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191022005915.jpg

2018.08.11 出版|B6口袋書、2萬字、66頁|NTD.100

 

 

 

沒有行程的休假日,睡到自然醒的七瀨陸疊好被子,伸著懶腰走出房門。本以為空無一人的客廳卻傳來些許動靜,經紀人的身影撞進他的視野裡,他按下內心訝異,揚起笑容打了招呼:「早安,經紀人,還以為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在宿舍。」

「早安,陸先生。」小鳥遊紡繼續手邊的動作,微笑說道:「說起來,今天還沒看見一織先生呢,我記得他今天也沒有行程。」

「咦?一織還沒起床嗎?」七瀨陸抬頭看了牆上的鐘,比起驚訝,更多的是擔心,「都這個時間了,他該不會生病了吧?」

 

嚴以律己的和泉一織,就算是不用上學的週末、沒有行程的休假日,都沒有比七瀨陸晚起的紀錄,他連自己的健康管理都做得很好,從來不讓成員和經紀人煩惱。

「不會吧,沒聽說一織先生身體不舒服呀。」和泉一織從沒讓她擔心過,聽見七瀨陸這麼說,小鳥遊紡不免慌張起來。

「一織那傢伙就算生病了也會瞞著我們的!」

「有這個可能!」她停下手邊工作,站起身,「我們去他房間看看吧,說不定一織先生早就出門,只是我太專心沒有注意到。」

「就這麼辦!」七瀨陸三步併兩步,毫不猶豫往和泉一織的房間飛奔而去。

小鳥遊紡見狀,追在後頭出聲提醒:「陸先生,請你注意身體!」

「我沒事的,經紀人!」比起自己的身體狀況,要是一織生病的話對大家才麻煩呢,七瀨陸心想。

相較方才的風風火火,此刻,他們倆站在和泉一織的房門前,互看一眼,卻是誰也沒有動作。七瀨陸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遲疑地看向小鳥遊紡,弱弱地問:「經紀人,要是一織沒有生病只是睡晚了,我們這樣把他吵醒,他會生氣嗎?」

聞言,小鳥遊紡尷尬地笑了笑,「我想一織先生應該會氣自己吧,『沒想到我居然睡得比七瀨さん還要晚,真是太羞恥了!』之類的。」

「經紀人,為什麼妳要學的這麼像呢?!」七瀨陸無辜,他完全能腦補出和泉一織的表情跟聲音。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猜一織先生會怎麼說,沒有要傷害陸先生的意思!」小鳥遊紡激動地揮動雙手,深怕造成誤會,「要是陸先生不敢敲門的話,就讓我來吧,畢竟我是你們的經紀人!」

「那怎麼行,要是一織生氣的話怎麼辦,還是讓我來吧!」

「一織先生不會這樣的,我是經紀人,我來吧。」

「不行!一織生起氣來很可怕的,要是他開門揍了經紀人一拳就不好了!」

「咦?咦咦咦?一織先生會揍我嗎?」

七瀨陸輕輕將小鳥遊紡往後推,平舉左手以防她向前,右手懸在半空,深吸一口氣準備敲門,只是他還沒動作,房內便傳來熟悉的嗓音,「你們兩位想在別人的房門前演小劇場演到什麼時候?」

小鳥遊紡與七瀨陸又是互看一眼,立刻把握機會上前關心:「一織先生你沒事吧?有哪裡不舒服嗎?」

「我沒事。比起我,經紀人妳更應該關心七瀨さん。」和泉一織的聲音即使隔著門板也是中氣十足,「都這麼大的人了還如此幼稚,如果工作壓力太大的話,或許該請妳多排點休假給他。」

「你說誰幼稚啊!笨蛋一織!還不是你這個時間還沒有起床嘛!我、我就怕你生病了,因為生病真的很難受,要是真的不舒服我可以陪你去醫院,我可是很熟練的!」

「陸先生……」

「……」房內的人停頓了會兒,「抱歉讓你們擔心了,但我現在有點事情要忙,不方便出去,請你們離開吧。」

「一織你這是什麼意思呀!經紀人可是很擔心你的!」七瀨陸不願就此妥協,上前轉動門把,發現門從裡面被反鎖了,他有些驚訝地看向小鳥遊紡,她輕輕搖頭。

剛搬進宿舍時,成員之間就已經說好不窺探彼此的秘密,但怕有特殊的緊急狀況,像是七瀨陸的身體,所以除非有什麼重大的事情,一般都是不鎖門的。

「七瀨さん、經紀人,我需要安靜,麻煩你們了。」

明明是請求,卻像陳述一件簡單的事情般平靜,聽不出對方情緒的七瀨陸在和泉一織的房門前呆站了幾秒,只能洩氣地隨小鳥遊紡離去。

 

