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結束後全部人聚集在食堂,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在寂靜的山區裡顯得相當熱鬧,因為沒有分配座位大家都是自由入座,每張都是六人桌。

因為昨日昏倒的關係,現在是第一次在食堂用餐的黃瀨涼太坐在最角落的位置,新生們拿著食盤經過無數次就是沒有人跟他坐在同一桌。

不可能沒有察覺這些被排擠的舉動,但他就是想不起來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招人厭惡的事情,果然還是女孩比男孩容易應付啊。

不由自主的嘆氣,雖說被排擠並不是件令人難過的事情,但一個人吃飯總覺得有點寂寞,人家不是說,大家一起吃飯就算是難吃的東西也會變好吃嘛。

「黃瀨君為什麼要嘆氣?」
睜眼,看見黑子哲也突然坐在自己面前,黃瀨明顯被嚇了一跳,差點從椅面跳起。

看見他的反應,黑子喝了一口鋁箔裝牛奶,說道:「我幾分鐘前就在這了,黃瀨君可能陷入自己的世界沒注意到。」

「咦?是嗎?啊,可能吧,哈哈。」有人陪自己吃飯是挺高興的,但黑子什麼話都不說,只是喝著牛奶還用那無神的雙眼盯著自己看,總覺得像被監視著,很不自在。

可是總不能換位置或是請他離開,畢竟這是他的好意啊。

「唷,你們一起吃飯都不找的啊。」

在黃瀨對眼前的食物毫無胃口的時候,青峰端著一座漢堡山走了過來,在完全沒詢問的情況下就坐在黑子隔壁。話說,那些漢堡到底是哪裡來的?他不記得菜單上有漢堡這個選項啊!

「青峰君,還是吃得這麼不營養。」不知道是喝了第幾杯的牛奶,黑子說道。

「阿哲,你也別只喝牛奶不吃東西,這樣不會長高的。」
「我不是因為想長高才喝牛奶,青峰君你擅自做結論讓我有點生氣。」
「啊,抱歉抱歉,小不點你就不要生氣了。」

青峰拆下漢堡的包裝紙,咬了一口後語氣仍有些輕挑,黃瀨慶幸氣氛沒有方才那麼僵,不過感覺黑子背後冒出團團火光,要是他們在眼前打起來的話該怎麼辦?不用想也知道黑子會被揍飛吧。

「既然青峰君都道歉了」原本以為黑子會更加生氣,沒想到就這樣妥協了。

帝光正選球員都很強,但在想什麼真的很難捉摸啊。

「噢,黃瀨,你應該很餓吧,要不要分你一個漢堡?」
「不用了,謝謝小青峰。」
「小青峰?」

聽見青峰困惑的聲音,黃瀨差點被自己的食物噎死。早些時間在黑子面前說溜嘴就算了,這次直接在本人面前講出來,也不是多熟就叫得這麼親密,不曉得青峰會不會生氣。

「對、對不起,因為我都這樣叫小黑子的。」就這樣把他拉下水好嗎?唔啊,黑子的眼神有點恐怖,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麼跟青峰解釋啊。

青峰看了黑子一眼後沉默不語,視線轉向黃瀨,吞下嘴裡的食物,開口問道:「跟哲的感情好到這樣叫他?」

「咦也不算………」黃瀨搔搔頭,如果再說錯話可能就換黑子不高興了。

黑子朝黃瀨看去,將牛奶擱在桌面,平淡地道:「我跟黃瀨君的感情很好啊,青峰君現在才知道嗎?」是替自己圓場嗎?唔啊,真是太感謝小黑子了。

………」青峰不語,黃瀨嚥口水,氣氛好像變得有點奇怪。

「那黃瀨你也叫我小青峰吧。」
「咦?」

青峰繼續吃著漢堡,左手壓上黑子的頭頂,揉著他的髮絲,「我們三個同個房間,沒有道理只有你跟他感情變好吧。」

黑子拼命要撥開青峰的手,看起來有些吃力,黃瀨見狀忍不住勾起嘴角,「小黑子跟小青峰的感情真的很好,讓我有點羨慕。」

「黃瀨君,我們的感情很好啊,我都把奶昔分給你了。」

「我跟黃瀨感情也很好啊。」青峰像是不甘示弱,對著黃瀨說:「我的書分你看。」

「青峰君那些書是違禁品吧,如果被赤司君知道的話……

青峰與黑子的對話還在繼續,因為音量不小所以被周遭的人關注著,黃瀨自然不會去想他們在討論什麼,他光是煩惱如何進步就夠他頭疼的。

「啊,對了。」黑子突然開口,「黃瀨君看了青峰君與灰崎君的比賽。」

「咦?欸等等小黑子你不會打算說吧……」黃瀨有些緊張的開口。

「哦,我有注意到黃瀨,他說了什麼?是不是說我很強或很帥之類的?」青峰笑著說道,看著他的表情,黃瀨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那慌亂的情況彷彿像是見到喜歡的人而手足無措的少女。

「黃瀨君說他能夠贏青峰君的。」黑子說完,繼續喝著牛奶。

黃瀨與青峰對望,後者隨即大笑出聲,好一陣子才停歇。

「黃瀨,你要贏我還早喔。」晃著食指,「在你前面還有很多人排隊呢。」

「我知道……」黃瀨目光堅定的看著他,雖然那時候他跟黑子說得會贏,指得是贏過灰崎,不過他最終的目的確實是要贏過青峰,某方面來說黑子並沒有誤會他的意思,「小青峰才要小心,不要被其他人追過去了。」

