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挖洞大師》為前提,御澤交往中。

冬季合宿結束後迎來為期一週的冬假,絕大多數的部員選擇回家鄉過年,澤村當然也是,留在東京的御幸送他到車站,並說了句「新年快樂,明年見。」他對著車門外的御幸揮了揮手,雖然臉上笑著但心情沒有很好。

 

 

「榮純那傢伙怎麼了?」坐在暖桌裡看報紙的爺爺想起那個從東京回來就一直窩在房間裡的笨蛋孫子,向坐在對面剝橘子的媽媽問道。媽媽將剝好的橘子遞給爺爺,手掌撐臉皺著眉思考片刻,低喃,「不清楚呢,看起來好像有什麼心事,不過剛回家的時候笑得挺開心的。」

「不是在學校被欺負了吧?」

「欸──怎麼可能!榮純那孩子雖然笨但性格挺好的。」

「說得也是……他們秋季大賽不是得了冠軍嗎?」爺爺吃了一口橘子,餘光看向門邊,發現他的孫子站在露出一半的臉,目光兇惡地盯著他們,他尷尬地笑了笑,「喲,榮純趕緊來暖桌吧,現在很冷的。」

「我只是上個廁所就聽見你們在說我的壞話!哪有爺爺跟媽媽說會說自己的孫子和兒子笨的啦!!」澤村突然大吼出聲。

「臭小子突然吼什麼啊!吵死啦!你去問問附近的鄰居,連若菜他們一定都覺得你笨啦!!」爺爺正想將暖桌被掀開衝過去揍他孫子一拳,但被溫度差嚇得再度躲了進去,「你就沒想過我們是在擔心你嗎?」

「就是啊,爺爺很擔心榮純你這麼沒精神的樣子呢。」媽媽緩頰地說,「不是在學校發生什麼事情了吧?來,跟我們說說看。」

澤村撓撓頭,猶豫了幾秒走上前鑽進暖桌裡,其實不算什麼煩惱,甚至可以說是很小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特別在意。他拿起籃裡的橘子,有時將它握在手裡,有時在桌上滾來滾去,慢悠悠地說道:「明天不是今年最後一天嗎?」

爺爺跟媽媽互看一眼,這什麼奇怪的問題?不過,更奇怪的是少根筋的棒球笨蛋怎麼現在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樣?

「你不是已經跟若菜約好去神社參拜了嗎?」

「就是呀,你每年都和他們去參拜的。」媽媽疑惑地皺了眉,「難不成是吵架了?你惹若菜生氣了嗎?」

「……為什麼吵架就是我惹人家生氣啊!跟他們沒關係啦!我只是!」澤村停下玩弄橘子的手,低著頭只有眼睛往上瞄,噘著嘴弱弱地說了句,「我只是有想要約的人啦!不知道怎麼開口!」說完便急忙趴了下來,耳根發紅不想被眼前的人看見自己的表情。

良久,一直沒人接話,澤村才慢慢抬起頭,發現爺爺和媽媽像被石化一樣呆愣不動,而且爺爺嘴裡的橘子因為他張大的嘴都快要掉出來了。

澤村在他們面前揮舞著雙手,但還是沒有反應,直到爸爸從門外走了進來,看見放空中的爺爺與媽媽,納悶地問:「怎麼回事啊你們?」

那瞬間整個客廳都被尖叫聲覆蓋,爸爸下意識摀住耳朵,澤村的衣領被激動地爺爺揪住並搖晃著,「臭小子你在東京有喜歡的人了啊?居然沒跟我們說!我還以為你只對棒球有興趣而已!這件事若菜知道嗎?」

「爸爸你別這樣,把榮純放開啦!」媽媽在旁拉住爺爺,她剛剛也被兒子說話的反應嚇到了,沒有想過他居然有感情方面的困擾,很是欣慰,不過對象不是熟悉的青梅竹馬又覺得可惜,感情果然不是先認識先贏。

