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結束被監督叫去辦公室交待接下來訓練重心的御幸看了一下時間,還不算太晚,這個時候隊員們應該都還在食堂。今天澤村投球的狀況不錯,適時的誇獎有助於之後的表現,不過內心又興起想要惡作劇的念頭。

御幸一走進食堂,下意識尋找澤村的身影,因為比平時還要安靜,讓他多花了一點時間。只見倉持和淺田圍在他旁邊,皺著眉,不明所以的靠近後,發現他已經吃完飯,目不轉睛地看著手裡的漫畫,似乎比看課本時還認真。

「這是什麼狀況?」御幸納悶地問。

「不知道,我已經警告過他別在食堂看了,被監督看到鐵定會被罵。」倉持聳肩說,「聽金丸說,最近班上同學推他這部少女漫畫,結果他好像很喜歡。」

「榮純君,御幸前輩來了,你別看了。」

聞言,澤村將視線上移,一看見御幸的臉突然愣了幾秒,接著將手中的漫畫闔上,放在好幾本續集的最上面,「倉持前輩!我先回房間了!」

澤村將那疊至少有七本的少女漫畫抱在懷裡,頭也不回的跑出食堂,留下一頭霧水的眾人。倉持用手肘推了推御幸,「怎麼?你們兩個吵架了?」

「啊?哪有,我們從沒吵過架,而且我本來是要誇獎他今天投的不錯的。」

沒錯,整個棒球部的人都知道他們的投捕搭檔正在交往。

現在進行式。

他們交往後確實沒吵過架,因為才剛開始一個月,就算有不愉快也大多是澤村自己在鬧彆扭,不過剛才那種疑似落荒而逃的情況是怎麼回事?

「榮純君看起來像是……害羞嗎?」

「啊,好噁心啊。」倉持皺眉,「我們為什麼要看你們在這放閃?」

「喂,剛才我們兩個都沒有說到話好不好。」

「不不不,我覺得光是你們兩個處在同一個空間,我就要被看不見的粉紅氛圍弄得雞皮疙瘩,尤其是練習時我站在澤村後面,別以為我沒看到你們投捕的小動作,替我想一想好不好?」

御幸有些驚訝,倉持居然連他們投捕之間的小暗號都發現了?

厲害了我的倉持。

「我會想新的。」

「你這個重點不對吧!我明明是要讓你們收斂點!算了,不想跟你多說什麼,我要回房間揍澤村洩憤了,順便幫你套一點話。」倉持說完端著吃完的餐盤站了起來,他看著安靜待在旁邊的淺田,說:「你也一起回去嗎?」

「……倉持前輩,那個,我待會兒想和一年級一起訓練。」

「哦,這樣很好啊,別太晚回來。」

「是!」

 

 

回到房間後的倉持見到澤村正趴在床上看漫畫,臉色紅潤到不行,若不是附近沒有衛生紙團,他可能都要懷疑澤村剛剛是不是自己在做些什麼。他不發一語的拿起澤村堆在旁邊的漫畫,看了一眼封面,眉頭深鎖。

「……腹黑眼鏡愛上我,這是什麼詭異的書名?」

「倉持前輩你不懂啦!聽說這是最近銷量最好的少女漫畫!我本來也覺得這個名字很奇怪,不過看了第一集之後就無法自拔了。」

「我是沒差啦,不管你有沒有看漫畫,成績都一樣爛,別影響到投球就好。」倉持坐在澤村床上,隨手翻了幾頁,一邊說:「是說你剛在食堂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和御幸吵架了嗎?哦,我不是他派來問話的,我只是單純想問。」

「………」

澤村沒有回話,倉持瞥了他一眼,自己翻漫畫的速度也逐漸加快,最後他輕輕嘆口氣,指著少女漫畫說:「難道是因為這個男主角長得很像御幸嗎?」

砰!澤村將臉埋進枕頭裡。

倉持挑眉,原來他們的投手居然這麼少女心?再看了幾眼內容,女主角似乎是個短髮大眼而且充滿元氣的傻女孩,唔啊……既視感好重,真想寫信問作者有沒有參考原型。

「倉持前輩!我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啦!」澤村抓亂自己的頭髮,噘著嘴,「但是男主角對女主角做的事情,御幸前輩也有做過一些,所以我每次都…」

