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錄於《玩你而不是和你玩》後續未公開

 

 

大致輸入幾個關鍵詞,現階段的工作告一段落。

將粗框眼鏡拿下,疲累的伸個懶腰,他受夠老是做些內勤的工作,雖然他得到了兩種火焰的力量,但是卻沒有機會可以證明他變得更強的事實,尤其是在那個人面前。他知道原因,因為青王還沒有信任他,畢竟他是個背叛者。

「老是做些無聊的事情,有個麻煩的上司真累啊。」猛然的頭疼讓他試著揉太陽穴得到舒緩。

「伏見,你就別囉囉嗦嗦的了。」

 

皺眉,不悅地嘆口氣,方才他所說得麻煩上司颯爽登場,還有那個雖然身材火辣卻像老媽子管東管西的副長,他習慣性地慵懶回應:「是、是……

淡島世理冷著一張臉,站在伏見面前,「伏見,你臉色有點差,是不是休息時間都在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如果已經查出無色之王的真實身份就趕緊報告。」

聳肩,伏見將眼鏡戴上,「誰知道呢。」

見他的態度,淡島有些不悅正要上前理論,就被宗像擋下,「伏見應該是被悶壞了,聽說你上次在葦中學園跟昔日夥伴有些衝突,想要有實戰經驗嗎?」

聞言伏見興奮地站起,拋開突然漾起的暈眩感,嘴角難掩笑意,「可以嗎?我可以出動嗎?」

「我讓你出去不是想讓你鬧事。」宗像禮司將眼鏡往上推,「赤之王已經安分的待在牢裡,只要穿著Scepter4的制服就不能讓你跟吠舞羅的成員起爭執。」

「啊……我知道了。」沒有任何不愉悅的語氣,「那別穿制服就可以了嘛。」

「伏見!不要誤解室長的意思!」淡島出聲喝止他的想法,能穿著Scepter4的制服就是一種榮譽的象徵,其實她有點私心,希望能夠盡量別與吠舞羅有更多層面上的爭執。

「呿,吵死了。」止不住的暈眩感,伏見只覺惱人,「我會安分的不跟他們起爭執,這樣可以嗎?只不過,若是對方挑釁我,那麼我就不得不出手了。」

見他嘴角的笑意,淡島明白伏見有十足的把握能夠鑽漏洞,這段時間的觀察,起初她不明白原本待在吠舞羅的伏見為什麼背叛草薙他們。後來她似乎慢慢察覺到了,想要變強的伏見的野心,是個必須注意的人物。

畢竟他能夠背叛吠舞羅,難保他不會背叛Scepter4

 

「吶,讓我獨自調查吧,無色之王的事情。」

「伏見!」

「就讓他去吧。」宗像面無表情地道,「但是別鬧得太歡了。」

得到允諾,伏見無法控制內心的雀躍,嘴角總是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他就是想要有血有肉的世界,他想要能夠證明他強大的世界。

 

自從十束哥遇襲至今,吠舞羅的先鋒隊長就沒有休息過,這件事只有內部的人員知道,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難保不被其他的組織找麻煩,畢竟八田美咲是人,有血有肉會感到疲倦。

「八田哥,休息一下嘛。」不管是哪個部下,見到他就會說這句話,只是他哪有時間休息,他必須找到殺害十束哥兇手的線索,早日為十束哥報仇。

踏著滑板在街道上穿梭,手持球棒將所有來找碴的人打趴在地,草薙從不阻止八田美咲的行動,因為他知道阻止也沒有用,就跟他們家的王一樣隨性。應該說,吠舞羅的成員都是這樣的自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是,都是為了同伴。

從小巷轉出來,一支帶著紅色火焰的小刀便往他飛了過來。

八田反應迅速的跳起,旋身用滑板擋下。

 

「這是……」見到的暗器與前些時日插在自己右手臂上的相同,他立即明白攻擊者的身份,眉頭深鎖,突然滿起的怒氣讓他不顧旁人眼光大喊,「臭猴子你給我出來!!」

人影還沒出現,又有幾支小刀落下,他俐落地迴避,餘光瞧見站在大樓頂端的藍色身影,伏見托著粗框眼鏡,語氣難掩興奮,「好久不見了,美~咲。」

「你這傢伙!不准叫我名字!」張望著四周,思考著該怎麼上去將這隻臭猴子扯下的時候,伏見帶著笑意的從上邊跳了下來。

伏見歪著頭露出鄙視地目光,慵懶地模樣與嘴角深沉的笑容相當違和,他張開雙手,興奮地道:「吶,美咲,快來攻擊我吧,這樣我才能緊急拔刀嘛。」

之前已經上了他的當,這次即使鐮本不在身邊規勸,他也知道不能接受伏見的挑釁,這裡不是空曠的葦中學園,而是人來人往的街道。

見八田沒有要出手的意思,伏見沒來由的一股怒氣。

 

「美咲啊,你真的讓我覺得背叛吠舞羅真是聰明的決定啊。」

「你說什麼!?」

「吠舞羅墮落了,不僅是周防尊,連你都變得這麼膽小,看來我不用想著怎麼變強,你們就會被自己的弱小給打敗啊,對吧,什麼事情都做不到的美咲。」原本按上刀柄的手收回,伏見聳肩,「真是可惜啊,只不過是少個十束多多良,就讓你們徹底崩毀成這樣。」

瞬間,伏見原本扔出的小刀劃過自己的臉頰,直直插在街道旁的樹幹上。看著八田身上環繞的赤色火焰,猛烈地燃燒,伏見看來更加的愉悅。

 

