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天起,李赫宰與李東海的關係似乎變得那麼一點不單純。
他們一樣是膩在一塊兒,但身邊總會多個第三者,不再是單獨面對彼此,這種情況起初誰都沒發現,可是久而久之,李赫宰開始覺得奇怪了。以前他只要看見自己,都是從很遠的地方喊著自己的名字,或是在他休息的時候坐到自己身旁,好像都是這麼自然,最近的情況卻都是第三者來找自己,而他卻站在一旁聽著,偶爾插幾句話閒聊一下罷了。
 
「赫宰,你和東海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站在他身旁的李晨敏問道。

就是因為李東海對他有些冷淡,所以李晨敏才有機會來找自己說話,這是晨敏哥和他開始熟絡之後對他說得。當初有和他一起去看俊秀的表演,只是當時雙方沒有多說什麼話。
  
「我們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啊。」他說得是事實,就算真的有發生了什麼,那應該也不關他的事情,畢竟他沒有主動和李東海起衝突。說不定是他那鑽牛角尖的個性又讓他對自己有什麼誤會了吧。
  
「最近大家都在流傳,說你們小倆口吵架了。」李晨敏笑著說道,這話立即讓李赫宰慌忙解釋,趕忙搖手兼搖頭。
  
「我和東海只是朋友,晨敏哥你別誤會。」
  
他想應該是前陣子金希澈帶著李東海跑到練習室找他的事情被傳了出去,那個場面的確還蠻像老婆去娘家找婆婆替自己出去的模樣。
  
看見他緊張的模樣,李晨敏笑得更開心,說:「我又沒說什麼,幹嗎這麼急著解釋啊,就算你真的喜歡東海,我也不會歧視你的嘛。」
  
他無奈的笑著沒有接話,光是他最近和李東海沒什麼話說,就能夠傳成這樣了,要是他們每天又膩在一起,不就真的會被說成是一對?李赫宰的內心不免鬆了口氣,反而感謝最近東海沒有來黏自己。
  
突然他眉頭一皺,像是在思考什麼。
  
「對啊,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東海才都沒來找我。」
  
因為要保護自己和李赫宰,於是李東海故意不黏著他,想要讓謠言隨著時間而被沖淡吧?應該是這樣沒有錯,真不愧是東海,想得還真遠。
  
正納悶李赫宰為什麼突然自言自語時,碰巧看見金希澈和李東海走進了練習室,李晨敏推推李赫宰的肩膀,要他往門口看去,在他見到他們後,便很快往那裡跑去。
  
「東海!」
往聲源看去,難得見到李赫宰嘻皮笑臉的往自己接近,好奇怪,他是不是燒壞腦子了啊?李東海疑惑的看向金希澈。
只見後者扁嘴回了句『我哪知道猴子在想什麼。』便沒了下落。
  
這隻可惡的猴子,他犧牲了好幾天待在他身邊的時間,就是為了沈澱自己的心,沒想到現在他竟然興高采烈的跑來找自己,那這些天他的努力又算什麼?
難道他不知道那抹像笨蛋一樣的傻笑也是讓他傾心的原因啊。
  
「呀!你找東海要幹嗎?」像是明白李東海的難處,金希澈在他衝到李東海面前時,先一步將手擋在前頭。
  
而緩慢跟在李赫宰身後的李晨敏,貌似感覺到許多視線,望向四周赫然發現原本在練習室的練習生都停止練習看向金希澈他們。他忍不住噗哧笑了一聲,比起練習,原來大家更關切他們的八卦新聞?
  
「東海,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伸出雙手正要將李東海的手牽起,後者下意識的往後退一步。
  
「抱歉,我突然嚇一跳。」李東海搔頭笑著,一臉不好意思的模樣,接著道:「你在說傻話嗎?我們一直都是好朋友啊,還有俊秀。」
  
李赫宰沒有被他的反應影響心情,笑得更開心,拼命點著頭,「對!」
  
「但是你很小氣,你沒有辦法有兩個最好的朋友。」
李東海小聲地說,他確信正在被金希澈碎碎念的李赫宰絕對沒聽見他所說得,他們對彼此的定位本來就不同,不過就算了吧,能這樣陪著他,就夠了。
  