「怎麼回事?你們快跟我說怎麼回事啊?!」爸爸站在旁邊一臉困惑。

眾人整頓旗鼓,全部擠進暖桌,一人坐一個方向,澤村面對左前右三邊投射過來的視線覺得不太自在。

「現在我問的問題,你都要老實回答!」爺爺雙手環胸坐在澤村正前方,後者尷尬地笑了笑,一副審問犯人的感覺,「你想約的人是誰?」

「我不想說!」澤村嘟著嘴往旁邊看去。

「你這臭小子!」

「爸爸你冷靜點,對榮純不能用硬的。」媽媽趕忙制止暴怒的爺爺,她柔聲地說:「你想約的人住在東京是嗎?」

澤村看了媽媽一眼,默默地點頭。

「也是青道的學生?」點頭。

「棒球部的?」再度點頭。

「這麼說來我上次就看見他們有好幾個經理,有一個特別可愛,不知道榮純看上的是哪個,短頭髮的嗎?還是綁馬尾的?」爸爸自顧自地笑了起來,然後被媽媽瞪了一眼。

「你跟她告白了嗎?」

只見澤村搖搖頭,其餘三人鬆了口氣,但他下一秒撓撓臉頰有點不好意思地開口,「我們在交往了,只是還不能被別人知道。」

這次已經不是石化的等級,包括爸爸在內的三人都快風化了,他們的笨蛋兒子/孫子居然有交往的對象了?

有點害羞地說完後,澤村驚覺自己又自爆了,雖然早晚要讓家人知道的。

「能讓我的笨蛋兒子喜歡的對象是什麼樣的人啊?」媽媽興奮地笑。

「雖然嘴巴有點壞,可是長得很好看、身材也很好,聽說成績不差但我不太清楚,畢竟不是同年級的。」

「條件這麼好,對方居然還答應跟你交往?」

「不同年級?」

「什麼叫做答應跟我交往啊!是他跟我告白的好不好!」澤村不悅地說,家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起來特別微妙,「是二年級的前輩。」

姐弟戀?!對方鐵定將他當成可愛的弟弟了!

「那你就約她到長野來吧。」

「……他在車站送我的時候都特地講了新年快樂,應該不會過來吧。」澤村嘆了口氣,「他要陪他爸爸的呀,我不能這麼任性,而且我也這麼久沒有回家了,不可能為他留在東京。」

聞言,爺爺泫然欲泣,「我們家的榮純長大了!!」

媽媽跟爸爸在旁一邊點頭一邊拿著手帕拭淚。

「你們是怎樣呀!」澤村臉頰微紅,「反正!我只是有點不開心而已,明天還是會跟若菜他們一起去神社的,他的話,有機會再說吧!」

澤村隨手拿了一顆橘子,打算離開暖桌回自己房間,但是媽媽叫住了他,「榮純,你怎麼還是犯老毛病呢?」

「什麼?」

「有些話不說對方怎麼會知道呢,當初你決定去東京打球的時候不是也這樣嗎?不用先替她預設立場,說不定她也在等你開口啊!快把她帶回家給爸爸媽媽看看!」

「但是我已經和若菜他們約好了。」

「可以一起去呀,到時候你們再找機會獨處不就好了?」雖然若菜可能會很傷心吧,喜歡這麼久了卻敵不過認識不到一年的女孩,不過感情本來就是這麼回事。

「我、我考慮一下。」

澤村點點頭,從暖桌裡站了起來,迅速離開客廳跑回自己房間,看著他這麼急迫的模樣,眾人互看彼此吁了一口氣,他們的孩子不僅在棒球有了卓越的成長,連女朋友都交到了,東京真是個神祕的地方!

回到房裡的澤村拿起正在充電的手機,點開通訊軟體,看見被自己置頂的視窗有了新訊息,點開後是一大盤的壽司跟一碗納豆。

今天的晚餐,我知道你最喜歡吃了,拍給你羨慕一下。

明知道他最討厭的就是納豆了還在睜眼說瞎話!澤村立刻回了一個氣鼓鼓的柴犬貼圖,時間旁邊瞬間標示已讀,知道對方正開著手機,便直接傳了訊息過去。

「御幸前輩明天會跟爸爸去神社參拜嗎?」

『這麼快就叫爸爸了啊?』

「吼!你又在那邊挑我語病!明知道我指得是你爸爸!」

『沒錯呀,我就是知道你在說我爸嘛。』

『本來是打算待在家裡的,但他臨時要跟以前的同學出去,所以可能只剩我在家了,怎麼?想我嗎?』

「嗯。」

一張驚訝的狐狸貼圖,『用手機就這麼坦承,現實中卻彆扭的要死。』

『明天你會跟青梅竹馬一起去參拜吧?』

「對呀,還有其他人。」

『嗯,沒關係,等你回學校我們就能見面了,不然現在來開個視訊?』

「御幸前輩是超級大笨蛋!」

柴犬生氣貼圖洗板,澤村不知道自己到底傳了多少張,雖然在滿滿地柴犬貼圖中參雜了幾個狐狸問號臉,但他沒仔細看就把手機扔到旁邊,將臉沒在枕頭裡,手掌握拳敲在柔軟地床面上,最終他還是沒有辦法打出「你要不要來長野?」這句話。

