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胡思亂想緩慢走著,沒有發現自己與青峰的距離越來越遙遠,赤司隊長的聲音讓他回過神來,不過他卻尚未入列,轉過身發現後頭還有幾位新生與前輩,目光飄向第一排的青峰,不小心與他四目相對,那副眼神彷彿在說『誰叫你走這麼慢』。

黃瀨心跳漏了一拍,這是什麼感覺?他第一次拍攝都沒有比現在緊張。

「五十圈隊長,不能少一點嗎?」身後響起的聲音轉回黃瀨的注意力,和他同時期加入的一年級新生紛紛說道,似乎覺得遲到的懲罰有點太過,難怪方才青峰連行李都尚未完全整理完畢就趕快來集合。

還沒開始就先跑五十圈,如果跑完還要繼續正規練習,若沒有過人的體力他想就算是帝光正選隊員可能也沒有這麼充沛的體力,現在他不是擔心自己能不能跑完而是能不能跑超過十圈了,技術方面的他看過就可以學很快,但體力學不來啊。

赤司征十郎食指輕撫下唇,嘴角揚起的弧度讓人不寒而慄,完全感不到笑意,他輕聲道:「我想你們可能不明白,在帝光籃球隊,我說一就沒有二。」

接著他收起笑容,視線往自己的方向投來,黃瀨有些慌亂地四處張望,發現那個與他關係有些尷尬、目光相當兇惡的正選隊員站在右後方。原來不是在瞪自己,這讓黃瀨放心不少。

赤司的語氣變得有些冰冷,看起來很不高興,說道:「新生不懂規矩,沒想到連正選都在挑戰我的耐心,灰崎,八十圈。」

「呿,你不會囂張多久。」灰崎祥吾惡狠的往黃瀨的方向看去,沒有赤司的允許在眾目睽睽下從旁邊的樓梯離開。

赤司沉默的看著他走下樓梯,表情比上一秒更加深沉,這時站在他身旁吃著洋芋片的紫原敦口氣有點慵懶地說:「小赤,我可以扁他嗎?」

「沒有那個必要。」雙手環胸像在思考什麼,接著他往黃瀨的方向看去,語氣比剛才對灰崎說話時溫和一些,「遲到的,跑完直接回房間休息,現在開始動作。」

「是!」宏亮的嗓音從黃瀨背後傳來,他被嚇了一大跳。

不管是新生還是前輩紛紛從他的背後跑過去,他感覺四周變得很安靜,大家的移動有點像是慢動作撥放,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既然輸在起跑點,那就在中間追回來,只要還沒有到終點,一切都很難說。

嘴角揚起一抹笑容,迅速的跟上眾人的腳步。

「好,以正選為目標努力練習!」剛走下樓梯就給自己來個精神喊話。

入部時因為誠實告知沒有打過籃球而被當作新生訓練,由於板凳與正選球員分開練習的關係完全沒有機會見到他們。枯燥乏味的第一個禮拜都在記比賽規則與練習基本動作,不干現狀的他觀察並模仿前輩們的動作,讓他不到兩個星期進步神速,和同期進來的新生有天與地的差別,沒多久連前輩們都不是他的對手。

黃瀨涼太的籃球天份全被赤司征十郎看在眼裡,第二週被告知有機會能夠和正式隊員一同練習時,他真的高興到差點飛起來,終於又往前邁進了一步。

「你真的以為能夠打敗我嗎?明明就是手下敗將。」

聽見熟悉並帶著挑釁語氣的嗓音,黃瀨涼太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全失,看向靠在牆邊那位一週前曾經跟他1on1,試圖從他手上奪過正選位置,不過卻被他打敗的前輩,灰崎祥吾。從那件事之後,偶爾都會發現到他充滿敵意的目光。

其實灰崎祥吾是除青峰之外支撐自己往前的動力,為了打敗他,成為帝光的正選。因為他知道,如果不先扳倒灰崎這道牆,根本看不見青峰的身影。

「呦,真是恐怖的眼神。」灰崎祥吾的語氣聽起來有些輕挑。

「恐怖的是前輩吧。」黃瀨想要硬擠出笑容但他沒有辦法,他打從心裡不喜歡這個前輩,但不是因為他贏了自己的關係,不願再與他有所牽扯,他彎腰綁緊鞋帶想將五十圈懲罰早點跑完,「我今天想早點休息,再見了。」

雖然在他剛起步時,灰崎祥吾的身影稍微動一下讓他受到一些驚嚇,以為他要來追揍自己一拳呢,如果沒有保護好模特兒的這張臉,真不曉得回去後經紀人會怎麼唸他。不到幾分鐘,一抹身影超越自己,是他,而他們的差距正在逐漸拉開。