***

 

「噹噹!你們的三月回來啦!」傍晚,結束綜藝外景的和泉三月提著給成員們的禮物和零食,充滿元氣地回到宿舍,「環,我買了很多國王布丁哦!」

「真的假的!哇!三月最棒了!」四葉環整個人從沙發跳起來,只要提到國王布丁就像看見紅布的野牛,迅猛地往和泉三月跑去。

「環,你動作別這麼大。」逢坂壯五皺起眉頭出聲提醒。

與和泉三月的亢奮相比,整個宿舍大廳只有四葉環對他的歸來有反應,而且還是因為甜點,其他人、包括經紀人在內,都是一臉沉重。

對氣氛相當敏感的和泉三月很快發現不對勁的地方,「怎麼了,大家這副表情看起來怪嚇人的,不會是還沒有吃晚飯,都餓了?」

「三仔,你聽我說……」

二階堂大和還沒說完,和泉三月直接打斷他:「大叔,一織怎麼了?」

刻意忽略對方那副「你怎麼會知道」的表情,他一進屋就發現了,他那個笨拙的弟弟,並沒有和大家待在一起。

「不是一織出什麼事情了吧?經紀人,妳為什麼沒通知我?」

「因為對三月先生來說,今天是很重要的外景,我不想影響你的心情。」

「快告訴我一織到底怎麼了!」和泉三月的語氣逐漸冰冷,儘管對弟弟的存在有著可笑的自卑感,但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比弟弟更重要。

「三仔,你別這樣,沒看到經紀人被你嚇到了嗎?」

小鳥遊紡支支吾吾仍在組織語言,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提高分貝喊了出來,「一織先生從早上開始就把自己關在房間不出來!」

「欸?」和自己預料的答案不一樣,和泉三月愣了愣。

「三月,怎麼辦,是不是今天我在一織的房前演小劇場害他沒有睡飽,他不願意看到我所以就不出來!」七瀨陸衝上前緊緊抱住和泉三月,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

「不是啊,陸,你在人家房前演小劇場幹嘛,要是想演戲的話去大和房間啊。」

「哥哥我不提供此項服務。」

OH──我也想在一織的房前演出可可娜的經典場景!三月,不如我們現在就去吧!」六彌凪牽起和泉三月的手,雙眼閃閃發光。

「等等就給你一個可可娜飛踢!」和泉三月甩開他的手,跟著經紀人的腳步,拖著哭哭啼啼的七瀨陸來到和泉一織房前。他安慰著七瀨陸,根據自家弟弟的陸吹程度,絕不會因為什麼小劇場就生他的氣──不過當然理由沒說這麼明白。

