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賀文 ‧交往前提 ‧其實內文跟標題沒啥關係(?

----------------------------------------

明天就是萬聖節了,走在街上都能看見店家應景的佈置、社群網站各式各樣的活動公告。民眾的扮相不再只是西方的鬼魂、女巫、惡魔,近幾年不少人扮成座敷童子、妖狐、天狗等日本國內耳熟能詳的妖怪,甚至有不走妖怪風,而是打扮成動漫角色參加萬聖節遊行,共通點就是熱鬧。

雖然在長野有慶祝過萬聖節,但沒有像東京這麼熱鬧,節日還沒有到,街道就能感受到過節的氣氛。而受高島委託,領著澤村到商店街買東西的御幸看著對方眼睛閃閃發亮不停張望四周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

澤村收回目光,一臉不悅地說:「御幸前輩你想笑就笑吧,反正我就是沒看過這麼熱鬧的樣子。」瞧不起他從長野來的嘛?混蛋四眼。

「我都已經笑出聲了,還要經過你的許可嗎?」

「你!」氣結,想吐出的話全部嚥了回去。

「話說在前頭,我笑的原因不是瞧不起你。」他舉起右手揉亂澤村頭上的髮絲,「是因為你的反應太可愛了啊。」

居然能猜出他在想什麼,澤村別過臉,揮開他的手,耳根微紅,「什麼可愛啊,我可是身強體壯充滿男子氣概的澤村榮純耶!御幸一也你今天是不是戴錯眼鏡出門了啊!」

御幸愣了愣,「撇除身強體壯,單論男子氣概我覺得小湊都比你多一些。」

「御幸一也!」澤村怒氣沖沖地看向御幸。

完全不受對方的眼神威脅,御幸伸出雙手捏著澤村的臉,「別在路上咆哮,出門時我提醒過你吧,要是大吵大鬧就在路上親你了哦。」

聞言,澤村的氣焰瞬間減退八分,握住御幸的手腕,想將他的手從自己逐漸發疼的臉頰拉開,「不准親!會被後面的人看到!」

御幸嘴角勾起一抹壞笑,鬆開手的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澤村的嘴唇輕啄又快速退開,心滿意足的模樣,「怎麼樣?這個速度夠滿意了吧?如果你覺得不夠快,晚點回宿舍讓我練習練習。」

澤村摀著嘴,如果手邊有狼牙棒都想直接搥在眼前這傢伙頭上了。

他下意識看向街道轉角處,拉著御幸的衣領小聲地說:「你不是說倉持前輩、降谷小春在跟蹤我們嗎?你這麼招搖,會被他們發現祕密的!」

是的,青道高中那對站在投手丘狼狽為奸笑的投捕組合開始交往的秘密,只是交往時間不長,剛滿一個月的進展就是牽牽手、親親嘴唇,連舌頭都還沒出動過,兩個陽光大處男。

「噢,我開玩笑的啊。」

「咦?什麼意思?」

「沒有人跟蹤我們啊,誰會這麼無聊。」

澤村腦袋瞬間空白,外出期間心驚膽顫深怕兩人的動作太親暱被跟蹤他們的隊員誤會,沒想到卻得到這樣的答案。

察覺到澤村心境的變化,御幸忍住笑意,說道:「不過呢,我們交往的事情,除了像你這樣笨蛋,應該都知道了吧。」

「什麼?!難、難道倉持前輩知道了?」

「……別把他跟你的智商劃上等號,他鐵定是第一個發現的。」

「不會連小春都知道了吧?」

「小湊的話,腦袋絕對是贏你的。」

「哼,我就不信連降谷都知道!」

「嗯…很遺憾,他知道。」

「怎麼可能!那個傢伙怎麼發現的!」

「一心只想著投球的傢伙怎麼可能發現,是我跟他說的。」御幸見澤村驚訝地張大嘴的模樣,聳聳肩接著說,「我怕你吃他的醋。」

「誰會吃醋啊!混蛋四眼你不要往臉上貼金了!」

「當初誰因為我只接他的球不開心的?」

「不是我就對了!」

「好吧,那等等回去的時候我再去牛棚找他。」

「喂!不是說好要陪我練的嘛!」

「還說你不吃醋。」

「哼!」

站在角落看著自家投捕組合在街上打打鬧鬧相親相愛的模樣,倉持皺起眉頭,他和降谷小春等人來買萬聖節派對要用的東西,沒想到剛好被他們看到這一幕,同行的金丸本來想要上前阻止卻被東条制止了。

