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天邊的情人節+御澤日賀文

●未來捏造注意,職棒御幸與回長野的大學生澤村

●交往前提

 

二零一八年的情人節又是一個人過,沒有任何懸念。

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在學校收到了女孩子送的巧克力,不管是本命還是義理巧克力了,重點在這是他校園生涯中收到的第一個。他可是感動得眼淚都快流下來,把對方嚇得不要不要的。

帶著雀躍地心情給那個一年總見不到幾次的情人發張照片,沾沾自喜的貼圖及一句炫耀的文字泡,「怎麼樣御幸前輩,我也是很有行情的吧?」

沒想到對方啥都沒回,只有一張照片回傳過來。

見不著寬度及高度的巧克力山。

不帶任何話的回應才是最騷的,他超想將另一端的人拉過來揍一拳。

「你每年都是這種狀態,沒多稀奇好吧。」

從高中的情人節就見過御幸一也這種規模的巧克力了,他根本不驚訝,更何況御幸也是有這個本錢,哪天他只收到一個自己才會感到意外。

『我懷念高中你吃醋的樣子。』

「誰跟你吃醋,我從沒吃過巧克力的醋好嗎?」

『你那時候說我不愛吃甜食,收這麼多巧克力就浪費了。』

「你語文能力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他接著說:『不就是在暗示我別收其他女孩子的巧克力嘛。』

「御幸一也你到底是聰明還是笨!!」

他當時真的只覺得御幸收了這麼多巧克力不吃浪費,即使分給社團裡的夥伴也只是把仇恨拉滿而已。

『鐵定是聰明的,但碰上你可能就變笨了。』

『這週末說好陪你回長野的,記得吧?』

『怎麼還不回?就是知道你看到前面那句會害羞的不敢回我才轉移話題的。』

『再不回我就要直接打電話囉。』

「看到啦!我去個廁所也不行嗎?」

「你到車站的時候我再去接你。」

『聽你的語氣,不想接我電話?不想聽我的聲音?你現在在哪?』

『身邊有誰在?開視訊。』

「我在家裡!!說不開視訊也不講電話的不就是你自己嘛!」

雖然一年見不到幾次面,但他們每晚都用視訊電話聊近況,為加強許久不見的新鮮感,御幸提出建議,在二月十八日之前進行為期兩週的不撥電話不聽聲音計劃,連以前發過的語音都不能偷點,這樣見面的時候才會有不一樣的感受。

只是沒想到當初建議的傢伙如今卻想破壞約定。

『我忘了。』

『兩週沒看見你的臉了,我有點忍不住。』

「你可以看我LINE的照片嘛。」

『那是柴犬……』

御幸嘆口氣,沒想到澤村在計劃開始時就將兩人的合照換成柴犬的照片,可愛是可愛,但總體來說也沒澤村本人可愛。

沒關係,就剩四天了,忍一下就過了。

當初他可是忍了一年才告白的,跟以前相比現在根本不算什麼。

【小笨蛋發來語音訊息。】

沒想到這時澤村還發了語音過來,簡直要把他逼壞了。

「到我家的時候才可以點開哦。」

『你這麼相信我不會現在就聽?』

『說不定我早就聽過了但裝作不知道,到你家的時候再聽第二次。』

「這就看你表現啦,嘿嘿。」難得可以制住對方,感覺真好。

「別忘記到車站的時候跟我說一聲,用訊息哦,別打電話。」

 

 

 

「前輩,您穿得這麼正式要去哪呢?」

大清早在洗衣服的二軍隊員碰巧看見自家主力球員穿著西裝筆挺,好奇地問道。

「啊,有點事情要辦。」他客氣迴避問題的核心,有對象這事還不到公開的時候,也不想讓閒雜人等去叨擾另一半。

二軍隊員哦了一聲,沒有追問。之前聽過教練放他一週的假期,但似乎沒有和其他人透露要去哪邊度假,雖然現在這個天氣去哪都不對,太冷了。

「雖然東京這幾天暖和了些,但前輩您還是多套件外衣吧。」

「謝謝關心,當然會多穿點的。」畢竟他還是有些怕冷。

提著行李向隊員道別,戴起偽裝用的墨鏡與帽子,外套的話就簡單披了件,圍巾則是收到行李箱內了。現在這氣溫,穿太多反而引人注目。

最近氣溫變化太大了,他和澤村聊天時總要提醒彼此多注意日夜溫差的保暖,尤其是他的職業必須保持最佳的身體狀態。

坐在前往長野的車上昏昏欲睡,口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

『早安啊,御幸前輩你應該起床出發了吧?』

「你大學也這麼早起的嗎?」他突然有精神了。

『當然不是,一想到你要來我家就很緊張,有點睡不著。』

「你果然沒睡醒,居然講這麼可愛的話啊。」

『哼,那我不說了啊。』

「雖然想讓你多說點但我想休息一下,兩小時後見,記得來接我啊。」

『沒問題!』

看了澤村給他的回覆,淡淡一笑,將手機收回口袋悄悄地閉上眼睛。

這是他第一次以男朋友的身份登門拜訪。

他與澤村正式交往是在他剛畢業的時候,當時甲子園比賽結束,澤村跑來和他說了一些感性的話,燈光美氣氛佳,忍不住就告白了,然後就默默交往至今,澤村都沒讓家裡的人知道。後來選擇曝光是因為澤村的家人老是將他和他的青梅竹馬湊一對兒,一激動就不小心說溜嘴了。