原本以為他會不聽赤司隊長的命令,沒想到還是乖乖的跑嘛,不想輸,相信對方也是這麼想的,他與灰崎祥吾也許註定要比出個輸贏。

但還不是現在。

技術可以模仿,體力果然沒有辦法。

原本與灰崎祥吾保持適當的距離直到第三十圈的時候,他忽然覺得呼吸有些困難只好放慢速度,眼睜睜地看灰崎離自己越來越遠,不斷從額際滑落的汗水、粗重的呼吸聲及心跳聲加上逐漸發疼的小腿就像在警告自己,再不自主訓練的話根本沒辦法往前邁進。

就在第四十五圈的時候,因為耳鳴太過嚴重終於忍不住停下腳步蹲在宿舍牆邊,接下來發生什麼事他可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所以說啊,只要跟紫原那傢伙說這東西可以吃,他根本沒有確認就直接把它吞下去了,最強的是他肚子都沒事啊,太扯啦!」

「青峰君你要小心別讓赤司君發現,不然你下場可能會蠻慘的。」

「我想現在綠間應該痛苦到睡不著吧,居然跟他們同間房,真可憐。」

朦朧間聽見說話的聲音,光線從微微的縫隙間穿入,日光燈都顯得刺眼,看見掛著燈飾的天花板意識到自己躺在床上,想要翻身全身肌肉卻酸疼到讓他無法動彈。似乎注意到他的動作,原本坐在地面聊天的兩人將視線挪到他身上。

「黃瀨君,早安。」

聽見他說得話,黃瀨涼太有些慌張的將目光往窗戶的方向挪去,雖然被窗簾遮住外頭的景象,但昏暗的感覺不像是早晨。

「不要被哲誤導了。」青峰看向黃瀨,後者想起身卻因為肌肉酸痛爬不起來的模樣實在太好玩了讓他忍不住露出笑容,「晚餐時間已經過了,餓的話這裡有麵包吃。」

「青峰君我……怎麼了?」

「叫青峰就可以了。」他將能夠稍微止飢的麵包放在黃瀨枕邊,道:「明明沒有那個體力卻想跑完五十圈,逞能的結果就是不支昏倒。」

果然跟他想得一樣,畢竟最後的記憶是在跑步的時候,不過總感覺很丟臉,身為籃球隊的球員卻因為體力不支昏倒。

既然他現在回到房間,那麼應該是有人將自己送回來的吧?黃瀨緩緩道:「是青峰送我回來的嗎?」

「啊,當然不是。」青峰相當迅速的回應,不知道為什麼內心有一點失望,他們倆個身形相近不論是要背要抱實在有點困難吧,自己也不一定做得到。

沒注意到他失落的神情,青峰接著道:「那時我們都在籃球場練習,紫原突然扛著你出現在旁邊,真的把我們都嚇到了。聽說他是因為肚子餓想找東西吃就剛好發現你倒在宿舍另一邊。」

「那我要謝謝紫原前輩了。」語畢,從被窩裡頭發出劇烈的咕嚕聲,青峰與黃瀨四目相對,前者瞪大眼睛看著後者,下一秒黃瀨不顧渾身肌肉酸痛將棉被往上拉,將自己埋在被子裡頭。

「喂黃瀨!你做什麼!是在害羞嗎?誰都會肚子餓啊這沒什麼!」青峰伸手要將他的棉被拉開,卻被黃瀨抓得死緊,不過要比力氣他怎麼可能會是青峰的對手,不到幾秒棉被就已經被丟到一旁了。

黃瀨翻身想抓回棉被就看見黑子蹲在床邊,一手拿著麵包一手拿著奶昔,沒有表情地說道:「買麵包送奶昔,很划算哦,黃瀨君。」

青峰將黃瀨從床面拉起,後者因為酸痛而唉唉叫著,好不容易坐直身子接過黑子遞給他的食物,臨時沒有力氣的他連個塑膠袋都打不開。青峰見狀直接將它奪去,迅速的將包裝開啟並還給黃瀨。

「謝謝青峰。」他總覺得自己的耳根有點發熱。

「總覺得有點不公平。」黑子突然湊近,讓黃瀨嚇了一跳。

「不好意思,也謝謝黑子君。」

「好像有點距離感,你可以隨意叫。」

雖說直接叫姓氏就好,但這樣好像有點辜負他給自己隨意叫的特權,麵包只咬了一口,不停的思考到底該怎麼稱呼,最後得到一個答案。

「那就叫小黑子。」

還是叫我黑子君吧。」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黃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