「澤村那個笨蛋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青道的投手啊!」

「我也是青道的投手啊。」降谷接話。

「信二,他們是穿便服啊,沒有人會認出來的。」

「你們都搞錯重點了。」突然有個陌生的嗓音介入他們的話題,五人同時回頭,額際似乎冒著青筋的高島禮站在後頭,雙手環胸接著說,「該注意的是御幸那傢伙才對啊。」

「───!!」倉持愣了愣,「小禮你居然不驚訝他們兩個的事情。」

「不要小看女人的直覺。」高島揚起嘴角,充滿自信地推推眼鏡。

沒想到真的有人在跟蹤,其實也不算真正的跟蹤啦,但御幸和澤村還是不受控制的打了噴嚏,互看一眼有默契地往後看,什麼東西都沒有。

「我們是不是快回宿舍比較好?總覺得有奇怪的東西跟著我們。」澤村雙手交叉環抱胸口抖了抖。

「好吧,畢竟是萬聖節,說不定我們周圍都是幽靈呢。」御幸一邊笑著一邊搭上澤村的肩膀,「要是覺得害怕,我不介意你牽我的手。」

「走開啦。」

買完東西的倉持一行人默默跟在御幸和澤村後頭,親眼看著他們在周圍沒人的時候牽起的手,但持續不到幾秒,只要巷口走出個阿姨或是竄出一條狗,澤村都會以飛快的速度將御幸的手甩開。

這兩個人就是來搞笑的吧!!眾人心想。

準備走進學校的那段路沒有什麼遮蔽物,倉持他們索性不躲了,就是慢慢地跟在後頭,沒製造什麼大聲響,不過御幸不曉得說了什麼,讓站位稍前的澤村側身想要揍他,餘光瞄見後頭跟著一群人,定睛一看,彷彿與美杜莎之眼對視般,整個人僵在原地。

「嗨,你們也出來買東西啊?」御幸展現神態自若的模樣。

「是呀,你們有買明天要用的變裝道具吧?」倉持順其自然地接話,右手搭在石化的澤村肩上,「咦,怎麼感覺你們買的東西有點少?難道小禮沒有告訴你們明天要在宿舍裡辦萬聖節派對?」

「我確實忘記告訴他們了。」當高島禮從後面走出來的時候,僵硬的澤村隨即仰天長嘯,近距離的耳膜攻擊使他被倉持踢了一腳。

「我討厭你們!討厭御幸一也!!」

掛著兩條眼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遠,捲起沙塵引人側目。

「沒想到你們還真的在跟蹤我們啊,連小禮都這樣。」

御幸吁口氣,手叉腰顯得有點無奈,但倉持沉默片刻,目光犀利地盯著他猛瞧,「你早就發現我們了,我還跟你對到眼呢。」

「……」一抹壞笑,「呵,哪有。」

 

 

澤村快步跑進食堂,被室內昏暗的燈光引去注意力,張望四周,發現二、三年級的前輩們在佈置環境,原本高漲的情緒漸漸平定下來,他帶著好奇心緩緩向著抱著南瓜坐在一旁的前輩移動。

「亮前輩,你們在做什麼?」

「呀,是澤村啊,怎麼跑得滿頭大汗的?」

「啊我沒、沒什麼。」垂下的頭些微泛紅,小湊亮介跟伊敷佐純皺眉對望一眼,聳肩不明所以。澤村接著問,「這些南瓜是怎麼回事?」

「明天有萬聖節派對嘛,我們正在做南瓜啊。」一邊說一邊用湯匙將果肉往外挖,「澤村不知道嗎?變裝的衣服準備好了嗎?」

萬聖節…派對?真的嗎?這是他第一次在青道參加萬聖節派對!

澤村的眼睛閃閃發亮,握緊拳頭難掩興奮,「亮前輩!我也要幫忙挖南瓜!請務必讓我幫忙!這種小事不用麻煩前輩,就讓我澤村榮純來吧!」

「這麼想挖啊,那你去幫幫純吧,他已經連續挖壞三個南瓜了。」

「喂!明明就是這南瓜太脆弱了!!!」話音方落,伊敷佐純的南瓜又被鑿出了一個洞,他愣了幾秒,握住的湯匙被結城哲也面無表情的轉移到澤村手中,然後給了一顆新的南瓜。

「澤村,交給你了。」

「哲!真是的,這麼簡單的事情我自己就能做好啊,切。」

「哈哈哈哈,放心吧!哲前輩!我一定會小心,絕對不會把南瓜弄壞!」澤村握著湯匙躍躍欲試,他偷瞄了一眼小湊亮介的動作,慢慢地將內部的果肉挖出來。

御幸走進食堂第一眼就看見坐在旁邊挖南瓜的澤村,便放下高島禮委託購買的東西,雙手環胸靠著牆面,目光直勾勾地鎖在澤村身上,見他熟練地挖著南瓜,有點好奇他到底是怎麼挖得,可以挖到臉上黏著屑屑。

