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重要的CG圖 @ 宇珞

 

「話說回來,御子柴……是在躲真由嗎?」

野崎家餐桌上的固定成員,從一人變成兩人,時不時會有第三人──御子柴實琴的加入。

挾菜的筷子手一頓,御子柴默默將筷子移回碗裡,「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低頭吃碗裡的白飯。

由佐倉千代成了野崎千代,她緊張的安撫好友,「不是啦小御御…那個、真由說……呃、他去找你時你都不在家,所以是不是……」帶著擔心及好奇的目光看著好友,義弟一直以小狗似的目光盯著她,似乎是想由她跟小御御說的樣子。

從上大學搬出老家直到出社會,御子柴一直持續著助手的身份,晚餐啊假日啊大部分時間都耗在野崎家了,所以最常造訪他住處的不是兩個好友,反而是弟弟野崎真由。

「好像是從…我跟佐倉的結婚式開始就怪怪的?」野崎梅太郎嚼著前陣子空閒時醃的醬瓜,滿意的點點頭。

就算成了人夫,野崎梅子的女子力依然特高,家中瑣事只要夢野咲子的工作結束,刷刷刷地整理好家中環境包括三餐。

「野、野崎君,我…我已經不是佐倉了!」(前)佐倉千代一日中總是要強調好幾次。

「但佐倉一直叫我野崎,這樣家裡不就有兩個野崎了?」

「欸?對耶,那、那就…梅、梅……唔哇哇──好害羞!」千代掩住紅通通的臉大喊。

笨蛋夫妻又來了……總是同樣畫面反覆上演,早習慣的御子柴目不斜視繼續吃飯,慶幸話題被轉開了。

畢竟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他也很想像佐倉…不對、野崎一樣摀住臉大吼啊!

唔啊啊啊──怎麼辦啊!

 

「讓我們歡迎新郎新娘高中時代的親友御子柴實琴先生獻上祝福!」

在掌聲中起身,感覺全場焦點都在自己身上,差點想躲到桌底下的御子柴,同手同腳的步向麥克風處,輕咳幾聲。

「大家好,我是御子柴實琴……」

趁著婚宴用餐空檔,御子柴走到今天兩位主角身邊合照,野崎千代握拳淚眼汪汪看著好友。

「太好了小御御,致詞成功了!」明明身為新娘,卻擔心好友致詞比擔心自己婚禮來得多。

「佐、佐…佐倉!」感動的看著新娘,為了這一天他可是練習了好幾星期。「太好了!你也得到婚禮CG圖了!」不禁抹抹眼淚,終於在舉行結婚式的本週,連載數年的「萌愛」男女主角兩人也衝向終點了。

「野崎也是,接下來就是孩子出生的CG圖了!」

「說的也是呢……」野崎端下巴思考。「你們覺得鈴木跟麻美子的孩子要叫什麼?」果然是漫畫家啊,連在婚禮也是想著漫畫。

御子柴滿臉無奈,本來的感動之情也完全消散。「不、現在不是討論那個問題的時候……」都已經連載好幾年了也終於走到結局,難道還要由孩子輩繼續?

不過如果是基於「大人的原因」,倒是很有可能呢……話說這次婚禮,佐倉穿的禮服跟漫畫裡麻美子的禮服一樣,不禁佩服野崎的執念。

「最後,由新娘致詞,給父母的一封信。」

哭得淅瀝嘩啦的新娘,聽著書信內容,御子柴眼眶又紅了起來,雖然幾個月前突然被告知兩人登記結婚了,但佐倉總算是願望成真了,可以跟麻美子一樣永遠幸福下去。

「實琴哥。」將手帕遞給那眼角泛淚的男人,真由冷靜的拍拍他的後背。

「嗚…謝、謝謝……」搶過那乾淨的手帕,有些害羞地快速抹掉淚珠。「果然最重要的CG圖還是婚禮啊。」

「實琴哥也想要?」真由偏頭詢問。

「當然啊!這可是必到手的耶!」雖然他根本沒對象啦,就算現在可以正常跟女性對話,但還是講沒幾句就想逃開,照這樣子下去一輩子都得不到婚禮CG圖了。

似乎可以聽到御子柴心裡的OS,真由思考幾分,牽起他的手,指指自己,「既然這樣,實琴哥跟我一起拿這張CG圖好了。」

欸?突然被求婚的御子柴只能呆呆望著真由認真的臉龐。

真是的……他根本不知道要如何面對真由了啦!御子柴掩住臉在心裡大吼。

一起拿CG圖的意思是……真由要跟他結婚?但日本法律不承認只能入籍,那只能到國外……不對!為什麼要以他們兩人結婚為前提?

