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參加萬聖節遊行的故事,

時間線是職棒御幸跟已經20歲的澤村。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萬聖節遊行活動,渋谷車站外已經出現明顯人潮。
澤村低頭確認準備好的服裝有放進提袋後張望四周,沒半個熟悉人影,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可是發在臨時小群的訊息卻沒有顯示已讀,趕路沒時間看手機?還是沒電了?他都特地從長野到渋谷參加萬聖節同學會了!
他盯著螢幕上的時間跺腳,再不趕緊去主辦單位那登記的話就來不及啦!
這時訊息旁的提示突然跳出已讀3了,這時候倒挺有默契的。
『對不起,榮純君,哥哥讓我陪他去買東西,可能沒有辦法過去了。』
『我也是,要陪後輩練習了。』
『咿哈!沒空去了,下次再去長野找你,抱歉啦!』
他們彷佛講好般同時送出訊息,澤村瞬間得到拒絕三連擊。

小春再怎麼男也是敵不過哥哥大人的,選擇不來他能夠理解!降谷現在是職棒選手,突變狀況很多,本來就沒覺得他會來,但倉持前輩的話……這什麽意思?沒空是什麽意思?!不是你約的嘛?!
思考要回什麽,最終澤村也只發了一張倉持飛踢的貼圖結束這回合。

不要緊,既然東西都準備了,他一個人也能玩的,周圍的人這麽多,說不定還能認識新的朋友呢!他一邊找尋報名遊行的服務處一邊自言自語的吐槽那些臨陣脫逃的壞傢伙:「到時我就拍些可愛的女生讓倉持前輩眼讒!哦,那個戴草莓髮夾的黑長直看起來不錯!」
在他觀察路人鬆懈之時,突然出現一個戴著墨鏡、口罩以及棒球帽,全身摀得嚴實還喘著大氣而且渾身發熱,一看就是不小心從電車迷路到這的癡漢緊緊握住了手腕,澤村見狀打算施展獅吼功,對方卻很熟練地用另一隻手摀住他的嘴巴並且拉到角落。
『嗯?這個味道是?』
等對方鬆手,澤村嘴唇微啟,話都還沒說出來臉頰倒是被捏出紅印子。
「好……好痛哦!」他捧著自己被捏紅的雙頰,小聲道:「御幸前輩為什麽要打扮得像癡漢的模樣?」

說完便靈光一閃,接著說:「啊,我知道了!這就是你今天的萬聖節裝扮吧?如果是在喬裝變態的話……可惡,完成度可真高呢。」
被認出來的御幸停頓了幾秒,沒有摘下墨鏡,倒是稍微拉下口罩,頗有責怪的語氣說:「為什麽不看手機?」
「嗯?」

澤村被手機螢幕顯示的未接來電嚇了一跳,可能是放進口袋的時候不小心關到旁邊的靜音鍵了,除此之外還有幾封問他人在哪裡的郵件。
「對不起,我沒注意。」

御幸沉默幾秒,瞧他被自己捏到發紅的臉頰,手指輕撫一秒又收了回來,「不小心太用力了,抱歉。」

澤村噘起嘴,想讓尷尬的氣氛活躍一點,「也不能怪我沒注意嘛,誰叫御幸前輩不買智慧手機,大家都在群組就你一個人發郵件。」

而且他可沒想過御幸會來,倉持和他說的時候還以為是開玩笑的。

因為御幸現在可以職棒的明日之星,應該很忙才對的。

「要報到吧?趕緊走吧。」御幸重新戴回口罩,「你知道在哪吧?」

澤村睜著大眼搖搖頭。

「你現在多大了?」

「御幸前輩你問這什麼問題啊!你不是還有來參加我的成人禮嘛!」

「因為你的腦袋瓜還像在青道的時候,走吧。」

他看不清御幸現在的表情,畢竟這個池面前輩把自己包得像癡漢一樣,不過從那說話的語氣他能夠肯定,御幸絕對是在笑他笨。

許久不見御幸前輩的體格好像更壯實了,雖然自己在大學也長高了不少,但和御幸前輩的差距好像沒縮短,訓練時間還是有差的,因為他在長野也不是每天都在打棒球。

走了兩步沒跟上,御幸停下回頭看了一眼。

「過來,不要走丟,我還沒買智能手機呢。」

「哦!御幸前輩你酸溜溜的!」澤村跳著跑過去,與御幸並行,「你能不能把墨鏡摘下來啊?我知道你是怕被認出來,但看不到眼睛的感覺好怪。」

「還是說御幸前輩你不小心被外星光線射中了?現在其實是透明人的狀態?不對我剛剛有看見你肉色的鼻子,對了你今天準備什麼裝扮?是不是繃帶?!」

澤村一股腦兒地說了一堆,御幸只是聽著,默默地把墨鏡拿了下來。

「是說,御幸前輩你今天不用練習嗎?怎麼有時間過來?特地請假了?」

「在那裡。」他順其自然地牽起澤村的手往活動報到處走,接著回答了對方的問題:「沒有請假,剛好有空就過來了。」

澤村倒是沒聽他答了什麼,只是張嘴看著自己被牽著的左手略顯緊張。

 

