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私設

‧交往前提

 

 

 

『別想騙我了,妳覺得自己有什麼事是藏得住的?』

 

即將迎來結局的少女漫畫,男主角對著臉紅的女主角問了這麼一句話,成功挑起讀者想看後續的慾望,最後卻寫著下期休刊四個大字,澤村不禁想要抱頭大喊──都已經是月刊了還搞什麼休刊啊啊啊啊啊!

 

五號室內,認真溫書的淺田與正在看少女漫畫的澤村形成強烈對比。

 

「喂,澤村,今天你和由井的投捕心得有跟御幸報告嗎?」

「我為什麼要跟那個混蛋四眼報告啊。」澤村將漫畫闔上放在枕頭邊,「因為他把我的球打出去了,所以今天晚上不想跟他說話。」

「……你也太幼稚了。」

沒有接話,澤村噘著嘴,哼了一聲將臉埋在枕頭裡。

就算沒有報告又有什麼關係,反正御幸那傢伙不是看得很清楚嗎?明明是他和由井搭檔,但是想法卻被猜透了,感覺有點微妙。

「御幸傳了訊息過來,說是光舟對降谷的評價比你還高。」

 

澤村立刻抬起頭,見倉持晃著手機,一臉不悅地穿上扔在旁邊的外套,看起來就是準備出去的模樣。倉持見狀,問:「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教訓那個小狼崽!!!!」

澤村將門拉開,倉持在後頭說,「是去教訓光舟還是想找御幸啊?」

「倉、倉持前輩你在說什麼!當然是教訓小狼崽啊!我走了!」

 

門關起的瞬間,倉持皺了眉頭,低頭看著螢幕上寫得『他不肯過來?沒關係,你就跟他說,光舟覺得降谷投得球比他好,這樣就行了。』

 

到底是那個眼鏡太壞心還是這個笨蛋太過單純?

不過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很了解他。

 

 

 

 

『他過去了。』

御幸坐在書桌前,盯著螢幕上倉持傳過來的訊息笑得特別開心,待在一旁的光舟被他那個笑容惹得不舒服,一副將別人看透的表情。

 

沒多久房門被粗暴地打開,光舟困惑地看了現在的時間,要睡覺是有點早但要討論戰術又太晚了,尤其是對方莫名地冷著臉,跟以往的熱血笨蛋形象有點出入。

 

「澤村前輩有什麼事嗎?是來找御幸前輩的?」

聞言,御幸噗哧了一聲。

「當然是來找你的!小狼崽!你居然說降谷投得比我好!」澤村咬牙切齒地說,將門關上後,找個空曠的地方坐了下來,「好,不用客氣,儘管說吧,降谷投得球哪裡比我好?這樣我才能找個機會打敗他!」

 

他什麼時候說過了?光舟頭上寫滿問號,下意識回頭看向噘起嘴只差沒吹出口哨地罪魁禍首,御幸的表情好像在說『誰讓你們都不告訴我今天的投捕感想。』

 

「降谷桑的球和澤村前輩是不同風格的。」他停頓了會,「但在某些部分有點相似,……這個很難說明清楚,要接過才會知道。」

 

御幸有點意外光舟居然老實地回答了。

不過澤村卻緊皺眉頭,對這兩個不同的稱謂感到彆扭,但他沒有理會反而是看向御幸,問:「那……身為前輩跟隊長的你有沒有想要補充的?畢竟小狼崽說這要接過才會知道!」

 

「嘛,相似地部分應該就是……」御幸理所當然地說,「都是笨蛋吧。」

「御幸一也!!」

「哈哈哈哈哈哈……安靜點安靜點。」

 

光舟面無表情地摀住耳朵,對這種高分貝的爭執早就習慣,畢竟一個星期裡至少有三天,回到房間都會看見澤村的身影,越來越有將這裡當自己房間的趨勢。一直以來氣氛都滿正常的,不過有次他比平常時間更早回房,以往都有很多人在的空間裡,只有御幸跟澤村兩個人在,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麼,雖然澤村大聲嚷嚷在討論球路,可是臉卻紅得相當詭異。

 

「剛好我有事要找倉持,你們趕緊休息吧,待會兒就回來。」御幸穿起外套面帶微笑,光舟注意到澤村的視線到處飄。

 

「時間差不多了,我也回去睡覺啦!」澤村從地面彈起,搶在御幸前面握緊門把,「混蛋眼鏡你不准走在我前面!等我出去後五分鐘你才能出來!」

 

「誰管你啊,我要找得是倉持又不是你。」

「少囉嗦!五號室就是我的地盤啦!」朝御幸吐了舌頭,澤村將門開啟後迅速跑了出去。

 

御幸和光舟沒有說話地對看了一眼,「他是你的前輩。」

 

「你是他的前輩。」

 

一直默默待在房間角落的二年級心想,你們能不能進行有點意義的對話?

 

 

 

 

站在離五號室不遠處的走廊盡頭,澤村榮純左顧右盼,夜晚的風吹得他發冷,安靜的空間裡一點風吹草動都可以把他嚇個半死。混蛋眼鏡怎麼還不趕快出現?不知道晚上一個人待在這麼黑的地方很可怕嘛。

 

「你像條蟲動來動去的做什麼啊?」

回頭看見御幸一臉困惑的模樣,澤村想也沒想地衝上前,撲進他懷裡。

 

「不是說晚上不想跟我說話嗎?」

「倉持前輩居然告狀!」

御幸輕輕嘆口氣,將澤村擁進懷裡,「幸好我很清楚你想要幹什麼,不然你就要待在這裡站到天亮了。」

「什麼?我的表情很明顯嗎?」

「你以為你藏得住嗎?不然我怎麼打得到你的球?」

「哼!那你猜得到我現在想做什麼嗎?」

「當然。」

澤村抬起頭,看著御幸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雙唇還沒貼緊就聽見旁邊傳來乾咳的聲音。倉持面帶微笑,「時間不早了,你們兩個笨蛋在這做什麼?我就知道澤村去找你的動機不單純。」

「倉倉倉倉倉倉倉倉持前輩!」澤村立刻將御幸推開,「剛剛不小心有隻青蛙跑到我眼睛裡了所以御幸前輩他在幫我……」

「青蛙?說謊也打個草稿好不好?」倉持嘆了一口氣,「你們兩個的事情我早就看出來了,你以為澤村藏得住秘密嗎?」

御幸攤手,「從沒想過他能藏住,但是也沒想過你會突然出現。」

「好吧,那就允許你們親個三秒,然後各自回房睡覺。」

「喂……」

 

寂靜的夜晚,伴隨著澤村的大喊,原本熄滅的燈再度亮了起來。

──笨蛋澤村你在吵什麼啊!!!!!

眾人怒吼著。

 

 

Fin

 

 

 

    文章標籤

    御澤 鑽石王牌

    全站熱搜

    裘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