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黃瀨涼太到場邊做基本訓練本來就不是赤司主要的目的,這點黑子是知道的,所以當黃瀨抱著籃球站在外場發呆他自然是不能多說什麼,畢竟連隊長都沒講話了,不過這點在那群跟黃瀨同期加入的新生眼中可就不一定了。

昨晚黃瀨不支昏倒,被送回房間休息,除了灰崎以外的新生們以為沒人監督他們就偷懶,卻不曉得紫原其實就是赤司派去的暗樁,念在初犯所以沒有對他們做嚴厲的處罰,但這只是讓他們對於黃瀨有更深的誤解。

明明是從二年級才加入球隊而且從來沒有打過籃球,到底是說了多少好話才被捧成這樣?連房間都跟正選同一間,簡直就是差別待遇。各式各樣的傳言在小團體間流傳,隔牆有耳,這番話當然有被赤司聽見,但他選擇無視這件事,因為實力不是用說的就能讓他們明白的東西。

看他視線鎖定在青峰與灰崎的方向,原本不打算理會他的黑子突然想起那些關於他不利的傳言,如果被那群無聊的人看見他在發呆的話,不知道話又要傳得多難聽,但黑子知道自己再不開口,他是絕對不會回神的。

「黃瀨君,雖然赤司君說你不用太勉強,但站著發呆實在……

「啊,對不起,小黑子」聽見黑子的叫喚,黃瀨有些不捨的挪回視線,看著自己手中的籃球若有所思。

同樣的物體、同樣的觸感,不曉得自己指尖感受到的熱度是否與他相同?籃球跟有分優劣的樂器不同,是個沒有外力輔助要靠本身技巧的運動。

右手緊握,雙腿還有點犯疼,雖然表情看來很有精神但實際上的他渾身無力。不是想在其他人面前逞強,而是想擺脫這種弱小的無力感。成功並不是無中生有而是靠學習與努力才有的結果,任何高超的技巧都是以紮實的基本功為前提。

他應該要與黑子在場邊練習基本動作而不是抱著想偷看青峰與灰崎對峙的心態,一有這種覺悟後,他站到黑子旁邊而視線再也沒有移向球場。見他蹲低身子稍縱即逝的痛苦神色,黑子明白他腿部的筋還在抽痛。

「黃瀨君,要不要休息一下?」
「啊咧?小黑子,我都還沒有開始練習怎麼能休息!」黃瀨笑道,沒有停止手部運球的動作。黑子注意到從遠方投射過來的目光,那群無聊的新生正關注著這裡。

青峰與灰崎的對峙就快開始,讓黃瀨近距離的觀看才是赤司的目的,不然他是不可能會讓這種還沒比就知道結果的無聊比賽進行下去,所有正選都明白,如果灰崎再不進步,總有一天他的位置會換人坐。

而帝光的王牌只有一個。

「涼太。」赤司雙手環胸緩緩朝他走近,「去看大輝跟祥吾的比賽吧。」

一直在遠處注意黃瀨與黑子的動靜,本以為後者會帶黃瀨看他們比賽,沒想到卻留在原地做練習,依黃瀨現在的狀況,不管是怎樣的練習都會更加嚴重,連放鬆肌肉的熱身都沒有做,只會讓復原時間往後延。不,他不應該對黃瀨和黑子發脾氣,應該要怪青峰與灰崎跑到太遠的球場。

不管是這個還是那個,真是一點默契都沒有。

「隊長,我想要跟小黑子一起做基本練習,比賽以後有機會可以看的。」就算被赤司說到心裡最想做的事情,但還是的婉拒他的好意,只要他努力變成正選,不管是看青峰比賽,連跟他1on1都不是問題。

「不,以後沒有機會。」赤司冷淡地說道,他走到球場中間,大聲喊道:「所有人停止練習,到最旁邊的球場看大輝與祥吾的比賽,即刻動作。」

縱使不解赤司的行為,已經得過教訓的新生們立刻將籃球放回球籃,小跑步的往最旁邊的球場前進,赤司轉身看著黃瀨,後者被他的視線嚇得趕忙跟著新生們移動,沒多久所有人都圍繞著只有兩人站在場內的場地。

「唔啊,赤司那傢伙搞什麼,幹嗎叫全部人來看啊!」正在暖身的青峰被眼前的情況弄得莫名其妙,雖說這不會影響比賽結果,但被這麼多雙眼睛看著真是不自在。

「青峰,太意輕敵這四個字送給你。」灰崎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如果在這麼多人看著的情況下輸球,一定很丟臉吧?帝光的王牌顏面盡失囉。」

原本沒什麼興趣的對決真是被灰崎這幾句話挑起勝心,要說青峰其實是個很衝動的笨蛋也不為過,現在他拿出正式比賽的氣勢,打算讓灰崎輸到滿地找牙。

「這句話要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吧,正選最弱的灰崎君。」
「你這傢伙……

站在最外側的黃瀨捏了把冷汗,總覺得現在場內的氣勢高到快要滿出來了。彼此眼中的勝意,以及青峰那充滿自信的笑容都讓他沒有辦法忘記。

「赤司君,你明顯的偏愛黃瀨君。」待在原本的球場,黑子對同樣沒有動作的赤司說道。就算他現在過去,應該也被檔在外頭什麼都看不見吧。

「涼太必須要知道自己與他們的差距。」赤司回頭看向他,「我只偏好能幫帝光取勝的人,因為我不需要弱者。」

「如果黃瀨君要再往前的話,那麼就要先贏過灰崎君才行。」

「哲也,這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黃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