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私設/漫畫第二季62話衍生

................................................................

 

為了即將到來的夏天以及白龍戰,針對每個選手安排的個別練習已經開始進行。澤村的跑步訓練也如往常般帶著輪胎跑,在旁人眼中他看起來比平時更暴躁了點,後輩們也很擔心他會不會累倒在地。

 

他一定很在意早些時間的練習賽,因為他一邊跑一邊大喊『居然被那個混蛋眼鏡擊出安打』就能明白他對被御幸擊出那支安打有多不甘心,但又不能不佩服御幸的打擊能力。

 

完成自己訓練的倉持單手叉腰站在操場旁,笨蛋澤村早就跑出預定圈數了吧?倉持嘆了口氣,他們隊長對自家投手的了解程度真是清楚到噁心的地步,不然就不會派自己來提醒澤村別跑過頭了。

 

「喂,笨蛋澤村,你跑夠了沒?御幸讓你去找他啊。」倉持喊住了正要往前跑的澤村,後者猶豫片刻往他的方向跑了過來。

 

「倉……」站穩腳步後,澤村想要開口說話,但卻興起一股想吐的念頭,他鼓起臉頰緊閉嘴巴對著倉持搖搖頭。

 

「你要是敢吐在我身上,別說白龍戰了,你連明天的太陽都看不到。」

 

待在原地停了幾分鐘,想吐的念頭壓了下來,澤村張開嘴巴大口喘氣,差點把自己給憋死了,居然忘記還能用鼻子呼吸。

 

「倉持前輩!御幸前輩讓我去找他是不是不安好心?」

 

「哈?」

 

「根據投手的直覺,我覺得御幸前輩一定是想要把我叫過去,然後把將我的球擊出去這點好好嘲笑一番。」澤村忍不住喊出聲,他抱著頭,「可惡,我居然已經能夠想像那傢伙的表情了!好氣啊!當初我應該聽天使的話投外角球的!」

 

倉持撓撓頭,這傢伙腦補得也太多了吧?不過他也能夠想像御幸那個嘴臉。

 

「我覺得有80%的機率是這樣,但在比賽前他有和我說,想在比賽後問你們新投捕組合的看法。」雖然也是抱著想看戲的心態。

 

「是嗎?」澤村瞇起眼睛,低語,「那、有誰去找過御幸前輩了嗎?」

 

「還沒吧,他讓我先來找你。」

 

聞言,澤村想起自己還沒將輪胎從腰際拿下,他動作迅速地把輪胎放進工具間裡,簡單向倉持告別後,滿臉笑意地跑遠了。

 

看著澤村逐漸跑遠的背影,倉持皺起眉頭,他都還沒有說御幸在哪裡,笨蛋澤村是要跑哪去?而且為什麼笑得這麼噁心?想起御幸自信滿滿地說『那個笨蛋一定會跑過頭。』的表情也差不多是這樣,忍不住打個寒顫,他們的投捕真是可怕,比他以前看過的不良少年們都可怕。

 

嘴角難掩笑意,澤村抬著頭奔跑,只差沒有仰天大笑了。

 

聽見御幸第一個找的是他,覺得莫名開心,果然在那個混蛋眼鏡的心目中,他是最厲害的!很好很好,看樣子是從他被擊出的安打裡看見他身為王牌的資質!咦?但是御幸在哪啊?

 

澤村停下腳步,疑惑地張望四周,還有不少隊員在訓練,瞄見打擊場上的粉髮少年,雖然看不清臉,但很明顯是小春,他緩緩靠近想問他知不知道御幸在哪時,碰巧撞見自己要找的人正在進行揮棒練習。

 

時速不知道幾公里的快速球飛了過來,站穩腳步一個旋身,撞擊在金屬球棒的清脆聲響,練習到滿頭大汗的御幸讓澤村忍不住看呆了,好像從來沒有在這麼近以一個旁觀者的視角看過他的打擊。

 

抹去額際的汗,御幸呼了一口氣,看見澤村呆站一旁,臉頰還微紅,忍不住偷偷笑了,「稍微等我一下唄,還要收拾呢。」

 

「居、居然要王牌等你!你膽子挺大的嘛!」

 

御幸歪頭皺眉,冒出許多問號,這個笨蛋又在腦補什麼了?

