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後續


似乎有笨蛋不會感冒這句話,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這只是個謠言,但還是有少部分的人非常相信,青峰大輝就是其中一個。

在黃瀨涼太淋著雨去接他,兩個大男人共撐一把傘,即使有些許的遮蔽作用,但在狂風暴雨間保持乾爽實在有些困難,況且黃瀨在那之前就已經渾身濕透。

深信笨蛋不會感冒這句話的青峰大輝為防止大雨再度淋濕黃瀨,讓看來有些纖弱的他生病,自己幾乎半身處於淋濕的狀態,即便被黃瀨阻止他的行為,但這也是屬於他散發溫柔的方式。回到家後,不讓黃瀨做多餘的事情,直接將他推向浴室。


「換洗衣物我幫你拿。」


「可是小青峰你也淋濕了……

 

黃瀨欲往外走,青峰卻擋在門口,雨水沿著髮梢滑落,「你如果不趕快進去,我就當作你是要我陪你一起洗。」話方落,黃瀨動作迅速的將門關上,幸好青峰反應得快,不然他的手指就要體會滿清十大酷刑的感受

回想黃瀨方才的表情,青峰忍不住揚起嘴角。

黃瀨涼太什麼樣的表情他都看過,不管他露出哪種神情,還是被他捉弄的時候,帶著些微羞澀的模樣才是最可愛的。青峰打個呵欠,不知是練球的疲累還是沉甸甸的衣物讓他覺得肩膀有些沉重,無法拿捏黃瀨沐浴的時間,青峰索性躺在沙發上小憩片刻。

坐在浴缸裡的黃瀨感到渾身暖和起來,一想到青峰在門前說得話,瞬間覺得水溫上升不少,擠著飄在水面上的小鴨讓它發出俏皮的聲音,「小青峰是不是發燒了呢總覺得今天的他和平常不一樣……有點太溫柔了……

 

「不過,我很喜歡。」

 

頭頂蓋著一條毛巾,弄暖身子怕著涼的黃瀨在裡頭將衣服穿好。客廳的電視被打開,搞笑的綜藝節目對話圍繞著,料想青峰絕對坐在沙發上卻沒看見那頭靛色的髮絲。

納悶之餘緩緩走近,才發覺剛剛那個角度沒看見的一雙超過沙發長度的腿,淡淡地笑容在下一秒凝結,因為青峰身上穿得還是原來的那件衣服。

「小青峰沒有去把濕衣服換掉嘛,這樣很容易感冒耶!」自言自語的同時,發現青峰微微皺起的眉頭,雖然單看臉沒辦法得知他究竟有沒有臉紅,黃瀨下意識的往他的額際探去,果不其然與他猜測的一樣。

 

青峰大輝這個笨蛋發燒了。

在他拿了新的換洗衣物並將青峰大輝身上呈現半乾的衣服褪去,這時黃瀨的視線不知道該停在哪裡,快速地將青峰的身體擦乾,幫他把衣服穿起,費盡千辛萬苦背至二樓臥房,到達目的地幾乎腳軟的與青峰一同倒在彈簧床上。

讓青峰躺正,替他蓋起被子,黃瀨有些慌忙的衝下樓準備濕毛巾與冰枕。

折騰好一陣子,黃瀨終於停歇。

 

「以為笨蛋不會感冒的小青峰才是真正的大笨蛋。」

坐在床邊的板凳,黃瀨望著熟睡中的青峰大輝喃喃自語。

 

 

和煦的陽光從窗簾間的縫隙照入,原本在熟睡中的男人緩緩睜開雙眼,無力的四肢讓他連翻身都有點困難,撫摸額際冰涼的濕毛巾,難道他現在是發燒的狀態嗎?不是有人說笨蛋不會感冒嗎?哦不對,他為什麼要承認自己是笨蛋。

「啊,小青峰你醒了,趕快來吃藥。」黃瀨正巧捧著砂鍋從門外走進來,見到睜開眼睛的青峰,語氣顯得雀躍,將冒著熱煙的鍋子暫且擱在一旁,上前將青峰的身子輕輕拉起。

 

「藥呢?」說出的話語帶著嘶啞,他這才覺得喉嚨有些乾涸。

「喝點粥再吃藥才不會傷胃。」黃瀨說著,先倒了杯溫開水遞給他。

 

黃瀨添了一小碗粥,用湯匙舀了一口輕吹著,接著湊到青峰的嘴前,後者看向黃瀨,「我自己吃啊,你這是在幹什麼?」

 

「小青峰你不要勉強,我餵你。」

「讓我自己吃跟用嘴餵我,你選一個。」

「小、小青峰你不要每次都欺負我啦!」黃瀨微微皺起眉頭,鼓起腮幫子死盯著青峰,就算是生病也要開他玩笑,真是太過分了。

「看來你是打算用嘴了。」青峰的氣色不像是生病之人該有的虛弱,反而精神滿滿,「不曉得漫畫裡頭親嘴就會傳染是不是真的,你要不要試試看?」

 

「小青峰你自己吃!」黃瀨快速地將碗和湯匙推給他,自己雙手環胸監督著。

「呿,我還以為你會很期待。」青峰露出可惜的表情,喝了一口粥,停頓數秒接著道:「味道還真淡。」

「感冒的人不可以吃太鹹啦,小青峰沒生病過都不知道這些嘗試哦!」黃瀨說道。這可是他辛辛苦苦早起替青峰煮得粥呢,給他懷著感恩的心情吃下去吧。雖然他不敢直接這麼說。

盯著手裡的粥,青峰若有所思的模樣。第一次生病、第一次吃味道這麼淡的白粥,生病的時候有人在自己身邊照顧,但卻沒有露出相當擔心的模樣,是因為病得不夠重嗎?

 

「小青峰在想什麼啊?」黃瀨有點憂心地說,「真的有這麼難吃嗎?」

「沒有。」青峰看著黃瀨,「我只是在想我生病但你卻沒有變得特別溫柔?」

黃瀨肩膀微微一震,他問得這是什麼鬼問題啊!

 

「我平常對小青峰就很溫柔啦!」黃瀨看起來有些許的氣憤,接著語氣有些軟化,「雖然小青峰現在看起來精神不錯,不過我還是希望你不要生病。」背著他上二樓,很重呢。

青峰偏頭,將碗與湯匙放在茶几上,伸手將黃瀨拉往自己懷中,他來不及反應,跟著青峰雙雙躺在床面,鼻間的距離不到三公分。感受到他吐出的溫熱鼻息,黃瀨將他用力往後推,但還是贏不了生病的青峰。

「小青峰你真的有生病嗎?」呈現放棄姿態的黃瀨安分地被他抱著。

「我一定生病了,還很嚴重。」青峰緊閉著雙眼,右手撫過黃瀨的金色髮絲。

「你很不舒服的話,那我們去看醫生吧。」黃瀨有點擔心地說道,所謂暴風雨前的寧靜,說不定青峰現在精神這麼好就是大病前的預兆。

 

「是沒有藥能醫的病啊……」感到意識有些飄遠,青峰聽不見黃瀨接下來說了什麼,看來就是將他當作抱枕般擁著入睡。或許在不知不覺中,他染上一個名喚黃瀨涼太的病毒。

接連說了好幾句話都沒有得到回應,直到青峰微微地鼾聲傳入耳中才給了解答,黃瀨心想這時若掙脫離開的話想必會吵醒熟睡中的他吧?

 

…………小青峰真的很霸道呀。」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黃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