澤村轉頭看向倉持,後者面無表情地指著漫畫其中一格。

「男主角壁咚女主角後,托著她的下巴,說出這種超肉麻的台詞,這一幕難道御幸對你做過嗎?」

「沒、沒有啊!怎麼可能有啊!」澤村慌亂地站起,頭撞到上鋪又往後倒,「我只是說一些些而已,沒有全部啦!」

倉持瞇起眼睛,一臉不相信的模樣,「反應這麼大,感覺有鬼。」

澤村揉著發疼的頭頂,還想繼續解釋,放在桌上的手機就這麼振動了兩下。倉持眼明手快,搶先一步拿了手機,稍微瞄了一眼,是御幸傳來的郵件,左手抵著澤村的臉頰,右手伸直將手機與他拉開距離,就算澤村伸長的雙手無法拿到手機,「之前若菜的郵件都能讓我回了,怎麼御幸的我不能看?」

「不一樣啊倉持前輩!這不一樣!!!還我!」

「嘖。」倉持收回左手,失去支撐點的澤村往前倒,「算了,我也沒興趣知道你們之間傳了什麼甜言蜜語。」

等澤村坐起身,手機在半空中旋轉往他飛了過來,嚇得他趕緊抓住。

倉持爬上自己的床,餘光瞄見盯著手機螢幕笑得樂呵呵的澤村,不禁嘆口氣,將雜誌蓋住自己的臉,說:「幫我和御幸說一下,練習的時候沒關係,但是比賽別再用暗號在那邊調情了,我的情緒也會受影響。」

「………」

御幸前輩到底跟倉持前輩說了什麼啊!!!!!

看著澤村傳回來,充滿怒氣的郵件,御幸一臉納悶。

 

 

 

「那個,你前陣子在看的漫畫看完了?」

坐在休息區裡面的御幸突然開口問道。待在他旁邊的澤村撓撓臉頰,不太自然地笑說,「嗯,本來就是完結的漫畫,所以在教室看完了。」

「喂喂喂,你到底有沒有認真學習啊?金丸有好好監督你嗎?」

「我是下課時間看的!御幸前輩放心!」

「那你上課在做什麼?」

「………」流著冷汗,澤村緊閉雙唇,目光下意識閃避。

「你絕對是在睡覺了吧!」御幸伸手捧著他的臉頰,硬是將視線轉了過來。

視線對上的兩人,瞬間感到不好意思,同時臉紅,御幸趕緊將手放開,然後乾咳幾聲,「我看你嘴唇有點乾啊,要不要喝點水?」

接過御幸遞過來的水,澤村沒說話,安靜地喝了一口,餘光偷偷看著御幸。

突然覺得眼睛有點癢,御幸將護目鏡拿了下來,正想問澤村自己的隱形眼鏡是不是跑片了,才剛將臉轉過去,澤村的臉就湊了過來,御幸雙眼瞪大,雙唇緊貼幾秒,澤村就趕緊退開。

下意識摸著自己有些溼潤的唇,御幸內心真的是……一萬個問號。

澤村什麼時候這麼主動了?

「那個…澤村………」

「御幸前輩!難怪你交不到女朋友!你這個暗示太不明顯了!如果不是因為我看過少女漫畫,才不會知道你把眼鏡拿掉是想要KISS!」明明臉就紅得要命,卻還是裝作很自然的模樣。

「……我只是單純眼睛很癢,沒有什麼暗示啊。」御幸嘴角緩緩勾起,「原本是想讓你幫我看隱形眼鏡有沒有跑片的,不過你這麼主動我很欣慰。」

「咦?」澤村聽見自己的腦子轟了一聲,「咦??????!!!!!!」

 

 

「倉持前輩,你怎麼站在外面?」小春盯著站在休息區外頭不動的倉持問道。

「……我不想進去。」

 

 

Fin

 

 

 

 

 

 

    文章標籤

    鑽石王牌 御澤 少女漫畫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