千代低聲詢問丈夫:「吶…小御御好像真的很煩惱耶?」對於像閨蜜般存在的小御御,就算對方是義弟也是不能忍讓的!

「嗯……」畢竟是自己親愛的弟弟提出的要求,但作為麻美子原型多年的御子柴,他是很重視這個朋友的。

叮鈴鈴鈴──突然門鈴響了,千代馬上起身衝到玄關。當御子柴看見來客,巴不得可以鑽地洞逃掉。

四人就座後,千代看著餐桌旁的三人,有些擔心的開口:「那……再一次,開動?」

真由突然將碗筷放在桌面上,認真的朝兄長說:「哥哥,今天來是想得到你的祝福,我決定與實琴哥攜手得到婚禮CG圖。」

御子柴聽見這番話,還含在嘴裡的湯一口噴出來,嗆咳了幾聲。「……等、真由……我還沒答應…咳咳……」

不過依照他話中意思,「還」沒的意思是極有可能會答應?

被弟弟突如其來的發言嚇到,梅太郎默默放下湯碗,「真由,這是……BL?嗯,哥哥也不是不能接受BL。」

欸等等,重點是那個嗎?千代納悶的看著自己丈夫。

「但是哥哥還是覺得你跟女……」

「哥哥,實琴哥嫁給我的話,會一直跟我在一起,我跟實琴哥也可以幫你畫漫畫。」

「哥哥同意了!」梅太郎轉向好友。「太好了御子柴,可以拿到婚禮CG圖了!」

「說的也是呢,太好了小御御!」千代也安心的呵呵笑。

「你們有重視我的意願嗎!」御子柴怒吼,但當看見真由的雙眸又消氣了,害羞地轉開視線。

就算對方是同性,但說要跟自己一起拿婚禮CG圖,還是令人挺不好意思的,御子柴摸摸鼻頭。

「我覺得我跟實琴哥很適合,實琴哥的性格跟興趣我都了解,跟我在一起實琴哥也不用在意太多,再說……實琴哥不是很喜歡我畫的漫畫嗎。」從進門開始,真由就一直打破說話句長記錄。

「是沒錯啦……那你要加入我們團隊嗎?」從知道真由就是自己很喜歡的部落格繪師後,他一直有在詢問真由的意願,但總被對方覺得很麻煩帶過。

「嗯,空閒時可以幫忙。」聽見他的回答,御子柴開心的繼續一邊吃飯一邊與真由聊工作上的事。

千代戳戳丈夫,「梅、梅太郎……好像哪裡不對耶?」小御御就為了工作就把自己賣掉了?

「嗯……也沒什麼不好的嘛。」

在幾個月後的某日早晨,千代急忙的揮著一張紙片衝向工作間,「梅太郎!小御…小御御跟真由寄明信片過來!」

「嗯?好像真由有說過利用休假去德國玩。」會寄明信片來也很正常。

「但是,他們跑到教堂結婚了啦!」

所以寄來了真實版婚禮CG圖。

 

Fin

 

 

如果這樣的緣份還不算命運 那愛情又怎麼開始@ 酉癸

 

 

「佐倉,妳覺得要吃章魚燒還是花枝燒呢?其實,我也不是兩個都想吃啦!不過……如果我們各買一份的話,不就能吃到兩種口味了嘛!」摸摸肚子,有些犯餓的紅髮少年邊說邊轉過身子,卻發現名喚佐倉的少女不見了蹤影,「咦?佐倉呢?」