 

等他們將現場收拾完畢,並肩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時,澤村一直用餘光瞄向滿頭大汗的御幸,後者似乎還在調整呼吸,沒有說話,澤村受不了這樣寂靜的氣氛,忍不住開口:「御幸前輩!你是想跟我炫耀今天被你擊出的安打還是想跟我討論和天使搭檔的心得啊?」

 

「天使?說的是誰啊?」

 

「就是由井啊!他跟狼小子根本是相反的性格啊!」

 

御幸尷尬地笑了笑,「你還真是喜歡幫別人取綽號啊。」

 

「當然了,順便一提,你的綽號是混蛋眼鏡。」

 

「喂,我好歹是你的前輩。」

 

聽見御幸的話,澤村小小地呿了一聲。

 

「既然你都提到了,那就順便說一下你和由井搭檔的心得吧。」御幸停下腳步,雙手環胸看向澤村,後者眉頭微皺,“順便”是什麼樣的概念?

 

「你對由井搖頭了對吧?」

 

澤村點點頭,正要開口解釋,御幸卻接著說,「他一定是想要讓你投外角球,但你覺得外角球制不住我,所以想用內角球決勝負。」

 

嘴角微微抽動,澤村左手握拳,居然被看透了。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被我看透了啊?」御幸一臉壞笑。

 

澤村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右手摀著自己的左胸,眼睛到處亂瞄,「御幸前輩你是不是有什麼可以聽見心聲的超能力?為什麼都能猜到我在想什麼?」

 

「如果我有這種能力,我還需要這麼認真練習嗎?」御幸忍不住吐槽。

 

「說得也是,如果你有這種能力的話一定會變得更加討厭的。」

 

「喂!」

 

所以御幸叫他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啊?他在想什麼都已經被猜到了,根本不用進行什麼多餘的討論呀!難道是想要接他的球然後不好意思開口嗎?澤村撓撓臉頰,刺探性地問:「御幸前輩你還累嗎?」

 

御幸對他露出微笑,「挺累的,沒有想要接球的意思。」

 

好像有一把箭射了過來,直直插在他額頭上,澤村不禁大吼,「那你到底叫我來做什麼啦!!不是要嘲笑我也不是要接我的球更不是想要和我討論跟後輩投捕,難道只是想要讓我看你帥氣練習打擊的樣子嗎?」

 

被他突然地大吼嚇了一跳,御幸愣了幾秒便偷偷竊笑。

 

「原來我剛剛練習的樣子很帥嗎?」

 

「……」澤村瞬間不曉得怎麼接話,不好意思地說:「普、普通而已啦!」

 

「好吧,我就當作你這是誇獎了吧。」御幸笑了出來,拍拍澤村的頭,「我突然覺得,只是接個幾球的話應該沒有那麼累。」

 

「咦?」

 

「如果你累了不想投我也不勉強。」

 

澤村第一時間還聽不懂御幸的話,然後他突然難掩興奮地拉住御幸的手,「真的嗎?真的嗎?我可以投球嗎?可以接著幾球?五十球可以嗎?」

 

「你認為我會讓你投那麼多球?」

 

「哦,沒關係,五球也行啦!我去拿手套!!!」

 

望著澤村蹦蹦跳跳跑遠地背影,御幸忍不住搖搖頭,看來想拐走這個笨蛋不用思考太多,用一個方法就可以了。

 

 

  

投了一球,就被片岡監督勒令休息的澤村正在五號室哀嚎著。

 

「御幸前輩那個混蛋不接我的球還欺騙我的感情!」

 

「你被御幸欺騙感情了?」倉持走到澤村面前,拍拍他的肩膀,摸摸他的手臂,「沒有被怎麼樣吧?」

 

「啊?」澤村一臉困惑。

 

 

Fin

 

 

 

 

 

    文章標籤

    鑽石王牌 御澤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