本以為會來場家庭革命,但澤村的母親只是嘆口氣表示早就猜到了,因為他提到自己的時候眼睛都在發光,只要自己有比賽他都準時收看的。

心情還會隨著自己的勝負起伏,要不猜到很難的,擇日不如撞日,就選了情人節那週的假期,剛好是他們高中時期的背號,2與18。

在長野前兩站醒了過來,看著窗外的雪白景象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才剛走出車廂,寒冷的風像要刺穿他的皮膚一樣,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御幸前輩!!」

聽見熟悉的嗓音,他也不顧天冷了,張望四周找尋聲源,澤村站在票匣那裡朝他揮著手,想也沒想直接拖著行李箱跑過去了。

「沒想到長野這麼……」

冷這個字都還沒說出來,澤村就將圍巾往他的脖子上繞,「就知道你小看長野的溫度,幫你多帶了條圍巾,如果冷的話我還有手套喔。」

「你覺得,我可以在這裡抱抱你嗎?」

「……那你也要先走出來再說啊。」

 

 

 

「我給你發的那個語音應該沒偷聽吧?」

懷著忐忑的心情與澤村走在返家的路上,身邊的人突然問道。

「沒有。」他只有當下糾結了會兒,後來因為練習也忘記這件事,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四天就過去了。

「還冷嗎?要不要給你暖暖包?」

「你為什麼要一直偷笑?」御幸納悶地問。

從車站出來後,澤村總是帶著奇怪的笑容盯著他看。

「我在笑你居然穿得這麼正式,感覺很奇怪。」在幫御幸圍圍巾時瞄到他大衣底下是件價值不斐的西裝,還打著領帶呢。

御幸乾咳幾聲,畢竟見家長這麼重要的事情怎能隨便穿穿,他可是挑了件最貴的,「我是不是該跟你對一下說詞啊?」

「什麼說詞?」

「電視劇裡不都有這樣的情節嗎?對方家人問我家世、年收入之類的問題,就為了怕自己的女兒嫁得不好之類的。」

澤村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著了,「你在想些什麼啊!難不成你是來迎親的?」

「呃,不是嗎?」御幸嚴肅地問,「我以為見家長四捨五入就是求婚了。」

「當然不是!!我只是要把你介紹給我家人認識而已!!」

御幸瞇起眼,想不出這兩者到底有什麼區別。

「啊!」像是想到什麼,御幸驚呼一聲,「我忘記準備禮物了。」

「不用啦,我家的人才不介意這個。」

「不行,這樣第一印象會不好,你等我,我去買個禮盒。」

「喂!」

澤村見御幸頭也不回地衝進百貨公司裡。

不知道御幸是不是忘記了,他家人又不是沒有見過他。高中比賽就看過好幾次了,現在甚至能在電視看到,媽媽老誇御幸這個捕手怎麼表現的比投手還帥,第一印象怎會不好?更何況,他偶爾也會在家人面前誇一下他的。

沒多久御幸就提著一堆東西出來了。

「我剛剛想了很多。」

「你又想了什麼怪東西……」他現在只想趕緊將這個陌生的傢伙拖回家。

「雖然我現在年薪只有八百萬,但我會繼續努力的。」

「……御幸一也我求求你了,走快點吧。」

澤村忍不住感嘆了下,不知道是嗓門太大了還是路人耳力好,聽到御幸的名字紛紛將視線向他們投射過來。

「你覺得搭出租車怎麼樣?」御幸問道。

「就這麼辦吧。」雖然很貴,但也只能這麼做了。

 

 

下車時澤村真的是心疼那些車資,明明花點時間走路就能到的。

御幸揉揉發癢的鼻子,看著澤村家門外的殘雪。

「長野冬天都這麼冷的嗎?」

「今年已經比較不冷了。」澤村將門拉開,朝屋內喊:「我回來了!」

「快進來吧,御幸前輩。」

見對方沒什麼動作,澤村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快點啊,怕什麼!」

澤村的爺爺、媽媽和爸爸都從裡面走了出來。

「你們好,我是御幸一也,那個……」

「知道了知道了,趕緊進來吧,不用多說什麼我們都知道。」爺爺手一揮讓他們別老站在玄關,「真是的,還帶了一堆東西,明明人到就好了。」

「我已經和他說過了,他偏要準備這麼多。」

「御幸君別客氣,東西放著裡面坐吧。」

「啊,謝謝,那打擾了。」

「說什麼打擾,把這當自己家啊。」

御幸往旁一看,澤村露出自滿的笑容,一副你看我就說吧的表情。

這大概是他第一次在冬天的時候來長野,也如澤村所言,可能也是最不冷最溫暖的一次。

 

御幸晚上才想起澤村那天給他發的語音,特地選在澤村去洗澡的時候聽。

『御幸前輩,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臭傢伙,又不當面說了。」

 

 

FIN.

    文章標籤

    御澤 鑽石王牌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