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邀請讓黃瀨涼太緊張起來。

他從來沒有想過在成為正式球員之前能與青峰比賽,一直以來他所想的就只有贏過灰崎,因為這樣才有資格與青峰較勁,偏偏一切來得這麼迅速,他瞬間不知怎麼回應,即便他知道自己會輸,卻不想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畢竟可以讓他早點明白兩人間的差距,將此化作前進的動力。至於為什麼將首要目標放在灰崎身上,除了同樣的東西不需要兩個外,還看他有點不太爽快。

「黃瀨君想要拒絕。」黑子左右腳交替踏步,怕方才稍微熱起來的身子因為太久沒活動而冷卻。他不會投籃,他沒有辦法自己完成一個上籃動作,所以他若要練球就必須有人陪著,如此被動就像影子一樣。

「小黑子你不要這樣,我沒有要拒絕的意思。」既然來了,那就把握,難得的機會怎麼就這樣讓他溜走呢。他要知道自己與青峰的差距,並讓青峰瞭解他的實力。

「黃瀨,來吧。」

「小青峰不要以為我跟灰崎一樣好對付唷。」嘻皮笑臉的神情逐漸淡去,黃瀨勾起嘴角露出帶著自信的笑容,目光炯炯有神直視著青峰。

似乎被他的視線引去注意力,青峰微楞數秒,習慣性地站到罰球線後,有些嘲弄的語氣道:「不要模仿灰崎的臭屁,免得輸了躲在被窩裡偷哭。」

「青峰君跟黃瀨君不要為了路人吵架。」

忽然不曉得要做什麼的黑子抱著籃球站在他們之間,原本一觸即發的兩人聞言,鬆懈下來同時往他的方向看去。

「哲,你嘴巴有夠毒的。」

「對呀,小黑子你說話這麼狠,小路人會傷心的。」幾乎是三秒內完成對話,兩人將注意力轉回對方,只要青峰將球推出去,比賽就開始了。

黑子默默地站在一旁,下意識的往後退數步,心想嘴巴毒的到底是誰啊,人家不是說物以類聚嘛,他們哪有資格講他。在黑子尚在腦內對話時,青峰與黃瀨已經各傳一次球,只要球再度回到黃瀨手中時,他就開始進攻了。

太陽漸漸升起,清晨偏暗的籃球場開始明亮起來,氣溫已經不像剛起床時寒冷,但黑子感覺待在這裡的氣氛有點悶,空氣彷彿凝結著,望著青峰與黃瀨,他睜著大眼睛,就怕漏看了什麼。

黃瀨深呼一口氣,在籃球接觸地面回到自己手中的時候,想起前輩們帶球過人的動作,腦袋還沒意會過來身體就憑著記憶動作,彷彿是在一瞬間,他快速地往青峰右側切入,下一秒卻感覺到落空的手掌,慌忙地回頭腳步差點沒站穩。

……黃瀨你也太弱了吧。」不是自信臭屁的語氣,青峰皺著眉頭困惑地問道。

青峰食指轉動著籃球,黃瀨往黑子的方向看去,後將視線停在青峰身上,原本充滿自信的表情退去,他用力咬著下唇不甘願地道:「小青峰你幹嗎這樣啦!不要說得這麼大聲嘛!我就知道不可能贏你的!」

嘴上這麼說著,黃瀨心情很是複雜。

他那時真的以為自己有辦法從青峰的右側切進去,沒有想到後者卻早就猜出他的動作,在他前進的時候快速將球截走,斷了他這次的進攻。這就是……他們實力的差距嗎?跟灰崎根本不能比……不能比…………

「青峰君,你為什麼要這樣欺負黃瀨君?小心我跟赤司君報告。」一直盯著黃瀨的表情,黑子隨口說道。

青峰聳肩,往黃瀨的方向走去,將籃球塞回他的手中,平淡地道:「如果是平常開心的打籃球那就算了,就算只是練習,比賽就是比賽,結果不是輸就是贏,黃瀨你不是球技輸我,而是沒有認真跟我比賽。」

「我沒有認真跟小青峰比賽?」望著手中的籃球,黃瀨不明所以。為什麼說他沒有認真的跟青峰比賽?他使出了從前輩那裡學來的招式,不就是想要贏過青峰嗎?贏過他所敬佩的青峰大輝啊。

嘆了一口氣,青峰過大的手掌壓著他微微低下的頭,淺笑說道:「現在不用急,等你想通之後,說不定就是贏我的時候了。不過,我也沒有那個寬宏大量乖乖站在原地等你追上來。」

在黃瀨將頭抬起時,青峰便收回手。

他在意並且猶豫是否答應的比賽,竟然不到一分鐘就結束了。不是青峰贏過他,是他輸給自己,一定要想懂這點才能贏過青峰嗎?那麼他們的距離,到底差了多少?他都這麼認真想贏了,到底還要多少……

黑子將籃球拋下,上前拍拍黃瀨的頭,「黃瀨君不用難過,青峰君腦袋不太好,就是喜歡說些冠冕堂皇的話。」

青峰露出無奈的表情,正要開口,就聽見黑子接著道:「但是青峰君沒有說錯。如果黃瀨君想要贏過青峰君的話,必須先贏過自己才可以,在灰崎君之前。」

「謝謝你的鼓勵,小黑子……」見黑子收回手,黃瀨才站直身子,方才看他掂腳要拍自己的頭實在不忍心,「也謝謝小青峰。」就算他們說得話自己毫無頭緒,若要參悟其中的道理,想必還缺少什麼東西吧。

「不會,因為我臨時想起赤司君曾經說過,笨蛋說得話都是真的。」

「哲,你可以跟我解釋一下這句話的意思嗎?」青峰搭上黑子的肩,露出完全沒有笑意的眼神說道。

「嗨,大輝。」赤司一邊揮手一邊帶著神秘的笑容往他們的方向走過來。青峰下意識的鬆開搭住黑子的手,露出不耐煩地表情,「喔,早啊。」

「你們這麼早起晨練,我喜歡,只不過集合時間也要注意一下。」他笑意更深,「免得被說在新生面前管不住你們這些油條。當然,我不是說哲也跟涼太了。」

「那你這不就在針對我嗎?」青峰立即回應。

「啊,被你發現了啊。大輝還真是聰明呢。」

看見赤司的表情,青峰只覺得自己滿肚子火,這不曉得是不是一種病。

一種看到赤司征十郎的臉,腎上腺素就快要破表的病。

「你一定又在遠方偷看我們了吧。」青峰細聲地道。

「那當然,」赤司笑著,「還沒琢磨的玉怎麼能被搶先呢。」

「但是,黃瀨君已經是青峰君的了。」黑子突然闖入兩人的對話,語畢便沉默地看著,赤司難得的揉著太陽穴,語重心長地道:「大輝,你未免太不檢點了。」

「你才要管好哲的嘴巴,他不曉得跟誰學的,這張嘴越來越厲害了。」青峰抓著黑子的嘴角,不停的往旁邊扯。

「青、青峰君很痛………」話全部都混在一起,好不容易扯掉他的手,只覺得臉頰在發疼。餘光瞄到從未說話,甚至沒有投入他們,獨自看著籃球沉思的黃瀨涼太。

「黃瀨君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黃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