雖說在人潮眾多的祭典裡走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也因為是這麼特別的日子,若和佐倉走散,那麼他就只能一個人逛了,這真的很淒涼啊!明明是這麼熱鬧的節日,沒女朋友就算了,這下連朋友都沒有。

況且佐倉這麼嬌小,要找到她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不對啊!他怎麼會忘記呢,在這個先進的文明裡,有個東西叫做手機。

拿出電話的同時,餘光瞄見那嬌小的身影,原本落寞的臉寫上喜悅,邁開步伐準備與她來個相見歡,才剛走了兩步,就停了下來,因為他看見少女並不是孤單一人,野崎跟著她,在燈光的照射下,少女的臉看起來紅通通的。

加油啊!佐倉!一定要讓野崎那傢伙請客啊!內心如此替她喊話,轉個身往反方向走去。

獨自在附近閒晃,看著總是結伴成行的路人們,紅髮少年輕輕地嘆口氣,究竟該怎麼樣才能開啟事件圖呢?他也想要趁機多認識幾個萌妹子嘛!不過沒有認識的人在他身邊幫忙,是有那麼一點怯場。

這時他眼睛一亮,注意到路邊擺設的扭蛋機,他感覺自己的心靈得到了一點點點點點點、微乎其微的救贖;不顧身旁都是些低年齡的孩子,他蹲下身,物色想要得手的扭蛋。

在他轉動命運的按鈕,掉出的卻不是他想要的雙馬尾萌妹,忍不住垂下頭黯然神傷,如果可以,他很想仰頭大喊蒼天不仁!就在他猶豫要繼續,還是直接去攤販那裡大吃特吃的時候,聽見有人喚他的名字,「實琴哥?」

好奇地轉過身,面無表情的黑髮少年就站在自己面前,手裡還拿著刨冰。

「嗨,這不是真由嘛,好巧呢!」展露笑顏,御子柴實琴開始觀察真由此時的穿著打扮,就是單純的夏季制服,這、這該怎麼誇獎才好?

「實琴哥你穿浴衣很好看、腰帶也繫得很好,手裡的公仔也很有品味。」黑髮少年語氣平淡地說道,臉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神情,彷彿只是在念台詞。

「真、真的嗎?哈哈哈……」害羞地搔頭,他什麼話都沒說,真由就這麼誇他,感覺相當不好意思,他接著說道:「你手上的冰看起來很好吃耶!我最喜歡草莓口味的了!」

幾乎在沒有猶豫的情況下,野崎真由挖了一匙的草莓冰,直接湊到御子柴實琴的面前,「實琴哥要吃嗎?」

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御子柴實琴頓時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兩個男孩子當街上演餵冰戲碼,怎麼看好像都不太對。眼看湯匙上的冰已經漸漸融化,真由沒想那麼多,就是打算自己把冰吃掉,在他準備收手的瞬間,御子柴迅速地將臉湊過去,立刻將冰吃掉。

「……那個,嗯,謝謝,蠻好吃的。」

盯著手中的湯匙,野崎真由的嘴角不免緩緩勾起。

自認見過很多大場面的御子柴實琴,在那瞬間簡直是看呆了,那個面攤程度比哥哥更甚的黑髮少年,居然笑了?

「實琴哥還要嗎?」

「不、不用啦!你自己吃就好。」有些心虛的低下頭,視線不曉得該看哪裡,自己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忽然變得這麼緊張,聽遊戲女主角告白時都沒這樣。

很快就收起笑容的野崎真由不太明白御子柴現在的行為模式,想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該說什麼,但話還是沒有講出口,只能默默地將手中的刨冰吃完。

「真由,你是跟朋友一起逛的嗎?」

聞言,黑髮少年搖搖頭,「我是來找哥哥的,但手機忘了帶。」

御子柴實琴忍不住露出憐憫的目光,可憐的孩子,在人山人海中要找到一個人那是需要多大的運氣啊!他拍拍真由的肩膀,「來參加祭典的人那麼多,要找到你哥是很靠緣份的,不要急,我們可以慢慢找。」

