuEPSILON與雷門對戰。」
「嗯,我明白了。」

即使在黑暗之中,赤紅聳立的髮絲仍然醒目,略為冰冷無神的綠眸看不出情感的波動。他緩緩地走回那屬於自己的座位,藍與紅的燈光下漸漸淡出兩抹人影。

Guran,為什麼突然問起Reze的事?」
「沒必要為了Reze這種貨色費心,現在最重要的是打贏雷門。」
GazelleBurn,我想你們誤會了。」他淡淡一笑,「Reze的事情,純粹是因為他能力不足,這點沒有什麼值得惋惜。」

他翹起腿坐在椅上閉目不語,灰白髮絲的人兒盯著他看的同時,緩慢地朝紅色燈光移動,停下腳步環胸細語,「雖然你的看法都沒什麼用,但還是問一下好了。」

Gazelle……我想你是來找我吵架的吧!」
「這麼容易就被激怒,Burn你的腦袋到底用什麼做的?」
Gazelle!!!」

儘管BurnGazelle的爭吵越演越烈,但他就像是習慣般托著臉頰毫無動靜,思緒逐漸遠去。他想起自己曾在高處看那抹綠勤奮的練習,但ALIEN學園就是個強者生存弱者淘汰的世界,儘管Reze再怎麼努力,失敗的下場只有如此。

「到外面的世界,對你來說也是好的吧……
Guran,你剛有說什麼嗎?」抓著彼此的臉頰,同時往他看去。
「不,什麼都沒說。」如扇的睫毛緩緩揚起,他站起身子,立起的髮絲逐漸落下,原本白色的服裝柔順的頭髮緊貼著雙頰,讓原本蒼白的臉色更加明顯。

Burn,知道Dezamu這次的預告地點在哪嗎?」
……你問我,我要去問誰啊?」
「你居然笨得問他,Guran,你腦袋終於不正常了嗎?」

沒有得到答案,那兩個又再度打起來,他就算感到無奈也沒辦法改變這日復一日的常態,向下屬得到情報後,便以地球人的姿態前往漫遊寺中學。

就讓我看看吧,打敗Reze的是怎樣的人。





「基山基山……快醒醒

來自遠方的叫喚,他緩緩地睜開雙眸,映入眼裡的是那熟悉的綠色,「Reze…

「你是做了什麼夢啊?居然喊了那麼久之前的名字!」露出有些無奈的神情,綠川龍二嘆口氣開始整理桌面,「昨晚報告又看太晚了?別讓自己太累,地球上不是有這句話嗎?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揉著惺忪睡眼,他看著綠川模糊的背影,似乎與十年前的Reze重疊在一起,將擱在一旁的眼鏡拾起,他淡淡地笑著說道,「綠川,你不也是改不了口頭禪嗎?」

不太滿意他的回應,綠川有些氣憤地轉過身子,卻被他緊緊擁在懷中。

「我做了一個很久遠的夢。」
「看得出來。」沒有掙扎,綠川眨著眼,神情有些失落,「夢見圓堂君了?」

「不是,是在更早一點的事情。」
「你一定又不告訴我了。」

「我是認為沒必要說,畢竟過去也沒有辦法改變現在。」擁抱的力道漸漸收緊,貪婪的索取對方身上的溫度,「即使過去我們傷害彼此,但現在我們的確是在一起了。在見到圓堂君前的初心,我已經慢慢地回想起來。」

即便綠川龍二露出疑惑的表情,但此時的基山廣卻看不見他的面容,綠川下一秒釋懷的笑了。

「我說社長跟秘書大人你們打算要抱多久?」語畢才輕敲門面,砂木沼一臉看好戲的模樣,「綠川,我是要你來通知基山要開會的事吧?」

「啊,我忘了。」綠川急忙的推開他,難怪他一直覺得忘記了什麼事。

「地球上有這麼一句話,貴人多忘事,對吧?」他將滑落的鏡框往上推。

綠川看向基山,那瞬間與GENESISGuran的身影重疊,那個自己高攀不上卻又嚮往的強者,被放逐前還沒來得及與他道別。之後在FFI世界大賽的再遇,他的溫柔體貼讓自己印象深刻,即使沒有辦法與他一同前往世界,沒有辦法不去擔心他與圓堂之間的關係。

留在日本時那無法撇去的不安與見他凱旋歸國的欣喜,綠川的世界彷彿是繞著他轉一樣。就算回國後的基山總是提起圓堂,但他選擇去接受,因為他是抱著就算沒有辦法在基山心中佔有一席之地,也要待在基山身邊,他相信努力會有成果,而直到最近他才贏了這場戰爭,長達十年的戰爭。

「別發呆了。」基山輕拍綠川的腦袋,「走吧,開會。」

他愣了會,快速地跟上腳步。

就算流星稍縱即逝,他也只想把握瞬間的幸福。



End.

 

    文章標籤

    稻妻 基綠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