「放心吧。」舔掉沾在手上的美乃滋,青峰托著臉頰看著他,「小模特。」

黃瀨涼太覺得雙頰有點發熱,握著湯匙的手收緊,「小青峰能不能別再用這個綽號叫我了?我覺得有點不太好意思……

「什麼啊,你也會害羞?我還以為你工作的時候什麼羞恥的話都聽過了。」雖然嘴裡說著嘲笑的話,但原本看著黃瀨的視線不曉得為什麼往旁邊移去,最後對焦在黑子身上,黑子不明所以的看他一眼,繼續喝著牛奶。

在那個圈子工作自然聽過阿諛奉承、獻媚調戲、各式各樣的都有,但怎樣都比不上青峰幫他取得綽號還讓他覺得害臊。應該說現在不管青峰做什麼事,他都覺得自己怪怪的,就好像是戀愛中的少女?

不不不,他在想什麼啊,首先呢,自己是個風度翩翩帥氣挺拔的籃球少年外加模特兒,怎麼說都不像是個少女,再來呢,就是

「青峰君,你要說得應該是對不起,我下次不會再犯了才對吧。」

「就是啊!小青峰真的超過份!」接著黑子的話說下去,黃瀨盡量讓自己表現的自然。然而青峰卻沒有將話接下去。

原本以為氣氛會繼續僵下去,幸虧這時候救星來了。

「涼太,你們在做什麼?」

黃瀨微微站起往旁看去,赤司雙手環胸帶著笑容的往他們走來,身後跟著正選唯一中鋒紫原敦,左右手各拿著餐盤,一邊是日式膳食,另一邊是滿滿的零食,這裡的食堂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有求必應食堂嗎?要什麼有什麼!那他等等去點份牛排好了。

「隊長,我們只是邊吃飯邊聊天」口氣有些不確定,總不能說方才自己腦內正在進行少女妄想吧。

黃瀨緩緩地坐下,手裡還握著湯匙但是餐盤裡的食物根本沒吃到幾口,對面的黑子只是不停喝著牛奶,青峰自從將視線別開後就再也沒有看他。

赤司沒有詢問黃瀨的意願就直接坐在他旁邊,紫原本來打算坐在青峰旁邊,只是後者在紫原拉開椅子時,順勢應該說是故意的將腿跨上椅面,見狀的紫原表情變得冰冷,看起來就像是要對青峰做什麼恐怖的事。

「敦,來這邊坐下。」簡單一句話就讓紫原想殺人的表情退去,接著道:「大輝,你腳放下,那個位置有人坐。」

赤司不管說什麼,就算是平時氣燄較大的隊員都相當聽話,這就是隊長的聲望以及大家對他長期累積起來的信任吧。黑子直視著黃瀨望著赤司崇拜的眼神,心裡再度有種黃瀨很像小狗的念頭。

「赤司你說什麼傻話,還有誰要來啊?沒有人啊。」在青峰說完沒多久,目光瞄到右手邊有人逐漸朝他靠近,往那人看去,戴著眼鏡的臉垂下,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如果我印象沒錯的話,綠間貌似在我去拿漢堡的時候就吃完了。」
「是我叫他來的,一起談天交流,不是很好嗎?」赤司露出燦爛的笑容,手裡晃著銀製鑰匙。

青峰這才想起綠間跟赤司紫原同房,這麼說他不是依照自己的意願而是被威脅才重新回到食堂並與他們坐在一起的吧!就算早點吃完想回房休息都沒有辦法,簡直是有房歸不得的情況!基於心中小小地憐憫,青峰將腿放了下來。

只是綠間隨即拿出手帕噴酒精擦椅子什麼的舉動讓青峰瞬間火大,他站起身子將坐在他左側的黑子整個人抓起來,後者還來不及反應就與青峰對調了座位。

坐在新位置的青峰大輝一臉滿足,與對面的黃瀨四目相對,下一秒兩人很有默契的同時往別的方向看去。

黑子有點不滿的心情一掃而空,雙手握著鋁箔包裝飲料微微點頭。
像是在對眼前的赤司打招呼,也順便是在感謝青峰讓他看到這麼有趣的畫面,不過右側傳來的酒精味讓他的頭有點暈,果然還是別原諒青峰君了。

一個耍潔癖、一個很無奈、一個忙吃著零食、兩個在害羞,環顧四周的赤司發覺雖然坐在同一桌,但都在做各自的事情,終於他下定決心,雙手握緊擱在桌面上,語重心長地道:「好,我們開始聯誼吧。」

青峰差點被快吃完的漢堡噎死,黃瀨也被紅蘿蔔嗆到,綠間輕輕嘆口氣,黑子的眉毛微微上揚幾公分,紫原停頓幾秒說道:「但是我還想吃……

「赤司,你是不是少找了誰?」

還來不及招架赤司的超展開對話,那熟悉的聲音響起,讓眾人的表情瞬間凝結,卻沒有人往他的方向看去。一張桌子六個位置,其中五個是帝光正選隊員,怎麼說自己都是多餘的那個,輕咬下唇快速站起。

「隊長,不好意思,我吃飽了,先回房。」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目送黃瀨離開,赤司食指輕敲桌面,望著右前方空掉的位置,聳肩,「敦,將桌上那堆漢堡垃圾丟掉。」

他從座位站起,臉上全失了笑容,「灰崎,不要再考驗我的耐心了。」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黃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