「一織,你晚餐吃了沒,快出來吃飯啊。」和泉三月果斷轉動門把,如經紀人告知的一樣,鎖得死緊。

「哥哥,請不要理我,就讓我一個人在房裡吧。」

和泉一織的聲音掩不住慌張,和泉三月瞇起眼,低喃:「果然有古怪……」

「三月先生,請放心,交給我吧,哼哼!」小鳥遊紡轉了一圈,裙襬飛成一朵花,嘴角揚起自信的笑容,然後從口袋掏出備份鑰匙。

「不愧是經紀人!」他們壓根兒忘記還有備份鑰匙這種事。二階堂大和好奇地問:「不過,既然有鑰匙,你們下午怎麼不直接動手?」

小鳥遊紡尷尬一笑,總不能說她也是和泉三月回來後才想起這件事,而且還是逢坂壯五提醒的吧。她說:「畢竟,還是想等三月先生回來後再打算。」

「那就快點把門開了吧。」和泉三月接過備份鑰匙,躍躍欲試。

NO──這時候不是應該用鐵絲開鎖嗎,我都準備好了!」六彌凪沮喪地跪坐在地,不知道打哪來的鐵絲落在地面,噹啷一聲像是心碎。

聽見門外的騷動,裡頭的和泉一織急忙大喊,「你們不要進來!」

話音方落,鎖被無情地解開,房門被踹開的同時,他急忙將探出一半的頭躲回被窩。

「一織,你沒開燈在做什麼啊。」七瀨陸在牆邊摸索電燈開關,黑暗的環境總會勾起他不好的回憶。

沒多久,燈光大亮,房內的狀況一覽無遺,站在外面的人也跟著七瀨陸與和泉三月走了進來。

和泉三月見到床上鼓起的被窩,笑道:「真是的,一把年紀還在跟哥哥玩捉迷藏嘛,一織真可愛。」說完,他直接跳上床,隔著棉被將躲在裡面的人鎖在懷中,來回磨蹭,隱約發覺有些不對勁。

「等等,這是一織嗎?」

「三月?」七瀨陸被這句問句弄得一臉茫然。進房前他也聽見了和泉一織的聲音,那麼現在躲在被窩裡的除了他,還能有誰?

和泉三月沒有遲疑,直接將棉被用力扯開;被窩裡哪有和泉一織的身影,只有一個屁股翹得老高,臉埋在枕頭裡,不曉得從哪兒來的小鬼頭,眾人吃驚地看著這個趴在床上瑟瑟發抖的小男孩,一時全沒了聲音。

「一織?」七瀨陸看了一眼沒有任何反應的和泉三月,走到床邊想將死揪著床單的小鬼抱起來,儘管小小織很努力抵抗,但還是沒辦法與大人的力量抗衡,一下子就被七瀨陸抱在懷裡。

小小織捂著圓滾滾且發紅的臉,「請不要這樣看我,七瀨さ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七瀨陸愣了幾秒,不由得脫口而出,「一織,好可愛啊……」

 

***

 

現在開始IDOLiSH7的緊急會議,成員安份地坐在宿舍大廳,等候正向社長報告狀況的經紀人。和泉一織紅著臉待在沙發上,七瀨陸與和泉三月坐在他兩側,四葉環繼續吃著國王布丁,六彌凪不曉得什麼時候拿出他珍藏的可可娜魔法杖,興奮地說:「WOW……一織,我可以把這個借你玩。」

NAGI,你不要把一織當小孩子啊!」和泉三月理所當然開啟護弟模式。

「但是呀,現在的織織,的確是小孩子啊。」

「環,你不要插嘴。」逢坂壯五出聲制止四葉環,不想讓狀況變得更複雜。

「為什麼呀!壯壯,我說的不是事實嗎?」

「好了,你們安靜點,等經紀人回來再說。」二階堂大和展現隊長氣勢,現場又回歸寂靜。

和泉一織感到非常不自在,不是因為自己變小了,而是那個睜著水汪汪大眼,能感覺出他很興奮,從頭到尾不發一語只是死盯自己的七瀨陸。

「七瀨さん,請不要這樣看我。」他嘆了口氣。

沒想到會被直接點名,七瀨陸愣了幾秒,撓頭傻笑:「可是變小的一織真的很可愛啊,我可以叫你小織嗎?」

「不可以!」和泉一織微弱反駁,踩不到地面的他,氣勢少了不只那麼一點。

「好像不錯耶,不然叫小小織好了,真可愛,讓我想起小時候的一織。」和泉三月對表示贊同。

「哥哥,請不要跟著七瀨さん起鬨。」自己身體變小了,對他來說,這兩個傢伙的可愛等於是放大版的,他的小小心臟不堪負荷。

「一織一織,你說說看那句,即使身體變小了頭腦也一樣聰明的台詞吧?」

七瀨陸那抿唇期待的模樣,讓和泉一織只能堅持兩秒。他耳根發紅,迅速撇開臉,語氣變得嚴肅,「別開玩笑了,七瀨さん,現在該煩惱的是之後的工作怎麼辦,說不定我會因此退出IDOLiSH7。」

「……」

突如其來的安靜,和泉一織挪回視線,發現每個人都露出沉重的表情,尤其是和泉三月與七瀨陸。這是事實,自己也不曉得該說什麼來安慰大家,他拍著自己的臉頰,希望這莫名其妙的狀況就只是個夢。