「別站著發呆,去幫忙啊你。」清點完明天要用的東西,倉持經過御幸面前時忍不住說了句。

「你冤枉我了,我這不是在觀察有誰需要幫忙的嘛。」

倉持翻了翻白眼,「你不是只看著澤村嗎?」

「所以我要去幫他了嘛。」聳肩,御幸邁開步伐往澤村走了過去。

「呿,笨蛋情侶。」

御幸慢慢地、慢慢地走到澤村身邊,其餘挖著南瓜的前輩都有看到他,抬頭瞄了一眼就繼續手邊動作,聊起天來就無法專心了。

「笨蛋澤村你在做什麼?」

「挖南瓜啊,不會用眼睛看呀。」澤村根本沒有注意是誰在跟他說話,畢竟隊伍裡頭會叫他笨蛋的又不是只有御幸一個人,他專心挖著手裡的南瓜果肉,亮前輩都已經挖好兩個了,但他卻還在第一個。

「噢,你怎麼挖得臉上都是?」

「是嗎?我沒注意。」

見澤村連頭都不抬,御幸帶著笑容伸手輕輕撫過他的臉頰,將黏在他臉上的南瓜屑屑抹去。這個舉動讓以澤村為中心方圓十步的前輩都停下手邊的動作抬起頭往他們兩個的方向看了看,而當事人還無自覺地挖著南瓜。

「欸───」小湊亮介玩味性地笑了笑,「澤村你和御幸的感情不錯啊。」

「亮前輩你說什……」澤村抬起頭發現御幸的臉離自己很近,嚇得大喊一聲整個人往後退,捧著南瓜的右手沒拿穩,便直接摔地上裂了開來。

「啊。」

御幸低頭看著摔破的南瓜,毫無情感波動,視線還沒挪開,感覺領子被緊緊揪住,澤村高舉左手的湯匙,憤恨地喊著,「混蛋四眼,看看你幹了什麼好事!我要把你的眼睛挖出來!!!」

御幸流下冷汗,舉起雙手示意投降,「澤村你冷靜點,放下湯匙,立地成佛啊!而且摔破南瓜的是你不是我啊!」雖然間接是他造成的啦。

「澤村,把湯匙放下。」結城哲也的語氣依舊冷靜。

「但是!都是這個傢伙害我的南瓜…」

還沒說完,結城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指向某處。

澤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食堂角落堆著像是一座小山的南瓜碎片,他接著說,「那些都是純弄壞的南瓜,你要挖眼睛也是要先挖他的。」

「啊?」一旁的伊敷佐純愣住。

「哈哈哈,說得也是呢,如果弄壞南瓜就要挖眼睛,純都不知道被挖幾顆了。」小湊亮介笑著說,他將手裡的南瓜放下,又拿了一顆新的給澤村,「只不過是弄壞一顆南瓜而已,重來就好了。」

聞言,澤村瞪了御幸一眼,便鬆開了手。

「那這些弄壞的南瓜不就浪費了?」

「食堂阿姨還是會拿來做料理的啦,不用擔心浪費食材。」

接過全新的南瓜,澤村輕嘆,方才所做的都白費了,又要重頭開始。

「不過……」小湊亮介偏頭思考了會兒,與澤村四目相對,「澤村你和御幸是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啊?別挖南瓜了,來聊這個話題吧。」

御幸眼明手快接住澤村沒拿穩差點滑落的全新南瓜,呼,這下子眼睛保住了。他將南瓜暫時擱在桌面,發現澤村沒有接話,用雙手摀著自己的臉,不過左手還耿直地握著湯匙,所以只以拳頭狀遮住眼睛。

「亮前輩你就不要玩他了。」御幸無奈地嘆口氣,將澤村的手拉了下來,把湯匙放在桌面,接著說,「我自己玩都來不及了。」

「唔啊──好壞心呢。」

「嗯,很壞心。」

「……哲你在旁邊附和什麼啊。」

澤村一臉委屈地看向御幸,嘴裡不曉得在咕噥什麼,他使勁捏紅御幸的臉頰,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食堂了。眾人盯著澤村的背影,再看向揉著臉頰但卻笑了的御幸,這對投捕到底在搞什麼。

「笨蛋,別忘記明天有變裝派對啊!」

「少囉嗦!我不想參加啦!」走出食堂前,澤村回頭對御幸吐了舌頭。

 

 

 