但是李東海卻沒注意到,有雙眼睛正盯著他看。
他所有的動作都進到他的眼裡。
  
  ***
  
  
已經認清自己的心態,決定不對李赫宰有任何非分之想,用最單純以及最安全的方法待在他的身邊,僅次於金俊秀之後的好朋友。
他沒有刻意疏遠李赫宰,就像他們最初認識的模式相同,對此,李赫宰也沒有認為他很奇怪。
  
畢竟,李東海在他的眼中就是個很直接的人,如果心情好就會很黏,若是不小心說了什麼讓他不高興的話,翻臉比翻書還快,這點跟他最親愛的希澈哥很像,只是後者的威力更猛。
  
李赫宰獨自待在房內發呆,結束一天的練習,身體有些疲累。
金俊秀出道已經將近三個月了,這段時間他們仍然有在聯絡,但是沒有很頻繁,雙方都很忙碌,一個忙著舞台表演及宣傳,一個忙著練習讓公司認定他的實力能夠出道。
  
看向放在櫃上的足球,他想想也很久沒踢球了呢,俊秀出道前都會邀自己和東海一起去踢球,自從他不在後,他幾乎沒有再和東海單獨出去過,東海會不會寂寞呢?突然他笑了笑,寂寞的應該是自己才對。
  
從小一起長大的金俊秀不在身邊,而東海還有希澈哥及自己陪著他,若不是在東海和自己鬧彆扭的這段時間,晨敏哥有來找自己,不然他也許會悶死吧!
躺在床上,將頭沒入枕頭,李赫宰說出他的思念。
「俊秀,我好想見你。」
  
聽見門開啟的聲音,李赫宰將頭抬起,往後看。
李東海雙眼直盯著他,安靜地站著不動,他們互看幾秒後,李赫宰從床上爬起,說道:「呀,你都不會敲門的嗎?」
  
「我來跟你借沐浴精,我的被利特哥拿走後沒再回來了。」李東海沒有回應他所說得,直接說明來意,露出笑容接著道:「希澈哥有說他要借我,但他那瓶味道太香了,我不喜歡,你不會這麼小氣連沐浴精都不借吧?」
  
原本要去浴室拿沐浴精的念頭完全被他所說得最後一句給打散,講得他好像真的很小氣的模樣,他這叫做節省,不是小氣。

李赫宰露出很睏的模樣,轉身躺在床上打個哈欠,揮揮手要李東海出去,「我睏了,想睡,懶得走去拿,你就用你希澈哥的吧!」
  
「李赫宰,你真的也太小氣了吧!而且你明明一臉不睏的樣子,休想這樣將我打發走!」李東海惱怒的往李赫宰撲過去,兩個人就在床上玩起來了。沒多久兩個都滿身大汗,氣喘吁吁。
  
「我剛剛才洗過澡,都是你害我又滿身汗。」躺在床上,李赫宰無奈地說。
  
「真難得你會洗澡,我還以為你都不洗的,本來想說你會成為第一個因為氣味而被我討厭的人。」李東海同樣也滿身大汗,只是他看起來比李赫宰更累一些,最近練習時也常常覺得容易呼吸急促。
  
「李東海!」快速從床面彈起,李赫宰儼然要找他算帳,只是當看見臉色有些蒼白的他,原本的怒氣立即轉為擔憂,上前推推他的手臂,問道:「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吞吞口水,李東海伸手拭去額頭上的汗,緩慢坐起,搖搖頭表示沒事,「可能是最近沒怎麼睡,有點累罷了。」
  
李赫宰走進浴室將沐浴精拿出來交給他,「沐浴精拿回去用完就趕快睡吧,不然每天的練習量會沒辦法負荷的。」
  
靜靜地看著手中的沐浴精,李東海看著李赫宰神秘的笑著,後者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露出這種笑容,表情有些疑惑,而東海看著他說道:「你借我了,那就表示你等下真的不洗澡了吧?都滿身汗了還不洗。」
  
………」他將李東海手上的沐浴精拿回來,說道:「不然你先在我床上睡一下,等我洗好再借你。」
  
看著李赫宰走進浴室,李東海靠著牆壁深深呼口氣,在他剛進門聽見李赫宰所說得話時,真的差點轉身就走,好險他忍下來,要不然情況就尷尬了。
  
目光描向擱在櫃上的足球,他多麼希望此刻金俊秀就在這裡。
這樣他就不用為了要怎麼單獨面對李赫宰而苦惱了。

 

    文章標籤

    李赫宰 李東海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