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直很羨慕金俊秀和李赫宰之間的友情。

就算他們三個人在一起,但總覺得他和他們之間有道無形的牆擋在那裡,俊秀跟赫宰好像一個圓圈,而自己就像外頭的一條線,和他們沒有交集,卻可以組成一個,那個他和他共同的姓氏。
  
自己開始注意他,是什麼時候?
不曉得,也許是最近,又或許是最初認識時,看見他的笑容就被俘虜了。


他不確定這是怎樣的一份感覺,只是他想要獨占李赫宰這個人的念頭越來越深了,深到有時候他和俊秀兩個人走在一起時就會莫名的生氣,而他每次都是遷怒在李赫宰的身上。
或許對他而言,自己是個很難相處的人吧,很愛生氣又很沒禮貌。
  
「對不起,赫宰、東海。」這是當俊秀被選中,和其他四名成員即將成為東方神起的時候,對他們兩個人所說得話。
那時候他和自己都哭了,應該說三個人都哭了。
  
本來俊秀也要像赫宰以及自己那樣放棄出道機會,留下來的。
只是,當練習生的時間夠長了,如果放棄這個機會不曉得下次是何時,赫宰要俊秀不要放棄這個機會。
俊秀懂得赫宰的意思,他們之間不用多什麼就有著那份默契,這是他李東海比不上的。而那是他第一次看見李赫宰哭得這麼傷心。
  
「俊秀啊,出道後不要忘記我啊,我唯一的部下。」
  
「你說什麼啊,我們之間的感情以後也都不會變的,我在舞台上等著你過來,唯一的跟班。」然後他們抱在一起哭了,他站在旁邊倒像個外人似的。
  
突然俊秀離開赫宰的懷抱,走到自己的面前,說:「東海,我們赫宰就麻煩你照顧他了,他很笨對別人又很好,但就是不懂得對自己好,我怕我不在他身邊他什麼都不會了。」
  
然後和平時一樣的練習室,在少了一個人之後變得空曠很多。
而且每天笑得跟笨蛋一樣的李赫宰不怎麼笑了。
原來自己還真的沒有辦法取代金俊秀在他心中的地位,他和他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而自己和他卻顯得什麼都不是。
  
「東海,我們也要加油,俊秀在等我們呢。」
「嗯。」

  
***
  
  
「現在只剩下我和你了……」坐在練習室的角落,金希澈感嘆的道,看見弟弟能出道很欣慰,只是不在身邊還真是有些孤單。
  
「允浩哥一定會過得很好。」
  
「那是當然!比起他我還比較擔心你!」金希澈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李東海,後者被他看得低下頭,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
  
「看,又是這副表情。」輕輕嘆氣,他接著道:「自從允浩跟俊秀出道後,你和李赫宰那小子的情緒明顯有很大的轉折,傻子不笑就夠奇怪了,你也開始憂鬱了更奇怪!告訴哥吧,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李東海眨眨眼,沒有回答他。
只是淡淡地問道:「哥,我們能有機會可以出道嗎?」
  
「當然可以。」
  
金希澈沒有考慮就回答他的問題,他明白是允浩跟俊秀出道讓他逐漸沉悶,道:「金希澈會做賠本生意嗎?如果不能出道,那我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當練習生!」
  
「我知道你害怕,東海呀,只要努力就沒有辦不到的事,這不是你一直以來的信念嗎?」
  
「如果你、赫宰都比我先出道了,那我該怎麼辦
  
摸摸他的頭,這孩子善良純真,對自己沒自信又容易想太多。
在安慰他之前,還是必須聲明。
  
「呀,講話都不用敬語啊!」
  
「沒關係啦,哥,我知道你不會生氣的。」吐舌頭。
  
「我就栽在你這小子手上,如果不加敬語叫我名字能讓你開心就盡量叫吧,但我總覺得你不只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憂鬱吧?說吧,告訴哥。」
  
抬頭盯著金希澈,李東海原本想說的話哽在喉頭怎樣都說不出口,要是把這件事情說出來,結果會怎麼樣?他有些畏懼,再度將頭低下,悶悶地說:「沒什麼事。」
  
知道李東海的個性,每當他說沒什麼事就一定有事,而他就是希望他再問一次,即便他再怎麼不想要說,金希澈將身子向他靠近,在他耳邊輕聲的問:「說吧,我不會告訴別人。」
  
聽見他問第二次,李東海不打算說得決心有些動搖。
既然金希澈答應他不會說出去,那麼他說得話應該不會怎麼樣吧,他降低音調,說道:「這件事情我希望不要有第三個人知道,不然我
  
金希澈猛點頭,「我不會說出去,你趕緊說吧。」
  
「就是
  
  
沒多久,練習室傳出的咆哮,隨後一抹身影迅速跑了出去,還撞上準備進門的李赫宰。
  
「東海?沒事吧,希澈哥怎麼這麼生氣?」往後退了幾步,將同樣往後彈的李東海拉回來,順著李赫宰的動作,前者順便躲到了後者的身後。
  
被夾在兩人之間的李赫宰感到相當不自在。
金希澈的脾氣他沒有辦法應付,若是連平常疼愛有加的東海都搞不定他,真的不曉得還有誰能夠安撫他的情緒。不過,能直呼金希澈名諱的李東海到底做了什麼惹毛他的事?
  
