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坐在舒適的沙發椅上,顛簸的山路仍然讓車身搖晃不已,座無虛席的巴士大概只有他是醒著的,不管是正選、板凳球員幾乎閉眼休息,連日來的訓練讓他們相當疲累,還沒有充分休息就到了必備的集訓時期。本以為一、兩週就結束了,沒想到帝光真的超乎他的想像,集訓時間居然要一個月,基本上是全員參加,但他剛加入不久,隊長並不強迫他。

當他表明想參加集訓時經紀人相當反對,畢竟會耽誤模特兒的工作,可是在他強硬的要求並希望以學校的事情為重時,經紀人只能尊重他的意見,說是給他的假期,實際上根本沒有休息的時間,籃球集訓並沒有他想像的輕鬆。

巴士駛向深處,響徹的蟬鳴顯得四周的寂靜,他透過窗看見在這種渺無人煙的山林裡有間被藤蔓爬滿但看起來挺新的學校,雖然外表有點陰森,但既然是隊長決定的集訓地點料想設備也不會差到哪去。這種幼稚的想法在他下車將行李搬到宿舍的時候完全消失,原來他們的宿舍是在旁邊那破舊的建築物。

「唔啊,這種地方會不會有鬼啊……
「到底是來集訓還是來試膽的
「我想回家,現在可以反悔嗎?」
「真的要在這種地方待一個月嗎?」

聽見在他身旁同行的隊友們接二連三發出的感嘆,背脊突然發涼,雖然他沒有那麼膽小,可是氣氛使然還是覺得有點毛毛的,有人講出重點,在這麼陰森的地方待一個月陽氣會不會被吸乾呢?在他進行腦內模擬時,正選球員緩緩走進宿舍大門,他隨即扛起行李跟上去,怎樣都不想走最後一個。

走在前方正選隊員的背影在他眼裡看起來好高大,自己與他們之間彷彿天和地的距離,要怎麼樣才能與所憧憬的他站在相同的位置呢?那抹笑容有辦法施捨給自己嗎?他想打球的理由竟是這麼不單純。

到達宿舍內稍微空曠的地方,眾人紛紛將行李卸下。內部不像外部這麼陰森,燈光還算明亮,替大家打了一劑強心針,所有事物果然不能只用外表來斷定。

赤司走到隊伍前方,還在閒談的隊員們瞬間安靜,這就是隊長的威嚴吧,不過為什麼大家顯得很緊繃的模樣?他拿著一張紙,將內容頁朝向大家,道:「這次集訓全員都有參與,我很欣慰。這是房間的分配,室友將陪你度過這一個月的練習,記得要好好相處,三十分鐘後這裡集合,解散。」

赤司隊長將房間分配表交給桃井經理後,就跟隊裡的中鋒往旁邊離開。
在他正想男人們的集訓只有一個女經理跟過來豈不是很危險的時候,她已經在大聲念著房間號碼以及人員名字。

503號房,赤司征十郎、紫原敦、綠間真太郎。」

他看見綠間真太郎拖著行李箱面無表情的往剛才隊長離開的方向前進,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嘴裡似乎喃喃自語:「巨蟹座的今日運勢果然不好

504號房,灰崎祥吾、白石勇。」
505號房,黑子哲也、青峰大輝、」眼睛微微瞪大,是他的名字,原來他住在505號房,希望能夠住在附近幾間,他雙手握緊抿唇祈禱著。
「黃瀨涼太。」

「咦?」他是有漏聽什麼嗎?怎麼沒有聽見他的房間號碼?他見青峰和另一個嬌小的少年往旁走去,急忙拿著自己的行李來到經理面前,語氣有些緊張,道:「不好意思,我沒聽見房間號碼,我是黃瀨涼太,請問是哪間房?」

「黃瀨涼太嗎?505號房,跟著阿大和哲也走就對了。」她笑著說道,伸手指著自己方才就看見的身影,鞠躬道謝後默默跟著兩人後面走著。

沒想到他們居然被分配在同一個房間,以為自己會跟其他板凳球員同一間房。
一路上他只是默默的跟在後頭,前面兩個人有說有笑的模樣,好吧,比較矮小的那個沒什麼表情,不過他完全沒辦法加入話題。

真是漫長的一段路。
好不容易到了房間門口,青峰將門打開往內走,黃瀨則是在外稍微探頭。等等他要怎麼自我介紹?青峰還記得自己是誰嗎?畢竟他們只有一面之緣。

「不進去嗎?」
「咦?」往旁一看,少年面無表情的盯著他看,往房內指指。
「哦,好。」

房內還算整潔,雖然有一點點霉味但那已經不是他此刻在意的地方,背包順著手臂滑落到地面,製造出的聲響讓走去開窗的青峰往他的方向看去,說道:「唷,是黃瀨啊,原來我們同房。你暈車嗎?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沒事。」黃瀨搖搖頭,他還記得自己的名字,有一點高興。默默將背包拾起往右側走去,看黑子將行李放在單人床旁的櫃上時,黃瀨涼太沒有察覺自己發出一聲驚呼。

「黃瀨君,怎麼了?」
這時黃瀨才鼓起勇氣問道:「那個,我可以睡單人床嗎?」

黑子與青峰互看對方一眼後同時望向黃瀨,不明白他為什麼特地提出這個要求,只聽見黑子面無表情緩緩地道:「不好意思,我不睡雙人床。」

「黃瀨,你不會是在意雙人床吧?都是男人沒必要在意什麼。」青峰聳肩不以為意的說道:「我跟哲的睡姿都不好,上次集訓我翻身就差點把他壓死了。」

「那個我睡姿沒有不好啊」黑子平淡地道。

「那我可以睡在地板嗎?」

「你到底在說什麼,還不趕快將行李放好,別忘記三十分鐘後要集合。」青峰跟黑子各自動作,黃瀨呆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一直以為應該房間是有榻榻米的通舖,是彈簧床就算了,沒想到是單人床與雙人床的組合,要跟青峰兩個人睡在同一張床上?他從來沒想過這種可能性,論輩份他們兩個年紀一樣,但他是前輩怎麼可以

見黃瀨陷入個人世界遲遲不肯動作,青峰站起身子一把搶過他的行李,將它們放在靠近雙人床較空曠的牆角。

「別發呆,睡哪不是重點,我們是來集訓不是來渡假。」
「好了。」在青峰與黃瀨進行無意義對質時,黑子動作迅速的將行李整理完畢還將床面以及四周的環境整理乾淨。

「那就走吧,我不敢想像遲到的下場。」他將運動外套脫下扔向床面,和黑子準備走出房外,原本還站著發愣的黃瀨急忙脫下外套跟著衝出去,走沒幾步又在胡思亂想,步行的速度慢了下來。

青峰的話像是點醒了他,獨自苦練兩個星期、推掉模特兒的工作來集訓就是為了與憧憬的他一起打球,睡在哪裡根本不重要,因為他不想只能看見他的背影,現階段可能無法超越至少想和他並肩而行,話是這麼說沒錯………

「遲到的繞宿舍跑五十圈。」

 

    文章標籤

    黑子的籃球 青黃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