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赤司君相當不正常

 

拯救世界的英雄,共存在日本的每個角落,每位英雄不顧自身安全只為了保護夥伴以及無辜民眾,沒有變身的能力也沒有關係,重點是要有心,在任何時刻的任何地點,你我都有機會成為家戶喻曉的英雄。

「不好意思,給您們添麻煩了。」

婦人不停的鞠躬道歉,赤色髮絲的孩子面無表情的站在身側。在他們對面是個怒氣沖沖的女人,而腳邊站在一個臉頰貼著紗布的男孩。

「哼!」女人指著婦人罵道,隨後帶著受傷的男孩轉身離去。

從裡面走出來的幼兒園老師蹲低身子,將手放在赤色髮絲的孩子頭上,「征十郎可以告訴老師為什麼要打他嗎?」

「是啊,少爺,你不像是這麼叛逆的孩子啊。」

孩子仍舊不語,舉起手將老師的手揮開面無表情的轉身離去。

婦人見狀只能趕忙鞠躬跟上他的腳步。

翌日,赤髮男孩在家休息一天。

他本來就很冷淡沒什麼表情,在回到幼兒園上課時,就算是微小的不同,但能感覺其他同學看待自己的目光變得不太一樣,他瞄向角落,前天被他打一頓的男孩正意氣風發的笑著。

不用想就知道在他沒到幼兒園的時候,那個男孩可能說了很多無關緊要的話,但他不以為意,可是內心卻有一股莫名的怒意。

即使是做了好事,只要不被別人知道,就算做得再多也沒有任何好處,任何的好意都有被誤解的可能,好人可能因為幾句話就變成壞蛋。

既然如此,那麼就當壞蛋吧。

「赤司君。」

他好奇的張望,沒有見到任何人的身影,但是那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是那麼清晰,好像就在耳邊一樣。

「赤司君,我在這裡。」

他回過頭,一雙無神的眼眸映入,他真心受到驚嚇眉頭上揚零點三公分。

「你是誰?」

「黑子哲也,我是你的同學。」

「喔。」班上同學的名字他都有印象,但黑子哲也這個名字,很陌生。他不明白他突然來跟自己搭話是有什麼原因甚至是目的。

「我知道的,赤司君是好人。」黑子哲也平淡地道:「那時我就站在旁邊,那個男孩是因為欺負桃井,所以赤司君才揍他的吧。」

「嗯,謝謝赤君……」桃井五月不曉得從哪裡出現,默默加入兩人的話題,「雖然那個時候我本來要自己揍他的,但赤君先動手了,謝謝你。」

赤司征十郎沒有任何表情的聽著黑子哲也與桃井五月在那裡一搭一唱,嘴角不由得緩緩勾起,原來還是有人知道的,就算什麼都不說,他所作得事情還是有人知道,還是會得到被害者的謝意。

「啊,赤司君笑了。」

「咦真的耶……」桃井將臉湊在他面前驚呼,「大家快看!赤君笑了!」

聽見桃井五月的話,原本刻意遠離的同學們都好奇的湊近,就為了看平時一張臉冷得像冰塊前幾天還動手打人的赤司征十郎露出笑容的表情。

之後赤司征十郎的表情變得比較多元,和同學們相處還算融洽,至少在他內心的正義感發作準備動手前,會有黑子哲也、桃井五月這兩個好朋友制止他。在他們閒聊時,赤司總會被黑子吐槽特攝看太多,因為他總覺得自己是拯救世界的英雄,而桃井覺得有這種夢想的赤司意外的帥氣。

但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在幼兒園即將畢業的前幾個月,赤司的父親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舉家遷移到國外,他與黑子哲也、桃井五月的英雄聯盟暫告一段落。(其實只有赤司征十郎一頭熱)

「哲也,等我回國,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吧,以英雄的身份。」

「赤司君,希望你在國外能夠早點從夢中醒過來。」

十年後所發生的事情,想必是他們都沒有意料到的。

 

 

 

END

    文章標籤

    影子籃球員 赤司 惡搞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