「我不想要一織退出的……」

「七瀨さん……」

他們一起經歷了這麼多風波,好不容易團結在一起,現在正是IDOLiSH7發光發熱的時刻,怎麼可以因為這種難以解釋的狀況分開呢?在MUSIC FASTA時,自己忘了詞害大家繞了遠路,是他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錯,但現在這種情況,他卻連責怪自己的理由都沒有,和泉一織憤恨地拍了自己的腿。

「各位,聽我說……」結束與社長通話的小鳥遊紡跑了進來,眾人有默契地站起。

「經紀人,先說好,我不同意一織退出哦!」

沒等她把話說完,和泉三月先下手為強。一織退出我也退出這種幼稚的話,現在的他是不會說的,因為IDOLiSH7不是他一個人的。

「雖然社長對這件事不可置信,但他沒說要讓一織先生退出這種話!就算他說了,我也絕對不會同意的!這樣就不是IDOLiSH7了!」小鳥遊紡激動,「至於一織先生……社長說先讓你休息一段時間,直到你恢復原狀。」

OH,經紀人,我們明天有團體表演呢。」

小鳥遊紡看著和泉一織,接著道:「對一織先生很不好意思,你的個人活動正好都告一段落了,社長希望對外宣布你暫時缺席團體活動的消息。」

「我可以理解,但用什麼理由呢?」

七瀨陸瞄到和泉一織的小手悄悄握緊,就算看起來很冷靜,還是不甘心吧?

「目前只能想到課業,或是生病了。」

「我現在這樣,連學校都不能去吧,只能用生病這個理由了吧。」和泉一織無奈地笑了笑,「畢竟我沒有任何病假的紀錄,比較沒有說謊的嫌疑。」

「可能要請各位重新排練沒有一織先生的舞蹈了,這麼突然真是不好意思。」小鳥遊紡鞠躬致歉,面對這種突發狀況,自己的處理真的不太熟練。

「我是沒什麼關係。」四葉環撓撓頭,現在的氣氛讓他不太自在。

「希望明天早上一織就能恢復原樣。」

「如果能這樣就好了,那哥哥我就先回房間背劇本了。」

「好的,明天再麻煩大家了!」

小鳥遊紡簡單交代明天的事情,成員們各自回房,七瀨陸搶先和泉三月一步,直接將小小織抱起。感嘆自己的手伸直也沒對方的長,和泉三月無奈地說:「陸,一織的哥哥是我吧?怎麼老是跟我搶弟弟呢!」

「一織的房間離我比較近,我帶他回去!」

「喂!陸!」看著七瀨陸抱著自家弟弟拔腿就跑的背影,和泉三月喊道:「你不要跑這麼快啊!」

「七瀨さん!」放棄掙扎的和泉一織沒好氣,即使身體變小,訓斥對方的聲線還是沒變,「請放我下來。」

七瀨陸停下腳步,乖乖放下和泉一織,現在的和泉一織大概就到他的腰而已。在醫院度過童年的七瀨陸認識的人不多,也沒有同齡的朋友,不清楚現在的和泉一織是哪個年紀的體型,他想試著說點什麼緩和氣氛,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七瀨さん,請不要擔心我。」和泉一織率先開口,打破僵局,「你是看我變成現在這樣,認為我會慌張,所以才這麼頻繁接近我的吧。」

這種無法解釋的超自然現象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確該慌,但沒有七瀨陸的行為讓他更不知所措,他接著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但事情都發生了,只能面對。不確定什麼時候能變回,這段期間還要請七瀨さん幫我多注意一下哥哥的狀況。」

「七瀨さん?」對方沒有應答,和泉一織困惑。

「對不起,一織……」七瀨陸的致歉聲帶著哽咽,才讓和泉一織注意到他泫然欲泣的模樣,「說不定就是我害你變成這樣的,對不起、對不起。」

「我說過很多次了,這不是七瀨さん的……」

「我先回房間了,一織,晚安。」

和泉一織還沒把話說完,七瀨陸轉身就走了。望著他的背影,和泉一織內心掛上巨大的問號,七瀨陸說是他的錯,難道他是個魔法師,擁有這種特殊能力?他們的中心,總是喜歡將錯往自己身上攬,這種習慣真的該改改了。