因為隔天不用晨練,所以就算已經快要凌晨十二點了,五號室的燈還是亮的,澤村趴在床上左翻右翻很不安分,而倉持與增子正在整理變裝派對要穿的衣服。

「喂,澤村,你明天真的不參加嗎?」

「就是啊,小澤村,機會難得呢。」

「我沒有準備衣服。」

澤村收回撐著臉頰的雙手,回頭看著倉持和增子兩人拿著滑稽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比來比去的,不由得笑出聲來,「增子前輩你那是什麼衣服啊。」

「應該算…布丁裝?」

「倉持前輩好歹是吸血鬼,你那個根本就是裝可愛吧。」

「就是嘛,萬聖節就是要扮得恐怖一點啊。不然這樣吧,澤村,雖然你沒有時間準備衣服,但臉部的妝我可以幫你,還記得你剛來的時候我和增子前輩那個流血妝嗎?我幫你畫那個,衣服的話就用棉被裹著就好了。」

「什麼啊,我才不要呢。」

「前輩在幫你想辦法,你這是什麼態度!」倉持一副要將澤村從床上拖出來揍的模樣,「不然我去御幸那邊幫你借一套兔女郎的衣服?」

「……御幸前輩那裡怎麼會有那種衣服啊。」

澤村從床面移動到書桌旁,拉開抽屜拿出一大包糖果,在倉持跟增子面前晃啊晃的,心滿意足地說,「話說回來,前輩們有準備糖果嗎?」

「啊?為什麼要準備糖果?」

「小澤村,可以先讓我吃幾個嗎?」

「不是吧,你們不知道嗎?萬聖節會有人來敲門,不給糖就搗蛋,接著我要給他們糖果讓他們離開啊!」澤村說得很有自信,但是看倉持和增子征住的表情又開始懷疑自己了,「應該沒錯吧,我明明在書上看到的啊!」

「是這樣沒錯啊。」

「對嘛,我就說,那為什麼前輩們沒有準備啊?」

「……那個不是給小朋友的糖果嗎?我們住在宿舍,除了我們幾個之外,會有哪個小朋友來敲門嗎?」倉持看向增子,接著說,「如果真的有小朋友來敲門那才可怕。」

「啊!!!!說得也是!!」澤村抱著頭跪了下來,手裡的糖果落至地面,從包裝裡撒了幾顆出來,然後增子順勢拿了幾顆。

在澤村的吶喊與倉持的笑聲同時退去時,隱隱約約聽見有人敲門的聲音。三人心中一凜,相互對望,深怕是自己聽錯了,但五號室的門板上確實有人敲著,咽了口水,突然有點緊張了。

凌晨十二點鐘,有誰會來敲門啊?

「澤村,快去開門。」

「就是就是,小澤村快去。」

瞪大眼睛,澤村一副不願意的模樣,這種未知的場合最可怕了,若是在門開啟的瞬間聽見透明的小孩跟他要糖果,他絕對嚇得魂都飛了。最後在前輩們的淫威下,澤村拿起準備好的糖果,手握在門把上,深呼吸,正準備開門的時候,敲門的力道突然變大,五號室內的三人同時倒吸一口氣。

不管三七二十一豁出去了!

閉起眼將門打開,停頓了幾秒緩緩睜開眼睛,御幸一也沒做什麼盛裝打扮,直挺挺地站在門前,微笑說道:「萬聖節快樂,不給糖就搗蛋。」

「……御幸前輩你到底想嚇死誰啊!!!」

「不給糖,就搗蛋。」御幸伸出手,澤村在他手掌心裡放了一顆糖果。

御幸將糖果收進口袋,再度伸手,「不給糖就搗蛋。」

「喂,你到底是……」澤村開口抱怨,可是見到御幸堅定不移的眼神,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想幹嘛,於是又放了兩顆糖果。

收回口袋,繼續伸手,澤村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眼前這傢伙是想要玩什麼?當他準備將糖果全部往御幸臉上砸的時候,身後的倉持和增子越過澤村身邊,說有事情要去找其他前輩。

盯著兩人遠去的背影,澤村將整包糖果推到御幸懷裡,「吶吶吶,糖果全都給你,別煩了,快回房間睡覺去啦。」

御幸嘴角的笑意加深,他抓著澤村的手,往前走了一步,低頭封住澤村因為疑惑微張的唇,另一隻手將門關上。澤村的手在他身上敲了好幾下,差點無法呼吸了御幸才放開他。

「混蛋四眼!都給你糖果了還想幹嘛!」

「沒有幹嘛。」御幸一臉壞笑地捏著澤村的臉頰,在他耳邊低喃,「畢竟……我一開始就是要來搗蛋的啊。」

 

 

 

 

Fin

 

 

Q:青道宿舍一間房裡塞四個人到底擠不擠呢?

A: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標籤

    鑽石王牌 御澤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