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俊秀和允皓哥他們出道後,緊鑼密鼓的宣傳活動讓他們變得相當忙碌,但由於東方神起是美聲團體,專輯一推出後深受好評。這點他和赫宰以及希澈哥都很高興,他們還約晨敏哥一起去看俊秀的首次舞台表演。
  
當他們五個人站在舞台的剎那,一向愛哭的李赫宰哭得不成人形,這麼說別人好像不太對,因為自己也是如此,甚至是很少表達個人情感的希澈哥也微微紅了眼眶,他知道,他們成功了。
  
而他也知道,李赫宰的眼淚掉得不是這麼單純。
  
  

李赫宰對著行動電話發愣的時間變多了。
  
原本還會每天聯絡的俊秀因為日程的關係幾乎都忙到沒時間打電話給赫宰,變得幾乎是用短信的方式,到後來甚至連赫宰傳過去的都沒空回覆。
  
「赫宰,這個動作你可以做一次給我看嗎?」有個舞蹈動作怎麼做就是不順暢,李東海見過李赫宰跳舞,雖然不想承認,但他真得比自己厲害很多。
  
「你等等。」坐在練習室一旁用手機打著短信,連看李東海一眼都沒有,這讓後者很不是滋味。
  
……喂!李赫宰!趁現在身體還沒冷,趕快教我啦!」上前拉著他的衣擺,這動作讓在打短信的李赫宰很難準確按到自己想要的字。
  
「我不是說等一下嗎?你沒看見我在忙哦」李赫宰依然坐著,只是他回過頭並將李東海的手甩掉不耐煩地說道。
  
「傳短信給俊秀有比教我重要嗎?」
  
「你這是什麼怪問題,又不是說不教你,李東海你很奇怪耶,很愛在一些地方鑽牛角尖,俊秀就不會這樣。」
  
聽見熟悉的名字,李東海原本不太高興的心情因此更加鬱悶,他往李赫宰踢了一腳,大吼道:「對啦!我就是脾氣差!哼!」
  
李赫宰被踢得疼,本想和李東海理論,只是他還沒站起,李東海就已經氣憤的離開練習室,不將他的反應當一回事,李赫宰繼續他手邊的工作,發短信給俊秀。
  
  
  ***
  
  
每個和李東海擦肩而過的人都很納悶眼前所見的。
一個花美男快步穿梭在走廊間,氣鼓鼓的臉以及臉頰上肆虐的淚水,不免讓其他人好奇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他能哭得這副模樣。
  
用力打開自己的房門,馬上往床面撲過去,將頭埋在枕頭裡下一秒大哭,因為怕被外頭的人聽見,他沒有哭出聲音,只是眼淚掉得很兇,都讓枕頭濕了。
  
等他哭得差不多後,身後的房門被猛烈的開啟。
  
「李東海!」
聽見自己的名字,他看向門邊。
  
那人見到自己哭紅得鼻子跟微腫的雙眼,便快步向前。看他逐漸往自己逼近,急忙拿棉被將眼淚胡亂擦乾,金希澈一把扯過他的棉被,眼睛瞪得老大。
  
「是誰惹你哭得?告訴我!」
李東海搖搖頭,示意沒有人欺負自己。
  
顯得這個回答金希澈不滿意,他在床舖邊坐了下來,「真的沒有人惹你哭嗎?你看著我的眼睛發誓沒有人欺負你!」
  
「真的沒有,不過哥你怎麼會來,怎麼知道我哭了。」總不能說自己是因為和金俊秀吃醋所以才被氣哭得吧,那多丟臉。
  
「我回房間的路上聽見他們在討論有一個美男子哭個吸哩嘩啦的,想也沒想的就跑到你房間找你了,現在SM公司裡頭,除了我之外的美男就一定是你了嘛。」金希澈講出自己的推理結論,但實際上貌似沒什麼邏輯可言。
  
聽見他的推理,李東海破涕為笑,也許金希澈並不是故意搞笑想讓自己開心,但只要聽見他說話以及他的奇怪想法,他就覺得很有趣。
  
「呀!哥哥我想替你出氣,你居然還在笑!快告訴我剛剛你做了什麼事!」雖然不是很滿意李東海聽完他的話就笑出來,但能夠讓他開心也還滿欣慰的。
  
「我剛剛和赫宰在練習室裡頭
  
「原來是李赫宰這個傢伙,放心,我一定把他趕回花果山去!」
金希澈牙癢癢地說,李東海還來不及抓住他,他就用飛快的速度往練習室移動,李東海在後頭追著,嘴裡不忘喊道不關李赫宰的事,和他沒關係。
  
可是愛弟心切的金希澈哪聽得進去,在李東海慢了半拍的情況下衝進練習室,因為門開得很用力,撞在牆壁上的聲音讓待在練習室裡許多的練習生嚇到了。
  
「李赫宰你給我過來!」在角落發現目標,金希澈指著他並喊著他的名字。
  
「希澈哥你不要這樣,還有其他人在啦!」李東海感覺大家都往自己的方向看,比起丟臉他更覺得害羞,況且沒必要在那麼多人面前給李赫宰難堪。
  
李赫宰放下手機,很納悶為什麼金希澈會用一臉尋仇的表情來找自己,但對方畢竟是長輩,不回應也說不過去,於是他站起往他的方向走去。
  
「哥,找我有事?」這時他才注意到站在金希澈身後的李東海,跟剛才踹他的氣勢完全不一樣,看起來似乎有那麼一絲的柔弱?
  
「你最好找一個能說服我的理由,以及能為你保命的藉口。」在李赫宰納悶他為什麼說這句話時,金希澈接著說:「你到底是做了什麼可惡的事情,害我們家的東海躲在房間裡哭?如果你的理由跟藉口不能說服我,那麼後果怎樣你應該很清楚才是。」
  
練習室所有的練習生都停止了練習,往三人的方向看去,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深怕在眨眼睛的瞬間會錯過什麼好戲。
  
注意到眾人的視線,李東海跟李赫宰都顯得不自在,金希澈倒是什麼感覺都沒有的模樣,只有眼神直直定在李赫宰身上。
  
「哥,有事我們可以出去說嗎?」李赫宰細聲地說,「不是很好看。」
  
「什麼?你說我家東海不好看?這就是你惹他哭得理由嗎?」
  
「希澈哥,你不要亂說啦,我們出去談,這裡不好看!」李東海伸手將金希澈往後拉,李赫宰在前方助陣,兩人總算同心協力把金希澈給拉離練習室。
  
「你哭了嗎?」在門關上的那一刻,李赫宰看著李東海問道。
  
李東海搖搖頭,笑著說:「我沒有哭,是希澈哥大驚小怪了。」
  
金希澈似乎不滿意李東海說得,正要對李赫宰發怒時,李東海伸手將他的嘴巴摀住,喊道:「金希澈!安靜!沒事,什麼事都沒有!」
  
李赫宰還想開口問什麼,李東海看著他露出笑容說道:「希澈哥他喝醉久了在發酒瘋,你就不要跟他計較啊,我帶他回房間睡覺,不然他當眾跳脫衣舞都不奇怪了。」
  
見金希澈掙扎的模樣,以及李東海苦澀的笑容,李赫宰漾起奇特的感受。
明明就是他發怒還踹了自己,為什麼要哭?
為什麼還騙說他沒有哭,那發腫的雙眼以及紅通通的鼻子,真的當他是猴子看不出來嗎?
  
『我真的不懂你啊。』


 

    文章標籤

    李赫宰 李東海 赫海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