「真是疲憊的一天。」和泉一織感到洩氣,轉頭就看見和泉三月那張臉的超巨大特寫在自己面前,差點叫出聲來。

他拍拍變小的胸膛,「哥哥,我現在心臟很小的,請不要這樣嚇我。」

和泉三月繼續蹲在他面前,「我還不是怕可愛的弟弟轉不到房間的門把,想說來幫幫你嘛。」

「……」和泉一織舉起手,門把的位置根本不高,「請不要小看現在的我好嗎?」

「那你有注意到陸怪怪的嗎?」

「嗯。」他看了隔壁的房間,「哥哥幫我注意七瀨さん的狀況,他很容易逞強,我不希望我們的Center因為我的關係失常。」

「這還用你說呀!我平常就很照顧陸了!」和泉三月摸摸和泉一織的頭,「你也趕緊歸隊吧,不僅是陸,還有我跟IDOLiSH7都很需要你的。」

「我知道,但請不要把我當小孩子。」他揮開和泉三月的手。

「哈哈,你現在就是小孩子嘛!小小織真可愛!」

「請不要這樣!」

「雖然有點困難,但你還是早點睡吧。」和泉三月就像在照顧小朋友一樣,將鬧騰的和泉一織塞進比他大一倍的棉被裡,摸摸他的頭,關了燈。方才七瀨陸的狀況,和泉三月應該是看見了,但兄弟間的默契,讓他們選擇不提。

「哥哥,晚安。」

和泉三月關上門,和泉一織的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明明每天都能見到的熟悉景象,現在卻是那麼陌生。他豎起耳朵,眉頭微微皺起,最令他不安的從來不是自己的事情,而是隔壁房間傳來的,那斷斷續續的咳嗽聲。

 

***

 

完全沒睡好。小小織坐起身打了個哈欠。

每當他覺得自己快要入睡的時候,就會被隔壁房的咳嗽聲驚醒,之前七瀨陸發病時痛苦的模樣,不管過了多久都無法從他的腦海中抹去。

他帶著些許睡意走出房門,遠方碗盤碰撞的聲音,在寂靜的走廊格外清晰,和泉一織疑惑往聲源緩慢邁進。廚房內忙進忙出的紅色腦袋非常刺眼,七瀨陸將餐具放在桌上,抹去額際的汗,一臉心滿意足的模樣,讓他忍不住笑出聲。

「欸?」聽到自己以外的聲音,七瀨陸有些慌亂,見到來人是和泉一織後,更是緊張得差點發病,「一、一織你怎麼這麼早起?」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七瀨さん才對吧。」和泉一織邁開小小的步伐,往七瀨陸的方向走去,「你不會是心血來潮準備了大家的早餐?」

來到餐桌旁,和泉一織嘖了聲,從沒發現宿舍的桌子竟然有點高度。

七瀨陸依舊自作主張地抱起和泉一織,沒來得及抗議,就被放在椅子上頭,映入眼簾的是熱騰騰但是賣相不太好火腿與荷包蛋。

他抬起頭,注意到七瀨陸眼睛下方淡淡的黑眼圈,看來對方也沒睡好。

「七瀨さん,這是什麼意思?」整張桌子只有一份早餐。

「我也想體會照顧弟弟的感覺呀。」七瀨陸坐在對面,雙手撐著臉頰,滿臉期待地笑著,似乎想看他將這盤慘不忍睹的早餐吃完。

「它沒焦哦!」火腿肉及雞蛋都是現成的,再難吃應該也有個限度。

和泉一織盯著餐桌上的兒童餐具,忍不住在心裡吐槽,這玩意到底哪兒來的?

不想辜負七瀨陸特地早起為他準備早餐的心意,和泉一織毫無戒心吃了一大口的荷包蛋,從舌尖擴散的死鹹,瞬間麻痺他的味覺,只能張著嘴吐出舌頭。

七瀨陸發現不對勁,趕緊將水杯裝滿,遞給和泉一織,說:「沒、沒事吧?」

冷靜地喝完整杯水,和泉一織嚴肅地說:「七瀨さん,你有試吃嗎?」

「沒、沒有呀,不過就是火腿和荷包蛋……」哪需要試吃呢,他想。

和泉一織放下叉子,呼了口氣,「幸好你沒吃。」

昂首見七瀨陸沮喪的模樣,不用想就猜到對方完全沒聽懂自己的意思,正想要解釋,猛然想起昨晚他在自己房門前說的話,「說不定是我害你變成這樣的……」

難不成,七瀨陸現在的舉動是為了「彌補」嗎?