「不急,反正我已經找到實琴哥了…」

「那、那個,真由你是去哪裡學來這些話的,是、是不是你哥哥教你的!」抹去額際冒出的汗,御子柴不曉得該怎麼調整表情,平常他雖然也會說些討好女孩子的話,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眼前這個人說的殺傷力更大。

「什麼意思?」露出疑惑的眼神,野崎真由不解地問。

「沒、沒沒沒你就當我什麼都別說!」努力將語調平復,他接著說:「反正我自己也閒的無聊,不然你就跟我一起逛吧?順便找你哥,如何?對了,你可別走丟喔,這樣可是很麻煩的!」

真由點點頭,安份地走在御子柴實琴的身旁,兩個人就這樣並肩且漫無目的地走著,一時之間也找不到什麼可以聊的話題,氣氛忽然變得相當尷尬,說話不是、不說話更不是的感覺;但要他開啟話題,不外乎就是遊戲跟模型,這種事情真由會知道嗎?一定不會的啊!

突然人群一個推擠,穿著木屐的御子柴沒有站穩,整個人往旁邊倒去,平時勤練柔道、肌肉相當結實的真由伸手一擁,才讓他免於四腳朝天的局面,不過御子柴怕是寧願跌倒也不願意倒在真由懷裡,他趕忙退開,「謝、謝謝你。」

「不客氣,安全重要。」真由停頓片刻,忽然將自己的手心朝上湊到御子柴面前。

不解他的舉動,御子柴拿出錢袋放了上去;盯著手上的錢袋,真由沉默不語,他抓起御子柴的右手,將錢袋還回去,接著抓起後者的左手往前走去。

御子柴實琴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手被牽著,等他注意到的時候,忍不住停下腳步,急著要將左手的控制權奪回來,「真由,你做什麼,放手啦!」

但野崎真由握得死緊,怎樣都不肯退讓,「實琴哥不是要我別走丟嗎?這樣就不會走丟了。」

實琴覺得他說得好有道理,自己竟無言已對,但怎麼感覺還是有點奇怪。不過,好朋友也是可以牽手的嘛,別想太多就好啦!說不定路人看見還會以為他們是兄弟呢!想著想著,他也不急著掙脫真由的手了,只是內心卻漾起奇怪的感覺。

等他們逛完攤販、看完煙花,終於在角落遇見野崎與佐倉。當哥哥看見弟弟與漫畫女主角的原型牽手出現在自己眼前時,他簡直是不敢相信,即便御子柴怎麼解釋,他看著自家弟弟的表情,怎樣都覺得不單純。

「野崎,你到底和佐倉跑去哪裡玩啦!我跟真由在茫茫人海中都找不到你。」

聞言的野崎梅太郎,默默地舉起手機,「我說……你有帶電話吧,怎麼不打給我呢?」

「……………」

 

Fin

 


 

 漫畫閱讀方式請由左到右

 

1.jpg 2.jpg 3.jpg 4.jpg  

 

 


 

 

 

後話:

各位好,我是負責文字的酉癸,有拿到無料的讀者,應該會發現我沒有印版權頁跟FT,扣除頁數不夠這點,主要還是因為時間太趕。我是在場次前一天才將無料拿去印的,如果有點小瑕疵還請見諒。

完全就是憑藉著一股熱愛小御御的衝勁趕出這本無料,結果發現這對很萌但是化為文字真的很困難Q_Q

估計不會有本子見世了,除非比我更忙的繪者冬澤哪天來個人品爆發,如果他有畫我會貼上來的。書名是真的想不到才把小說的標題拿來用,結果跟漫畫風格天差地遠還請見諒!

 

在此特別說明,冬澤昕是大陸繪者,基本上不會到場次,對於簽名什麼的相當抱歉。他懶得使用跳板、平常也沒有認真經營個人網站(微博、LOFTER什麼的他都沒有)如果真的很想要搭訕他,可以留言給我,我問問他能不能給QQ號。

特別感謝插花作者宇珞,如果不是他的刺激(?)這本無料也不會誕生,同時也感謝來攤拿無料的各位,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裘尉 的頭像
裘尉

九局下半短打小王子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