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要復健

‧原作私設,常見梗(之前有寫過類似的)

 

 

 

青道高中在秋季大賽獲得冠軍後,沒有鬆懈地迎來冬天。

嚴酷的冬季合宿,在太陽還沒升起便開始練習,直到天空一片漆黑為止;不間斷的訓練讓他們的身體感到疲憊,但卻能感覺到自己每天一點點的進步,原本跑五圈的時間現在能跑六圈了,儘管很疲勞,但到了快結束的時候,反而期待明天的到來,因為就要結束了。

最後一天的食堂,不少隊員因為從早到晚的密集訓練全身肌肉痠痛難耐,即使拿起筷子吃飯的手都在顫抖,但心情卻很愉快,除了能夠休息以外,現在所有的練習都將在未來成為自己的力量。

不過……

 

「再來一碗!」

因為疲憊吃飯速度已經減緩很多的隊員看著彷彿和他們不在同一個世界的澤村榮純拿著空碗蹦蹦跳跳地模樣,心想為什麼他還能這麼有精神?

「澤村你吵死了,想吃自己去添啦,沒看見我們都累了嗎?」已經不是第一次參加冬季合宿的倉持雖然沒有像去年那樣無法動彈,但還是沒辦法像澤村那樣。

「咦?倉持前輩你已經累了?哈哈哈,果然是年紀大了啊!」

倉持額際青筋浮起,熟練地往澤村屁股踢了一腳,只是這次澤村沒有喊出聲,反而一臉疑惑地看向倉持,「怎麼回事,一點都不痛!」

倉持皺起眉,果然合宿後的狀態和以前不同,腿不僅很難使力還很痠,看來有段時間不能隨心所欲的踢澤村了。

「倉持前輩已經累到踢不動了!!」澤村大吼出聲,「怎、怎麼辦!御幸前輩你趕快想個辦法啊!倉持前輩唯一的優點就是他的腳程了!」

「哈哈哈哈……」御幸瞇起眼睛坐在一旁敷衍地笑著,這個笨蛋哪來的體力啊,要是待會兒打起來,他根本沒力氣阻止,他累到連飯都不想吃了。

「御幸,幫我記著,新年回來我要一次踢完笨蛋澤村欠我的數量。」

「現在記到第幾次了?」

「合宿期間也算,包括剛剛那句的話就是第十八次。」

澤村瞪大眼睛,「倉持前輩我合宿期間有惹你生氣嗎?我怎麼不記得?!」

「你這個笨蛋總在無意間惹毛很多人吧,我也很常被你惹怒啊。」只是他不想計較而已,御幸輕輕嘆口氣。

「當然,你要我一一數給你聽嗎?」倉持說道。

澤村將空碗擱在一邊,理直氣壯地說,「好啊,倉持前輩你就說說看,我讓御幸前輩幫我評評理!」

「喂,別拖我下水。」

「第一次,聽見監督說要開始冬季合宿的時候在我耳朵旁邊大吼。」

「我有嗎?」

澤村疑惑地看向御幸,後者點點頭,他當時也站在旁邊,被澤村突如其來地大吼嚇到,雖然馬上就遭報應了,因為那時監督的話還沒講完。

「好吧,那就勉強算一次。」

「第二次,合宿前一晚我讓你早點回五號室休息但是無視我。」

「我有很晚回五號室嗎?」澤村偏頭細想,「御幸前輩那天晚上我在哪?」

「……」瞄了倉持一眼,御幸緩緩說道:「我房間。」

「嘖,就知道。」

「就是嘛倉持前輩,我在御幸前輩房間裡,你有什麼好生氣的啊!」說完便迎上御幸尷尬地笑容,跟倉持都快要翻到天邊去的白眼,「好、好好好吧!這次就算我沒有聽倉持前輩的話吧,不過這個理由很勉強!」

「第三次,合宿都開始了還在那邊跟御幸放閃。」

「放閃?放什麼閃?」澤村喃喃自語,「放閃是什麼意思?」

「和御幸調情的意思。」

「倉、倉持前輩你在胡言亂語什麼!!!!!!!!!!!!」如果是平常的澤村絕對下意識大喊出聲,但他卻反應很快地用氣音微弱地吼道。

「就是說呀,倉持。你看我累成這樣,就知道我練習是很認真的。」御幸仔細回想自己什麼時候有和澤村調情,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呢?

「跑圈的時候呀,你們兩個在那邊眉來眼去的不知道在做什麼。」

「那是御幸前輩在問我冬假要不要回長野……」

「那是澤村問我跨年要……」

兩人同時開口,御幸聽見澤村說的便沒有將接下來的話說完。

「……」

倉持雙手環胸,心想,你們統一說詞行不行啊?

盯著澤村張牙虎爪想要解釋的模樣,以及御幸無奈的表情,倉持問道:「你們兩個有什麼吧?不然怎麼是這種反應?」

「咦?」御幸和澤村異口同聲地說。

「秋季大賽時我就覺得你們氣氛有點微妙,但又說不上來。」

御幸對澤村隱瞞傷勢這件事,讓澤村氣到有段時間不想和御幸說話,明明就站在旁邊卻硬是要讓小湊幫忙傳話,那個不管怎樣都死纏御幸喊著接他球的笨蛋居然這麼生氣?這件事讓倉持覺得有點奇怪,但沒有多想,會讓他想弄明白的原因是某天看見御幸和澤村在練習場的角落抱在一塊,然後隔天就和好了。

雖然不知道御幸有沒有刻意防著,但從那件事之後,再也沒看過兩個人太多的親密接觸,本來倉持還認為是自己想太多了。

「倉……」御幸還沒說話,便被打斷。

「倉持前輩你什麼都不要說了,我覺得你接下來要說的都是胡言亂語。」澤村一臉嚴肅地伸直左手,掌心向外,「要勇敢向惡勢力說不。」

「哈?」倉持皺眉,見澤村的嘴角明顯抽動,接著說:「第十九次。」

「咦?倉持前輩你真的有在計算?我以為這只是你想挖洞給我跳的藉口!」

語畢,澤村餘光瞄見御幸的表情,趕忙將自己的嘴巴捂住。

「我早就跟澤村那個笨蛋說過,再怎麼瞞也瞞不住你的。」

「事到如今,倉持前輩我也不瞞你了。」澤村垂下頭,「其實御幸前輩是我的遠房表哥,我也是進青道才知道的。」

「啊?」御幸一臉困惑。

「你這句話跟棒球部的人說,他們一定都會覺得這笑話不錯。」

「笨蛋,都跟你說不用刻意瞞倉持了……」

「但是御幸前輩!!!如果被倉持前輩知道我們在交往的話那不是全部人都會知道了嗎?!!!!」澤村激動地說,不知道幾分貝的音量,他抬起頭發現每個人都盯著自己看。

在倉持的笑聲與御幸的嘆息中,澤村拿起旁邊的空碗,大聲喊著「再、再來一碗!真是的,添飯的在哪裡啊!餓死啦!!!!」

 

 

 

Fin

 

 

 

「那個笨蛋說了。」

「對,終於說出來了,我賭贏了,他們果然在交往。」

「澤村你這個笨蛋!能不能長點腦啊!」

「可惡!我輸得不甘心!現在來賭是誰先告白的!」

 

 

 

 

 

 

 

 

    文章標籤

    鑽石王牌 御澤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