和泉一織嘆口氣,解釋道:「七瀨さん,我的意思是,你沒有試吃真是太好了。」

「咦?」

「今天有舞台表演,吃到這麼鹹的東西會影響你的狀態。」和泉一織淡笑,「現在的IDOLiSH7已經少了我,你怎麼還能倒下呢?」

「一織……」連這種時候都還是為自己著想嗎?

「哦!為什麼只有一織有早餐!」和泉三月從遠方衝了過來,盯著盤裡賣相不是很好而且還沒吃完的荷包蛋,低語,「不會是不好吃才剩的吧?」

和泉一織和七瀨陸交換了一個眼神,不禁笑出聲來。

和泉三月叉腰嘟嘴,一臉不滿地說:「什麼嘛,你們有什麼小秘密啊?」

「哇!荷包蛋!陸陸我也要!」四葉環從旁邊竄出,手指抓著就要吞下。

「等、等等,四葉……」

「環,不要用手抓…」

和泉一織與逢坂壯五同時開口,兩人看著四葉環從咀嚼到吐出來不過一秒的時間。他伸長舌頭,手掌像吃到辣椒般在旁搧著,「壯壯,我要水……」

如保姆存在的逢坂壯五立刻裝了一大杯的水。

「謀殺、這是謀殺!」四葉環低啞地抗議。

七瀨陸趕忙站起,連同盤子直接放進水槽,以防再有無辜的人員受害。他打開水龍頭,漫不經心地洗著盤子,時不時回頭偷看和泉一織與其他人聊天的模樣,即使身體變小,他的表現還是和平常一樣,但為什麼,自己卻那麼不自在。

「七瀨さん。」和泉一織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他的身旁,「如果使用完畢,請將水龍頭關起來,水資源不是這樣浪費的。」

「啊、好!」發呆的七瀨陸回神,將水龍頭關緊。

和泉一織瞇起眼睛,總覺得對方不太對勁。

 

「那我們出發了!」

「路上小心。」

玄關就像一道分水嶺,變成這樣的自己只能留在原地目送六位成員離去,直到門扉關起,和泉一織揮著的手都沒有放下。他在宿舍裡閒晃,第一次覺得時間如此漫長,等LIVE時間差不多了,他跳上沙發打開電視,看著只有六名成員的舞蹈,竟有些陌生。

「這不是全寫在臉上了嘛,每個人都心不在焉的。」儘管七瀨陸想保持鎮定,但歌聲沒有辦法隱藏心情,和泉一織都能看出來了,粉絲們怎麼可能又看不出來。

當他們還在舞台載歌載舞的時候,公司官網與電話都湧入不少人潮,無一不是詢問為什麼今天的表演只有六個人,和泉一織哪裡去了?

公司沒有正面回應,直到IDOLiSH7的隊長二階堂大和在舞台上宣布,和泉一織因病暫離舞台的消息,所有人都炸成一團。表演結束的IDOLiSH7被媒體團團包圍,問題全繞著和泉一織打轉。

和泉一織的手機不時有訊息傳來,當中也有TRIGGERRe:Vale成員的問候,可是這些都不是他最擔心的事情,「七瀨さん的臉色不太好,哥哥沒有注意到嗎?」

第一次這麼無力,明知道對方的狀態不好,卻不能做點什麼。

即使委託了又怎麼樣,他們都不會像他一樣,眼裡只看著那個人。

 

***

 

距離和泉一織因病暫離舞台的消息發布已經三天了,仍有真愛粉在官網及後援會想詢問確切的狀況,就怕他們最愛的偶像不是真的生病,而是被公司冷凍,這樣即使病好也不會有復出的一天。

變小的第三天,他也逐漸習慣現在的生活,可是他並沒有放棄恢復原狀的機會,趁其他人工作的時候,一個人在宿舍練習舞步,腦補成員就在附近。除此之外,他還很勤奮地跳繩,結果被和泉三月吐槽是想要重新長高。

成員裡沒人嫌他麻煩,沒人指責他,就是相信他有變回來的一天,這是他們共有的默契,現在就只是臨時的六人子團體。

偶像的課題不能怠惰,當然課業也是。和泉一織一邊吐槽四葉環幾乎沒什麼幫助的筆記,一邊看著坐在角落無精打采的七瀨陸,他們的Center是最藏不住情緒的傢伙。

他放下手裡的筆,走到七瀨陸身邊,輕喚:「七瀨さん……」

對方還沒反應,小鳥遊社長和大神萬理穿著他們在沖繩拍攝出道MV的夏日裝扮直接破門而入,大喊道:「各位,這次我們要去南方的小島!」

「欸?」客廳所有人齊齊驚叫,包括和泉一織與七瀨陸。

「又是新歌的拍攝嗎?」二階堂大和問道。

OH,沒有聽說這種事。」掌握櫻春樹歌曲的六彌凪都不知道的新歌,難不成是社長在外發掘的作曲家?風格搭得上嗎?