「李赫宰,把他給我帶過來。」他仍坐在練習室的地面,完全沒有要爬起來的意思。
  
回頭看了李東海一眼,只見他搖搖頭,抓著自己的衣擺。再往金希澈的方向看去,附近似乎冒出熊熊火焰,一雙如果你不聽話就要把你咬殺的眼神正盯著自己。
好人難為,到底該聽誰的?
  
李赫宰往前走一步,李東海就把他往後拉回來,看見此舉動的金希澈更是怒火中燒,他迅速站起,但在李東海啊了一聲後他又快速的坐下。
  
「哥,你別生氣,我去你房間再幫你拿條新的。」語畢,李東海轉身將門拉開離去。
  
金希澈重重嘆口氣,李赫宰疑惑地問:「希澈哥,發生什麼事情讓你這麼生東海的氣?」
  
「也沒生什麼氣,只是我後頭的褲子破了,他不敢告訴我,直到剛剛才講。然後我問他是什麼時候發現的,他就回答我,從剛進練習室就看見了,居然沒有任何人跟我說,都在看我出糗。」托腮,金希澈沒好氣地說,李赫宰忍住想笑的衝動。
  
「李赫宰啊,你、可以笑得再大聲一些啊。」
  
「沒有,這一點都不好笑。」
  
「我問你,你應該也有發現到吧,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他的問句讓自己皺眉,發現到什麼?看出自己正在疑惑,金希澈拉拉自己的褲子,這時才知道他在問什麼。今天他的確是有注意到金希澈的褲子,嗯,沒有很完美,但他沒有說得原因只是單純以為他是故意穿破掉的褲子,如果這麼回答,會死得很慘吧?
  
李赫宰正在思考該怎麼回答才能兩全其美,就在這時李東海拿條褲子走進來了。
將褲子放在金希澈身旁,一屁股地坐了下來。
 
「對不起,哥你不要生氣。」
「這時候才知道叫哥。」
金希澈將所謂破掉的褲子脫下後,換上李東海拿來的新褲子。
  
「你看,哥直接在我們倆面前換褲子,所以我才想你應該是不介意給別人看嘛。」將換下來的褲子往李東海的臉上丟,金希澈的表情不太高興。
  
「那是因為都被你看光了,現在讓你看見也沒差啦!被你說得我好像是暴露狂似的。」
站在金希澈的身後,李赫宰聽見他這麼說,輕輕地點頭表示贊同。
  
坐在面前的李東海摀著嘴笑得很開心,金希澈大概能猜到李赫宰大概有了什麼動作,他輕嘆,說道:「現在可以笑得這麼開心,以後能不能也這樣?」
  
停止笑聲,李東海瞪著大眼睛看向李赫宰,再看著金希澈微微點頭。
  
「李赫宰,你也是,不要因為俊秀出道就苦瓜臉,別以為你的身邊只有金俊秀,難道我跟東海就不是人嗎?我先告訴你,如果你不是東海的朋友,我才不會想跟你說話,肚子餓了,吃飯。」金希澈站起,將自己的屁股拍了拍,便往門口走去。
  
坐在地上的李東海和站著的李赫宰四目相對,接著對彼此淡淡一笑。
  
「感謝你是我的朋友,不然希澈哥應該永遠不會理我吧。」李赫宰伸出手,將李東海從地面拉起,後者從淡笑變成大笑,還很用力的在李赫宰的手臂拍了一下。
  
「我答應過俊秀要陪在你身邊。」

因為李東海的話,李赫宰的表情有些驚訝。
看見他露出這副神情,李東海忍不住往他的腿踢了一腳,「什麼笨蛋表情啊,總有一天我們也會和俊秀站在同一個舞台上的!」

「東海
  
「喂!東海、李赫宰!快走啦!」金希澈回過頭喚了這兩個小笨蛋。
  
聽見叫喚,李東海和李赫宰往金希澈的方向走去。
三個人一起離開了練習室。
  
「赫宰,我想吃海鮮麵。」
「自己買。」
「小氣!」
  
李東海停下腳步,看著金希澈與李赫宰逐漸遠去的背影,空氣彷彿凝結了三秒鐘。
注意到東海沒有跟上,金希澈在前頭喊著,而在看見李赫宰轉過身時,李東海帶著一抹苦澀的笑容小跑步的跟上他們的腳步。
  
『赫宰啊,我想要喝草莓牛奶。』
『自己買。』
『沒想到我的跟班這麼小氣。』
  
這是前些日子時常聽見的對話,李赫宰都會要他自己買,但每次回到練習室總是會他提著便利店的袋子,兩瓶草莓牛奶就放在裡頭。
  
原來,他終究還是比不上。
金俊秀跟李東海,根本沒有辦法劃上等號。

 

    文章標籤

    李赫宰 李東海 赫海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