「來吧,美咲,讓我見識一下吠舞羅的弱小。」

「你這個背叛者,我馬上就讓你知道汙辱吠舞羅的代價!」

平時鮮少人拜訪的HOMRA酒吧,有著吠舞羅三巨頭之一的草薙出雲坐鎮,望著牆上的鐘,難免有點擔心八田美咲的安危,平時這個時間他總會回來報備一下,老是跟著他的鐮本因為昨晚吃太多待在這裡休息。

「我回來了。」擦著玻璃杯的草薙聽見八田的聲音,正要說句歡迎回來,就被掛在他身上的人嚇到差點將珍愛的杯子給摔了。

「八田哥,你回……」躺在沙發上休息的鐮本坐起身,吃驚的指著被八田美咲攙住的人,「伏、伏見怎麼會在這裡!」

 

八田美咲不顧身上的擦傷,走到沙發邊要鐮本滾開,然後粗魯的將伏見扔過去,但是伏見似乎連這種衝擊都感覺不到,仍然緊閉著雙眼。坐在一旁的安娜湊過去,平靜地將手覆上伏見的額,喃喃細語:「發燒了……

「哎呀,小八你真是撿個不得了的東西回來。」草薙出雲從吧台裡走出來,見八田坐在最遠的地方翹著腳,身上都是打鬥的傷痕,想必方才進行了一場激鬥。

「囉唆,誰叫他打到一半就昏了。」

「八田哥,那你就把他扔在原地就好了,為什麼要把他帶回HOMRA啊!」鐮本站在他身旁激動的揮舞手臂,但被八田揍了一拳,「我怎麼知道啊!」

「好了好了,別吵了,鐮本你去拿毛巾跟水盆來吧。」草薙揮手要鐮本趕快行動,「既然小八特別帶回來了,總不能對他太差吧,對吧。」

 

注意到草薙的視線,八田轉頭,「他死了也沒差。」

跟安娜坐在同個方向,注視著躺在前方的伏見猿比古,就如鐮本所說的,看見他昏倒大可給他致命一擊或是將他扔在原地,他連自己為什麼將他帶回HOMRA的答案都想問別人。

很久以前,在伏見還沒有背叛他們以前,即使他的臉色總是蒼白的像死人,但是八田從來沒有看見他生病,所以當伏見在他面前暈倒的時候,他還真的不曉得該做什麼反應,即使他背叛吠舞羅、背叛自己,但他……還是伏見。

 

不行,不能有這種想法,八田搖晃著腦袋。

伏見是背叛者,瞧不起尊哥也看不起十束哥,不能夠原諒他。

睜開眼睛見到的是八田美咲搖晃腦袋的模樣,還有坐在他身旁的安娜以及熟悉的場景,想必他是被帶到HOMRA。連日來的頭暈目眩就是感冒徵兆,從來沒有生病過的他確實疏忽了。

 

「唔……」伏見感覺頭痛欲裂,生病的真是麻煩的一件事。

聽見他的呻吟,八田趕緊站起跑到最遠的位置坐下。草薙見狀只是淡淡地笑,在潛意識裡頭,八田還是很擔心這個昔日的夥伴,不然不會將他帶回來。

「給我一杯老樣子吧。」便裝的淡島世理從外頭走了進來,草薙露出笑容。

「一天裡有兩位Scepter4的成員造訪,不曉得是什麼風將你們都吹來了。」

「兩位?」將杯中的紅豆餡攪散,順著草薙的目光看去,只有看見那個小姑娘坐在那裡玩著玻璃球,以及坐在遠處的吠舞羅先鋒隊長。

草薙對她一笑,讓她感覺怪異,便往安娜的位置走去,這才看到躺在另一個沙發上的伏見,她驚訝地看向草薙,「這是怎麼回事?」

 

「就……我們家的孩子將他撿回來了。」

「你們家的孩子還真愛亂撿東西。」淡島世理嘆口氣,「這個明顯是扔在路邊都不能亂撿回家的玩意吧。」

「啊,我也是這麼覺得。」草薙出雲笑道,「不過有人認為不能放他不管,即使是背叛者、即使是敵人。」

「噢?」淡島世理往八田美咲的方向看去,後者雙手環胸別過臉。

「他是你們的成員吧,趕快把他帶回去,省得麻煩。」八田站起身,拿起擱在一旁的滑板,看來打算出門的模樣。

當淡島打算攙扶伏見的時候,他悠悠地轉醒,即使頭還有些疼,不過能夠思考自己在哪裡,發生了什麼事,他將額上的濕毛巾揮開,有些不穩地站起。

「你以為我會感謝你嗎?美咲。」

「切,我也不想要你感謝我,趕快跟你的長官滾回去吧,臭猴子!」

 

不願讓淡島攙扶自己,伏見踩著虛晃的腳步緩慢地移動,他上前抓住八田的手,卻被後者揮開,「我要出去巡邏,沒時間跟你玩。」

不悅地吒舌,邁開步伐與淡島走到門口的伏見突然笑了起來,轉過頭說道:「下次見面我可不會留情了,美~咲~我會讓你知道退出吠舞羅才是正確的決定。我會讓你明白我比周防尊還要強。」

看著伏見與淡島離去的背影,八田走到吧台前坐下,托著臉頰看起來很不高興,草薙戳著他因為擠壓突出的臉頰,笑著說:「怎麼,捨不得伏見嗎?」

「哼,說什麼傻話,那種傢伙去死算了。」

 

End.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