小鳥遊社長搖頭,充滿笑意,說:「這次是單純度假!」

「欸──!」眾人更震驚了。

「社長,我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從經紀人驚呆的表情就知道社長連自家女兒都瞞了,「但是大和先生還有電視劇要拍攝呢。」

「電視劇剩沒多少了,等他拍完再去吧。」社長睜開一直瞇起的眼睛,說:「最近的IDOLiSH7氣氛太低迷了,我認為應該讓你們好好放鬆。」

「那邊的少年。」社長看向呆站原地的和泉一織,豎起拇指,「也有你的份哦,好好玩一玩,可能就變回來了!」

「真的嗎?一織可以變回來了?」聽到關鍵字的七瀨陸霍然起身,握緊和泉一織的小手上下甩動,「聽到了嗎?一織,社長說你可以變回來!」

任由對方動作的和泉一織細聲提醒:「七瀨さん,社長說是可能,不是絕對。」

「一定可以的,我每天都跟貓咪君祈求一織可以變回來呢。」

「那是什麼東西……」

七瀨陸一臉你怎麼可以忘記的表情,鬆開手轉身衝進房間,抱著許多木製貓咪又衝回來,「還記得這些嗎?是一織送我的禮物。」

「還有哥哥……是我們一起送的。」

「沒有唷,那是一織自己送的,我只是被他拿來掛名。」和泉三月在旁補充。

和泉一織錯愕地看著自家哥哥,羞恥地紅了臉,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拆他的台呢,他熟練地轉移話題:「咳,只是幾隻貓咪而已,跟它們祈禱有什麼用。」

「因為……」

「因為?」

七瀨陸面有難色,思考了很久,在眾目睽睽下喊出聲,「因為我就是跟它們抱怨了幾句,一織怎麼可以愛計較,這麼幼稚,然後,你就變小了!」

抬起頭迎上和泉一織震驚的表情,七瀨陸皺眉,「對不起,我知道你生氣了,可是……」

「噗、噗哧……」堅持了幾秒,和泉三月沒忍住,率先笑出聲。

像被他的笑聲感染,其他人也跟著笑起來,和泉一織乾咳幾聲,想偷笑但還是努力地板起著臉,「七瀨さん,沒想到你居然……」別過臉,小聲道:「太可愛了。」

「陸先生,這絕對不是你的錯,木製貓咪沒有這種能力的!」小鳥遊紡非常認真的安慰七瀨陸,反而讓現場的氣氛更加活絡了。

「但是……」

「從我送你禮物至今,你只有向它們抱怨過一次嗎?」和泉一織明知道答案但還是問了。如他所料,七瀨陸愣了幾秒才微微點頭,但他對此毫不介意,「所以說,不是你的錯,真是的,不要自顧自地消沉啊,請不要讓我們替你擔心好嗎?」

「就是呀,一織先生真的很擔心你呢!」

「咳,經紀人你在說什麼!」

「陸,笑一笑啊!」

和泉三月上前掐住七瀨陸的臉頰,和泉一織彎腰撿起擱在旁邊的木製貓咪,露出欣慰的笑容。居然向這些貓咪抱怨自己嗎?沒想到七瀨陸竟然將他送的東西看得如此重要,如果不重要,怎麼會對它說話呢。

記得七瀨陸生日快到的那幾天,他正煩惱要送什麼才不會被誤會,沒想到對方卻跑來告訴自己想去貓咪咖啡廳。那種會影響病情的地方,怎麼可能答應。

但他實在拿七瀨陸那雙無辜的眼神和委屈的語氣沒辦法,最後在商店街逛了一圈,找到這些木製的貓咪。他是真的忘記自己送過這個,但是七瀨陸拿到禮物的表情卻是他永遠不會忘記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想要看著這個人發光發熱。

 

***

 