趴在床上的澤村不知不覺睡著了,直到感覺窗外照射進來的溫暖陽光,睡夢中好像聽見母親從樓下傳來若有似無的叫喊聲,「榮純!你起床了沒有啊?到底要睡多久啊?你晨練沒遲到過嗎?都什麼時間了!」

澤村媽媽站在樓梯口喊著,這時他才睡醒惺忪地從床上爬起來,整個腦袋渾渾噩噩地還沒搞清楚現在的時間點。

「榮純!有人來找你了!快點下來!」因為都沒有回應,澤村媽媽有點惱怒地說,「真是的,我還是到樓上把他挖起床吧!」

「哈哈哈哈,沒關係的伯母,不著急,讓他慢慢睡吧。」

「哎呀,榮純那孩子也真是的,學校社團的前輩要來都不跟我說一聲。」

原本毫無動靜的二樓在兩人開始對話後,傳來猛烈地腳步聲,天花板都像要被踩破一樣,媽媽下意識往樓梯看,伴隨著尖叫,澤村因為跑得太急在樓梯踩空整個人滾了下來。

「欸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小心!有沒有怎麼樣?」媽媽上前將澤村扶了起來,但是他根本沒有管自己摔傷哪裡,目光死盯著站在不遠處穿著褐色長大衣,戴了條紅色圍巾,提著伴手禮的御幸一也。

「御、御幸前輩?」澤村迅速跑到他面前,「你怎麼來了?」

御幸發現站在澤村後方的澤村媽媽一臉驚訝地模樣,面帶微笑地說:「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但是我沒有說啊!』

這個笨蛋現在肯定這麼想的吧,御幸笑了笑。

他本來就打算要來長野,只是沒有開口跟澤村說罷了,沒有想到澤村的反應比他想像中的更讓人期待。

「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裡?」澤村小聲地問道。

「我問小禮的。」御幸露出奸詐地笑容,要是主動跟澤村問地址,那這個驚喜就破梗了。

「你這是犯罪行為!」

「隨便你怎麼說,至少你現在很高興,不是嗎?」

澤村沒有想過御幸會出現在自己家裡,確實有點高興,他噘著嘴臉色微紅地看向一旁,咕噥著,「一點點而已啦!」

御幸淡淡地笑了笑,再這樣聊下去,即使是粗神經的笨蛋都會看出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有點微妙,他越過澤村走到澤村媽媽面前,將伴手禮遞了過去,「不好意思突然到訪,希望沒有造成您的不便。」

「哪裡哪裡!難得榮純有東京來的朋友!我還以為他在學校的人緣是不是很不好呢!」

「怎麼會呢,澤村這麼直率,大家都很喜歡他的。」

澤村拳頭緊握,這前輩還真是會做人啊,跟媽媽說話這麼有禮貌,怎麼在他面前就壞得要命?想起昨晚在家人面前,自己也說了御幸的好話,突然覺得好像沒有什麼立場可以說別人。

「啊!這麼說起來,前輩君,我有關於棒球部的事情想要問你。」

「叫我御幸就可以了。」

「好吧,御幸君,你知道你們社團有人跟榮純告白的事吧?」媽媽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那孩子昨晚說他有交往的對象了,真是把我們嚇了一跳,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是指澤村的交往對象嗎?」

「對呀,榮純說是不同年級的前輩,長得好看身材也很好,雖然嘴巴有點壞,聽起來是不錯啦,但我還是想聽聽別人怎麼說,畢竟常說情人眼裡出西施嘛,我怕榮純把她捧得太高了。」

媽媽完全沒有發現站在御幸後頭的澤村一直對她比著安靜的手勢;御幸默默地回過頭,和澤村四目相對,嘴角難掩笑意,這真的是他來長野的第二個收穫,第一個就是迷路一小時。

「伯母請放心,澤村說得都是真的。」

「哎呀,這樣我就放心了。」

澤村嘟著嘴在後面默默吐槽,厚臉皮的傢伙居然這樣誇自己,呿。

 

 

TBC

 

 

    文章標籤

    鑽石王牌 御澤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