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直視著他,正要向前,另一抹身影比自己先行動。

青峰勾住黃瀨的脖子,手臂大方地壓在他肩上,「你在發什麼呆?集合了!」

遲緩的往青峰大輝的方向看去,迎上他帶著笑意的臉龐,黃瀨的嘴角也不自覺的失守,沒有將他的手撥開,只是緩緩點頭道:「我知道了,走吧!」

黃瀨快步上前,反倒是青峰征在原地,望著黃瀨的背影,後者沒跑幾步就轉過身來,帶著笑容揮舞右手喊著,「小青峰~小黑子~快點啊!」

還沒反應過來,青峰感覺雙腳一軟,好不容易穩住腳步,看見黑子面無表情地站在他身後,他對著黑子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背景看來有些火光,「哲,都幾歲了你還玩這種遊戲!」

「不,青峰君。」不受他的影響,黑子依舊保持冷靜的態度,細聲道:「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露出飢渴的眼神盯著黃瀨君,不然會被發現的。」

「誰、誰跟你飢渴了!別、別亂說!他又沒有大胸部!」

黑子哲也短短一句話改變周遭的氛圍,青峰大輝很慌亂的比手畫腳。

黃瀨涼太不解地望著沒有移動腳步意思的兩個人,當下的心情很複雜,因為青峰在自己面前露出的表情往往比在黑子面前少。黃瀨原本揮舞的手放下,欲往回走向他們,卻見到黑子扯著青峰的手腕往他的方向走來。

「小黑子?」

「黃瀨君,青峰君有個秘密想要告訴你,那就是……」黑子來不及說完,青峰的大手就從眼前逼來,不僅是嘴巴、連鼻子都被摀住。

若不是黃瀨見狀趕緊將青峰的手拉開,單憑黑子的力氣根本沒辦法掙脫青峰的桎梏也無法開口求救,他寧願喝奶昔喝到斃命也不要因為這麼可笑的原因送命。

死裡逃生的黑子哲也像是要將方才失去的氧氣補回來,面無表情的大力呼吸,即便外觀上看不出任何變化,黃瀨涼太相信他的內心一定受到很大的驚嚇,那種感覺就像跳到水裡卻發現踩不到底那樣的驚慌。

「啊……抱歉,哲。」青峰搔頭,滿臉歉意,他一緊張就什麼都沒注意到。

「小青峰你……」黃瀨微皺眉,因為方才青峰的行為讓他有點不愉快,不顧輩份正要開口責難,後者卻在看見他之後,露出訝異的神色,迅速地別過臉。

黃瀨的雙瞳瞪大,青峰表現的太過明顯,在躲他,但是為什麼?幾分鐘前,當他還在沉思如何變強如何贏過自己,感覺到肩膀傳來的重量,抬起頭迎上的是他所憧憬的那人展現出的笑容,頓時什麼煩惱都丟在腦後。在他走向前再度轉過身時,怎麼情況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那個小青峰……」黃瀨疑惑的伸出手想要碰觸他,青峰卻大聲喊著要趕快集合不然會被赤司碎碎念快速的跑離現場,很緊急的模樣,聲音也有些顫抖。

帶著不解無奈又有些失落的眼神望著他的背影,黃瀨涼太真的不懂自己做了什麼事,因為方才與他說話的口氣不好讓他生氣了?但那也是因為小黑子他……

「黃瀨君。」

嘆口氣,黃瀨這時才注意到黑子站在身旁,他笑得有些僵硬,「小黑子,你還好嗎?有沒有哪邊不舒服?」

黑子停頓數秒,緩緩搖頭,「我沒事,只是頭有點暈。」

這時黃瀨才發現他的腳步有些不穩,雙手扣住他的肩膀,僵硬的笑容轉為擔心的神色,「你今天還是休息好了,我幫你跟隊長說。」

黑子再度搖搖頭,「不能怪青峰君,那是因為我快將他的秘密說出來,所以他才會緊張的手足無措。」輕輕撥開黃瀨抓著自己的手,「青峰君他的秘密是……

「哲!哲!赤司有事找你!」

從遠方聽見青峰的聲音緩緩逼近,黃瀨餘光見到一抹黑影,還來不及反應,眼前的黑子也跟著失去蹤跡。隨即轉身,青峰大輝一把抓著黑子哲也的手腕,快步的向前,後者看起來像風箏一樣,飄來飄去的。

只要小黑子講到秘密這件事,小青峰的態度就很奇怪,到底是什麼?不能被他知道的事情?小黑子跟小青峰真不夠意思,都說彼此是好朋友了,竟然還有只限定他們兩個人知道的秘密。

想起集合的事情,黃瀨回過神,迅速地往目的地移動。

將身體抵住籃球,用力拍著雙頰,他現在的臉,一定因為嫉妒變得醜陋。

 