消失幕前的第二週,討論區的留言至始至終沒有停過,對此,小鳥遊經紀公司仍選擇不公開真相;學校部分,大神萬理以國王布丁作為獎勵,要求四葉環保持緘默,效果非凡。消息封鎖得就連和他們關係不錯的TRIGGERRe:vale也是什麼都不知道。

在混亂之中,終於迎來了南方小島度假這一天。

宿舍外頭停著一台看來是社長準備的小巴士,畢竟小鳥遊紡的車對他們而言太小了,即使人能擠一擠,行李也放不下。

怕被外人給認出來,大部分的人在搭車前就進行一定程度的偽裝,和泉一織也是。

他戴著帽子,將藍色的頭髮收進去,看著包裹緊實的七瀨陸,口吻中帶著指責,「七瀨さん,你穿得會不會太多了?要是你中暑昏倒的話……」

「一織就算變小了還是一樣嘮叨。」

「還不是七瀨さん自己的問題。」

雖然嘴上抱怨,但七瀨陸還是將大衣脫了下來。

和泉一織東西不多,幾乎放在和泉三月那裡,想起前幾天七瀨陸與和泉三月從商店街帶回一堆小朋友的衣服和泳褲,他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一織過來坐這裡!」

他一上車,七瀨陸便朝他揮手,指著旁邊的空位。走近後發現是三人座,空下來的是自己的位置,左右分別是七瀨陸與和泉三月。

糟糕!這根本是拷問!

「陸真是的,老是想獨占我的弟弟,讓一織坐在中間就公平了!」

「我才沒有獨占一織,這是怕他……」停頓了數秒想不到說詞,七瀨陸紅著臉坐下,「反正這樣公平。」

之前在沖繩的飛機上,他還曾羨慕不敢搭飛機的四葉環可以坐在七瀨陸和哥哥中間,如今輪到自己,和泉一織反而如坐針氈,兩邊都是巨型可愛人物,好煎熬。

注意到巴士行進的不是機場的方向,二階堂好奇地問:「這巴士是要開到哪去?」

「這個答案待會兒就知道了!」六彌凪朝大家比個勝利手勢。

巴士最終駛向偏僻的郊區,車上的成員有些忐忑。難不成這是社長的整人遊戲?根本就沒有什麼南方小島度假,只是為了讓他們收心或是給和泉一織一個刺激。

然而透過車窗,他們看見不遠處的私人飛機時,全部目瞪口呆。六彌凪奔向站在飛機旁的金髮女子,熱情呼喊:「親愛的莎拉娜!好久不見!」

NAGI!」

「這是怎麼回事……」

站在一旁看著六彌凪和金髮女子的外國式招呼,二階堂大和表示困惑。大神萬理接著道:「因為NAGI怕我們搭一般飛機會被其他人發現,特地幫我們找來了私人飛機,這樣隱密性高點。」

「是的!體貼的莎拉娜把私人飛機借給我了!」

連私人飛機這種東西說借就能借到,到底什麼身分呀?眾人流著冷汗想。

 

「一織,你要喝果汁嗎?」

慶幸私人飛機位置較小的和泉一織坐在角落,七瀨陸拿著兩瓶果汁走了過來,「你要什麼口味的?」

他看著七瀨陸嘆口氣,很想告訴他不要管自己了,但見他享受當哥哥的模樣也不願戳破,指著右邊的綠色包裝,「給我檸檬汁吧。」

「咦,不喝柳橙汁嗎?檸檬汁不是比較酸?」

「七瀨さん,檸檬汁雖然酸但它是鹼性的,可以調整我們身體的酸鹼質,對身體很好,我認為你應該多喝一點,增加抵抗力。」和泉一織碎念著,發現七瀨陸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忍不住遲疑地問:「怎麼了?」

「沒有,就是覺得有點懷念。」七瀨陸撓撓臉,在和泉一織變小前他們都是這樣互相鬥嘴的,只是現在總會顧及對方的心思而表現得不自然。

「七瀨さん果然只是個子大一點的小孩。」

「你說什麼呀!明明你才是小孩,你看我這麼輕易就可以把你抱起來了!」

「把我放下來!」

「你們兩個幼稚鬼趕緊坐好,飛機要起飛了。」

「是……」

 

  <試閱完>

 

    文章標籤

    iDOLiSH7 17 一織陸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