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嚓、咯嚓--

頻繁地快門聲在青道食堂響起,除了快門聲之外還有眾人熟悉的笑聲,可以刺穿耳膜的那種,「哈哈哈!小春,趕快擺幾個動作讓我拍幾張!」

「榮純君,你不要這樣……」放下筷子,小湊春市突然有點吃不下飯,不僅是他,在場用餐的每個人都有這種感覺,雖然他們能夠體會澤村換了手機後想要試試新功能的心情,但選在這個地點,真是…

「澤、村--」倉持上前勾住澤村的脖子,皮笑肉不笑,「再不將你的新手機收起來,小心下一秒他就變成兩半。」

聞言,澤村趕緊將智慧型手機放進口袋裡,噘著嘴回道:「難得螢幕這麼大,拍起照來的感覺很不錯嘛,倉持前輩都不懂……」

「你這手機也換了有三天了吧,用得著每天都拍嗎?」

「這是記錄校園生活!爺爺就很喜歡我拍的照片!」

雖然曾經用過折疊式手機拍照,不過和全觸控的智慧型手機比起來還是有滿大的差距,記得他剛收到的時候還不會用,向倉持請教了一番。

「沒想到榮純君這麼喜歡拍照。」

「沒有啦,我就只是隨便拍一下啦!」澤村撓著後腦,臉頰微紅,「而且,說不定有機會可以拍到那四眼混蛋出糗的樣子,然後就可以用照片威脅他……」

「拍到我什麼?」

澤村回過頭,看見御幸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不曉得對方是什麼時候走進食堂的,也不知道他從什麼時候開始聽的。倉持突然笑了笑,「聽說澤村的新手機裡面拍了很多御幸的照片啊。」

「咦?什麼時候拍的啊?」御幸故作驚訝。

「倉持前輩你在亂說什麼啊!我才沒有拍那個傢伙!沒有!」注意到食堂裡每個人投射過來的視線,澤村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再度將手機拿出來,滑開螢幕點了相簿,遞給御幸,「你自己看!我才沒有偷拍!」

「不是啊,是倉持說的,為什麼要給我看?」

「我、我給錯人了啦!」澤村將手機轉遞給倉持。

倉持接過手機,發現澤村在食堂亂拍大家之前,幾乎都是在練習場、牛棚、宿舍、教室等的自拍,背景有清晨、黃昏甚至是晚上,因為有幾張的表情很奇怪,讓倉持忍不住笑出聲。

「澤村,你晚上拍照的時候記得把閃光燈關了,不然有些照片的顏色很奇怪…咦?等等……」倉持收起笑容,眉頭皺了起來。

「不會是看到什麼不該看到的東西吧?」見到倉持瞬變的表情,御幸壞笑。

「不可能吧!我真的沒拍什麼啊!」

倉持打開其中一張照片,其餘感興趣的人都湊了過來。他打開的是一張晚上牛棚的自拍照,因為閃光燈的關係,澤村的臉有點太亮了,但是讓倉持更在意的是,在角落的地方也有奇怪的光源。

「你看這裡,我發現只要是你晚上的照片,後面都會有這個奇怪的光。」

澤村接過手機,看著自己身後的神祕光源,突然有點緊張,圍繞在身旁的隊友們只是盯著照片沒有說話。

「笨蛋澤村,你是不是被不乾淨的東西纏身啦?」然後由隊長做了結語。

怒視御幸一眼,澤村忍住揪他衣領的衝動,不死心的看著那幾張自拍,但不管看了多久,只要是晚上的自拍,不管背景在哪,角落都有那個光,如果說是巧合那也太巧了一點。

其他人不語,拍拍澤村的肩膀又回去吃飯了。

「難怪我覺得最近這幾個晚上的五號室冷了一點。」倉持一副無關緊要的語氣,卻讓澤村和淺田的不約而同的顫抖了一下身子,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說這麼恐怖的事情?

「那個,倉持前輩,待會兒我們一起回五號室嗎?」

淺田在旁邊點點頭,小聲地說,「前輩們記得帶上我!」

「哈?我已經吃完飯了,為什麼要等你啊,誰叫你在那邊玩手機。」

「倉持前輩!!我知道你最好了!」澤村整個人往倉持黏過去,但是後者一個閃現,瞬間撲空的澤村就往御幸倒了過去。

接住澤村的御幸,先是沒什麼表情地看著他,隨後對他露出笑容並比了個大拇指,說道:「身為一個好隊長,我現在說個宿舍鬼故事給大家聽吧?」

「御幸一也!!你為什麼這麼壞心!」果然還是揪了衣領。

「啊哈哈哈哈哈,我這是在緩和你緊張的情緒呀,放手、快放手。」

「不放!」

「我本來想說代替倉持陪你回宿舍的。」

立刻放手的澤村,「果然在這種時候你才能展現身為隊長的氣概。」

「喂。」

 