時間掐得剛好,再五分鐘就停止報到了。

澤村站在桌前拿出自己的證件遞給工作人員,她們仔細核對身份以及年齡,因為這個活動沒有二十歲的話是不能參加的。她把證件還給澤村:「好的,這樣就可以了,旁邊有活動手冊可以看一下流程哦。」

「沒問題!」

御幸排在澤村後頭,工作人員接過他的證件時明顯倒吸了一口氣。他摘下口罩,朝她做個噤聲的動作,雖然他並不是什麼偶像明星,但難免會有球迷來找他簽名或是合照,這不是他的本意,希望還是能低調一些。

「確認完畢的話我就把口罩戴回去了。」

「好、好的!這樣就可以了!」

御幸重新進入偽裝模式,朝澤村說道:「可以去更衣室了吧?」
兩人往更衣室移動,他偷瞄了幾次御幸,發現御幸的行李真的很簡單,簡單到根本不像有帶衣服來換的樣子,他的語氣有點失落:「御幸前輩,你如果只是因為他們放我鴿子想陪我玩的話不用勉強,既然來參加萬聖節遊行不就是要裝扮一下感受氣氛嗎?」

「嗯?對呀,你說的沒有問題。」他頓了會兒,笑出聲,「你該不會以為我什麼都沒有準備吧?拜託,我可是準備齊全的呢,只是很簡便你看不出來。」

御幸拍了拍自己的背包,「秘密武器就在這裡面。」

剛好兩間鄰近的更衣室是空的,澤村和御幸各進一間,明明現場也很吵雜但澤村硬要說話,御幸都得仔細聽才能聽清那個話嘮笨蛋到底在碎念什麼。

「哼哼,御幸前輩你待會兒看到我可不要嚇一跳了!」

「哦?你對自己的裝扮很有自信?」

「當然!這可是我和倉持前輩、小春他們討論出來的最適合我的衣服!」

「不會是柴犬裝吧?這樣還有意義嗎?」本人不就是了?

「你換好了嗎?我數到三一起走出去!」

「等我三秒,我戴個頭套。」

頭套?看來是包裹式的裝扮,御幸前輩今天真的是要徹底偽裝身份了啊。

三、二、一!

他們同時開門走出來,澤村充滿自信的表情在看見御幸的裝扮後瞬間垮掉,他完全憋不住心中的笑意,直接在更衣室笑出聲。

御幸伸出他漆黑的手幫澤村調整頭上的紅色蝴蝶結發箍,「還真的滿適合你的,腿毛是特地刮過還是本來就這麼少了?以前在宿舍的時候是有注意到你的毛沒有很多。」

「哈哈哈哈………御幸前輩你這連身黑衣配個頭是什麼鬼東西!!」

「你不是魔女宅即便嗎?那我就是你身邊的黑貓了。」

「…………」澤村的笑聲戛然而止,他不知道御幸現在是用什麼表情講這句話,因為都被那滑稽的貓咪面罩給遮住了,但他很清楚自己的臉不比蝴蝶結差。

「為、為什麼你知道我要扮這樣!」沒等御幸回應他又自己解答:「我知道了一定是倉持前輩說的,你還特地去找黑貓的衣服!」

「要找合身的的確花了點時間,明明身高夠的但穿起來就是有些緊。」當他聽見倉持和自己說澤村要扮成魔女宅即便的主角時,本來想扮成另一個少年的,但礙於自己的身份還是套頭的角色最保險了。

「現在看起來還是有點緊啊!」澤村戳了戳被他撐得有點緊的上半身。

御幸趕忙撇開他的手,「不要亂摸,衣服緊會出事的。」

「什麼事?」

「自己想。」

澤村壓根兒沒有要想的意思,因為現在他只想趕緊到街上感受那個氣氛,「御幸前輩,把手給我吧!快點快點!我們趕緊出去!」

「為什麼?」

「你都特地裝扮了還不跟我出去?」

「不,我是問為什麼你的手……」

「你現在不是看不見路嗎?當然是我牽著你走出去啊!快點啦!」

御幸淺淺一笑,怎麼可能有看不到路的面罩啊,笨蛋。

他把手放進澤村的掌心,笑道:「你可要好好帶路,如果我把面罩摔掉了可能會造成暴動的。」

「怎麼可能讓你摔!要是受傷的話要怎麼看你在球場囂張啊!」澤村頭上的蝴蝶結跟著他搖頭的節奏搖擺,「我們一定萬聖節遊行的最佳搭檔!!」

「話別說這麼滿啊,笨蛋。」

「御幸前輩。」

「嗯?」

「謝謝你陪我來遊行,萬聖節快樂!!」

澤村說完就立刻扭頭向前走,御幸感覺自己被往前扯了一步。

他走在澤村的後頭能看清前面那人發紅的耳朵,這傢伙是要多可愛?

「萬聖節快樂。」御幸小聲說道。

 

 

End

 

遊行碰到的事情你們自己想像。大家萬聖節快樂。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