黃瀨在意的事還是沒有結果,在分組練習期間,青峰總是攔著黑子跟自己說話,就算真的說上幾句,他也要跟著旁邊,活像是黑子的跟屁蟲,這在黃瀨眼中越來越不痛快。

每個球員在烈陽下,揮灑汗水與青春,為自己的目標與定位努力,而黃瀨卻顯得心不在焉,被赤司叫到旁邊唸了幾句。

在赤司宣佈今日練習結束,青峰抹去額際滴下的汗珠,伸個懶腰說道:「啊,肚子餓了,練習結束果然要大吃一頓!」同時往黃瀨的方向望去,正巧四目相對,前段時間曾被黑子警告不准再閃避黃瀨涼太的目光,讓青峰的動作僵持在那。

尷尬萬分,他收回動作,搔頭看著黃瀨,「走吧,一起吃飯去!」

見他不再閃躲自己,黃瀨心中的大石頭稍稍放下,看樣子青峰真的不是因為口氣不好才躲著他,那麼原因應該只剩下一個,就是他與黑子之間的秘密。

「嗯!小青峰你先去,我等等跟小黑子再去找你!」

「好。」答覆後的三秒,青峰大輝挺直腰桿,轉身抓住欲離去的黃瀨,瞬間又將手彈開,「等等,我想,還是我們三個一起去吧。」

「咦?好吧。」看來真的有鬼。

餐桌上只剩青峰大輝與黃瀨涼太面對面用餐,黑子哲也因為身體不適帶著幾罐牛奶就回房去,少了緩衝讓他們兩個現在完全不曉得如何對話。不如就趁這個機會直接問吧,由青峰親口說的話,這樣黑子也不用老是被青峰跟著。

「小青峰……那個,我有事情要問你……

青峰沒預料到黃瀨會開口,食物像是卡在喉頭,讓他用力搥著自己胸口,好不容易讓氣息平順些,帶著僵硬的笑容問,「什、什麼事情嗎?」

深呼吸,黃瀨屏住氣息一鼓作氣說道:「小黑子說得秘密,到底是什麼?」

青峰再度在喝湯時被嗆到,索性將餐具放下,摳摳臉頰又搔搔頭髮,雙手環胸像在思考,只是不曉得他是在要說與不說間抉擇,還是在想裝傻的理由。

「其實,就是我喜歡大奶妹的事情啦!」青峰乾笑,不太好意思的看著黃瀨。

……小青峰,這件事已經不是秘密了吧?」是在裝傻嗎?

「我今天在跟哲聊天,他說我露出一臉看見大奶妹的飢渴表情。」

看他這副老實的模樣,又不像是在說謊,黃瀨有點無奈,嘴角逐漸揚起,「小青峰你這樣子不行,桃井桑要是被你這種眼神盯著鐵定不舒服。」

「胡說什麼啊!誰看五月那傢……」青峰眉頭皺起,原本準備爆發的分貝被他降下,瞬間恍然大悟,既然黃瀨誤會他的意思,那麼他就將計就計,接著道:「所以我很怕這件事被別人知道,你跟哲都要幫我保密!」

黃瀨聳肩,無奈地笑道:「小青峰你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變成工口峰的。」

「誰說你可以這麼叫的!」青峰站起身子,一把抓起坐在面前的黃瀨,當他的視線逼近,從他淺色的眼眸看見自己的身影,讓青峰反應過來迅速將手放開,「下、下次給我注意一點!我偶爾也很純情!」

青峰語畢便將餐盤拿起,放至回收區後打算離去。黃瀨撫過自己被抓皺的衣領,偏頭細想卻怎麼都想不出青峰到底哪裡奇怪。既然他都這麼說了,所謂的秘密應該就是指這件事吧,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曉得他是在防備什麼。

再度坐下,想起青峰說得話,低頭看著平坦的胸口,雙手下意識壓上去,硬梆梆的觸感,他急忙晃著腦袋,似乎被自己的舉動嚇一大跳,收手時還不忘張望四周,幸好沒有人注意到。

青峰故作鎮定往房間走去,在離開食堂的第一個轉角,撞見咬著吸管站在那的黑子哲也,「你老是這樣出現,總有一天會被你嚇到魂飛魄散。」

黑子沒有表情,慵懶地道:「青峰君是大騙子。」

似乎明白他的意思,青峰揉著太陽穴,「你是跟誰學來偷聽的招式啊……

「青峰君不要誤會我。」黑子吸了一口牛奶,「我在青峰君說喜歡大奶妹的時候就在旁邊了,只是青峰君跟黃瀨君都沒有注意到我。」

青峰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不想與黑子爭論,像是想到什麼,正要開口,黑子卻搖搖頭說道:「我不會同意換床位的。」

嘴角僵住,「你你還真是厲害啊,知道我想要說什麼……

黑子哲也淡淡一笑,「因為青峰君跟黃瀨君很像嘛。」

……哪裡像了。」青峰語氣平淡,但是卻露出很想聽到答案的表情。

黑子收回笑容,如往常的面無表情,「當然不是膚色。」

「你這傢伙!」

 

 TBC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黃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