狼吞虎嚥終於將飯吃完的淺田,抬頭時發現御幸和澤村已經不見了,不僅是他們,大部分的人都已經離開了,微微嘆口氣,不久便看見倉持從外頭走了進來,「你吃完啦?那走吧,回宿舍了。」

「咦?倉持前輩不是說不等我們嗎?」

「哦,我是不等澤村那傢伙啦,因為……嗯,很難解釋。」

其實現在這個時間,食堂往宿舍的燈還算明亮,除非是真的很怕幽靈的人,不然自己回去不是什麼問題,倉持和淺田走回五號室的途中,因為太過安靜了,淺田慢悠悠地開口:「那個,澤村前輩拍到的靈異照片…好可怕啊。」

「嗯,確實有點可怕。」

「倉持前輩不怕這種事情嗎?因為你的語氣感覺挺平淡的。」

「這種事情?你是指幽靈還是別的?」

「咦?不就是幽靈嗎?」

「其實比起幽靈,人還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啊。」倉持停下腳步,「我跟你說說我剛進青道時的故事好了,那時候亮前輩他對我說啊……」

 

 

「你的手機不設密碼是方便倉持幫你回青梅竹馬的郵件?」

突然提議到宿舍附近散步的御幸看著對方疑惑地表情,接著說:「剛才你要將給大家看照片的時候啊,不是往旁邊一滑就打開了嗎?」

「哦,我不知道這種類型的手機要按哪邊設密碼,就沒有設了。」

「給我吧,我幫你。」

遲疑了幾秒,澤村還是把手機交了出去。

「順便加一下我的LINE ID吧,這樣你有事情就可以直接找我了。」

「我才沒有事情可以找你。」

「是嗎?那之前一直死纏著我說要接球的人是誰?」

「也只有這件事情好不好。」澤村噘嘴不悅地回道。

見御幸手機弄得很久,澤村皺著眉,以為對方也不知道怎麼用,正想上前看看螢幕嘲笑他一番的時候,御幸便將手機遞了過來,「吶,密碼設好了,這樣你就不用擔心倉持看你的手機了。」

他笑著說,然後將臉湊到澤村旁邊,唸唸有詞。

「御幸前輩你在胡說什麼,其實密碼這種功能對倉持前輩沒有用的,因為他還是會用格鬥技逼問我密碼啊。」

「說得也是,沒關係,反正可以防著倉持以外的人。」

「你應該要跟倉持前輩說不要使用暴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御幸大笑幾聲,「你覺得我說得動他嗎?」

「哦,好像也是。」

「風變大了,回去吧,要不然幽靈又要跟著你回房間了。」

「混蛋眼鏡不要詛咒我了!」

 

回到五號室的澤村,對走廊盡頭揮手的御幸吐著舌頭,踩著不悅地步伐走了進去,倉持和淺田還沒有回來,他將手機扔在桌上,直接大字型地躺在床面,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好像覺得四周的空氣真的變涼了。

他拉起棉被蓋住自己,希望倉持跟淺田能夠趕緊回來,窩在被子裡的澤村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看見倉持坐在他的書桌前,他揉揉眼睛,發現對方正拿著他的手機。

注意到澤村醒過來,倉持抓著他的手機坐在床邊,「手機設密碼了?」

「嗯,御幸前輩幫我設的,倉持前輩如果想知道密碼的話我告訴你就是了,我會安分守己的,所以不要打我。」

「喂,我有這麼暴力嗎?」倉持無奈地嘆口氣,看著螢幕上的數字,上頭顯示的四個圓圈,隨手按了四個數字,在澤村的見證下直接進入手機桌布。

一旁的澤村目瞪口呆,「倉持前輩難道你會讀心嗎?」

「哈?你說密碼是御幸設的,就大概能猜到是什麼了啊。」

「不愧是成積不怎麼樣但是腦筋動得特別快的倉持前輩!!!!」

「看來你是真的想被打?」

「不!!!」

 

以為倉持會點開若菜傳給他的郵件,沒想到只是一直盯著澤村那些自拍照,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晚上的自拍有三張,都是不同的地點,可是身後出現一模一樣的光源,感覺不是靈異照片這麼簡單。

「倉持前輩你對靈異照片真有興趣,膽子真大啊。」澤村拍拍手。

「少囉嗦,我只是在做假設而已。」伸手將照片拉大,倉持很認真盯著光源的地方瞧,三張的形狀都差不多。

最終他嘆了一口氣,將手機還給澤村,爬上自己的床鋪。

思考了一會兒,還是決定點開通訊軟體,找了個熟悉的名字。

『喂,我總覺得澤村那些靈異照片的光源,很像眼鏡反光,你覺得呢?』

沒幾秒,便收到回覆,

『--嗯,你覺得呢?』

 

 

 

 

Fin

 

 

我絕對不會說原型是誰。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